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镇封-绝世镇封 第八百六十九章一方水月洞天

类别:港台言情 作者:初小蓝 书名:绝世镇封
    乔远在赌,赌自己之前的三指带给众人的震慑足够大。

    实际上,若没有那仙风老者出现,此刻换作枯化老魔,便定不会再招惹他,可如今,乔远想安然离去,却不是那般轻松。

    “小友慢走,老夫还是一事相询。”

    仙风老者目中幽光一闪,回想起之前云聚云散的场景,有些不甘,又有些不敢,但好言挽留一番,却是不成问题。

    听到这温和中带着善意的话语,乔远心中苦笑更多,但身形却是未停,到了如今,他也只能硬着头皮装下去。

    仙风老者微微皱了皱眉,心里还是捉摸不透乔远的虚实,毕竟他的修为与气息始终没什么变化,唯一一点变化就是目中的金芒不在,凭这一点,不可妄断他再无法施展出刚刚的一指。

    只是被这般无视,以他的身份来说,多少有些拉不下脸面,沉吟了片刻,他袖袍一卷,便有大片云雾追击而去,没有逼近乔远,只是将其前路遮挡。

    他这一手可进可退,也未表现出明显的恶意,让人难以说什么,就算惹恼了乔远,逼得其再施展出惊世一指,他也有把握及时避开,不必如刚才一样硬生生接下那一指。

    别人只见这仙风老者神态从容,接一指只退一步三丈,气息不乱,神色不变,看似轻松自若,可实际上,在那云聚云散的过程中,他还是付出了不小的代价,只是常人根本看不出端倪。

    乔远被逼的不得不停下身子,扫了一眼挡住前路的云雾,脑中念头百转,且不说他根本不知那一指究竟蕴含了何种玄妙,就算知晓,也不可能当众说出,况且他一开口,以这仙风老者的眼力,怕是很有可能被其看出虚实。

    “哼,大不了这计划我不参与了。”

    乔远心中冷哼,已然对南松子有了不满之意。

    先前宋家老祖布下空间剥离大阵,南松子本可以直接将阵法破开,可却对此无动于衷,或者说另有打算,直至宋家老祖爆发出了化魂境的实力,他才不得不出手,若非小葫芦及时苏醒,不敢想象,这后果会是如何,反正为了凌婉晨,就算毁了整座护月山,乔远也在所不惜。

    想到这些,乔远转身向着五月峰一步踏出,这一步其身立刻消失无影,再出现时,赫然在了护月山之外。

    不是瞬移,但却是神似瞬移,更为精妙的转天瞬身术。

    仙风老者神色微变,目中有奇异之芒一闪而逝,那云雾看起来寻常至极,可却有封锁空间的效果,常人别说施展瞬移之术,就连飞出那片云雾的环绕都不太可能。

    “此子诡异,身上秘密倒是不少。”略一沉吟,仙风老者脸上再次有了笑意,迈步间,瞬息追了上去,完全不似先前那般顾虑颇多的样子。

    活到他这个年岁,察言色,洞人心的本事已非常人可以想象,乔远即便伪装的再天衣无缝,也难免会露出破绽。

    避开云雾,踏出护月山,别人看着以为他是功成身退,可在仙风老者眼中,他明明就是无力再施展第四指,避而退之。

    想想也是,那般牵动天机的力量,一个小小元婴后期修士岂能一直施展,三指定是极限。

    感受到身后云涌压抑的气息,乔远心中咯噔一声,知晓那老者恐已经看透了自己的虚实,就算不能完全肯定,他也定会出手试探。

    余光瞥了一眼南松子,见其被墨阳子死死牵制,远处还有一位阴森森的老魔,想必他是不会过来救援了,乔远面色微沉,袖中已出现了三个玉盒。

    砰砰砰三声清脆之音回响,他也没什么藏拙的心思,直接将三个玉盒一同捏碎,心中期盼着再出现几头如那龙凤般的仙禽神兽,将这看似仙风道骨,实则来者不善的老头吓个魂飞魄散。

    只可惜,乔远的期盼与现实有些偏差,但那玉盒本就是为了震慑群修所准备的,手段自然也是不俗。

    呼哧的水啸声惊天而起,低头看去,护月山乃至围绕五座山峰流转的磅礴大河顿时掀起千层激浪,声势滔天,似有沉睡的绝世凶兽即将苏醒,让宗内宗外的万千修士,齐齐变色,不敢喘上一口大气。

    仙风老者身形一顿,皱着眉头扫了一眼下方,神色说不上凝重,但却不如之前肆无忌惮。

    水起,山动。

    护月山轰鸣阵阵,厚实平坦的大地如抖筛糠,惊的多数人飞掠而起,看向下方露出恐惧与骇然。

    经过了之前一系列的震撼,这群人早已成为了惊弓之鸟,一旦有些许风吹草动,他们便会不自觉的联系到了先前那惊世骇俗的炎龙与冰凤,心中都各自思量起来,这次月河宗又会弄出多大的动静。

    水浪卷动而起,不说与山齐高,也足有千百丈,不断不缺,蜿蜒曲折的一面水幕,远远看去委实有些壮观,即便是乔远,都看呆了眼。

    与墨阳子互相牵制的南松子,嘴角露出一丝笑意,看着那水幕如被一双无形的大手牵扯,盖过蔚蓝天空,竟将整座护月山包裹了起来。

    难以言说这一幕是怎样的不可思议,只说此地万千修士,见过这等壮观的场面的,恐怕不会超过一手之数,就连燕尘子、段天固等几位老家伙,都瞪大了眼,似忘记了呼吸。

    “一方水月洞天,千年不见轮回。”

    仙风老者神色在此刻刹那大变,盯着那已完全包裹了护月山的水幕,失神喃喃。

    封阳门古籍中有记载,万年前,南泰各宗门征战不断,因此修真界人才凋零,一派萧条景象,但越是乱世,越容易涌现大批惊才绝艳的人物,所谓时势造英雄。

    那时宗门数量虽也不会超过雷仙宗规定的十六之数,但各种大小势力却是不少,宗门更替更是频繁,楚水国的四宗也不是如今的四大宗门。

    经过数百年的征战,一群来自天外的修士,以其强悍的实力与各种本土修士从未见过的手段,灭掉了楚水国一宗,后在此宗废址上开创了一个新的宗门,名为月河宗。

    宗门新立,根基自然不会稳固,这样的宗门一向是那些大小势力欲要取而代之的对象。

    群狼环伺,初开宗门的月河宗就算实力再强,也不可能安安稳稳,但为何万年过去,那些大小势力,上百宗门皆你方唱罢我登场,退出了历史的舞台,唯有月河宗屹立不倒?

    一方水月洞天,千年不见轮回,这话可不是那仙风老者信口而来,而是流传自万年前的南泰修真界。

    据说,月河宗初开宗之际,根本没有与那些大小势力周旋的意思,直接布下千百道阵法禁制,将整个宗门防护的如坚不可摧的磐石。

    此事无可厚非,可却惹来的无数势力的冷嘲热讽,在他们看来,这群天外修士,来此抢了自家地盘,不主动示好也就罢了,居然还做起了缩头乌龟,这不正说明了他们外强中干,是一块人人都可咬上一口的肥肉。

    于是,楚水国大小势力纷纷集结,对月河宗进行了百般试探后,终于确定,那群外来修士的确都是缩头乌龟,也都肆无忌惮起来,将应该属于月河宗的领地全部瓜分,灵石矿产搜刮一空,只余下一座被千百道阵法封死的山门。

    自古以来,雷仙宗便有天法传下,一块大陆只可立派十六,一国只能修四宗道统,那近乎被战争毁去全部的山门便是雷仙宗唯一承认的开宗之地,若不将那群龟缩的天外修士赶走,那些大小势力便不能开宗立派,如此就算掠夺再多地盘,也不是雷仙宗承认的正派道统,这让他们如何能够罢休。

    灭宗一战,不可避免。

    为此,那些大小势力竟放下了氏族之别,暂时联合在一起,形成了一股不弱于其他三宗的力量,甚至为了彻底拔掉月河宗,那些势力还花费了极大的代价,请动了另外三宗之人,俨然是集合楚水国举国之力,要灭新立的月河宗。

    毕竟月河宗属于天外修士的势力,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集结了如此力量,几乎所有人都认为这新立的月河宗必将撑不过三个月,便会化为历史中昙花一现的尘埃。

    但让人意外的是,月河宗凭借着千百道阵法禁制,竟硬生生坚持了一年有余,最终阵法破开,大批修士狞笑间杀入,本满心期望,要将那些天外修士全部奴役,好好研究一下天外的世界。

    可没想,天空中竟凭空出现了一条波澜壮阔的大河,气势汹汹,瞬息间就将整个山门完全包裹。

    没有惨叫,也没有战斗的波动,嘈杂了近一年的月河宗完全寂静了下来,部分坐镇后方的修士哗然大惊,倾巢出动,见到那壮阔的大河时,杀气腾腾。

    十多万修士轮番攻击,本以为那大河只是中看不中用,却没想,那大河每一次翻腾,不但能卷走了所有神通法宝,更可将距离近的修士吸入其内,连一个浪花都不会翻起。

    如此大河,犹如这世间最难逾越的天堑,阻隔了十多万修士,且这一过程足足持续了上百年,即便是耐心再好的势力,也不由断了念想。

    等月河宗重开山门之时,已是五百多年后,本以为五百年的自闭,月河宗就算能有喘息之机,在没有新鲜血液的补充下,也必将衰败。

    事实再次出乎了世人的意料,月河宗一出,修士十万,震惊整个南泰,至此横扫各大势力,收回了失地,彻底坐稳了楚水国四大宗门之一。

    当真是

    一方水月洞天,千年不见轮回!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