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镇封-绝世镇封 第八百七十九章神台

类别:港台言情 作者:初小蓝 书名:绝世镇封
    天下气运,归为否泰,万物气运,指方神台,在极为久远的岁月前,修真界始终流传着一个古老的传说。

    传说,此星无海,四方皆是荒土,天空无日无月,唯有一层隔绝天地元气的不知名雾气,正是因雾气的存在,这颗修真星上无法产生灵气,自然也就无法诞生生灵。

    那时,这颗星球还算年轻,可看起来却是暮气沉沉,似走到了末路,直至有一日,有金虹天降于此,落下一方神台,震破大地,将这颗年轻的星球足足轰出了十多道宽足有千万里、长不知多少距离的惊世沟壑。

    此事传播极广,特别是在南泰,连一些俗世中的凡人也听过一二,即便在如今,也有不少酒楼茶馆的闲人散客会偶尔提起,每每说起那一方神台,便会有人激动地口沫飞溅,似亲眼见过一般。

    之所以有万物气运,指方神台一说,便是因那一传说中开天辟地的神台,轰破了大地,同样的,也轰破了九天上笼罩整个星球的不知名雾气。

    天地元气倾泻而入,滋养这一颗本算年轻,却又暮气沉沉的新星,不知过了多少万年,那十多道惊世沟壑中累积了无尽的雨水,最终化为了一片片大海,将此星彻底分割成了十多块游离的大陆。

    如今的四大陆便是由那十多块的游离的大陆演化而来,虽说匪夷所思,但却少有人对此质疑,因为早在太古时期,便有修为通天的大神通修士遁地入海,找到了当年大陆崩溃的痕迹,甚至还有古籍记载,太古时期的四大陆每隔数千里便是一番春秋景象,气候、植被、妖兽、以及生活在那里的凡人修士,都有很明显的差别,如同南泰与东林的地理风俗差异。

    至于十多块游离分散的大陆为何刚好融合成了四块完整的大陆,众说纷纭。

    有人说是神台的力量,有人说是有天外修士来此,施展了搬山移海的大神通术法,更有人说,是上界的仙人降临此星,将十多块大陆整合成了四块,各种说法层出不穷,而最受认可的便是最后一种。

    传说中,乃雷仙临世,见此星荒芜,万物初生,除了一些低等植物,便无其他生灵,雷仙心存大善,挥手间取四方水土,化作了第一批野兽飞禽,海鱼土虫,也不知雷仙是否觉得偌大一个星球只有他一人,有些太过孤单,便又取神台一角,凝聚百年星外元气,造出了第一批与他身形样貌类似的人类,并传授其修炼之法。

    这便是此星第一代修士的由来。

    千万年后,雷仙已不知去向,有人说他厌倦了此星的风景,回到了仙界,也有人说雷仙早已坐化,将衣钵传给了被他创造出来的第一代修士。

    无论是什么说法,雷仙在所有人心中,便如同创世之神,万物之祖,此星真正的主人。

    雷仙宗应运而生,所有自认乃是雷仙后辈子孙的修士,都可加入此宗,在那一片和睦乐土繁衍生活。

    而雷仙宗开山立宗的位置,更是此星公认的第一圣地,不是因为那里曾是雷仙的故居,而是因那一方开天辟地,将这颗星球拯救的神台便落在那里。

    暗金涂大地,巍峨孕气机。

    雷仙宗之所以屹立此星亿万年不倒,任风云变幻,时代变迁,都可称此星霸主,不是因那仅存在于传说中的雷仙之名,而是那一方凝聚了万物气运的暗金神台。

    从太古到近古时代,无论是此星还是天外,都出过不少足以抗衡雷仙宗的修士与势力,可他们却无一人敢力挑这尊庞然大物,说到底,他们怕的不是人,而是神台气运,怕那缥缈不知是否存在的天道。

    气运加身,大道坦荡,天运护佑,方可常存,这便是雷仙宗的永存之道。

    这便是开天辟地,雷仙造众生的传说,而这传说背后,还有一则关于南泰大陆的秘闻,知晓这则秘闻的人便少了许多。

    据传,四大陆初具雏形之时,那方凝聚了万物气运的神台,便坐落在南泰大陆最北方一座巨大的半岛上,虽然那半岛三面环海,延伸出去足有万里,可毕竟还是属于南泰大陆,两者根茎相连,气运自然相融。

    南泰南泰,取一泰字,便是因这那一方神台的气运,因而这块大陆自古以来便是灵气最浓郁,生灵最繁盛的大陆,相较于最北方的北漠大陆,两者简直仙境与蛮荒的差距。

    雷仙宗成立之后,才有人施展大神通之术将那半岛分离出去,化作了一块堪比小半块大陆的巨大岛屿,随海波飘荡,也将神台的气运扩散到了其他大陆,算是雨露均沾。

    后来经历了上古一场大变后,雷仙宗才逐渐淡出了众人的视野,消隐于海上,成为了久远的历史。

    此刻,就在南泰大陆最北端,那块巨大半岛脱离出去而余留的海湾口,天空一阵电闪雷鸣,似划破天际的游蛇大网,惊起浪涛拍岸,冲击断裂的陡峭崖壁。

    此地因是传说中最接近神台的地方,所以常年有各大陆慕名而来的修士来此观景,希望能够沾染一些神台气运。

    本来这种风水宝地,千万年来,不乏一些宗门势力或者宗师高人想将此占为私人领地,可不知是否是雷仙宗的意思,还是这里气运太盛,一旦有人将此地占据超过十年,便会发生一些稀奇古怪的意外,使人不敢再在此地停留。

    例如,远古时期,曾有一横扫整个南泰的大宗门,便欲在此设立分宗,将门中一些天资惊人,本就有大气运的小辈送到分宗沾染神台气运。

    可这分宗成立刚刚十年,便有天雷海啸地震等等天灾发生,虽不是一同降临,可却是三天一小灾,五天一大灾,而且这天灾还不能为阵法所阻挡,不出半年,这横扫整个南泰的最强宗门,便无奈撤去了分宗,传下命令,门下天骄弟子,再不允许去那海湾常留,说是雷仙有令,神台气运不可独占,否则必遭天谴。

    此事在当时极为轰动,以至于从远古到上古,一直都少有宗门势力再染指这块宝地,最多也就是在附近修建一些阁楼庭院,住上几年,便直接离去。

    一来二往,此地便成了南泰最为人称道的观海圣地,甚至有许多慕名而来的人,根本就没听说过这海湾的来历,只知千万年来,无数宗师高人在这里悟道修行,甚至在仙路断绝前,在此羽化登仙的也不在少数。

    轰隆隆的雷声传遍八方,非但没有让此地天空显得昏暗,反而更显明亮,按理来说,随雷而来将是一场乌云压境的暴风雨,可此刻万里无云,艳阳高照,那里有半分要下雨的样子。

    只是这反常的一幕,并未让海湾崖壁上那些观海赏景的游士显露出意外的神情,似这样的事情在此地经常发生。

    “平海惊雷起,啸卷浪潮天,此情此景,妙哉妙哉!”

    有擅长文墨的大家族子弟,挥舞折扇,诗兴大发的吟诵起了前人在崖壁上留下的千古名句。

    海湾呈残月形,绵延足有数千里,正值晴空万里的仲春时节,的确是个看海观潮的好日子,放眼看去,这数千里崖壁海岸线上,阁楼鳞次栉比,有数不尽的修士或坐于其中饮酒煮茶,或迎风站在凸起的岩石上,抒怀胸臆,更有一些隐士老怪盘膝坐在崖壁下的礁石上,任由浪潮拍打,岿然不动似磐石。

    雷鸣卷海浪的异象并未惊醒这些专注修炼感悟的老怪,只是让那些刚来不久的修士兴奋不已,庆幸来得真是时候,一来便能赶上这等壮观的场面。

    只是,当那些修士擦亮眼睛,走出阁楼,目光炯炯的看向闪电时,却见一道足有百丈粗的闪电竟一下子劈开了蔚蓝的天幕,乍现一道幽黑的缝隙,好似天门大开,着实惊人。

    “天呐,那……那是什么?”

    “怎么回事?天空竟被雷电劈开了一道缝隙?”

    ……

    一时之间,绵延数千里的海岸线掀起了一阵惊天的哗然之声,一颗颗脑袋高高仰起,瞠目结舌,表情都相差无几,震惊,除了震惊还是震惊。

    “哈哈哈哈……终于逃出这个鬼地方,嗯,外面的空气就是清新许多,连天空都是这么碧蓝,这次说什么都得好好玩上一玩,打死我也不回去了。”

    哗然之后,那道缝隙内骤然传出了一阵畅快到极点的笑声,似被关在牢中多年的犯人,今日终得自由。

    不等众人惊疑那话语是何人所说,缝隙内又有另一股声音响起,软软糯糯的嗓音,好听到让人的耳朵似都要怀孕,一些意志力稍差的男修,甚至听到这声音后,一阵失神,身子都酥软了下来。

    “云师兄,你真的不想回去了啊,我倒觉得外面没什么好的,灵气稀薄,坏人也多,还不如宗门快活自在。”

    一众男修痴痴看去,只觉当是有仙女下凡,果不其然,话音一落,便见一男一女从那缝隙中走了出来。

    先看女子,那是一名二八妙龄的少女,个头不高,只齐及男子肩头,可那身材当真是小巧玲珑,曼妙丰腴,纤细的腰肢盈盈一握,似风一吹便可折断,可就这样纤细的腰身,其上却挺立着傲人的雪峰,也不怕压垮那柔弱的身段。

    少女肌肤胜雪,容颜堪称绝色,梳着一头飞仙髻,穿着鹅黄华美罗裳裙,似从画中走出,与那些文人墨客心中的仙女形象简直一模一样,让绵延数千里海岸上的所有人,顿觉惊为天人。

    “那是你没找到好玩的地方,这次你跟师兄出来,怕是会乐不思蜀。”

    众人正惊艳这少女美貌时,一旁的男子却是做出了一个几乎人神共愤的举动,只见他一脸笑容,伸手捏了捏少女光洁粉嫩的脸蛋,调侃道。

    这一举动,顿时让所有人的目光一下子从少女身上转移到了那男子身上,呼吸微微一窒,男修晃眼,女修尽皆脸红心跳,心口撞鹿,怔怔失神。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