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镇封-绝世镇封 第八百七十三章不开眼的贼娃子

类别:港台言情 作者:初小蓝 书名:绝世镇封
    若是阵法寻常也就罢了,可那彩潮上扩散出来的波动,每一道单拿出来,都足以让元婴大圆满修士心神剧颤,如此多的阵法叠加在一起,着实太过惊人,最恐怖的是,这些阵法竟似变成了活物,无论枯化老魔怎么闪躲避退,都无法摆脱。

    其实,他要是知道,在府灵老者眼中,自己已经变成了换取战利品的猎物,恐怕他才会理解为何这阵法会似变成了活物。

    “有意思!”

    枯化老魔阴沉着脸色,突然咧开嘴,露出一抹残忍的笑容,随后张口一吐,竟有一张虎纹蛟鳞的兽皮一飞而出,刹那延伸出十多丈,牢牢将其干枯的身子完全包裹。

    被兽皮包裹后,他也不再移动,任由漫天阵法禁制将其封死,雷鸣风火,水土金石等各种属性的法术轰击在兽皮上,掀起强烈的波动与混乱的风暴。

    乔远冷眼看着这一切,暂时倒不用他出手,同时对那府灵老者的不靠谱有了些许放心。

    想了想,他翻手将空间珠拿出,神识探入其内,本欲劝慰凌婉晨安心在里面休养,可只是刚一探入,凌婉晨便吵着嚷着要出来,乔远自然拗不过她,想着五月峰还算安全,便只好笑着同意了。

    光芒一闪,就见其身旁凭空出现了一道明艳倩影,凤披霞冠,粉黛红妆,一袭降红色拖地长裙,随风飘扬近十丈,与乔远发丝披散,衣衫破烂的狼狈形象反差极大。

    “夫君,你没事吧?”

    凌婉晨见他这幅模样,立刻目含担忧的捧住他的脸颊,神色说不出的心疼。

    乔远扬唇一笑,自然而然的伸出双手将她纤细柔软的腰肢环住,柔声道:“你看我像是有事的样子?”

    说着他右手极不老实的在那挺翘饱满处摸了一把,引的凌婉晨一阵面红耳赤,嗔怪的瞪了他一眼,眉目间风情流露,柔媚迷人。

    这等小女子姿态,这世上也唯有乔远一人能够有幸见到。

    凌婉晨一幅不可置信的样子,伸手来回在乔远身前身后检查,特别是他的右臂,更被凌婉晨挽起衣袖,见到无丝毫伤痕的皮肤,这才放下心来。

    之前她可是亲眼见到,乔远在与宋家老祖硬碰肉身时,右臂重伤,如今这条手臂别说有伤,就连一点岁月的痕迹都没有,肌肤如新生婴儿般嫩滑,连凌婉晨抚摸一遍,都忍不住生出羡慕嫉妒之意。

    在她替乔远检查身体的时候,乔远也探查出了凌婉晨的伤势,心脉受损,虽不严重,但却让乔远心疼的同时,忍不住一阵自责。

    “我还是太弱了。”

    之前若不是小葫芦及时苏醒,他就算能保住自己的性命,可凌婉晨却是落入了宋家老祖手中,是何后果,乔远不敢深思,正是因此,他才有了必杀宋家老祖的决心,可惜接连施展拨动规则的三指,也只是让宋家老祖肉身毁去,元婴还是被人给救走了。

    “不是夫君太弱,天下间你这般年纪的人,又有谁及得上夫君?”

    凌婉晨明了他的心思,目中露出不忍,轻轻拥住这个爱自己爱的沉重的男子,将一张倾世的容颜慢慢贴近他的胸口,柔声道。

    乔远莞尔一笑,揽住怀中佳人,闭目不语。

    要说这天下间他这般年纪的人,能及得上他的,的确不多,但也不是没有,修真界卧虎藏龙,从不缺乏惊才绝艳之人,乔远便识得两人,一男一女,如今都在天下第一大宗,雷仙宗内。

    曲云薇与萧清云,不知这二人是否相识?乔远脑中闪过这个怪诞的问题,嘴角笑意更多。

    时间流逝,五月峰外轰鸣滔天,战局玄妙,各种气机流转,大道钟鸣,让人看不透这究竟是斗法,还是论道。

    阵内阵外如同两个世界,乔远与凌婉晨并肩而立,专注着看着仙风老者的每一招每一式,以及骑牛牧童的各种拳掌指腿,招式不多,但都蕴含了意境悠远的道念。

    特别是骑牛牧童举手投足间的大开大合,不仅将气血之力推到了一个顶峰,更有磅礴的意志散出,似不摧毁敌人,拳掌不散,气血不消。

    “这是……拳意?”

    凌婉晨瞪圆了美目,惊呼出声。

    乔远侧头看去,神色惊疑。

    凌婉晨美目中透出神往,缓缓开口解释道。

    “战神传承中有记载,拳意是一种融入了自身意念后所爆发出来的拳威,与道念颇为相似,唯有突破了第一层肉身桎梏,才有一丝可能领悟,这还与自己的意念强弱有关。领悟了拳影,便可让自身一拳一掌一指间都具备超越气血之外的莫大之力,化魂期以下不可抵挡,就算是化魂期修士,若道念不强,也难以敌得过修出拳意的体修。”

    听完这番言语,乔远双目内立刻有精芒闪烁,缓缓握紧一拳,低头看去,脸上露出若有所思之色。

    “意念?婉晨,我观你眼中一直便有一股霸道凌厉的气势,莫非这便是你培养的意念?”

    “瞎说,我自小便是如此,哪有什么培养,只是若肉身到了那等层次,倒也可以借助其领悟出霸道拳意。”

    凌婉晨挑眉一笑,面上对乔远的说法很不认同,可眼角眉梢间表露出的自傲,却是说明了一切。

    “霸道拳意……”乔远喃喃,目中有了迷茫,这么说,凌婉晨已经有了她的路,那自己的路又在何方,又能修出什么样的拳意。

    两人再次将目光投向外面的战场,着重关注骑牛牧童的一招一式,那每一拳中似都蕴含了坚韧之力,绵绵无尽,气势如若怒江,奔腾一泻千万里。

    “婉晨,你能看出这位前辈的拳意吗?”

    凌婉晨神色肃穆虔诚,似面对神明一般,只是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这等观战感悟的机会,对于任何一位体修来说,都是一生难得的大机缘,相较之下,云端上墨阳子与南松子的交战,吸引力则小了许多,也就是乔远偶尔瞥上一眼,但很快他便会收回目光,继续凝望骑牛牧童。

    如此持续了小半炷香的时间,这番安安静静的观战感悟才被一声震动五月峰的轰鸣打断。

    两人神色同时一变,目光收回,齐齐落在那被彩色光晕包裹,已很久没有动静的虎纹蛟鳞兽皮。

    只见那兽皮轰然爆开,一道赤身的阴鹜少年从其内冲破而出。

    那少年身魁体壮,双臂过膝如长猿一般,黑发旺盛,披散开来,垂落三丈有余,其面容狰狞如恶鬼,仔细看还可看到似与枯化老魔干枯的面容有五分相似。

    “能逼得老夫打开琐命生机,小辈,希望你不会后悔。”

    少年习惯性的咧嘴一笑,目光如毒蛇一般,直接锁定了阵法内的乔远。

    说着他抬手一抓,四周爆开的兽皮碎片,迅速融入其身,眨眼间,他的皮肤表面竟生出虎纹毛发以及幽黑的蛟龙鳞片,看起来似半人半兽,极为可怖。

    也就是这一瞬,四周千百道阵法禁制如瓢泼大雨般落在他的身上,也不见他做了什么,只是迈出一步,其四周便生出大片黑气,阵阵枯死之意扩散开来,竟连本无实体的阵法禁制都传出了滋滋之声,似被腐蚀消融。

    乔远神色一片凝重,伸手将凌婉晨向后拉了拉,没有出手,而是看向天幕,不管这老魔施展了什么妖术,想闯过有府灵亲自操控的阵法,不付出一些代价是不可能的事。

    而且在启阵石的诱惑下,乔远根本不担心那老家伙不出全力,且很有可能还会为其拼命,正是因此,他才一直坐上旁观,没有出手。

    果不其然,那少年刚刚走出没三步,就听天空中传来一声怒骂,四周被腐蚀的阵法禁制,瞬间恢复如初,再次向着枯化老魔所化的少年压去。

    “不开眼的贼娃子,找死!”

    “阵灵?”

    少年眉头一皱,眼中闪过了然之色,怪不得之前他觉得这些阵法似活了过来,原来是有阵灵存在,既如此,那就更好办了。

    “生机方寸,枯化天地。”少年双手掐出一个奇异的印决,一掌拍下眉心,只见其体内生机再次暴增,三丈黑发簌簌生长起来,转眼便有了十多丈长,飘洒在身后,宛如一道阴墨瀑布。

    在他做完这一切后,四周的黑气大片涌动起来,化作一缕缕烟丝,扩散方,将此地方圆万丈瞬间化作了枯死之地。

    草木灰败,百花凋零,河水止流,山石腐朽,这一瞬,天地似都昏暗了下来。

    正如少年所言,生机方寸,枯化天地!

    天地都是这般,那些阵法禁制又何以能幸免,刹那一片彩潮黯淡,化作了灰暗之色,远远看去,就似一座彩色仙山,被无数烟丝消融出了一个大洞。

    看到这一幕,乔远双目瞳孔一缩,心中对于府灵老者的信心一下子坠落到了谷底,再顾不得其他,立刻双手掐诀,调动古封府三成阵法之力,前去修复那大洞。

    只是这等绝佳的机会,枯化老魔岂能放过,狞笑间,他瞬间便冲入了五月峰内,笑声刺耳蕴含莫大威压,让乔远与凌婉晨面色刹那苍白。

    “哼,不开眼的贼娃子,竟敢小瞧老夫。”

    一声怒火腾腾的冷哼传出,府灵老者似是觉得自己的威信被践踏了,一气之下,竟将整座古封府拔地而起,向着那尚还在狞笑的少年人,镇压而去。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