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镇封-绝世镇封 第八百九十五章唯一的哥哥

类别:港台言情 作者:初小蓝 书名:绝世镇封
    <ABL ali=ri><R><></></R></ABL>一股远比那琴音还要压抑的杀机,比那梅雪还要冷冽的杀意蓄势酝酿,别说远远观战的上万人没有察觉,就算是近在咫尺的萧清云都不曾感受到丝毫。

    而就在他无奈摇头,最为得意之时,闭目始终未醒的怜月猛然睁开双眼,杀意滔天,以手成刀,直取那人微微上扬的下巴,若是无法避开,可以想象,一颗大好头颅必将飞落而出。

    不得不说,怜月选取的时机极为刁钻,出手更是狠辣,不留一点情面。

    她可不是什么心思单纯的少女,萧青云长得再俊俏,也不过皮囊好一些,能迷倒护月山上那些涉世未深的年轻女子,可迷不住她,至于刚刚的救命之恩,怜月就更不会放在心上了,甚至心中还多了几分警惕。

    有朴月琴音梅雪再前,又有怜月突然发难,两位化魂期修士联手出击,按理说,这个皮囊极好的青年就算不死,也得一阵手忙脚乱,颇为狼狈才可。

    但让一众男男女女心神摇曳的是,那极度潇洒的公子哥,仅只伸出了两根修长如竹的手指,便轻飘飘的挡下了去势若雷霆的手刀,其另一手拨动如翻云,勾勒出一道道无形的波纹,竟将暗藏杀机的琴音全部隔绝在外,若非四周那些飘落的不带丝毫烟火气的梅雪齐齐炸开,外人根本看不出萧清云那随意一翻手有多大的威力。

    怜月被阻之后,根本没有一点意外与拖泥带水,变掌为指,与萧清云指尖触碰的刹那,瞬间便有无穷的寒气涌出,那是她体内不多的本命月寒之气,温养了千年有余,此刻倾泻而出,如此近的距离,就算是化魂中期修士,也不可能轻松应对。

    “仙子这是何苦?太冷了,就算相貌再美,也没人敢喜欢。”

    萧清云露出一脸心伤的表情,颇为无辜的说道,依旧是那般风轻云淡,只是那轻佻的言语,让其风流倜傥的形象略有折损。

    说话间,怜月那一根葱葱玉指被萧清云的双指完全夹住,一股无法言说的力量顺着指肚涌出,竟将那已经倾泻而出的月寒之气强行逼了回去。

    咔咔之声响起,两人手指相接之处,迅速凝结出一层晶莹的薄冰。

    两者针锋相对,凶险万分,可落在外人眼中,却似情人间的打情骂俏。

    一时缓不过气来的怜月,心中羞愤至极,可面上却是不露丝毫异色,冰寒如霜,使得其一张本来就苍白的面容,显得极为病态,当然,这其中也有她在朴月手上本就受伤不轻的缘故。

    “放开我!”

    两人僵持不下,手指上的冰层最多也就延伸到萧清云的手背,便再无法推进,怜月也知道以自己现在的状态,别说胜过眼前这个皮囊极好的青年,就是挣脱他的纠缠,都是不可能的事,但一感受到腰肢处那极为不习惯的压迫感,她就恨不得将眼前之人千刀万剐。

    活这么久,还从没有一个男子敢如此对待自己,别说动手动脚,就是言语不敬,也不曾有过,这让她如何能忍受,如何能不杀机滔天?

    “仙子受伤不轻,若在下现在放开你,你确定你能活着离开?”

    萧清云笑意玩味,瞥了一眼正卖力抚琴的朴月,柔声说道。

    这等风花雪月的场景,不说眼前佳人,竟还有人极为应景的弹奏一曲,这趟来月河宗,确实不亏。

    要是朴月知道,自己在某人眼中,只是一个陪衬的琴师,怕是会气的吐血吧。

    “我让你放开。”怜月眼神仇视,几乎是咬牙切齿,一个字一个字从嘴里挤出来的。

    萧清云轻叹一声,也没有继续死缠烂打,反而极有君子风范的点头答应了下来,另外补充道。

    “放开你了,你可不许再偷袭我。”

    怜月咬咬牙,说服自己忍了下来,也不说话,只是撇过头去,厌恶得不去看他。

    接下来,她便感受到落在自己腰间的那只大手慢慢松开,下意识松了一口气,可紧接其后的变故无亚于一道春雷劈在她头顶,让其脑海嗡嗡,一片空白,愣了好一会儿,怜月才回过神来,全身煞气爆发,心脏几乎快被气炸。

    那白面小子……他……他居然敢偷袭自己的……,羞愤使她不敢再想,只是下定决定,此生必杀此人!

    胆大包天的萧清云嘿嘿一笑,彻底撕下了正人君子的面具,露出一副犹有余味的表情,搓了搓手,似是在回味刚刚柔软而不是弹性的触感,等怜月回过神来,要追杀他时,萧清云已然消失在了原地。

    护月山上上万人外加五月峰顶乔远、凌婉晨与月婵,皆是一副目瞪口呆的表情,有不少人甚至惊的眼珠子都快掉到了地上了。

    “他……他竟然……摸了化魂期修士的……屁股?”

    有一位同样是花丛老手的世家公子,短暂回过神来,露出一脸不可置信却又极为佩服的表情,下意识的开口。

    那世家公子的长辈听闻此话,心神一颤,立刻厉声呵斥道。

    “住嘴,你不要命了!”

    这话要是被那女子听了去,怕是他们有一百条命,也不够人家泄愤。

    那世家公子咽了口唾沫,连忙伸手捂住自己的嘴,再不敢胡乱言语,不过他心底却是暗暗说了声“霸气”,佩服至极,同时打定主意,以后自己一定要向那位前辈看齐。

    “这就是你那位分别多年的哥哥?”凌婉晨看向乔远,一脸鄙夷的问道,那表情就像是在说,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一见面就摸姑娘家的屁股,也只有你们两兄弟能干的出来。

    饶是乔远脸皮再厚,也不由红了脸,讪讪一笑,可在心底却是极度不认同凌婉晨的看法,当年那是事出有因好不好,与刚才的情况完全就是两码事。

    凌婉晨感应到乔远心里的不服气,正要开口再说,却见身前突然多出一道人影,正是萧清云无疑。

    一别七十多载,再相见身份修为大为不同,可那份感情却是永远不会变,只是男人之间注定不会如女子那般情感外露,萧清云轻咳两声,上前一步拍了拍乔远坚实的臂膀,笑着对凌婉晨说道。

    “咳咳……这位就是弟妹吧,我叫萧清云,正是这小子分别多年的唯一的哥哥。”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