绝世镇封-绝世镇封 第八百六十六章一指

类别:港台言情 作者:初小蓝 书名:绝世镇封
    金瞳金目,看起来极具威势,特别是他的瞳孔内还存在着一轮弯月,在那金光的渲染下,更显得璀璨夺目,让人只看一眼,便会被那金光所摄,心中自然而然生出一种直面神砥的感觉。

    这一变化太过突然,以至于宋家老祖都没反应过来,但那骷髅血鬼却是本能的察觉到了威胁,落下的骨脚更加用力,带着一脚能踏碎护月山的气势,落向乔远头顶。

    “小师弟!”

    “小远!”

    苏真与段天固等人皆大惊失色,拼了命的轰击阵法,可仍起不了太大的作用,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让他们也心惊胆战的一脚快速落下。

    此时此刻,几乎所有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琦云素手掩面,眼圈红涩,泪水扑簌坠落,清莲呼吸一滞,始终清冷没有表情的脸上已不知何时流露出了深深的担忧,离江右手缓缓放到背后,握住了那柄足以与万禁塔齐名的千齿龙刀,浑身气息如半出鞘的利刃,锋芒毕露。

    唐厉、谢飞宇、尹双双等人虽修为不够,距离山顶有些距离,但山上的事他们却也看得一清二楚,担忧中透着无可奈何。

    五月峰一处僻静的悬崖边,此地平时都少有人光临,今日大喜之日,就更无人会踏足,可此刻这里却是站着一老一少二人,老的是一名身穿粗布麻衣,头戴竹编斗笠,似渔翁打扮的糟老头,小的则是一名二八年华,容颜俏丽绝美的少女。

    这二人,一个是自当年横水山脉一别后,乔远始终没有再见到的便宜师尊,展元,另一个便不必多说,正是展瑶。

    回来之后,乔远也曾去过展元在横水山脉的隐居之地,只是那里早已空无一人,只留下了一座阵法,隔绝了一切,让妖兽无法侵袭,对此,他倒颇为遗憾,相反展瑶倒没觉得什么,只是说了一句,爷爷数十年前便去东海钓鱼去了。

    双修大典举办前,乔远又抽空出外寻了一趟,也找人四处打听过,可一直都没有展元的消息,这让他更觉得遗憾,毕竟此乃他的人生大事,没有这个便宜师尊观礼,多少还是有些不合人情常理。

    至于展瑶,此前一直都在闭关,乔远了解这丫头的心思,无奈中,也不愿去戳她的心伤,只是留了几道安慰的传音符,便再没有打扰她闭关。

    两人站在这悬崖边观看那遥遥远山上的繁华热闹,与此地的寂静冷清有极大的反差,若非宋家老祖引起了一场哗变,他们恐也不会再出现此地。

    此刻展瑶急的泪眼汪汪,拉扯着展元的右臂,哀求他出手救下乔远。

    只是展元神色平静的站在那里,岿然不动,不言不语,似完全不在乎乔远的生死。

    “爷爷,你怎么了?那是乔大哥啊,你快出手救救他。”

    面对展瑶不间断的哀求,展元如没有听见,只是专注着盯着天空上,南松子与墨阳子的交战,目中平静无波。

    可就乔远被逼入绝境,双目中陡然爆出金芒的刹那,展元似有所感,蓦然低头看去,在看到其目中金芒的瞬间,他的眼中有了奇异之芒。

    “这小子可是属蟑螂的,没那么容易死!”

    第一次,他开口了,话语中似有笑意,落在展瑶耳中,让她没来由的心神大定,抹去眼中的泪花,凝神看去。

    护月山顶,白色如方盒的光幕内,乔远本已被逼入了角落,在那恐怖的一脚下,几乎所有人都认为乔远必死无疑。

    可接下来的一幕,却是彻底颠覆了所有人的认知。

    吸气之声此起彼伏,那些疾驰后退的欲要避开南松子与墨阳子交战的宾客,都忘记了倒退,顿在原地,瞪大了眼,张大了口,瞠目结舌。

    只见那一道虚弱不堪的身影,只是高高举起了手臂,便将那连段天固、苏真等人都觉得恐怖的一脚,直接挡了下来。

    远远看去,这一幕就似一只蝼蚁,托起了一个成人的身子,极不协调的画面,映入所有人心中,震撼如怒海狂浪。

    即便是天空上打得难分难解的南松子与墨阳子,亦有了片刻的停顿,目中俱有惊色一闪而过。

    一语不发,乔远变掌为拳,狠狠落在这骷髅血鬼的脚骨上,隐隐的,众人似看到那拳头上迸发了万丈金芒,转瞬即逝,似错觉,又晃的人不由眨了眨眼。

    咔咔之声响起,血鬼粗壮的脚骨从底部寸寸碎开,化作一片粉末,消于风中,又化成了一片血雾。

    “吼!”

    一声怒吼从血鬼口中猛的传出,它蹭蹭蹭倒推出了十多丈,空洞的眼窝中有血芒闪动,一股比之前更强的气势猛地扩散出来。

    可惊天,可撼地!

    整座护月山就此噤声,无人敢大口喘气,即便是天空上的两位前辈交战,也没有散出如此气势。

    直面这一切的乔远,单薄的身影似怒海中的一叶扁舟,只是风浪再大,扁舟依旧乘风波浪,透着一股让宋家老祖心神发颤的平静与……冷漠。

    “你……”

    宋家老祖隐隐看出了一些东西,可却不敢确定,实在是乔远的气息没有任何变化,但那眼神却让他能万分肯定,这绝不是一个毛头小子能露出的。

    特别是金瞳金目,看不出任何神通法术的效果,似他的眼睛本就是如此,层次上已超出了凡人的界限,看得久了,宋家老祖竟会生出这一生都少有出现的敬畏之意。

    一步一步,乔远步履平稳若行走在大道之上,神色平静如古井之水,眼神冷漠似与世界不融。

    他并未抬头看那骷髅血鬼一眼,也未横扫四周,注目阵法外的化魂之战,只是那般冷漠的盯着宋家老祖,没有怒意,没有杀机,更没有仇恨,唯有死寂一般的冷漠。

    “装神弄鬼,给我死!”

    宋家老祖体内无心,可在此刻竟感受到了心神的颤抖,一股莫大的危机让他浑身松弛的皮肉都紧绷了起来,咬紧牙关,状若疯癫的低吼起来。

    只是这吼声嘶哑,似用尽了全身力气,让人担心他会不会一口气上不来,就此咽气。

    骷髅血鬼不再以身体撞去,而是化作一片血雾,凝聚于那颗砰砰跳动的心脏上,形成了一张稍显年轻的男子面孔,狰狞而疯狂,仔细看去,可以发现那年轻的男子面孔与宋家老祖的容貌有七分相似。

    面对张开大口,疾驰冲来的男子面孔,乔远依旧看都没看一眼,只是在它临近身前十丈时,其右手蓦然抬起,双目中金芒大盛,刹有万丈金光平地起,渲染漫天是辉煌。

    食指出,如分隔天地的一线,倾斜划去。

    这一指并没有散发出一丝灵力,简简单单,平平淡淡,常人根本看不出任何出奇之处,实际上,连分神关注的南松子与墨阳子也露出了疑惑,没有看出乔远这一指是在做什么。

    整个月河宗,唯有展元在看到那一指的刹那,目中的奇异之芒瞬间转为了明亮的精芒,脸上平静的神色……终于发生了改变。

    无声无息间,那由骷髅血鬼凝聚成的男子面孔从眉心处裂开了一条缝隙,急速延伸,直至下颚,宋家老祖根本没有反应过来,就眼睁睁的看着那面孔崩溃瓦解,显露出了一颗活力十足的心脏。

    “不……”

    宋家老祖胸口一痛,体内无心,不代表不知心痛,那颗依旧砰砰跳动的心脏骤然从中间分裂成两半,如被一刀劈开的烂西瓜,溅出一片鲜红。

    与此同时,宋家老祖张口喷出体内不多的鲜血,带着些许内脏碎块,与他的微弱惨笑。

    到这种地步,不惜一切代价施展了血鬼枯心功,强行使血鬼达到化魂境的修为,若事后能得到凌婉晨与乔远的战神血脉滋补,那尚还算值得,可一旦失败,结局不必多说,就算不死也要做那始终见不到天日的老鬼百年。

    想到这里,他倒生出了一种解脱的心思,艰难抬头看向那一步一步走来的乔远,用尽全身力气,抛出了那颗灰白色珠子。

    “那一指……是什么?”

    乔远接过空间珠,感受到其内熟悉而亲近的气息,心中微松,再次抬头冷漠的看向宋家老祖,没有说话。

    其实,自他目中有了金芒,眼神发生变化后,就始终没有说话,不是不想说,而是没有必要说,因为此刻掌控这具身体的并不是乔远,而是……小葫芦。

    将身体交由神秘力量掌控,并不是头一遭,当年在草灵谷,因曲云薇被黑元所擒,他就有过相同的经历。

    至于那简简单单的一指,也并非简简单单,而是大道至简的表现,常人无法看透其中精髓,展元却是模糊的感应到,这天地间冥冥中存在一条条线。

    没错,乔远那看似简单,平凡无奇的一指,正是拨动了其中的一条线,或者说是……规则。

    面对规则之力,别说宋家老祖展现出了化魂境的战力,就算他真真正正的突破到了化魂境,也依旧脆弱的不堪一击。

    毫无怜悯的心思,眼中冷漠夹带了无情,乔远再次一指,点向宋家老祖眉心,不露杀机,可却让四周所见之人,心中顿生无尽寒意。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