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镇封-第一卷 第九百二十九章酒楼风波

类别:港台言情 作者:初小蓝 书名:绝世镇封
    尧城,乃是楚水国最北端的一座完全属于修真者的城镇,因背靠尧山,左临尧水而得名,相传在上古时代,此地荒芜,却因一位飞升仙界的大神通修士降生于此而被广为所知。

    如今在那尧山之顶,还有一座专门用来供奉那位大神通修士的祠堂,名为尧仙殿。

    另外,因此城的地理位置处于楚水国与九封国的交界处,南北交通便利,商贸经济繁荣,城内势力更是多如牛毛,鱼龙混杂,特别是最近月河宗与封阳门将要开战的消息传的沸沸扬扬,城内立刻多了许多外来人,有各势力的探子眼线,有从九封国前来避难的修真家族之人,也有楚水国四大宗门的暗中势力。

    尧城只有南北两座城门,此刻在南城门,有一行三人跟随人流走了进来。

    那三人中,中间的是一位年轻男子,相貌英俊,左手牵着一位约莫九岁的小女孩,小女孩模样可爱,长得粉雕玉琢,一双大眼睛睁的圆圆的,好奇地打量着四周的一切。

    在那男子右边,则是一位容颜清秀的年轻女子,虽说她的容貌可能并不出彩,但气质却是清丽脱俗,走在热闹的街道上,不时也会引来一些人的注目。

    只是当那些注目之人看清了这三人的修为,便立即收回目光,低着头迅速离去,再也不敢多看一眼。

    那对像是道侣的年轻男女竟都有结丹后期的修为,而那九岁的小女孩就更是惊人了,这般小的年纪,竟已是筑基大圆满。

    “他奶奶的,他们该不是一家三口吧?看他们都这么年轻,修为却如此之高,资质该有多逆天,想来应该是某个修仙大家族的核心族人。”

    街边的茶摊上有不少各势力派来探听消息的探子,此刻在三人走后,就有几人直接议论起来。

    “从南城门而来,应该是楚水国这边的人,如今楚水国十大最顶尖的修真家族,宋家覆灭,李家、陈家等早已依附月河宗,未表态的也只有最南边的杨家与西边的何家,就是不知这三人是来自哪个家族?”

    不说这些人,那疑似一家三口的年轻男女走出一条街道后,那女子脸带微笑看向男子,低声道:“夫君,我们好像被人给盯上了。”

    “如今南泰局势复杂,这里的水浑得很,只要他们不主动招惹,我们也不必理会。”

    年轻男子淡淡回道,言语中没有丝毫担忧。

    “啊,好香啊,乔大哥,我想进去吃东西。”突然,被男子一直牵着的小女孩蹦跳起来,指着街道旁一家极为火热的酒楼,兴奋的喊道。

    醉仙楼,男子抬头看向那家酒楼的牌匾,心中不由一阵恍惚,回过神来,他向着小女孩笑着回道:“走。”

    这三人不是别人,正是一路从华云城而来的乔远与凌婉晨,还有在万禁塔中与碧眼麒麟玩耍了几天便有些玩腻的小芊芊。

    走入酒楼内,立刻便有机灵的小二前来招呼,见三人气质均都不俗,那小二眼前一亮的同时,心中又开始叫苦起来,才想起如今店内生意火爆,二楼与三楼的雅间皆被人占了,要是这三人执意要求去二楼三楼,那该如何是好。

    带着笑脸与忐忑的心绪,店小二来到乔远身前,赔笑道:“三位客官好,不知三位可有预定?”

    乔远摇了摇头,目光扫视了一眼四周,这酒楼生意还真是不错,一楼几乎座无虚席。

    “三位客官,实在不好意思,没有预定的话,就只能委屈三位在一楼将就一下。”这店小二唯唯诺诺的回道,内心很是害怕眼前之人发怒,毕竟他也是修士,能感受到乔远等人的不俗。

    略微皱了一下眉头,乔远低头看向芊芊,见她眼巴巴地拉着自己的衣袖,撅着嘴唇露出很是委屈的模样,就只得无奈点了点头。

    店小二如释重负,立即招呼着三人来到相对人较少的一个角落,三个人一张桌子是不可能了,只得与其他人拼上一桌,而与他们一桌的好像也是一家三口人。

    夫妻二人约莫三十出头,带着一个七岁大小的小男孩,见乔远三人坐下,那夫妻二人略微露出微笑,没有多说什么,兴许是察觉到乔远与凌婉晨气质不俗,修为内敛,又或者是不愿多事。

    不过那小男孩倒是活泼,一见到一个与自己一般大小的小女孩,立刻便凑了上来。

    只是小芊芊根本懒得搭理这种小屁孩,理都没理,便甩头离开了,让乔远与那对夫妻都颇为尴尬。

    桌子很大,六个人各坐一边倒也互不影响,乔远让芊芊点了菜,便留心起四周吵得热火朝天的食客,这种鱼龙混杂之地,是探听消息的最佳地方,虽然大多不太靠谱,但也能听得一些关于尧城的新闻。

    很快,菜肴便被一盘盘端上来了,芊芊卷起袖子,吃的满嘴流油,丝毫不顾及形象,凌婉晨则对这些并不感兴趣,只是浅尝辄止的夹了几筷子。

    就在这时候,有一个佝偻着背,头发乱糟糟的老乞丐走了过来,他看了一眼乔远与凌婉晨,转而又看向那对夫妻,可能是那对夫妻面相很善,脸上又带着温和的笑意,老乞丐便将手中的破碗伸了过去,乞求了起来。

    初始,乔远还没注意到眼前的老乞丐,只是当他从那对夫妻手中讨到两个馒头后准备离去时,乔远双目骤然一凝,轻喝道:“慢着。”

    那老乞丐顿时脚步一顿,转过身来低着头不敢去看乔远,凌婉晨则是一脸疑惑的看向他。

    沉默了片刻,乔远淡淡开口道:“这些菜我们也吃不完,你拿走一些吧。”

    小芊芊一听此话,顿时小脸气鼓鼓的看过来,可随着她接下来的一个饱嗝,她也没好意思开口。

    老乞丐犹豫了一下,随后慢腾腾的走上前抓起一只被芊芊啃了一半的烤鸡,道了声谢,匆匆转身欲向酒楼外走去。

    就在此时,从门外走进来三人,领头是一个头戴白冠的中年男子,在他身后还有两个眼神凶悍的大汉,中年男子目光横扫一圈,根本不理会迎上来店小二,直接落在了乔远对面的那对夫妻身上。

    来者不善,其他食客一看就知道有好戏看了,立即将目光凝聚到乔远那一桌。

    那中年男子带着两名大汉,沉着脸色大踏步上前,再看那对夫妻,神色一片惶恐,眼神中充满了绝望。

    乔远与凌婉晨俱都皱了皱眉头,可也没有动,只有芊芊似是什么都未察觉,依旧在吃着桌上的菜肴。

    三人快步走过来,那老乞丐似是眼神不太好,刚好挡住了三人的去路,不用中年男子发话,就有一名大汉随手将老乞丐推到一边,其碗中的馒头与手中的烤鸡更是被另一名大汉狠狠踩了一脚,淬了一口唾沫呸道:“滚!”

    不再理会他,三人走到桌前,见乔远与凌婉晨无动于衷,刚刚那名开路的大汉便一脸凶悍的欲要上前赶人:“你们三个……”

    只是他话语还未说话,那中年男子便连忙瞪了他一眼,朝着乔远拱手施礼道:“在下是大丰城王家之人,有一些家事要处理,打扰三位雅兴了,还望见谅!”

    说完那中年男子又深深看了一眼正在埋头苦吃的芊芊,眼中难掩震惊,乔远与凌婉晨的修为他看不太清,可芊芊那一身筑基大圆满的修为,他却是清清楚楚的感受到了,这般年纪便有这样的修为,那眼前这对年轻男女又该是什么修为,仅是想想,他便觉得心惊,打定主意绝不能招惹这三人,只是期盼他们不要插手自己族中之事。

    说出大丰城王家,表明了身份,四周之人顿时有不少都露出了然的神色,更有一些人小声议论了起来,言语中不乏取笑与幸灾乐祸。

    乔远没有理会这中年男子,神识一动,便听到了那些议论,只是听了个大概,就差不多知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原来眼前这对夫妻是从王家私奔出来的苦命鸳鸯,那女子是王家族长的次女,原本是要嫁入另一个家族,用来巩固家族联姻,可却在婚礼前夕,跟族中的一位客卿长老私奔了,也就是眼前的男子。

    此事不仅让王家颜面大失,更是与那个联姻的家族几乎闹翻,为此王家发动了全部力量,缉拿这对男女,可一晃十多年,竟是没有结果,王家的声望一落千丈,短短十年从一流家族直接沦落为了二流。

    乔远内心轻叹一声,这件事从哪一方来说,都没有错,家族要发展,就必然要联姻,而那女子也只是为了追求心中所爱,怪只怪自己生错了地方,又没有抗衡命运的实力。

    不说他内心如何感慨,那中年男子见乔远不回话便以为是其默认不管了,便转身阴冷的盯着那对夫妻,沉声道:“哼,就算你们逃到天涯海角,也一样逃不掉,跟我回去接受族长的惩罚吧。”

    说罢,在他身后的两名大汉直接上前,将二人擒住,这对夫妻仅是筑基初期的修为,在那中年男子金丹初期的压迫下,根本无力反抗。

    “求前辈出手救救我们。”突然,那男子一头跪在地上,向着乔远祈求道,那女子也同样以一种哀求的眼神看向凌婉晨,跟在他们身边的小男孩早就吓得哭喊起来,让人颇为同情。

    那中年男子立即变色,向着乔远再拱手。

    “两位道友,这是我们王家的家事,还请不要插手,如果两位看得起,今天这顿饭我们王家请了,算是给打扰两位的赔罪。”

    说完他便从怀中掏出一个储物袋,直接放在了桌上,诚意不可谓不足。

    凌婉晨秀眉紧皱,一双眼中已有了冷意,眼前这对夫妻的故事她也听了大半,对于这种勇于追求爱情的女子,她还是颇有好感的,所以此刻她有打算出手帮上一把,只是看乔远仍无动于衷,她也不好强出头。

    此刻,整个一楼所有人的目光几乎都凝聚到了乔远身上,今天这好戏开不开场,可就要看他点头还是摇头了。

    乔远不疾不徐的端起一杯酒,轻轻泯了一口,瞥了一眼那中年男子放下的储物袋,沉声道。

    “灵石拿走,萧某还没有沦落到要别人来请吃饭的地步。”

    一句话说完,所有人呼吸都是一滞,他们都听出了这番话中的不耐与厌烦,以及压迫感。

    那中年男子额头不由泌出了冷汗,小心翼翼的收回了储物袋,正准备再说两句缓和一下气氛,可想了想还是没敢开口,而是对着两名大汉挥了挥手。

    两人立即心领神会,捂住那小男孩的嘴,押着那对男女向着酒楼外走去。

    突然,那男子疯狂挣扎起来,向着乔远不住地磕头,哭喊道:“前辈……前辈,就算您不愿招惹麻烦,也请救救我们的孩子,他今年才岁,与您的女儿一般大小,将心比心,求您救救他吧。”

    听到女儿这两个字,乔远与凌婉晨都抽了抽嘴角,心中暗道自己两人的年纪加起来怕是都没有芊芊大。

    不过此刻芊芊也停下了筷子,看向那对夫妻以及那个哭喊挣扎的小男孩,不满道:“我才不是他的女儿。”

    说完这一句她又看向乔远,小声嘀咕道:“他们看起来好可怜哟,要不你就出手帮他们一把。”

    “吃你的菜。”乔远淡淡回了一句,依旧无动于衷。

    这一刻,那对夫妻算是真的绝望了,双目无神任由两名大汉押着向外走去。

    酒楼内,没有人觉得乔远冷漠无情,相反还觉得理所应当,在这种各势力混杂的地方,这样的事每天不知道发生多少,要是喜欢多管闲事,怕是最后连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这段小插曲过去之后,酒楼内再次恢复至人声鼎沸,凌婉晨看向乔远,有些不满的问道:“你为什么不出手?”

    在她心中,自家夫君绝不是一个冷漠无情之人,就算心有顾忌,可区区一个结丹初期修士,一个王家,又如何能入他们的眼。

    乔远就知道会是这结果,不由苦笑道:“不用我出手,自有人出手解决了。”

    凌婉晨秀眉一皱,眼中充满了不解。

    “看吧,那三人活不过今天晚上。”

    留下一块中品灵石,乔远抱起一脸不满的芊芊,起身与凌婉晨离开了酒楼。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