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镇封-第一卷 第九百二十八章执念

类别:港台言情 作者:初小蓝 书名:绝世镇封
    林义也察觉到了乔远的神情变化,转身看去,可却什么也没看到。

    突然,一抹身影硬生生挤入了二人的视野当中,从远空瞬息而至,就站在这山坡下方,诡异却又很自然,似他原本就在那里,只是两人眼花了,并未发现。

    那人一身青衣儒衫,头束玉冠,手中一把水墨折扇半开半掩,看向乔远的神情透着和煦的笑意,似是见到了多年未见的老友。

    “你……你是……林文墨?”首先开口的不是乔远,而是露出一脸无法置信的林义。

    在他的记忆中,林文墨与自己年岁相差不多,且早在十多年前,便已寿终正寝,如今再见到一个与林文墨年轻时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出现在眼前,他如何敢相信。

    可乔远明白,此人不是林文墨,而是封阳门的太上长老,墨阳子,那个在十多年前便已寿终正寝的林文墨不过是此人的一具分身。

    “乔小友,一别近百年,你的变化还真是让人不得不赞叹。”墨阳子没有理会林义,而是迈着缓慢的步伐,一边上山一边笑道。

    乔远眉头微蹙,眼中的警惕更多,冷声道:“百年?几个月前咱们不是还刚刚见过吗?”

    墨阳子摇了摇头回道:“不不不,那时你我身份不同,算是初识,而今在这华云城再见,身份又不同,我可记得那天夜里,你我把酒言欢,你说认了我这个朋友。”

    乔远眉头皱的更紧,实在不知道这墨阳子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没有回答他,而是看向林义说道;“林大叔,你先离开这里。”

    林义活了百多岁,见过的世面也不少,此刻自然知道自己留在这里也是碍事,便点了点头,嘱咐了乔远一句小心,就匆匆下山了。

    小山坡上树木不多,又有成片的墓碑,显得阴气森森,风吹过来,掀起二人长发衣襟,一股逼人的气势正在乔远周身酝酿。

    墨阳子走至乔远百丈开外,终于止住了脚步,因为他知道再前行一步,怕是就要逼得乔远出手了。

    “故友相见,乔小友何苦如此气势逼人?”墨阳子轻叹一声,有些无奈的说道。

    乔远气势不减,依旧冷冷的开口:“林文墨,墨阳子,当年我还只是一个炼气小修士,到底有什么值得你主动接近的,这一点我始终疑惑。”

    “我的分身行事完全凭借本能,他可能是觉得你本性淳朴善良,值得结交。”

    墨阳子含笑看去,不疾不徐的回道。

    乔远双目微微眯起,神色冷冽,显然并不相信他的话。

    没有继续对话,气氛便再次变得压抑起来,片刻之后,墨阳子苦笑一叹,收起折扇,神色很是认真的说道:“好吧,实话实说,只因为四个字,一见如故,你要是不信,我就真的无话可说了。”

    一见如故?鬼才信这种蹩脚的理由,乔远瞥了一眼碧云春舫所在的位置,再次冷声开口:“那前辈这次来,又有何目的?”

    墨阳子摇头一笑说道:“你何必如此警惕,以你的实力,我这具分身就算想对你出手,也奈何你不得。”

    听到这话,乔远不由目光一凝,神识查探到眼前之人的修为的确未到化魂境,之前他也看过,可却被墨阳子的神识自动弹开,无法查看。

    不过就算如此,眼前之人的修为也到了元婴大圆满之境,乔远内心动容,一具分身便有如此修为,墨阳子还真是深不可测。

    “我知道你是重情之人,一旦知晓林晴儿的死讯,怎么也会来一趟此地,所以我一直在这里,等你到来。”墨阳子继续缓缓说道。

    乔远也耐着性子听着,一语不发,他倒是要看看此人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

    “你成长的很快,让我十分意外,还记得那首词吗?”

    墨阳子折扇一甩,话锋也是急转,让乔远有些摸不着头脑,但记忆中那天夜里,在华云城口,林文墨即兴所作的一首词却是浮现在了他的脑海中。

    “一壶醉仙送少郎,夜月芒,冷星亮,十里长街,轻摇离别殇。相逢异村难相识,酒丛香,善心肠,清歌一曲若还乡。潇潇夜,持剑长,战破长空,曾言披风扬。回首一望华云初,今年少,负酒囊。”

    墨阳子摇着折扇,轻声吟诵了起来,乔远目中露出追忆,心中亦是感慨无限。

    顿了片刻,墨阳子突然开口道:“其实这首词根本不是我所作,而是出自他人之手。”

    乔远一怔,随即想到了当年在东林大陆落霞城御风阁顶所看到的梁柱,那上面铭刻了数千年来不少文人骚客留下的诗文词句,其中有一句便是“回首一望华云初,今年少,负酒囊。”

    后来乔远还就这个事问过箫红子,得知留下此诗词的乃是四千年前一位姓焦的高人,从那时候,他便知晓这首词并非是林文墨即兴所作。

    现在看来,那位姓焦的高人与墨阳子应该还有千丝万缕的关系,不过这一切,与自己又有什么关联,一个是四千年的人物,一个是成名已久的化魂境老怪,自己一个年岁不足百的晚辈,怎么也搭不上边吧。

    见乔远一点也不意外,墨阳子眼中顿时闪过一丝疑惑,但也没有多想,而是继续说道:“在我年轻时,曾经遇到过一位前辈,就在华云城,那位前辈很喜欢喝醉仙楼的醉仙酒,那时我尚未修炼,不知道他是一位修士,便以为他只是一名落魄的醉鬼,出于同情,我将身上不多的干粮分给了他一些。”

    墨阳子目中露出深深地追忆,说到此处,不由低头苦笑了起来。

    “谁知那前辈不但没谢我,还将干粮扔给了狗吃,我年少气愤不过,就要理论,又被他一顿好打。”

    乔远有些不明白墨阳子突然说起这些做什么,但又不好打断,便始终默默听着。

    “后来很长一段时间,我都没有再见过那位前辈,直到一年多后,我又在醉仙楼门口见到了一位醉鬼,那醉鬼衣衫褴褛,头发凌乱,落魄的与乞丐无二,我走近一看,才发现他正是一年前的那位前辈,那次我没有主动上前帮他,而是看着他被一群纨绔欺凌,后来实在看不下去了,才冲着其中一人后脑扔了一块石头,掉头就跑。”

    话至此,墨阳子不由哑然失笑了起来,即便如今的他看起来是那般的儒雅有礼,没想到年少时也有这样的经历。

    “后来我被那群纨绔抓住,他们见我出身卑微,便要将我打死泄愤,却没想最后那位前辈出手,将我救了出来。”

    墨阳子脸色突然变得严肃起来,双目中充满了尊重,缓缓说道:“我永远也忘不了那一夜,那位前辈站在城头,饮酒高歌,句句词中充满了难言的沉痛,悲凄,绝望,好像一脚踏进黄泉,能够自拔可却不愿自拔,我不知道他到底经历了什么,会抒发那么沉重的情感,这也是我经历了数十个凡人的一生后才有的感悟。”

    墨阳子深呼一口气,终于将目光落在了乔远身上,平静道:“你肯定很奇怪我对你说这些做什么。”

    乔远神情淡然,依旧看着他一语不发。

    墨阳子无奈一笑,继续说道:“之前就说过,你有一种让我一见如故的感觉,这种感觉并非没有根源,而是……来自那位前辈。”

    “你很像他~~真的很像……”

    乔远双目中有精光一闪而逝,看得出来,墨阳子之前所讲的那个故事并非虚假,只是说自己与那位前辈很像,是什么意思。

    “他尽管没有承认,可却是引我入仙途的师尊,千年来,我走遍了四大陆,却再也没有找到他的踪影,在这华云城,我更是始终留有一具分身,只希望有一天能再遇见那位前辈。”

    墨阳子长叹一声,神情有些失落,对于他这种活了太久岁月的老怪,又经历了不知多少凡人的一生,恐怕早已看破世间百态,又怎么会掀起内心波澜,从这一点就足以看出,那位前辈的确在他心中根深蒂固,影响极大。

    做了许久的听客,乔远终于也起了一丝好奇,发问道:“他到底是谁?你又为何说我像他?”

    墨阳子无奈的摇了摇头,低声回道:“我不知道他的名号,也不知道他的修为,更不知道他来自哪里,但我能看出,华云城对他有着特殊的意义,所以我的分身才在此等待了千年,至于你,说实话,纯粹是感觉,那种……冥冥中的感应,你懂吗?”

    不知为何,乔远有些相信墨阳子的话了,迟疑了一会儿,他反问道:“就算我很像他,但也只是像,我与他根本就不是一个人,你为何要找上我?”

    “这是我一生唯一的执念,即便无法再见到那位前辈,与你说出这番埋藏了许久的话,对我来说,也是一种释然。”

    墨阳子淡然一笑,双目渐渐变得明亮起来。

    “踏入化魂境后,修为每进一步都很艰难,因为这个层次,并非只修身,还要修道、修心,如今我身道圆满,只需心境再进一步,便可迈入化魂中期,而这一切的关键,便在于乔小友了。”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