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镇封-绝世镇封 第八百七十章朴月

类别:港台言情 作者:初小蓝 书名:绝世镇封
    平地一落银河起,倒挂天澜冲九天。

    这般魏巍气象,震慑的不止山中万千宾客,也包括那些城外的散修,以及一些游走在山门外的宵小之辈。

    “朴月道友,贵宗真是好大的手笔,为了两个小辈的双修大典,竟连这等底蕴都随意摆到台面上。”

    仙风老者神色一片凝重,蓦然回首看向一月峰山顶,讥讽道。

    话语出,乔远也随之一同看去,只见山顶云雾缭绕之处,缓步间走出了一名身穿月白色长衫的中年男子,发束玉冠,纶巾飘飘,一派仙风气象,与之这位不知姓名的仙风老者不差丝毫,只是仔细去看,却能发现两者间又有迥然之别。

    仙风老者仪态不凡,言谈举止间隐隐让人觉得似有大道契合,妙意不可言说,与少年人心中的仙人形象大差不差。

    而那中年男子却是不然,初一看,只觉是一俊朗不凡的儒生雅士,可引人多看两眼,难以生出太过遥远的距离感,似凡与凡,但看的久了,便会发现他的身上自有一股捉摸不透的缥缈之意,看似不远,实则如隔绝了两个世界,大抵是真正的凡与仙的差距。

    简单来说,常人第一眼看到仙风老者,便会惊其若仙,而看到那中年男子,则无太多感觉,可看的久了,便能发现他身上的袅袅仙气。

    此人正是月河宗这一代的最强者,第一太上大长老,朴月道人。

    “何来随意一说,贵客到访,自然要以大礼待之,否则传出去,别人岂不会说我月河宗礼数不周,……司徒道友,你说是不是这个理?”

    朴月轻笑开口,谈笑间也不见他迈步,身子便似缥缈的云雾,悠然出了一月峰,立于那仙风老者千丈开外。

    只是他最后一句话语说出时,巍峨如仙山的一月峰轰然一震,山腰处骤然裂开一道百丈缝隙,在乔远奇异的目光下,一把通体羽白的古琴破空而出。

    古琴造型称奇,弯月如弓,玉首凤尾,其上并无一根琴弦,原本只是散发莹润羽白之光,可当其落在朴月手中时,一声直通人心的悠扬琴音嗡鸣,羽白渐渐转为了月白,透彻如天外皎月。

    与此同时,翻腾的大河中,似如绝世凶兽苏醒之地,一个庞大无比的黑影呈现在水波之下,一眼看去,难以尽收眼底。

    “这是……”

    乔远呼吸猛的一滞,目中难掩惊色。

    只见河面下,一根漆黑足有三丈多粗的柱子破浪而出,有幡悬挂,气势磅礴,仅仅是那冰山一角,便显露出了强大的震慑力,让仙风老者微微眯起双目,忌惮之色一闪而逝。

    水面下,是一艘漆黑如墨的大船,长高不知几万丈,远远看去,就能感受到其上的古老沧桑之意,仅仅露出一根桅杆,便有一股厚重阴冷的气息扑面而来,似上面承载了太多灵魂,沾染了无尽鲜血。

    “这是真正的……黑月战船。”

    乔远惊呼出声,一眼就认出了水面下的庞然大物才是传说中的黑月战船,至于数十年前运送他们去草灵谷的战船,不过是黑月战船的仿制品罢了,与其相比,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

    五个玉盒,引出月河宗五种底蕴,除了朴月手中的古琴尚看不出有何惊人之处,其他的,每一种都足以震慑世人,让强大以南泰第一门派自居的封阳门都不得不斟酌清楚。

    被朴月成为司徒道友的仙风老者,微眯的双目渐渐恢复如常,哈哈一笑,瞥了一眼乔远,缓缓说道。

    “哈哈……原来朴月道友早有万全准备,难怪宋家作乱,道友都始终隐而不出,以这位小友为饵,引我等现身,只是……你们难道不怕这饵料太少,钓不上龙鱼吗?”

    此话一出,朴月神色不变丝毫,乔远却是皱起了眉头,又想起之前南松子无动于衷,不破阵法的举动,心中有了冷意。

    到了此刻,他岂能不知的自己被人当了棋子,一枚至关重要的棋子,说是执行计划,震慑群修,实则是为了通过宋家老祖,引出其背后的势力。

    严格来说,被当做棋子的是他与凌婉晨两人,而凌婉晨才是那最诱人的鱼饵。

    想通了这些,乔远也就明白了昨日苏真离去前的提醒之语,他让他小心的不是外人,而是这位始终隐在暗处,布下这一局大棋的太上大长老,朴月道人。

    草灵谷被自己的师尊利用,过了这么多年,见其真心有愧,他也就不在意了,可今日再被这两位太上长老利用,毁了热闹的双修大典,乔远实在忍不下这口气,为了凌婉晨,他也不会忍。

    转头看向那位缥缈不可捉摸的高人,他自出现后便没有正眼瞧乔远一眼,不知是不在乎,还是没有闲心。

    反正他这等小辈,就算做出了再惊人的事情,修为不入化魂,便也只是一个无足轻重的小人物罢了,即便不幸死在了宋天安的手中,这位向来清高寡薄的朴月太上大长老也不会多看一眼,当年也正是他这般性子,才逼得一向看人透彻的怜月,愤然离开了月河宗,若非如此,怜月也修不到如今的境界,活不到如今的年岁。

    “你要的……可不止一个宋天安。”朴月道人脸上露出温和的笑意,如和煦的阳光,温润如玉。

    听到这话,仙风老者眉头微微一蹙,但转瞬便再次舒展开来,右手一翻,一个翠色小瓶蓦然出现,清风绿意,竟有两名指尖大的小人从那瓶口走了出来。

    一眼看去,那两人不是枯化老魔与墨阳子还能是何人,不知被水月洞天困在护月山的两人是分身,还是这二人以诡异术法走出了水月洞天。

    “一方水月洞天,的确玄妙至极,不过与典籍中的记载,还是有些差距。”

    仙风老者摇了摇头,目中有失望浮现。

    与此同时,墨阳子与枯化老魔化为常人大小,气势不散,依旧惊人,不用看便知道这二人不是什么唬人的分身,而是实打实的化魂初期修士。

    三人对一人,就算朴月道人手握古琴,脚踏战场,身处自家主场,也难说胜上一筹。

    乔远面色难看下来,看了一眼被水幕笼罩的护月山,还好,有这声名传万年的水月洞天在,就算他们打的昏天黑地,也应该伤不了无辜,只是苦了自己,在这里尴尬异常,说不上话也就罢了,还不敢轻易离去,不然四位化魂期修士的目光齐刷刷的落在自己身上,就算有小葫芦压身,恐怕也会胆战心惊吧。

    脑中闪过这些思绪,他悄悄将神识探入空间珠内,安慰了一番凌婉晨,这才让紧张的心绪有了一丝放松。

    “呵呵……三位道友真的以为我万年大宗没落至此?”

    朴月神色依旧平静,可周身却是有了寒意凝聚,淡淡一笑。

    天边远处一片云彩飘来,看似速度不快,实则一息百里,到了近前,便可见云彩之上,一头青皮老牛迈着疲惫的步子,背上托着一名七岁大小的牧童。

    那牧童唇红齿白,粉雕玉琢,光看外表没人怀疑其年岁,可望上他那双充满沧桑与疲惫的眼睛,却是让人似看到了一位行将就木的暮年老者。

    “公良师兄,你总算是回来了。”

    朴月道人看到那牧童,脸上笑容越发温和,竟遥遥向着他弯腰一拜,目中可见敬重。

    与此同时,南松子一步踏出,亦笑容满面,恭敬有礼的向着牧童抱拳拜见。

    月河宗统共有三位太上长老,修士到了化魂期的却只有两位,便是朴月与南松子,其中朴月三百多年前便已突破化魂初期,到了整个南泰都不过十指之数的化魂中期境界。

    可就算这样,他对这位地位超然,修为却仅是元婴大圆满的牧童,仍是敬重无比,每次见到不说以晚辈自居,但却万万不敢自持修为与身份,对其有丝毫无礼之处。

    包括南松子,也是如此。

    而这牧童能有这等待遇,第一便是因其辈分极高,仔细算下来,朴月与南松子的师尊都得称他一声师兄。

    第二便是其实力高深莫测,无人知晓其底线,因为这千年来,还从未有人见过他出手,可朴月与南松子都知道,这位看起来犹如稚童一般的老前辈,虽修为不入化魂,但战力却直追化魂中期修士,甚至超越。

    关于这一点,两人深信不疑,只因他们的师尊曾经说过,与这位公良师兄相比,自己不如。

    “异人?你是……公良禹?”

    仙风老者倒对得起他活的一大把年岁,只一眼就认出来者是谁,双目瞳孔微微一缩,目中露出忌惮。

    墨阳子与枯化老魔则是神色微变,看出了那牧童的不简单,不是修为不简单,而是那股浑厚的血气之力,让人一看就知气肉身极强,竟是一名突破了一重肉身桎梏的体修。

    至于仙风老者所说的异人,枯化老魔知晓不多,但墨阳子饱读世间典籍,知晓不少修真界的传闻,其中就有异人之说。

    传说,异人来自天外,他们大多与寻常人类的外貌身形有所不同,身居特殊血脉之力,或者奇能异术,这牧童与红裳童子便是属于异人中的后蛮族,天生气血旺盛,适合炼体,寿元远比普通修士要长上两倍不止。

    当年,乔远在东林大陆流雪国,就曾遇到过一群异人,称为雪族。

    她们外貌虽与人类相同,但却生有长长尖耳,肤色雪白,女子多数玲珑可爱,男子则是俊秀灵性,因而时常遭受不少心怀不轨之人的觊觎,为此乔远遇到那些雪族之人,还产生了一些不愉快的摩擦。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