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镇封-第一卷 第九百一十八章镜子

类别:港台言情 作者:初小蓝 书名:绝世镇封
    >

    ()    时间流逝,也就不到一炷香的时间,那天空上漆黑的裂缝便再次愈合,护月山渐渐恢复平静,少有人知道是谁进入了藏经阁,几位峰主也在事情结束后很快离去,没有对外解释一句。

    五月峰顶有一处颇为幽静之地,宗门为乔远新修的庭院便坐落那里,乔远回来后,绮云与凌婉晨还仍在做菜,他没有过去,而是独自一人来到一栋三层阁楼之顶,负手遥遥看向四月峰的方向,神色有些犹豫不决。

    在藏经阁中,乔远不仅找到了关于记载冰圣灵体的古籍,还从守阁灵兽弥虎兽那里得知了一些关于四月峰的隐秘。

    怜月没有说谎,在上古时代,同时兼具冰灵根与冰灵之体者,为天地灵物之异数,生而近寒,命格中有成圣之姿,因而此体质才被成为冰圣灵体。

    与之类似的,还有风圣灵体,雷圣灵体,不过这些体质都只出现在传闻中,现实中是否出现过,古籍中并没有明确的记载,包括冰圣灵体,古籍中也只是提到,上古时代曾出现过一位专修冰寒属性功法的大神通修士,其资质在同辈中不算出众,但天生可操控天地冰寒之气,战力远胜同阶修士,在升仙路上渡劫时,这位大神通修士更是一式神通冻结了百道雷劫,其渡劫方式,堪称史无前例。

    后来这位大神通修士飞升仙界后,其所在宗门才传出消息,说他乃是传闻中才存在的冰圣灵体,对此,大多人都坚信不疑。

    另外,关于四月峰的隐秘,他也略微窥得了一些,离去前,月婵曾言,四月峰乃是修炼寒月心经最佳之地,而他从弥虎兽那里得知,当年月无痕的闭关之地便是在四月峰,且始终没有变过。

    联想一下,不难印证月婵话语的真假,最重要的是,乔远此刻静下心来回想,踏在四月峰大地上时,那从四周弥漫而来的阴寒气息,的确与月寒之力颇为契合。

    “莫非到了夜晚,四月峰的月力将会比其他地方浓郁?”乔远目中突有精芒一闪,低喃道。

    正在思索时,下方突然传来绮云欢悦的声音:“师父,开饭咯!”

    乔远立刻回过神来,转身低头看去,只见绮云与凌婉晨一人端着两碟热菜,就摆放在庭院中开的正盛的桂花树下。

    “嗯~真香,婉晨,你现在知道当年我为何会收这丫头为徒了吧。”乔远一步来到树下,看着那色香味俱全的佳肴,轻嗅两下,赞叹道。

    凌婉晨笑得眉眼弯弯,轻声开口:“确实让我大开眼界。”

    绮云一脸得意,扬了扬光洁的下巴,转身而去。“等着,大菜还在后面呢。”

    等她离去了,凌婉晨才走到乔远身边,在他耳边低声问道:“你刚才去藏经阁了?出了什么事?”

    “不急,吃完饭我再慢慢告诉你。”乔远看了一眼绮云欢快的背影,轻声言语。

    话刚刚说完,就听见庭院外传来咯吱的推门声,乔远与凌婉晨同时露出笑容,转身向着门口走去。

    人还未至,便有爽朗的笑声传来,紧随其后,则是并排走进来的两个男子,一人白衣银发,出尘俊逸若谪仙,另一人的外貌气质却偏偏相反,塔山般的身躯,四肢发达如同山野莽夫。

    “哈哈……小师弟,隔了老远我就闻到你这院子的肉香了,多年不食烟火,竟被勾起了口欲。”

    “二位师兄来得真是恰到其时,快请进!”乔远连忙相迎,一旁的凌婉晨则摆出一副贤良淑德的模样,向着两位施了一礼。

    来者正是苏真与连景山。

    几人都是熟的不能再熟的熟人了,也不用客气,在那桂花树下围坐一桌,男人把酒言欢,可怜凌婉晨只能跟着绮云忙活着做菜上菜。

    “不说听说小师弟一向都被弟妹管的服服帖帖的吗?今天这是怎么了?好像跟我看到的不一样啊。”

    喝至兴头,连景山酒意微醺,直接开起了乔远的玩笑,一旁苏真看了眼脸色颇为尴尬的乔远,轻笑着摇了摇头。

    “二师兄说笑了,那都是一些好事弟子胡乱传的谣言,没有的事。”正巧凌婉晨过来,抿唇一笑,赶忙替自己男人化解了窘境。

    连景山哈哈一笑,仰头喝下一大杯酒,苏真则是看了一眼凌婉晨,感慨道。

    “小师弟找了个好伴侣啊,来,咱们一起喝一杯。”

    众人举杯而饮,场面其乐融融,待绮云忙完过来,喝了几杯后,本来因乔远要离去的消息而有些伤感的愁绪立刻被她抛到了脑后。

    直至天色暗下,凌婉晨才带着醉的几乎不省人事的绮云离去,留下三个明显有正事要谈的大男人。

    苏真轻袖一拂,挥散了一身酒气,正色道:“小师弟,不久前藏经阁开启,是因为你吧。”

    醉意昏沉的连景山在听到正事后,也立刻运转灵力,清醒了过来,看向乔远。

    想了想,乔远也不愿隐瞒,将事情大致说了一遍,不过有些隐秘,他也只是点到即止,没有多言。

    关于冰圣灵体,上古时代都极为少见,如今知晓此体质之人则更是罕见,乔远本以为他们也断然没听说过,却没想苏真在听到“冰圣灵体”四个字后,却是双目瞳孔微微一凝,脸色有了极为明显的变化。

    至于连景山,则表现正常,一脸疑惑与茫然,显然之前并未听说过冰圣灵体。

    “小师弟,你可确定?”苏真认真问道。

    乔远没有迟疑,立即点了点头,无论是怜月所说,还是古籍中的记载都表明了,只要同时具备冰灵根与冰灵之体,便称之为冰圣灵体,绮云是他的徒儿,他又岂会不了解自己徒儿的体质灵根状况,可以说与古籍上记载的基本不差。

    苏真神色有些凝重,目中闪过回忆之芒,缓缓说道。

    “多年前,我在西山洲游历之时曾意外落入一处冰渊深窟中,在那里我见到了一具被冰封的尸骨,尸骨并未朽化,能看出是一位女子,不过因那里寒气太重,我不敢靠近观察,但我能肯定,那位女子生前定是一位修为超过化魂的绝世强者,而且……她就是冰圣灵体。”

    这最后一句话牢牢锁定了乔远的心神,让他通体一震,立刻问道。

    “师兄是如何确定的?”

    苏真没有回话,而是伸手一抹储物袋,从其内取出了一块光洁如羊脂美玉制作的镜子,递给了乔远。

    这镜子一看就似女子梳妆所用,其上雕凤刻花,很是精美,不过乔远在接过手的刹那,立刻便感受到了一股沁心刺骨的寒意透过掌心流入体内,瞬间有薄冰在手掌凝结,若非他修为不俗,换做筑基修士,怕是在接过镜子的刹那,就会被冻成一座冰雕。

    这镜子赫然是一件威力极强的宝物,按乔远的见识来看,至少也是伪仙宝的层次。

    丹田内灵力流转,立刻驱散了侵入体内的寒意,乔远握住那镜子,凝神看向镜面。

    这凝神一看,乔远才蓦然发现光洁的镜面上一片白雾朦胧,完全没有意料中的倒映出自己的影像。

    苏真突然在旁边开口道:“小师弟,你探出神识看看。”

    听从他的话语,乔远散出神识,落在镜面之上,白雾散去,乔远突感双目一阵恍惚,猛然眨了眨眼。

    等他完全清醒时,却震惊的发现四周环境竟一瞬发生了改变,天空中拳头大的雪花如滚石般砸下,地面上冰川覆盖无尽,一眼难以看到尽头,白色,这世间除了白色再没有其他色彩。

    “这……这到底怎么回事?”乔远神色一片震惊,内心掀起惊涛骇浪,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幕是真实的,可砸在身上的雪花,以及脚下踩着的冰层,四周猛烈如刀锋的寒风,却是清晰无疑的提醒着他,这一切都是那么的真实。

    乔远身为阵法大师,精通各种幻阵,本身还拥有看破一切幻境的月影双生瞳,再高明的幻象也难以迷惑他,在伸手触及雪花的一刻,乔远就能确定,四周的一切并非虚假。

    他只是想不通,自己上一息还在五月峰,下一息为何会到了一个这样一个陌生的冰天雪地里,最重要的是,他没有感受到半点传送之力,也就是说,他其实并没有移动过位置。

    就在乔远冥思之时,大地冰川却是传来猛烈的震动,似下方发生了坍塌,他立刻收起心思,腾空而起,低头看向下方,只见不远处的冰川上竟蓦然出现了一道足有千丈宽阔的冰渊沟壑。

    轰隆隆的崩溃之音不断传来,乔远有心想要靠近观察,可却被一股猛烈的狂风卷动,无法临近,此风太大,且蕴含了浓郁的寒气,即便乔远肉身强悍,修为高深,仍需要全力抵御。

    呜咽风声呼啸,乔远足足坚持了一盏茶的时间,那沟壑处才停止了坍塌,本以为这世界又会陷入死寂,却没想到那冰渊沟壑下蓦然传来了一阵充满了不甘却又似乎认命的叹息。

    “轮回之劫,谓期可近,天地难测,人心易错,余修道三千七百年来,步步生死,持之本心,却因这冰圣灵体,成者成,败者败,一朝道果化抔土,三千岁月成雪融,谨后来者,应轮回劫,未至九转,认命矣!”

    </pre>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