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镇封-绝世镇封 第八百六十七章枯化老魔

类别:港台言情 作者:初小蓝 书名:绝世镇封
    这一指与之前的一指大为不同,还未出手,便有澎湃的灵力涌出,让宋家老祖眉心隐隐作痛,死亡的感觉如潮水般袭来,他的目中立刻有了恐惧与挣扎。

    别看宋家老祖先前主动交出空间珠,一幅认命的姿态,实际上他只是为了拖延一些时间,最好能让乔远放松警惕。

    活的年岁越久,往往对死亡越发畏惧,更何况他距离那高高在上的化魂境只有一步之遥,且有了凌婉晨的血脉,他这一步迈出,便足以碾压如南松子这等踏入化魂境多年的修士,一跃成为南泰近万年来,第二位修为与肉身同时化魂的存在,除了在四块大陆都凤毛麟角的化魂中后期修士,他便是当之无愧的王者。

    就算背叛了月河宗,杀了乔远与凌婉晨,宋家也不会畏惧丝毫,更不用说,他的背后还有封阳门撑腰。

    简单来说,自宋家老祖出手的刹那,摆在他面前的便只有一条路,前行一步,步步青云,宋家自此成为南泰第一修真家族,昌盛千年,还可以摆脱已控制他们数千年的月河宗。

    但身后一步,便是深渊地狱,万劫不复,不仅他会身死道消,连带着占据了整个万战山脉的宋家都会轰然坍塌,如一座失去了顶梁柱的庞然宫殿,一夜大厦倾。

    如此功败垂成,叫宋家老祖怎能甘心,怎能认命,挣扎之下,他硬生生将体内干枯的气血挤压出了一团,凝聚在眉心,在他那怨毒、愤恨而又不甘的目光下,其头颅轰然炸开。

    没有恶心的红白之物迸溅,只有一团血雾急速涌动,凝聚成一根血矛,成为宋家老祖绝地最后一击,刹那刺在了乔远一指而来的指尖。

    “噗!”

    毕竟是宋家老祖凝聚全身最后一团气血,以自爆头颅换来的一击,且距离如此之近,乔远避无可避,左臂衣袖奔溃,血肉模糊一片,张口喷出鲜血,身子向后疾驰退去。

    可即便一条手臂暂时废了,乔远脸上也没有任何多余的神情,目光依旧冷漠无情,金芒璀璨不散,体内神秘力量流转,化作一股暖流,将其血肉模糊的左臂以极快的速度治愈,就连之前与宋家老祖硬碰硬而半废的右臂,都迅速恢复如初。

    这一幕说来话长,可实际上只是短短片刻间发生的事情。

    从乔远被血鬼骷髅逼入角落,再到他一指灭血鬼,两指宋家老祖头颅崩溃,逆转的太过突然,太过匪夷所思,落在他人眼中,几乎难以让任何一人相信,甚至有人还伸手揉了揉眼,打了自己两把掌,确认自己没有做meng,没有眼花后,这才倒吸一口凉气,看向那喜服破烂,但威势惊人的俊秀青年,心脏控制不住的加速跳动。

    连南松子与墨阳子都停下了手,瞩目下方,神色一片凝重。

    就在宋家老祖自爆头颅的刹那,墨阳子眉头紧皱,再无法有所保留,大袖一挥,一个不过巴掌大小的翠色玉瓶出现在其身前,没有催动,便有莹润的光芒散出,引得南松子蓦然转头看来,目中寒光更浓。

    “绿方界瓶,封阳门自古流传下来的空间至宝,据说有吞山炼海之威能。”

    下方宋家老祖头颅自爆之后,身躯也完全报废,但他并未真正的死亡,只见一个红色小人一闪从其丹田内飞出,神色焦急的向着远处遁去。

    乔远自然不会放过他的元婴,没有追击,而是抬起已经恢复的右手,一指点去。

    这一指与第二指一样,只是动用了寻常之法,灭去宋家老祖虚弱到极点的元婴绰绰有余,可就在这关键之时,天空上,那被南松子称为绿方界瓶的翠色小瓶中有一道幽光忽闪而出。

    速度极快,除了南松子与墨阳子两人有所察觉,其他人根本没有丝毫感应。

    那幽光一瞬破开了摇摇欲碎的白色光幕,没有冲向乔远,而是直奔宋家老祖的元婴,在千钧一发之际,替他挡下了乔远的一指。

    神色仍旧平静,目光依旧冷漠,乔远并未因这突然出现的幽光,有丝毫心绪波动,似乎就算天塌下来,他也不会有心绪波动。

    幽光慢慢消散,一位身形干枯的老者慢慢显露在了众人眼中,那老者腰背微驼,头发花白,满脸爬遍了树皮般的皱纹,身上不露丝毫气息,看起来就似一名行将就木的普通老人。

    只是任何看到这老者的人,都不会傻到认为他只是一个普通的老人,能在此刻,以那种诡异的方式出现在乔远身前,救下宋家老祖,这种人岂能普通?

    “枯化老魔,你果然没死。”

    南松子冷然开口,神色中看不出太多意外,似早就料到这老者藏在绿方界瓶中。

    “呵呵……多多积行善德,自然天佑老朽。”老者咧嘴一笑,满脸皱纹挤在一起,不但不显得可怖,反而透着一股让人亲近的慈祥。

    若是只听他的言语,看他的面相,定会有不少人认为这是一名善心老人,但南松子说出的名号落在一些见闻极广的元婴期老怪耳中,却是让他们立刻大惊失色,忍不住打了个寒颤,看向那老者的目光再没有其它情绪,唯一存在的只有恐惧。

    一些年轻一辈的修士,见到自己的前辈长辈如此,都立即露出了不解之意,可当他们询问之后,非但没有得到长辈的解答,反而被严厉的呵斥,告诫不许在此地提“枯化”这个两个字。

    枯化,这两个字若是放在千年前,足以让人谈之色变,稚童听闻都哇哇大哭。

    那时南泰修真界出了一个杀人不眨眼的魔头,凶名赫赫,所过之处,生灵涂炭,寸草不生,而被那魔头所杀之人,尸体无一例外,都被吸干了血肉,如变成了一堆枯木。

    因无人知晓这魔头的名号,便以其残忍的杀人手段,称呼他为枯化老魔。

    这魔头在千年前杀人无数,手中染的血汇合在一起都足以汇成一江一河,就连十六宗门的各长老弟子,都有不少葬送在其手中,足足杀戮十数年,在南泰掀起了一场极大恐慌。

    据说,还是当年封阳门的一位化魂期修士出手,才将那老魔灭杀,为修真界除了一大害,因此封阳门得到了不少散修与修真家族的好感。

    枯化老魔的出现,一度让南泰陷入了一个黑暗的时代,所以各势力都不愿提及,能避之不谈便不谈,以至于除了那一代还存活的老怪,现在的年轻一辈都对“枯化”这二字不太敏感,甚至都少有知晓。

    如今南松子提起了这个久远的名号,一下子便牵动了不少老怪年少时的记忆,段天固脸色微白,目中有惊恐浮现,凌如渊、燕尘子、红裳童子等这一辈的人,皆神色大变,看向那老者,心中恶寒阵阵。

    多多积行善德,自然天佑老朽,这等话语换做任何人说,都有那么一丝可信度,可这话偏偏是千年前杀人如麻的枯化老魔说出,这让一干听过其凶名的老怪敢怒不敢言,只能在心中跳脚恶骂。

    不过南松子倒是一点不怕这老魔,猛呸一声,不掩心中厌恶与杀机的讥讽道。

    “天道有灵,你这老魔作恶多端,就算多苟延残喘几年,也不过是活在阳间的恶鬼,总有一日必遭天谴。”

    “哈哈……道友的见解实在让人不敢恭维,天道无情,可不会因老朽多杀了几人便降下责罚,况且,你等所修之道便是道,老朽所修的杀人之道,便不是道?若不是道,老朽又如何会有这等境界?”

    听到南松子的讥语,那老者非但不怒,反而仰头大笑起来,似是听到这天地间最大的笑话。

    他无名无姓,或者说早已忘记了本名,世人称其为枯化老魔,他也就认了,索性将自己的功法也改名为枯化神功,元婴大圆满后,所修所感悟的为枯命之道,因此他才屠戮杀人,化作魔头,手染滔天血海,只为……求道。

    至于传言中,他被封阳门化魂期修士灭杀的事情,自然封阳门故意放出的消息,实际上,他本就封阳门之人,只是在外杀人,自然不能冠以封阳门的名号。

    此事整个修真界没有多少人知晓,但南松子是清楚的,不是千年前便清楚,而是百年前,他的师兄,这一代月河宗老祖,朴月道人告知他的。

    南松子心中冷笑,今日这一切都在他的计划之中,无论是宋家老祖叛变,还是墨阳子出手,包括这枯化老魔出现,都点滴不漏,唯一让计划有所偏差,让他大为意外的,只有一点,那便是乔远。

    “师兄算策一生,今日恐遇到了这最大的变数,他的体内到底隐藏什么样的力量?”

    就在枯化老魔大笑之时,乔远神情冷漠的再次抬起手指,一指划去,目标并非是他,而是躲在其瑟瑟发抖的宋家老祖。

    这一指没有一丝灵力散出,看起来简简单单,平平淡淡,若没有见识过之前的一幕,这枯化老魔定会不以为意,但现在,他眉头一皱,心神不由凝重了起来。

    一指落,天地间冥冥中的丝线再次被拨动。

    枯化老魔双目瞳孔猛地一缩,体内道念都出现了颤抖,再没有任何试探的心思,他立刻收走宋家老祖的元婴,一手撕开空间,整个人钻入其中,消失不见。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