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镇封-绝世镇封 第九百章公良禹

类别:港台言情 作者:初小蓝 书名:绝世镇封
    有那么一瞬间,宛如月中仙子的冰山美人竟似被一道闪电击中,丝丝电流流遍全身,不让人觉得疼痛,反而有种不一样的酥麻舒适之感。

    若是一些经历过情事的女子,定会明晰这种微妙感觉的奇异,可惜怜月一生太过不凡,能与她比肩者,尚少之又少,因此哪有能被她看上眼的男子。

    不历情事,自然不会明白这种微妙的感觉,不过怜月本能的有些反感,觉得眼前的那小子越发面目可憎,实在该死。

    “滚!”盯着那张温润如玉的面容,憋了好一会儿,怜月才动用如今不多的气力,狠狠吐出了一个字。

    萧清云也不气恼,嬉皮笑脸道:“仙子再多忍耐一会儿,等我喝完了喜酒,一定替你亲自疗伤。”

    说着他还伸出手指,虚空连点了两下,就差没直指怜月饱满的胸脯。

    怜月脸色铁青,眼看就要忍不住再次发怒,咆哮出来,可却被月婵拦了下来。

    她缓缓摇了摇头,眼中写满了担忧、焦急还有惊讶等等复杂情绪,她认识的师尊不是这样的,即便面对怎样的险境,也绝不会如此失态,甚至会愈加冷静,就更别说被人三言两语挑起怒火了。

    看到月婵的复杂眼神,怜月立刻回过神来,深呼一口大气,压下了心中的怒火,冷哼道。

    “婵儿,我们走。”

    萧清云略有讶异,正准备开口挽留时,南松子站了出来,气势勃发,摆出一副拼死也要一战的模样,当然,他不是针对怜月,而是肃然盯着萧清云。

    身为月河宗的太上长老,他有责任在此时此刻挺身而出,特别是当着众多其他宗门势力之人的面,若连他都退避,任由一个外人横行无忌,那今日不但月河宗名声尽毁,连之前一系列计划所鼓吹的声势都成了白费功夫。

    “太上长老,这位是我大哥,他并无恶意。”乔远一步上前,向着南松子抱拳开口。

    他自然明白南松子的想法,只是且不论南松子打不打得赢,乔远都会站在萧清云这边,宗门名声也罢,声势也好,从他知道被朴月当做弃子的时候,乔远便已心灰意冷。

    南松子神色极为复杂,有惋惜、有悔意、有苦涩,更多的则是无奈,一切决定都是朴月做的,他刚开始也被蒙在了鼓里,此刻回想,只恨自己醒悟之时,没有多出手一次,不过既然事已至此,再多说反而就显得小人了。

    没有说一句话,南松子将目光从乔远身上回挪到萧清云那里,如临大敌。

    反观萧青云则神情淡然,丝毫提不起再战的兴趣,轻声道。

    “道友何必如此,以他的实力,最多也就被困一夜,到时候我肯定不走,讲道理还是动拳头,还不是你们说了算。”

    南松子皱了皱眉,神情略显不悦,说实话,他对这位横空出世的俊美青年很是不喜,身为化魂中期修士,却无一点前辈风范,行事放荡下流,言语轻佻无度,若不是有一身通天的修为,便是与市井小巷中的流氓无赖无甚区别。

    南松子双手迅速掐诀,一道道禁制眨眼形成,围拢在一起有构成大阵的迹象。

    战局一触即发,段天固等人不免有些担心,毕竟那看起来不靠谱的风流公子,真的将月河宗第一太上长老困在了紫闸门内,紫门寂静平稳,也没有立刻就被破开的迹象,越这样,便越说明那风流公子的实力有多么恐怖,怕是仅仅化魂初期的南松子,会讨不到半分便宜。

    可就在此时,远处天边有一道青虹疾驰而来,速度极快,上一息还在天边,下一刻便到了月河宗山门口,有大喝声传出,如一根定海神针,让护月山上的四位峰主以及诸多长老纷纷松了一口气。

    “师弟且慢。”

    青虹散去,露出一个身材矮小的童子,这童子身披牛面獠牙的青晶铠甲,本来看起来颇为滑稽可笑,但配上其手中倒提的一颗头颅,就一点不让人觉得好笑了,反而在看清那头颅面容的瞬间,所有人遍体生寒,倒抽了一口冷气。

    “那是……枯化老魔的头?”

    有人不可置信的惊呼出声,落在那些后知后觉的晚辈耳中,顿时让他们头皮都快炸裂。

    相较于高高在上若仙人的朴月,他们显然对恶名远播的枯化老魔更为了解,所以在看到有人倒提他的头颅出现时,众人的震撼远比一个来历不明的强者困住朴月要强烈的多。

    身披青甲的童子没有理会任何人,一步之下,已踏入月河宗,来到了五月峰顶,站在了气势勃发的南松子与懒洋洋的萧清云之间,挥手阻止道。

    “师弟,切莫意气用事,这位道友并非敌人。”

    “可是……”南松子神色微变,上前一步解释道,他自然知道萧清云不是敌人,只是为了不让宗门名声大损,不让今日的计划功亏一篑,他就必须站出来,不能退。

    “萧道友是我宗门第一天骄的大哥,自然是咱们月河宗的朋友,先前他与朴月师弟切磋,不过是君子间的交流,无伤大雅,相信朴月师弟脱困后,非但不会生气,反而要感谢萧道友。另外,之前老夫追杀枯化老贼时,若非萧道友及时施以援手,想要斩杀此獠……”

    童子公良禹没有容许南松子继续说下去,直接开口接过他的话,缓缓说道,说至最后时,他摇了摇头,其意思不言而喻。

    一番话不仅解释了萧清云与月河宗的“亲密”关系,也替南松子卸去了责任,更是将斩杀枯化老魔的功劳,让出了一半给萧清云。

    一语三重意,远不止于此,其实这番话既不是说给南松子听的,也不是说给萧清云听的,而是给那些心思摇摆的他宗修士,给对宗门已然心灰意冷的乔远听的。

    “道友言过了。”萧清云微不可查的皱了皱眉,郑重其事的抱拳回了一礼,轻声道。

    之前他在赶来月河宗时,的确遇到了公良禹追杀枯化老魔,不过当时忙着赶路,他也就是随意出手阻拦了一下枯化老魔的去路,要说有帮助,的确是有,可对战局胜负绝没有太大的影响,当不起公良禹最后一句故意留白的言外之意。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