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镇封-绝世镇封 第八百七十五章水落石出

类别:港台言情 作者:初小蓝 书名:绝世镇封
    转眼的工夫,百道金龙与百道金凤便拢聚到了一团,首尾相接,铺展开来足足占据了整个月河宗的天空,比那黑气所化的大手声势惊人数倍之多。

    轰轰轰轰……

    一连串似山崩地裂般的的爆鸣震动持续炸响,在所有人目瞪口呆下,百道金龙金凤如倾倒的天河瀑布,直接撞在了枯黑大手上,将其淹没殆尽,再看不见一点暗色。

    这等惊人壮观的场面,很多人怕是一生都没有见过,墨阳子疾驰倒退,南松子与骑牛牧童立刻飞掠至三月峰顶,齐齐出手,以最快的速度开启了各峰护山大阵,不然这一战过后,不论是何结果,月河宗山门都恐难以保全。

    乔远紧紧搂住凌婉晨,一退再退,目中惊骇无法言喻。

    龙凤漫天的景象一直持续了百息的时间,才渐渐归于平静,所有人呼吸凝滞,双目一眨不眨的盯着仙府之下,待金光散去,一个极不起眼,可又极为惹眼的黑色小瓶仍旧漂浮在那里,看起来竟毫发无损。

    “哼,一座没有仙灵气滋养的下品仙居府,也就只能发挥出这等低阶阵法之力,与废物又有何异,给老夫收!”

    随着一声冷哼炸响,之前那苍老中透着嘶哑与阴森的声音再次从瓶中传出,不见其人,却见那小瓶口,蓦然出现了一个无限扩张的幽黑旋涡,强大到无法想象的吸扯力骤然从那旋涡中爆发出来,笼罩整座古封府,让其轰然一震,颤颤巍巍。

    府灵老者神色再次一变,目中第一次出现了惊恐与不敢置信。

    之前那瓶中神秘人点出下品仙居府本就让他极为震惊,可当时也只是震惊而已,想要在开启十成阵法之力的古封府下安然无恙,这区区下界,怕是没有几人能够做到。

    但没想到的是,那瓶中人似不像是只会大放厥词的狂徒,不仅在当年月无痕观摩炎龙冰凤所创造的龙凤百阵下无甚损伤,更是一出手,便是惊天动地的诡异术法,且这些术法他隐隐看出了一些端倪,既不是以灵力催动,也不是月力、仙灵气,而是以强悍到堪称恐怖的魂力所施展的。

    “此人……绝不是下界之人。”

    府灵老者强行使自己平心静气,尽管心中的猜测已如惊涛拍岸。

    没有人可以拥有这等强悍的魂力,除非……除非出身于修炼环境远超下界千万倍的上界。

    他便是从上界而来,岂能看不透那绿方界瓶的不凡,能抵抗下品仙居府十成阵法之力一击而不毁,至少是下品仙宝的品阶。

    旋涡扩张的速度极快,转眼便见一轮万丈巨盘斜挂在天际,四周风声唳啸,空间竟脆弱的如同薄纸,咔咔间如碎裂的墙皮,被硬生生吸扯下来,更显那旋涡的恐怖。

    古府摇摇欲坠,不受控制的向着下方落去,之前看起来似是镇压,这会儿再看,分明是古府被旋涡吸扯,脱离不得。

    这一幕的逆转,彻底震惊了所有人,南松子神色略有苍白,进阶化魂期数百年来,竟第一次生出了惧意,看着古府一脸不可置信,似心中始终存在的信仰在这一刻被人打得粉碎。

    不只是他如此,护月山上,段天固、红裳童子、燕尘子等等这些人脸上的表情,只比南松子要更夸张。

    骑牛牧童神情一片凝重,垂髫黄发隐隐有了泛白的迹象。

    不远处自一开战便始终在准备的朴月道人,目中精光闪烁,一个箭步稳稳落在刚刚冲出水面的黑月战船上,手中古琴明亮,却见五根月色琴弦若有若无,仔细去看,那琴弦似割断了虚空,又似隐于虚空。

    “小娃,这瓶中的老鬼很可能不是下界之人,想要对付他,光靠我一人难以做到,禁阵塔需要归位,你也要助我一臂之力。”

    府灵老者凝重的看了一眼旋涡,蓦然回首,盯住正疾驰后退的乔远,传音道。

    没有丝毫迟疑,乔远立刻点了头,看向山腰密林处那座竖立的禁阵塔,微微皱了皱眉。

    府灵老者早已猜到了他的顾虑,再次传出话语。

    “放心,塔下还有阵法存在,只要禁阵塔没有毁去,那麒麟兽想逃出来,没可能。”

    说完他右手一指,竖立在后山腰密林不知多少年的禁阵塔猛地一震,拔地而起,如若一道黑虹利箭,刹那融入了古封府内。

    乔远目光投去,只见原本禁阵塔所立之处浮现出了一条条黑光锁链,唆唆之声响起,连接一片,交错覆盖了那一片方圆千丈的大地,只来得及听见一声不甘的咆哮,那里便再次归于了寂静。

    收回目光,乔远向着凌婉晨投去了一个安心的笑容,紧了紧她的玉手,转身直奔古封府飞去。

    在他站在府门前,与府灵老者并肩而立之时,一种难以形容的感觉油然而生,似他的心神与整座古府融为了一体,抬手一挥,便能生出万千阵法,迈步一踏,就可形成百万禁制。

    “坐镇禁阵塔,你为主,我为辅,能不能避过此劫,就全看你的造化了。”

    府灵老者转头冲着乔远微微一笑,神色说不出的淡然自在,这才是仙人之姿,与那仙风老者与朴月道人展现出来的风姿一比,真假立判。

    毕竟他真的来自仙界,眼中自有不容一方小界的波澜天地。

    乔远心神一震,不等说什么,就见府灵老者身体虚幻,慢慢消失无形,彻底融入了古府。

    那种一念掌控整座古府的感觉越发强烈,直至此刻,他才算真正的成为了古封府的主人。

    乔远低头看向幽黑旋涡,目中早已无了惧意,唯有坚韧与不屈,与一种守护的强大决心。

    飞掠至禁阵塔顶,乔远撑手向下猛地一压,凝聚出古封府十成阵法之力,再加上禁阵塔的力量,一股无形、常人无法感受到的力量轰然落下,直接冲击在了旋涡之口。

    本以为这强悍到足以一击毁去整座五月峰的力量,虽不至于毁掉那绿方界瓶,但也可让其有所损伤,可事实却是出人意料,凝聚古封府与禁阵塔融合的最强一击,竟在那旋涡中连一点涟漪都没有掀起,似那旋涡无所不吸,无所不吞。

    乔远神色立刻阴沉下来,盯着那旋涡,手中不自觉捻紧了一根黑针。

    可摇摆数次后,他还是将黑针握入了手心,不到最后一步,他实在不想动用此物。

    要知道,随着乔远修为越来越高,神识越来越强,他已经能模糊的感应到那一根小小的黑针中蕴含了什么样的力量,用天崩地裂,焚山煮海来形容,绝无丝毫夸大之处。

    就在他收回黑针的刹那,下方旋涡中竟再次传出了嘶哑的声音,让乔远内心不禁生出了一股寒意。

    “小辈,老夫能感受到,在你身上有我那一缕分魂的气息,不管是谁,今日都救不了你。”

    这番话可以说是给他下了必杀令,乔远就算存了侥幸心思,此刻也不得不打消,同时他目中幽光一闪,想起了在那绿方界瓶上感受到熟悉来自哪里。

    “黑元!这瓶中人所说的分魂,想必就是黑元体内那团神秘的魂力。”

    当初在草灵谷灵藏内,乔远与黑元一个照面后,便发觉其体内另有他人操控,将其擒住之后,他还仔细审问过一番,但却并未问出什么东西。

    之后乔远便想着将黑元交给苍太审问,可苍太一直都在为苍辽续命,便将此事搁置了下来,没想,这区区一名金丹期修士,竟有如此惊人的来历。

    “黑元!灵藏!还有棋盘星图!以及这位被府灵认定为来自上界的瓶中神秘人……”

    联想到这些细碎似毫不相干的线索,以乔远的聪明,一瞬便拼凑出了一个让他难以置信,可却不得不信的事实。

    黑元潜伏月河宗多年,为了什么,别人不知道,可乔远却在此刻明悟,他是为了搜寻水深秋的消息,找到那棋盘星图的线索。

    棋盘星图,记载了开启升仙路所需祭坛的地点,可以说,有此图在,便如同有了打开仙界大门的钥匙,不管乔远有生之年,能不能修到遨游星空的境界,有了钥匙,总是比别人多了一分希望与追求的目标。

    这瓶中神秘人既然是来自上界,那他的目的便已水落石出,自然是找到星图,重返仙界。

    只可惜,他的分魂本已拿出了星图,却因草灵谷空间崩溃,被困其内无法走出,又因四大宗门封锁了楚山密林,他就算有手段出来,也不愿暴露。

    为此,这才有了封阳门指使暗影围杀四大宗门的一战,表面上是封阳门的一次侵略试探,可实际上只是为了掩护黑元,这等隐秘内幕,整个封阳门无人知晓,唯有那名进入草灵谷搜寻的金袍修士,才知晓自己的任务,是找到一名金丹期修士,并将其安全带出。

    只是他进去的时候,乔远已经将黑元抓走,阴差阳错,竟得了最后一块棋盘,与禁源之地千竹峰水深秋留下的棋盘,两相拼凑,得到了那份多少人meng寐以求的完整星图。

    此事让那瓶中人极为恼怒,经过一番分析,外加其动用了损耗魂力的天演之术,这才断定,他的一缕分魂被人抓到了月河宗。

    故此,才有了宋家老祖与封阳门勾结叛变,在双修大典上的一幕幕,甚至为此,封阳门三位太上长老全出,俨然是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找回分魂,找回那错手的棋盘星图。

    P:这一阶段该填的坑,陆续都会填完,下一阶段的故事可能需要一些时间酝酿,再加上学业繁重,小蓝确实心有余而力不足了,望各位道友见谅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