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镇封-绝世镇封 第八百七十二章目标乔远

类别:港台言情 作者:初小蓝 书名:绝世镇封
    南松子点了点头,传音简略的说了一些乔远的事情,因其心有愧疚,所以说的言语几乎都是赞誉之词。

    只是朴月仍是那副万年不变的平静神色,也不知有无在意,点了点头,便再次看向五月峰。

    接连三片彩色光晕连接在一起,如一块绚烂的幕布,笼罩了大半个山顶,也就是一盏茶,从乔远入府,到九座祭坛大开,催动了古封府七成阵法之力,将整个五月峰守护在内,任何人不得乔远允许,再无法踏足此峰,也无法离去。

    身子略有虚幻的府灵老者,快步跑到乔远身前,苦着脸露出一幅遗憾的表情,叹气道。

    “主人,六座祭坛已是我的极限,你看我都累的喘不过气了,是不是该将那……

    “放心,事情结束了,我绝不会食言。”

    知道他想说什么,乔远立刻摆了摆手,有些不耐烦的打断了其话语。

    他身怀万禁塔,本就对这古封府兴趣寥寥,也就是其内的阵法禁制值得深入研究一番,如今虽没有将所有阵法禁制都研究透彻,但总得留点时间消化,再者此间事了,这月河宗还能不能待下去,值不值得待下去,难说得很,既如此,就让这尘埃落定的老宅院一直留在这里吧,就算不能用,也好歹是五月峰的一个骄傲,象征。

    七成阵法之力,已是惊世骇俗,乔远也就懒得计较,彻底放下心来,起身看向山外。

    这六位高人也是极有耐心,硬是站在原地,看着五月峰阵法全开,没有说一句话,也没有任何出手的征兆。

    护月山被浩荡水幕封困,说是封困,其实也是一种保护,毕竟这山上不仅汇聚了月河宗绝大多数弟子长老,更有来自各大势力的宾客,对这些人,月河宗可以震慑,但却不能让他们有丝毫损伤,不然便是犯了众怒,没有哪个宗门能够承受整个南泰大半势力联合起来的怒火,封阳门也不外如是。

    因此,这六位高人就算要大打出手,也不会在护月山附近。

    “楚山密林围杀一役,便是你们封阳门做下的事,当初我们四宗都没有追究,没想倒是被看轻了,你等三人,莫非真当我月河宗无人?”

    骑牛牧童自来了之后,也就是对乔远说了一句话,朴月道人更是惜字如金,眼看这场面必须有人站出来了,南松子目中寒光一闪,冷声打破了沉寂。

    仙风老者与枯化老魔都未开口,而是墨阳子一挥折扇,淡笑间走出,缓缓说道。

    “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当初楚山密林围役,可是暗影做下的事情,哦,对了,在下听说暗影的首领与贵宗还颇有渊源,此事可值得深究。”

    不得不说,他的年纪在六人中算是最轻,可这份洒脱淡然的气度却是直追朴月道人,一番话出,南松子脸色越发阴沉,被噎的有些不知如何反驳。

    毕竟墨阳子说的都是事实,楚山密林围役,表面上都是暗影的人,就算暗地里有封阳门的人,可他们皆以特殊方法遮掩了相貌,没有证据,空口无凭,且那一战露出真容的也就是怜月与月婵二人,这二人一个是南松子的师姐,一个如今就在月河宗常住,事情真要摆到台面上说清楚,难!

    墨阳子顿了片刻,脸上笑容更盛,突然转头看向侧方,月河宗之外的地方,轻声开口。

    “不知怜月仙子,觉得在下说的对不对?”

    一声冷哼紧接着传来,只见墨阳子目光所落之地,一抹惊艳绝世的女子倩影缓缓浮现,看不清容貌,但其身上散发出来的足以媲美南松子等人的气息却是表明了她的身份,正是怜月无疑。

    仙风老者等人神色如常,并未表现出意外,似早就知道怜月隐藏在月河宗外,唯有朴月道人勾起一抹让人看不透深浅的笑容,淡淡开口。

    “师妹,好久不见。”

    “谁是你师妹,本尊早已脱离月河宗,今日来此,只为带走一人,你等的恩怨也好,算计也罢,本尊都不会参与。”

    听到朴月的言语,怜月立刻怒斥起来,语气中透着一股冷漠到极点的寒意,让人不得不深思这二人之间到底有何深仇大恨。

    只可惜墨阳子等人目光投去,并未在朴月脸上看到一点多余的情绪,依旧是那般平静无波,连笑容都没有减少半分。

    怜月说完便转头看向墨阳子,目光更冷,也不理会站在他身边的两位看起来就很难对付的老者,威胁道。

    “墨阳子,欠封阳门的人情,本尊已经还了,刚才的话,本尊不希望再听到第二次。”

    墨阳子付之一笑,点了点头。

    怜月不再多说,而是转头看向南松子,来意刚刚便说了,他自然明白。

    南松子苦笑说道:“月婵师侄就在五月峰内,师姐,如今的情况,你怕是暂时带不走她了。”

    怜月眯起凤眸,深深看了一眼彩色光晕弥漫的五月峰,没有说话,倩影渐渐化作虚幻。

    等她隐去后,骑牛牧童才长叹一声,摇了摇头,目中有惋惜之色。

    就在此时,始终沉默的仙风老者眉头微微一蹙,垂目掩去其内一闪而逝的异色,等他神色再次恢复如常时,却是一眼凝聚在了五月峰顶,目光如电,似能穿透那层光晕,看到古封府内负手而立的乔远。

    “仙使已推算出来了,他的一成分魂就在刚刚那小辈手中,且很有可能,草灵谷内的地图也已落入他的手中。”

    仙风老者神色不露丝毫,可其话音却是骤然在枯化老魔与墨阳子脑海中回想,让两人神色都有了刹那的异变,但也只是瞬间,两人便恢复如常。

    这种一闪而逝的神色变幻,换了常人,定难以捕捉到,可他们面对的三人,都是不输于自己的老家伙,岂能瞒过他们的耳目。

    只是除了南松子略微皱了皱眉,其他二人竟都是视若无睹,似只要仙风老者三人不出手,他们就不会主动出手。

    “哼,我们在拖延时间,他们也是如此,枯化师弟,这绿方界瓶暂时交由你掌控,找机会将那小辈抓住,此事至关重要,切不可出任何闪失。”

    仙风老者一眼就看穿了朴月的心思,心中冷哼,继续向着墨阳子二人传音。

    商议好了,三人目光对碰的瞬间,立刻便掀起了惊天的气势,一出手便没有丝毫保留,三股意境大为不同的道念宣泄而出,遮天蔽日,直奔朴月三人而去。

    对于他们的突然出手,三人都未表现出任何意外与慌乱,只是这三人却不是共同进退,是以南松子禁制道念在前,青牛牧童一拳紧跟其后,朴月道人手扶古琴,身形后退,衣袂飘飘,竟没有出手。

    “好没准备好吗?枯化师弟,此时不去,更待何时。”

    仙风老者看见这一幕,索性放弃了追击朴月,而是转向青牛牧童,传音道。

    墨阳子不出意外,又与南松子对上阵,两人交手数次,对于对方十分熟悉,不必出全力,只是互相牵制,一瞬从河面打到云端,轰鸣阵阵,惊动方千里。

    三股道念袭来,被骑牛牧童一拳轰灭了大半,剩下的小半则与南松子的禁制道念抵消于无形,道念攻击虽凶险至极,但相比于大神通法术,声势则小了许多。

    骑牛牧童并未去阻拦一晃而过的枯化老魔,只是瞥了一眼开启七成阵法之力的古封府,眼底有笑意,转而迎上了仙风老者。

    五月峰顶,乔远将刚才的一幕幕尽皆收入眼底,他虽不知道这些人心里在想什么,但大抵不过是互有准备,如今仙风老者等人先行出手,想必是已准备妥当,而朴月的举动,明眼人都能看出,还需要一些时间。

    按乔远想来,占据先手的仙风老者等人定会趁此时机,猛攻朴月,却没想到,那枯化老魔竟舍弃了对手,直奔五月峰而来,他想干什么,莫非还想着报一指之仇,将自己抓回去研究一番。

    思及此,乔远目中有了冷意,若是换了其他时候,遇见化魂期修士,他二话不说,掉头就跑,可现在,有整座五月峰为依靠,有古封府阵法做堡垒,稳坐钓鱼台,他岂能怕这老魔。

    纵身一跃,乔远凌空站于古封府上,府灵老者跟在身后,脸上笑容不减,看向正疾驰而来的枯化老魔,目中有了玩味之意。

    “你若能让他有来无回,这绿石现在就属于你了。”乔远回头瞥了一眼府灵老者,似笑非笑的说道。

    本就是打趣之语,没想到他一听便似打了鸡血般,眼冒绿光,就差扑到乔远身上,抢夺那绿色石头了。

    “当真?”

    “当真!”

    乔远点了点头,心情颇为不错。

    得到了他的肯定,府灵老者也不多废话,不见其掐诀,只见其身体慢慢虚化,最终消失无形,彻底融入了古封府内。

    在他身体消失的刹那,枯化老魔也已到了近前,万千干尸枯手从其背后涌出,如奔腾的尸潮,直接冲击在了彩色光晕上。

    能修到他这等境界,眼力自是不凡,枯化老魔一眼就看出,这五月峰防护之强,足以达到骇然听闻的地步,故此一出手,便是最强道念神通术。

    他本以为,这一式神通虽不至于将此峰轰开,至少也可以崩去一半的阵法,但他没想到的是,在那尸潮涌去的刹那,天空上竟凭空幻化出了一栋古老腐朽的殿宇,眨眼便将尸潮镇压,悉数收入其内。

    一时之间,彩潮涌动,无数阵法禁制似生出了手脚,向着枯化老魔漫天而来,声势滔天。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