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镇封-绝世镇封 第八百九十七章给老子停

类别:港台言情 作者:初小蓝 书名:绝世镇封
    “休想!”

    几乎没有任何犹豫,月婵便恨恨的脱口而出,眉宇间满是嫌恶之意。

    萧清云笑而不语,一副优哉游哉的模样,不仅让月婵恨不得将其千刀万剐,就连凌婉晨也有了不满,凭什么这家伙惹了麻烦,自己躲在后面欺负姑娘,让自家夫君来当挡箭牌,天底下还有这么不要脸、这么坑自己弟弟的哥哥。

    片刻之后,怜月再次忍不住喷出了一口鲜血,娇躯摇摇欲坠,不过乔远也好不到哪里去,双脚已经被侵入进来的寒气冻在了地上,无法挪动一步。

    “师尊……”月婵心尖剧颤,凄然喊了一声,随即她猛然转头看向那张连她初见都要恍惚的俊俏脸庞,有了决断。

    “我……答应你。”

    月婵贝齿紧咬下唇,本来无血色的唇瓣已被咬出了腥红血丝,目光黯淡而又充满愤恨。

    只是萧清云下一句话,差点让月婵喷出一口血,恨不得冲上去狠狠给他一巴掌。

    “嘿嘿……开个玩笑,开个玩笑,你师尊可是我的心上人,我怎么舍得让她就此香消玉殒。”

    说完他便潇洒转身而去,只是在踏出一步后,陡然停住,转头笑眯眯的盯着那张即便极度愤恨,却也不显狰狞的花容,丢了一句月婵一时没反应过来的话。

    “你也是!”

    乔远身边,萧清云一步上前,抬手按在其肩头,瞬间驱散了侵入其体内的寒气,使得他脚下冰层如春雪遇烈阳,悄然融化。

    随即他再次迈出一步,出现在那十丈高的厚厚冰层下方,单手托掌,如蛟龙吸水,仅仅十多息间,就将四周所有寒气凝聚在了掌心,而那冰层自然而然随之消散。

    萧清云笑容始终和煦如春日里的暖阳,任何女子见着,就算不立刻以身相许,怕是也难以生出恶感,不过怜月显然是个例外,从始至终,她都没有因其外貌出现任何恍惚,心如止水,也只有萧清云做出那等放肆的举动后,她的心绪才有了极大的起伏。

    萧清云一步跨过百丈距离,直接出现在了怜月身前,不容她反抗,那只凝聚了寒气的手掌蓦然扣住了她的皓腕,滔滔寒气灌入其内。

    做这些事时,萧清云还不忘笑眯眯的打趣道,那样子与话语直接气的怜月心血紊乱,忍不住再次喷出了一口鲜血,不知是被气的,还是伤势太重的缘故,怜月娇躯颤抖不已。

    “仙子何必如此大动肝火,不就是不小心碰了你一下吗?大不了在下对你负责便是。”

    “不小心?碰了一下?”本命寒气回到体内后,怜月的状态才恢复了一些,其嘴角挂着浓浓的讥讽,硬生生憋出了两句话。

    她这辈子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厚颜无耻之人,而偏偏其修为又高于自己,自己又身受重伤,要不然她就算拼了自爆肉身,也断不会让其如此轻薄。

    换了别人,听到怜月的话,不说脸红惭愧,至少也会心虚,可萧清云倒是一副理直气壮的模样,点了点头,一本正经的说道。

    “对啊,就是不小心而已,仙子别想多了,气大伤身,你看你都吐了好几口血了,你不心疼,我都心疼了。”

    说完这话,不出所料,怜月又被气的面色一红,欲要喷血,可萧清云却是摇头无奈一叹,右手双指成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点在了怜月遭受重创的胸口。

    之前朴月的必杀三指,其中有两指分别落在怜月右肩与左胸口,最后一指本要落在其眉心,斩草除根,可关键时刻,怜月却被萧清云救下,得以暂保性命,但也仅仅是暂保而已,若是得不到及时救治,依旧是必死无疑。

    如今她体内五脏六腑毁去大半,丹田神魂皆遭重创,就算保住一条命,起码也要养伤数十年,且这期间修为会大跌,说不定到头来还要跌落至元婴期,可谓凄惨至极,对心高气傲的怜月来说,这无异于比杀了她还要残忍,所以她刚刚才那般不顾后果的倾泻本命寒气。

    有了必死之心,那还有什么好怕的。

    但现在,怜月突然又不想死了,因为眼前这个轻薄自己的家伙实在是太可恶了,自己就算是死也要拉他一起下地狱。

    “你找死!”眼睁睁的看着那家伙的指尖抵在自己胸口,怜月心中的怒火已然完全压制不住,如火山彻底爆发,怒斥道。

    就算她接下来便明白这家伙似是在帮自己压制伤势,怜月也没有半点感激之意,有的只是无尽的羞愤。

    萧清云一脸无辜的模样,轻声说道:“别嚷嚷了,我可是在帮你疗伤。”

    说完他便将指尖向下压了压,完全抵住那团隐藏的很好的绵软胸脯,心中啧啧乐道,真有弹性。

    怜月肺都快气炸了,却因伤势太重,又怒火攻心,双眼一黑彻底气晕了过去。

    萧清云也不客气,揽住那盈盈一握的纤腰,闪身回到乔远身边,将其慢慢放下,犹有余味的说道。

    “真是极品,性子也对我的胃口,你可不能死了,以后我萧清云的后宫中,定有你一席之位。”

    听到这番话的乔远与凌婉晨面面相觑,不知该说什么好,而月婵则被气得面色铁青,若不是师尊更重要,她说什么也要上去跟萧清云拼命。

    “好了,美人的事处理完了,接下来,哥哥替你出口气。”又深深看了一眼那张苍白却不失颜色的面容,萧清云缓缓起身,拍了拍乔远的肩头,抬头看向头顶依旧还在抚琴的朴月,轻声说道。

    都说女人如衣服,兄弟如手足,你这家伙重色轻兄弟也不能这么理直气壮、天经地义吧,凌婉晨对萧清云的不满又多了几分,至于乔远,反而笑了起来,心中温暖。

    他知道萧清云并非是不重视自己,反而是太过重视自己,所以才要借怜月,故意恶心那人,当然也有试探的意思,其中深意,也唯有乔远才能明白。

    萧清云一步踏出,站在朴月千丈外的同等高度后,淡淡开口。

    “虽然我不太懂琴,但我有几位师妹却是精通,不得不说,她们比你弹的要好太多。”

    “至于这雪,我不喜欢,给老子停!”

    最后一句话时,萧清云音量骤然拔高,怒目而斥,霸道气势碾压而过,竟叫那洋洋洒洒的梅雪不敢再落,就那么悬停在半空,如一幅奇异的……冬雪谪仙图。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