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镇封-绝世镇封 第八百七十八章最强底牌

类别:港台言情 作者:初小蓝 书名:绝世镇封
    无人知晓这苍老面孔口中的仙君代指是谁,可仔细一想,与乔远有过接触的仙君,又有几位,除了那位被困下界,身死魂不死而布下万年之局的拂昭,还能有何人?

    乔远并未听见其被光芒淹没前的惊声,就算听见,想必他也不会在意,甚至还会增长几分信心。

    强如一代仙君,一身境界凝九丹,在那虚无缥缈的仙界,亦是跺一跺脚便可让众仙颤抖的人物,到头来,也不过魂灭异乡,尘归尘,土归土,留下九颗仙元丹,成了小葫芦饱餐一顿的吃食。

    而这位苟活在瓶中方寸界的上界之人,比之那拂昭仙君,又能如何?怕是连他一手也比不得,要不然,仅仅是吞月壶上散出的一丝仙元丹气息,岂能将他吓得慌乱失声。

    壶盖如无所不破的利箭,一瞬竟击碎了那黑气所化的面孔,击中绿瓶,传出的声响不大,可却将其弹飞了入了空间崩溃的裂缝之中,失去了影子。

    乔远还无法做到对这吞月壶随心所欲的控制,只是尽量阻止一击得手后,继续向下砸去的壶盖,以防它真的将这大地破开一个惊天大口。

    若是在别处,他自不必费力,可这里毕竟是五月峰,是他仍旧还留有一丝归属感的家。

    轰的一声巨响,如山峰炸开的嗡鸣骤然传出,只见足有万丈之高,占地方圆近百里的五月峰,竟出现了大范围的震动。

    所有人惊骇看去,山腰与山脚的中段,赫然出现了一个足有十多丈宽阔的深坑,四周如若蛛网般的裂缝还在不断向外延伸,所幸那里只是一块荒地,再加上此刻五月峰上根本没几个人,这场说是意外又不是意外的灾祸倒也没造成太大的损失。

    乔远大松了一口气,抹去额头的汗珠,转头看向那绿瓶探入的空间裂缝,目中凝重未消。

    要知道,刚刚壶盖一击,足以破开封困四宗数百位修士的大阵,更可破开罡风层,这等威力,岂是一般的空间法宝能够抵挡的,而乔远刚刚清晰的看到,那绿瓶居然没有碎开。

    紧随壶盖而出的本是一道月白色光柱,可既然那绿瓶消失不见了踪影,他便强压下了其内的力量,等待下一次蓄力一击。

    四周一片寂静,朴月、仙风老者等人皆是一出手便可毁灭一方山门的存在,为了抱拳宗门,在朴月刻意逼迫下,几人已踏破虚空,到了月河宗千里之外的地方酣战起来。

    枯化老魔也已骇然而逃,心中发誓这辈子再也不踏足月河宗一步,对于那位只有元婴期大圆满修为,可肉身力量极其恐怖的公良禹,已彻彻底底的怕了,甚至他都决定,回去养好伤后,便去西山洲隐修百年,不然以自己现在的情况,必定会留下了心魔隐患,到时候再想更进一步,那便无异于自入鬼门。

    只是公良禹既决定了以枯化老魔的人头,来挽回乔远对宗门的情谊,此刻又岂能放他离开。

    牛面獠牙的青晶铠甲再次化为了一头青皮老牛,驼着牧童略带疲惫的身子,踏着云彩,一步百里,五步千里,眨眼消失在了天边。

    一盏茶后,那片始终没有动静的空间裂缝中,突然窜出一道似与虚无融入一体的黑气大手,避开吞月壶,冲着乔远隔空一抓。

    明明相隔还有千丈,中间又有无数阵法禁制阻挡,可这一抓之下,似有一股无法规避,穿透空间的力量骤然出现在乔远身前,任他反应再快,也难以躲闪,直接被扼死了咽喉。

    死亡的感觉如汹涌的潮水奔袭而来,乔远双目圆睁,后背瞬间便被冷汗打湿,抬手落在自己脖颈处,似抓住了一只隐形的鬼手,想要将其掰开,可却发现力无着落点。

    所幸乔远的肉身非同寻常,一时之间,那鬼手竟无法扭断他的脖子。

    可就算如此,乔远想要挣脱,却也无力可使,只能急速凝聚战神血脉于脖子处,与那隐形的鬼手形成了僵持。

    只是这僵持注定不会持久,随着千丈外黑气大手五指慢慢收拢,那鬼手的力量成倍暴增起来。

    乔远面色涨的通红,嘴唇已转为暗紫,可以想象,若再无破局之法,他必将被扭断头颅,肉身死亡。

    外人不知到底发生了情况,凌婉晨与乔远心意相通,岂能不知他如今的处境。

    “乔远!”

    她美目通红,已有泪水滑落,纵身想要靠近,可却被古封府阵法困在了十丈之地内,无法离去,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乔远的气息越来越弱。

    “唉!”就在这千钧一发,乔远拼死准备自爆双臂,以换取一丝生机的刹那,这五月峰上却是突兀的响起了一声叹息。

    一叹化神通,一叹聚风云。

    千丈外的黑气大手竟如冬雪遇夏阳,传出一阵魂影嚎叫,顷刻间消散于无形。

    在黑气大手消散的刹那,那抓住乔远脖颈的隐形鬼手同样消弭,使得他一下子如释重负,单膝跪地,猛地咳嗽不止。

    终究还是小看了对方。

    这段时间,他曾一直不停的呼唤小葫芦,可那葫芦也不知发生了什么状况,竟始终没有回应,若非如此,他也不必做出自爆双臂的决断。

    要知道,双臂虽可以通过药物再次重新生出,可损耗的战神血脉却是需要乔远花费无数资源补充回来,一旦自爆双臂,他的战力将会下降五成不止,到时候,就不得不动用那毁天灭地的黑针了。

    “是谁在帮我?莫非宗门内还有隐藏的高人?”

    想到刚刚的一声叹息,乔远目中的凝重瞬间变成了惊悚,这世上竟还有如此强大的存在,仅仅是一声叹息,便灭去了连古封府都无法阻拦的鬼手。

    这一战过后,无论结果如何,乔远都必将有所成长,光是见识见闻,便是许多人一生都无法遇见的。

    就在此时,那空间裂缝中缓缓传出了一阵话语,客气却不失强硬,可见就算那一声叹息的确惊人,却也难以吓住那位来历惊人的瓶中人。

    “不知刚刚是那位道友出手,若是月河宗的高人,老夫可允诺,绝不伤贵宗一草一木,只求道友将此子交付于我,事后我封阳门必有重谢。”

    只是这话语传出后,天地一片寂静,竟无半点回话,就更不用说那传出叹息的高人会现出身形。

    等了小半会儿,空间裂缝中再次传出话语,声音森然,带了寒意。

    “道友不回话,老夫便当是默认了,得罪!”

    话落毕,就见那空间裂缝中鬼影重重,竟有数之不尽的鬼魂倾泻而出,如地狱鬼门大开,阴森恐怖,声势滔天,粗略一看,竟有不下数十万鬼魂,大部分都散发出金丹期以上的气息,其中有那么三个,身上散发出来的阴冷气息,竟隐隐到了南松子那个层次,赫然是三尊堪比化魂期的鬼王。

    这股势力,一般的宗门也不过如此,甚至有些只有一位化魂期修士的宗门,若是面对这数十万鬼魂,怕是要被一举灭宗。

    护月山上,众修士心神大骇,脑中嗡鸣,已无法想象这到底是怎样的一战,百龙百凤虚影已是惊世骇俗,可与这万鬼出行的场景相比,却是小巫见大巫了。

    刚刚才缓过气的乔远,同样觉得这场面委实太过可怕了,不说那数之不尽犹如一片黑雾潮水的小鬼小魂,只说那三尊堪比化魂期的鬼王,便让他觉得窒息。

    “拼了!”

    乔远闭上双目思索了片刻,心中已然有了决断。

    就算古封府阵法之力再强,吞月壶胃口再大,也抵挡不住数十万鬼魂的轮番攻势,更何况,在这些鬼魂背后,还有一尊不知境界的大鬼躲在空间裂缝中,虎视眈眈,想来他要不是顾忌吞月壶上所蕴含的仙元丹气息,以及那位隐藏在暗中,传出叹息的高人,此时便亲自出手了。

    回头看了一眼抹去眼角泪痕的凌婉晨,乔远柔和一笑,再看向五月峰下方,双手掐诀,立刻调动阵法,将山上仅存的几位修士,齐齐挪移到了古封府内。

    这几人中,赫然便有一直停留在山谷中的月婵,她的容颜一如既往的出尘绝世,只是苍白的没有丝毫血色,显然是被刚刚的战斗惊吓的不轻。

    突然被挪移到古封府内,月婵一时没有回过神来,眼神恍惚,怔怔的看着禁阵塔上的那道人影,身形看似狼狈,可在他们眼中,乔远背影犹如巍峨高山,唯有仰望。

    凌婉晨瞥了一眼月婵,此刻也没心情计较那些小九九,贝齿轻咬下唇,一脸担忧与心疼。

    乔远神识再次扫了一遍五月峰,确定山上再没有一人后,眉头不自觉的蹙了起来,展瑶呢?为何不见她?莫非她已经离开了宗门?

    这段时间一直在忙双修大典的事情,乔远自认忽略了展瑶,愧疚一叹,收起这点心思,一抬手拿出了那枚通体幽色,看起来毫不起眼的黑针。

    “天崩地裂,焚山煮海,不知是否有夸大之处,想必是没有的吧。”

    乔远低喃,盯着前方如浪潮涌来的万鬼,闭上眼,宁神静心,弹指一去。

    P:一个星期就这一天假,忙活了一下午加一晚上才赶出两章,全部发了出来,学习时间很紧张,每天早上七点就要起床赶公交去上课,晚上九点才下课,坐公交回到家都十点了,所以写东西的时间真的很少很少,小蓝每天都是拿出睡觉和下课的时间写那么一章,坚持了一个月,说实话,不管是学习效率还是写作质量都都很差,所以我郑重考虑之后,还是决定,写书先缓一缓,周末有空我会更,平时可能就会让大家多些耐心了,望各位道友理解。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