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镇封-绝世镇封 第八百七十九章萧清云

类别:港台言情 作者:初小蓝 书名:绝世镇封
    剑眉星目,鼻若悬胆,刀削般的脸庞,菱角分明,面如玉,发如墨,身如松,脊如峰。

    好一个俊美无双的俏公子,华丽的词藻实在难以形容他的身形容貌,只是他的脸上总挂着一幅玩世不恭的笑容,看起来似游戏人间的纨绔少爷,让惊艳其容貌的男女修士多分化为两个极端,喜则喜矣,愿以身相许,妒则极妒,欲杀之而后快。

    “哈哈……好热闹的景象,没想到我们一出来,便有这么多的人相迎。”

    这俊美男子似完全感受不到那些或痴迷或嫉妒的目光,哈哈一笑,话说的脸都不红一下,不知情的还真以为这些来崖边观海的是来迎接他的。

    那如小鸟依人般,紧靠在男子身边的少女,看似天真可爱,实则心思活泛着呢,她美目一扫,便发觉此地至少有上万修士不止,且大多都是锦衣华服的年轻俊彦,在崖壁下,还有一些修为不弱的老家伙,更惊人的是,有几处隐蔽的崖壁山洞内,竟还散发着若有若无的隐晦气息。

    “云师兄,这里是什么地方?为何会有这么多的人?”

    “我也不太清楚,听说是叫瞻神崖,乃是南泰大陆几处传送点之一,先别管这些了,我那小弟的婚典都已开始了,去晚了怕是连喜酒都没得喝了。”

    那俊美男子一点不在乎这里是什么地方,也不在乎这里有多少人,说完便迈步向着大陆深处而去,看向南方的目光充满了柔和与期待。

    俗话说,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这里既聚集了上万修士,且大多都是各宗天骄,各家族捧在手上的明珠,岂能没几个骄纵跋扈,脑子不太灵光的真纨绔。

    见这一对美的不太像话的璧人要走,那山崖上成片的阁楼中,立刻便有十多道长虹从各个方向飞来,有男有女,有老也有少,有人表露出了善意,同样也有人散发出毫不客气的威压,显然来者不善。

    “两位道友请留步,在下叶家叶英。”

    “这位公子,小女子洛天宗陈玉儿,家父乃上嘉真君,想请公子品茗一杯。”

    “两位就这么走了,不如留下来喝一杯,这位仙子,本公子这里可有全南泰最好的海槡酒,喝一杯保管你流连忘返。”

    一下子被十多人挡住了去路,言语邀约虽各不一样,有人客气,亦有人放荡,但这些人目中都对两人有毫不掩饰的探究与炙热。

    俊美男子脸上笑容不减,并不恼怒这些人的拦路,甚至他在看向那位自称陈玉儿的娇媚女子时,还颇具玩味的打量了她的娇躯一遍,身段修长,凹凸有致,特别是纤腰下那极具夸张的挺~翘玉臀,让人看一眼,便忍不住想要拍上一拍。

    只是他这般轻佻,其身边小鸟依人的少女却是不乐意了,秀眉微蹙,先是瞪了那娇媚的陈玉儿一眼,随后玉手一挥,直接将怒火发泄到了那位出言不敬的浪荡公子哥身上。

    众人说不清那少女究竟做了什么,连一点灵力波动都没有,那刚刚还目露炙热邪光的公子哥便神色大变,胸口凹陷下去,鲜血狂喷,如倒飞的石子,砸落向碧蓝海潮中。

    “哼!好大的狗胆!竟敢伤我独孙。”

    那位浪荡公子哥既然敢拦下这对看起来便极为不凡的男女,自然是有所依仗,随着一声冷哼炸响,山崖下惊涛掀起百丈之高,只见盘膝坐在一块礁石上鹰钩鼻老者,一手接过重伤的公子哥,一手卷起大浪,形成一头奔驰的猛虎,张口向着那男女二人吞去。

    陈玉儿本还为那男子异样的目光窃喜,可下一幕见到那大浪猛虎,顿时神色大变,立刻向后退去,口中还不忘提醒那俊美男子。

    “公子快退,这位是炼山宗的千柱前辈,修为早已达到元婴大圆满,不是我等可以抵抗的。”

    陈玉儿背后的靠山同样不俗,所以她敢仗义提醒,可其他人却是惹不起这位老怪,根本没有丝毫犹豫,便退到了千丈外。

    其实,那位元婴大圆满的千柱老怪根本就不愿出手,一来是他看出了这二人出现的方式诡异,修为更是诡异,以他的眼力,都有些看不透,似有一层迷雾笼罩在二人身上。

    可如今自己那不成器的独孙被人重伤,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若是不讨回一个说法,那他以后还有何脸面再来这瞻神崖。

    虎浪惊天,仅仅是威压便让四周方圆万丈的修士心惊胆战不已,可想而知,处于威压中心的那对男女承受了何等压力,不少人纷纷摇头叹息,暗道这神圣的瞻神崖从今以后又要多一对可怜的孤魂野鬼。

    只是,让所有人奇怪的是,那对男女竟没有半分面对生死的慌张,俊美男子依旧淡笑,那小巧玲珑的少女嘴角则噙着冷笑,对那男子有些不满的娇声道。

    “云师兄,我说了吧,这外面的人都不讲理,一个比一个坏。”

    说完,只见她葱葱玉指向着那已然临近不足十丈的猛虎巨浪一点,哗啦啦的水声传出,那猛虎竟一瞬变成了龙卷雨滴,倾盆落向那鹰钩鼻老者。

    “化……化魂……”

    老者神色骤然大变,眼中露出了从未有过的骇然,失声惊呼。

    无论如何,他也没有想到,那年纪轻轻,绝不似驻颜有术的少女竟然是一位化魂境强者。

    龙卷雨滴,滴滴如有万斤之力,落在那鹰钩鼻老者身上,瞬间将其肉身击成了筛子,化作一片浓郁的血雾,让四周上万修士齐齐噤若寒蝉。

    特别是之前对那少女有非分想法的修士,更是恐惧到不敢再看她一眼,上一息还乖巧可爱的仙女,下一刻便化作了杀人不眨眼的魔女,这等巨大的落差,实在没人能够接受。

    “这老头敢骂我是狗,哼哼,给你点小教训。”少女并未真的痛下杀手,只是毁了那老者的肉身,便收了神通,露出一副气哼哼的模样,咬了咬银牙。

    这幅可爱娇憨样子,实在惹人怜爱,若是没有先前血腥的一幕,定会迷倒万千男修,但偏偏她表现越天真无邪,就越让人觉得可怕,甚至都有人怀疑,这一定是哪位披着少女人皮的老怪,故作此态,而那位俊美男子,则是她魔爪下的禁脔。

    刚有人想到这里,就见那俊美男子,神色不变,伸手刮了刮少女秀气的琼鼻,调笑道。

    “调皮。”

    说完他又冲之前向自己好心提醒的娇媚女子陈玉儿眨了眨眼,便潇洒踏空,与少女翩然离去,不带一丝纤尘。

    陈玉儿心神荡漾,饱满的酥胸剧烈起伏不停,似欲要破衣而出,委实吸人眼球,说不出是什么心绪,以她阅男无数的经历,竟在刚刚那男子一个眼神下,差点心跳加速到昏厥过去。

    “世间竟有如此男子,我陈玉儿从此发誓,这辈子非他不嫁。”

    待璧人远去,此地再次恢复了喧嚣,那被迷了心神的陈玉儿才恢复过来,俏脸红润,更显妩媚多娇,低喃道。

    不说此地众人是何等心思,九封国西北大雨林的上方,两道人影在万丈高空疾驰而过,不留一丝痕迹。

    这两人正是刚刚在瞻神崖惊艳了无数修士的那对璧人,少女许是飞行的有些无聊,身下风景也没什么好看的,便扯了扯男子的衣袖,好奇的问道。

    “云师兄,跟萱儿说说你那小弟呗,他怎么没有去雷仙宗修行?”

    “他啊,从小性子坚韧,喜欢一个人去山林里野,怕是不习惯山上的白玉石栏。”

    俊美男子嘴角含笑,双目始终眺望南方,蕴含了那少女极少见到的温情,柔声道。

    说话间,他脑海中慢慢浮现出了一幕幕画面,简陋的寨子,房屋院落不多,呈环形围绕着一座山头,家家户户都有篱笆围成的小院,左边是一块长着刚冒出嫩绿枝芽的菜圃,右边一块空地上堆满了柴火,晾晒着春日里刚摘下的青豆,为以后做上一缸豆酱做准备。

    院落中,有勤快的妇人坐在水井便挥动棒槌,敲打着洗的发白的衣衫,院外路上虽然冷清,但也能偶尔看到几名中年汉子或扛着野孢,或提着渔网,笑哈哈的向着自家院落走去,心里盘算着这点野味该给哪家没打到猎的送去点,而一般在这时候,就会有三个四五岁的小泥娃跑过来,殷勤绕在那些中年汉子左右,嘻嘻哈哈,一脸好奇的问东问西。

    那三个小泥娃,跑的最勤快反而是个头较矮的两个,拉着小手,也不在乎身上衣衫沾染了多少泥灰,至于后面那个看起来稍大一些的孩子,则更像是他们的大哥哥,双手举高放在脑后,慢腾腾的走着,一副天上地下我最拽的样子,根本不乐于听那些汉子吹嘘自己打猎时如何神勇,但走近时,他也会偷偷听上那么一两句,暗道等再长大一些,我一定要猎最肥的野猪,钓最滑溜的鱼儿,好让这小子与小丫头知道,哥哥才会最厉害的人。

    想着想着,那俊美男子竟忍不住笑出了声,让一旁的少女一脸狐疑,实在摸不着头脑。

    “云师兄,想什么呢,说出来让萱儿也高兴高兴。”

    “没什么,想到那小子了,你说那臭小子,成亲这么大的事,居然也不通知我这当大哥的,等见面了,我定要当着新娘子的面,好好说道说道他小时候搅和尿泥往脸上涂的囧事,哈哈……”

    俊美男子自顾自的说道,说至一半,那少女便捧腹娇笑起来,一双充满灵气的大眼睛中都笑出了泪花,以至于那男子也仰头哈哈大笑起来,打定注意,等去了之后一定要这么干。

    “云师兄,可没你这样当大哥的,这不是成心让你小弟在婚典上出丑吗。”

    俊美男子没有理会少女的打趣,摇了摇头,突然长叹一声,流露出遗憾惋惜的神情,淡淡道。

    “唉,那臭小子竟然真的成亲了,算算他才七十来岁,年纪轻轻的,为何如此想不开,还是我萧清云想得明白,对了,要是清璇知道了此事,以她小时候那般黏着那小子的性子,还不得哭死。”

    一语道破身份,这俊美似妖的男子竟是与乔远一同在清风寨长大的……萧清云。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