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镇封-绝世镇封 第九百零一章血精丹

类别:港台言情 作者:初小蓝 书名:绝世镇封
    <ABL ali=ri><R><></></R></ABL>童子公良禹辈分极高,真要算起来,怕是连南松子师父的师父都要叫他一声师兄,只是修真界向来以修为划分辈分,二人这才能以师兄弟相称,虽是如此,可南松子从未将这位活了近四千年的师兄当做同辈人,而是真正当做前辈,敬重无比。

    他说的话,就算是朴月,也不会当面反驳,南松子就更不用说了。

    他轻叹一声,退后一步,慢慢收敛全身气势,放弃了出手的打算。

    乔远对这位老前辈颇有好感,上前恭恭敬敬施了一个晚辈礼,感激道:“先前多谢前辈出手相助,小子感激不尽。”

    凌婉晨也很有夫唱妇随的觉悟,跟着上前欠身一礼,相比于乔远,她对于这位老前辈了解更多,知晓他是三月峰峰主红裳童子的同族长辈,与战神一脉渊源极深,说是自家老祖宗都不为过。

    公良禹摆了摆手,对二人露出慈祥的笑容,随手将那颗血淋淋的头颅扔在地上,感慨道。

    “举手之劳而已,不过杀这老魔倒是费了不少力气,老夫这把老骨头都差点撑不住了,人啊,不服老不行。”

    头颅咕噜噜的滚落在地,刚好面容朝上,清晰无疑的显露出了那副极度惊惧且蕴含怨毒的表情,乔远与凌婉晨看在眼里,呼吸皆是一滞,那可是一位化魂期修士的头颅啊,就这么滚落在自己脚边,换做谁,都无法保持平静吧。

    不管公良禹说的如何轻描淡写,乔远都能想象,那一战一定凶险万分,说不定这位老前辈还付出了极大的代价,才斩杀了枯化老魔。

    毕竟公良禹真正的修为只是元婴大圆满,仅靠肉身,虽能占据上风,但一位化魂初期顶峰的修士铁了心要逃,又有谁能够留下他?

    “前辈老当益壮,晚辈汗颜。”乔远苦笑着回道,对这位老前辈也有了敬重。

    公良禹笑了笑,转头看向打算离去的怜月,轻叹道:“师妹留步。”

    若是换了其他人,怜月定然不会停留,可既然是他开口,怜月想了想,还是停下了脚步,没有回身,神色冷淡至极。

    公良禹目中露出惋惜之色,缓缓说道。

    “师妹,当年的对决,本就是你们二人的意气之争,谁都想将对方当做磨刀石,此事宗门虽然默许,但却是无可奈何,一来对决是你先提出,二来没有那场对决,你们二人最多也就是惊艳一时罢了,日后恐难有大的成就,生死由命成败在天,太在意,往往就落了下乘。”

    怜月眼中渐渐有了寒意,自嘲道:“生死由命成败在天,姜婼怜何曾在意过生死,死便死了,苟活这千年的,不过是一个叫做怜月的丧家之犬罢了。”

    饶是公良禹阅遍人间沧桑,此时此刻都忍不住火气腾腾,怒斥道。

    “痴儿!你还不明白,当年你师尊之所以以一峰气运重聚你的道心,保下你的性命,不是想着你有一天可以赢回来,也不是想着,你死在这里,以性命换来重开四月峰的机会,她只是……想让你活下去。”

    这一番怒斥,如当头棒喝,落在怜月心口,让其娇躯一颤,眼中不知何时有了苦涩的泪水,好不舒服。

    沉默良久,怜月不再停留,缓缓迈步向前踏出一步。

    “师尊……”月婵立刻拦在其身前,泪流满脸,哀求道,她知道以师尊如今的伤势,离去便是九死一生。

    “让开!”怜月冷声斥道。

    月婵含泪摇头,第一次忤逆了师尊的言语。

    就在怜月怒目准备推开月婵时,公良禹冷哼一声说道:“你想要让你的弟子也步你的后尘?”

    这一句话彻底击垮了她的心理防线,一个踉跄,怜月站立不稳,体内暂时压住的伤势顺势爆发了出来,唇边有乌黑的鲜血溢出,触目惊心。

    “师尊,徒儿何至于您如此。”怜月侧头看向四月峰,眼中有掩饰不住的哀伤,痛苦道,此时此刻,她才觉得活着还不如一死来得痛快,可偏偏她又不能死。

    众人皆都沉默不语,就连玩世不恭的萧清云也收起了笑容,凝望着那个身影单薄的女子,不知在想些什么。

    许久之后,怜月缓缓转身,在月婵的搀扶下,向着公良禹行了一礼,感激道:“师妹多谢公良师兄点醒。”

    这是怜月自离开月河宗后,第一次以“师妹”自称,也是第一次叫出“师兄”这两个字。

    心结宜结不宜解,这个结存在她心中已有千年,岂是三言两语能够化解的,再加上她如今第二战又败,心结更死,若非公良禹一番怒斥,唤醒了她对其师尊的愧疚,对弟子的牵挂,怕是就算大罗神仙降世,也救不回一颗垂死的心。

    轻叹一声,公良禹拿出一个檀木小盒,解除封灵禁制,取出其内一颗绛红色的丹药,轻声道。

    “这是血精丹,服下后可保你性命无忧,修为不跌,至于暗伤,则需要你慢慢调养。”

    其他人都未听说过这血精丹,表现还好,可怜月与南松子在看见那丹药后,顿时神色动容,眼中闪过各种复杂隐晦的情绪。

    唯有凌婉晨控制不住惊呼出声,看向那丹药的目光带着些许炙热,显然她认识那丹药,还对其很是了解的样子。

    “这就是血精丹?”

    乔远紧了紧凌婉晨的玉手,看向她的目中闪过一丝疑惑,两人心意相通,只是瞬间,凌婉晨便将血精丹的珍贵之处一一告知了乔远,原本还有着疑惑的目光,一转眼竟也有了一些炙热,深深看了一眼那颗绛红色的丹药,两人便默契的收回了目光。

    公良禹淡淡一笑,出乎众人意料的,竟出言缓缓解释了起来。

    “此丹不是草木之药,而是老夫耗费千年岁月以自身精血所凝,所蕴生机之多,是任何天材地宝都无法企及的,即便遭受再大的创伤,只要魂魄未散,肉身未毁,此丹便能重聚血肉,保下一命,当然若只是这样,也不必老夫耗费千年岁月,此丹最珍惜之处,在于其内蕴含了一丝我后蛮族先祖神蛮一族的血脉,服下后可大幅度增强肉身,且不会留下任何隐患。”

    说到最后,公良禹笑而看向乔远,那副样子,分明是在为他一个人解释。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