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镇封-绝世镇封 第八百九十六章要是姑娘肯委身

类别:港台言情 作者:初小蓝 书名:绝世镇封
    啧啧!不得不说,近距离观看这张脸,的确很容易让人自惭形秽,不敢与其争辉,就算是女子,也难免生出又喜又妒的情绪。

    凌婉晨与怜月一样,不是看重外貌皮囊之人,否则她也不会对相貌只能称为清秀的乔远情有独钟,可即便如此,猛然迎上那张近乎完美无暇的面容,仍是一阵心神摇曳,眼神恍惚,深呼一口气,暗道这两兄弟绝对不是亲生的,而且也不是一家人,与人家相比,夫君你也差的太远了吧。

    乔远眼神有些幽怨,心中嘀咕着,我们本来就不是亲兄弟,再说我也不差好不好?

    凌婉晨毫不给面子的甩了他一个白眼,随即露出自认为还算温婉贤淑的笑容,欠身施了一礼,柔声道。

    “婉晨见过兄长,以前就常听闻夫君说起过你,说你丰神俊朗,风流倜傥,今日一见,果然不同凡响。”

    这番话说的倒是言在其实,只不过乔远从未用过那两个词来形容萧清云,一切都是凌婉晨临时起意,毕竟这位也算是夫家家里人,何况长兄为父,她身为刚嫁入门的媳妇,多少有些拘谨,说话也自然要往好的说。

    本以为萧清云会坦然接受,却没想他只是摆了摆手,然后丢给了乔远一个隐晦不明的眼神,笑意玩味。

    “以后咱们就是一家人了,说这些客气话作甚,说句心里话,小远能娶到弟妹,真是他辈子修来的福气。”

    凌婉晨没有注意到他那个眼神,只是那话听着舒心,便没有深想,因刚才萧清云对怜月放肆的举动,她心里的鄙夷与不喜倒少了几分。

    不过要是凌婉晨事后回味过来那句话的意思,怕是不火山爆发,也不会再给这位兄长半分好脸色看了。

    也幸好乔远对那些风流之事了解不多,脑子一时也没转过来,根本没明白萧清云的意思。

    萧清云见这个傻愣愣的弟弟一脸疑惑,暗叹一声傻人有傻福,随即又不留痕迹的斜瞥了一眼凌婉晨那即便被长裙遮掩但依旧显露出浑圆弧度的臀部,暗暗赞叹。

    乔远也懒得再多想,极为欣喜的说道:“清云哥,我没想到你能来,不然说什么,我也要将双修大典再推迟一两天。”

    “怪我来晚了。”萧清云神色突然沉了下来,自责的说道。

    虽说他一早便察觉到乔远体内的伤势不重,可那满身血污无不说明了先前的战斗有多么惨烈,一想到这里,他就恨不得将怀中的绿方界瓶捏个粉碎。

    说完这句话,他便感受到一道目光落在自己身上,正是来自禁阵塔下的月婵。

    萧清云双目蓦然一亮,一扫之前阴沉的神色,满面春风,有种寻见无价之宝的激动与喜悦。

    相貌出众的美人,萧清云这辈子见过无数,在雷仙宗,他可是出了名的万花丛中赏花人,什么沉鱼落雁,闭月羞花之姿没见过,可也仅仅是让他眼前一亮而已,但眼前这位,外加上刚才被他占了大便宜的那位,却是真正让他心跳加速的天人之姿,无论是相貌还是气质,都没得挑,稍微略显不足的,可能便是身材了,纤瘦匀称,不如他那位师妹饱满丰腴,也不如凌婉晨挺翘有弧度,不过越是这样,便越显得此女是一块天然璞玉,需要独具匠心的人物,好好雕琢一番,而他萧清云则当仁不让的要担任这个苦心雕琢的工匠了。

    月婵一语不发,只是那么冷然的盯着他,一脸愤怒与杀机,之前她还因萧清云救下自己的师尊,对其颇为感激,可看到那荒诞的一幕后,她的感激便全部变成了杀机,连带着对乔远都好感尽失,有了厌恶。

    有这样的哥哥,那家伙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怪自己先前真的瞎了眼,居然对其有了依赖的心思。

    乔远苦笑连连,也懒得去解释,更何况也解释不通,现在还是多想想该怎么处理接下来的局面。

    只是还未等他与萧清云商议,这位不靠谱的老哥,居然主动凑到月婵身前,一边笑眯眯的套近乎,一边躲避月婵愤怒的扑杀。

    另一边,恼羞成怒的怜月已经赶来,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就算她如今身受重伤,也不是这个状态的乔远可以抵抗的,再加上头顶还有一位抚琴的“陪衬”虎视眈眈,这局面比之前还要糟糕啊,乔远有苦难言,老哥,你是来砸场子的吧,不用一来就这么得罪人啊,到时候你拍拍屁股回了雷仙宗,留下一堆情债,还不得弟弟我来还?

    “怜月前辈,请……”眼看着刚刚还生死相向的“师兄妹”,因萧清云的一搅合,竟极有默契的达成了同仇敌忾的战线,乔远苦笑中,不得不硬着头皮上前劝阻。

    不过他话语还未说出口,便被怜月厉声打断,不顾一点往日的情面,当然,他们之间也没什么情面可讲。

    “滚开,不管他是谁,今日本尊必杀他。”

    “既如此,那晚辈只有得罪了。”

    乔远并不生气,只是觉得很无奈,身旁的凌婉晨就更无奈了,只得偷偷瞪了乔远一眼,一步挡在其身前,示意他不要太逞强。

    那被人亵渎的女子果真愤怒到了极点,也不管这二人是谁,摆出一副神挡杀神,佛挡*的姿态,抬手便是一指,浑厚的月寒之气倾泻而出,如一条无形的瀑布,铺天盖地而去。

    乔远双目瞳孔微微收缩,强烈的生死危机之感,使其浑厚汗毛竖立,来不及多想,他立刻联系几近遭受重创的府灵,勉强调用了古封府六成阵法之力,在头顶形成了一道道水波涟漪。

    刹那间,就见乔远头顶十丈处凝结出了一层厚厚的冰壁,如泥浆浇筑,还在不断累加,使得阵法不断传出咔咔之声,似不堪重负。

    怜月因羞怒而略有回光返照的身子越发摇摇欲坠,脸色苍白比那冰壁都不差半分,待寒气倾泻半数,终是压抑不住喉中一口鲜血,惨然喷出。

    萧清云没有帮乔远出手,而是保持在月婵一定距离内,一边轻飘飘的躲避她的攻击,一边说道。

    “姑娘,你师尊要是再这么拼命下去,怕是活不到这场大雪停歇。”

    “你到底想怎样?”月婵神色凄然,有了几分绝望的意思,冷声问道。

    萧清云倒是一点都不怜香惜玉,笑吟吟的开口,那模样简直就与街上欺男霸女的纨绔子弟没什么区别。

    “要是姑娘肯委身,你师尊嘛,自然是能活。”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