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镇封-绝世镇封 第八九十二章化作春泥更护花

类别:港台言情 作者:初小蓝 书名:绝世镇封
    怜月尊上,本名姜婼怜,只听名字,怕是多数人都会以为此名的主人是一个婉约柔弱的小姑娘,实在无法联想到南泰大陆最为冷血的杀手组织,暗影的组织者与领导者,同时也无法联想到月河宗数千年来,继水深秋之后第二位惊艳整个南泰的天之骄女。

    只是,就是这样一个透着秀气温婉的名字,千年前,曾深深印入过每一位少年人的心中,包括那时候声名不显的南松子,亦是曾多次远远观望那个背影,心动难抑,只是随着时间流逝,随着修为的不断提高,南松子早就埋葬了那份年少时的情愫,故此,他才不至于像那几位老人一样,刚一见到怜月,便那般失态。

    时间总能抹去很多东西,例如人的锐气、朝气,相较于千年前英姿雄发,盛气凌人的姜婼怜,怜月明显沉稳内敛了许多。

    若换了从前,她定不会理会那老者,但此时此刻,她却是低头看了过去,似是想要从那几张苍老的面容上辨认出过去的痕迹,即便这些人只是她当年众多仰慕者之一,从未注意过。

    许久之后,怜月动了动嘴唇,有些不确定的问道。

    “你是……当年跟随在许蓉师叔身后的那个少年?”

    “是是……,没想到姜师姐还记得,许蓉便是我的师尊。”

    老人明亮的双目中当即有泪水夺眶而出,不是激动,而是想起了师尊,想起了那一年刚刚踏入山门,在五月峰山脚下,见一同龄少女踏空掠过水面的惊艳场景。

    那时候,少女神色虽倨傲冷然,但在遇到金丹期修为的师尊时,仍是停下来施了一礼,少年双目已然看直,满脸通红犹不自知,若非名为许蓉的师尊拍打了他一下,怕是口水都要滴下来了。

    没想到……没想到,这件被老人挂念了一辈子的小事,这位在记忆中早已香殒的师姐竟还记得,老人哭着哭着便大笑了起来,转头看向那几位同样痴痴然的老友,神采奕奕,似是在说“咱们争了一辈子,到头来姜师姐只记得我一人,这次总算我赢了吧。”

    那几位老人也不生气,只是抬头看着那名依旧风华绝代的女子,暗暗咂舌,姜师姐不愧是姜师姐,千年过去了,竟还是那般风采照人,反观自己几人,都已是半截身子入土的半人半鬼了。

    “唉!年轻真好……无憾了,无憾了!”

    这几位老一辈的长老相视一笑,被朴月威势压弯的腰杆慢慢挺立起来,盘腿坐成一圈,周身渐渐有了赤、蓝、黄三种颜色的点点荧光。

    在场六人,神色各异,但都没有选择出手阻止,朴月神色依旧淡漠,怜月面容被云雾遮掩,看不清晰神情,但其周身所散出来的寒意却是少了几分,显然也不可能无动于衷。

    南松子轻叹一声,转头撇了一眼自己年少时也曾暗恋过的师姐,闭上了双目。

    唯有乔远、凌婉晨、月婵三个年轻人眼露悲色。

    修真界人人皆知,炼气修士与凡人无异,只有百年寿元,筑基修士寿元翻上一倍,金丹期修士则有五百年寿元,至于元婴期修士,千岁便是极限,想要活过千年,除非服用一些极为罕见的天材地宝炼制的丹药,或者修炼一些弊端极大的养生功法。

    这几位老一辈的长老基本都是属于后者,虽多活了上百年,可每天面对的却是昏暗的密室,与躺在坟墓里的尸体差别不大,如今他们自行兵解,未尝不是一种解脱。

    当几位老人的肉身完全化作荧光时,众人依稀可见几位笑容灿烂的少年摸着后脑勺,露出一副羞涩的模样,那位曾被怜月认出的少年,蓦然转头对着乔远咧嘴一笑,赞赏道。

    “你很好,咱们五月峰后继有人了。”

    一股股磅礴如大江大河的灵气骤然倾泻而出,从五月峰山顶落下,灌注到了整座山峰中,几位老人一身修为得自此峰,临了却又将一身修为反哺大地,不说功德深厚,却也让人敬重。

    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

    刚刚经历大变的月河宗,完全沉默了下来,护月山上无数月河宗弟子,神情复杂至极,饶是段天固活了百多年,也忍不住眼眶有些酸涩。

    只是就在全宗为那几位长辈送行默哀时,一个极不合时宜的声音骤然打破了寂静。

    “姜婼怜,带你的弟子走吧。”

    “走?我为何要走?”

    怜月立刻冷声道,言语中有压抑不住的怒气,虽然她早已脱离宗门,但眼见着几位同辈师弟兵解于此,又怎会没有勾起她的青葱回忆,这里毕竟也是她的师门,一辈子唯一的师门。

    “那你还想如何?”朴月微微皱眉,想来惜字如金的他也多问了一句,要是换了其他人,他才不会多此一问,殊不知,这辈子朴月对她说过的最多的话语,便是这一句“你还想如何”,千年前是如此,千年后亦是这样。

    本来怜月的打算,的确只是为了带走月婵,但现在她却改了主意,千年前一战落败,师尊以整座四月峰为代价,只为保自己道心不破,身魂不陨,而朴月却踩在自己身上,触摸到了化魂境的门槛,成为了第一位不是化魂境,却被老祖承认的太上长老。

    一人扶摇直上九万里,一人跌落地狱鬼门前,这其中落差之大,常人难以想象,怜月心中何曾没有怨恨,甚至可以说是怨比天大,所以她这些年才拉扯了一个杀手组织,让月河宗困扰极大,从白云飞与连景山不死不休的仇怨,便可见一斑。

    “做个了结。”怜月只是冷冷回了这么一句,便将满腔怒火宣泄而出,只见其周身云雾剧烈翻滚不停,刹那间就有一轮刺目的明月主动破开云层,跃然而出。

    竟一出手便是升月天空术第二重月升破云,可见怜月是真的有了生死相向的意图。

    乔远有心想要阻止,可一来怜月出手太过让人措手不及,二来朴月也有毫不留情之势,一旦立于两者之间,必然要承受两位化魂期强者的含怒一击,饶是他肉身再强,也怕是要死的不能再死。

    念头一转,乔远立刻调动古封府的阵法之力,就算拦不下他们,至少也要护住五月峰。

    就在两人大打出手之际,月河宗山门外突有两道人影一闪而出,踏在云彩之上,并肩而立,如同一对踏春郊游、游览观光的公子小姐。

    “本来还以为错过了重头好戏,没想到这还有一场痴男怨女相爱相杀的戏码,有意思,这趟来的不亏吧?”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