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镇封-第一卷 第九百三十二章夜静

类别:港台言情 作者:初小蓝 书名:绝世镇封
    ?

    云雀老人只觉背后似被一座山峰撞击,痛的几乎失去了全身知觉,口中鲜血喷出如泉涌,一头栽倒在地上,连抬头都无法做到,真正的动弹不得。

    身为一个杀手,他很清楚落到这步田地后自己该做什么,那就是自爆,以防止被人从自身魂魄中搜出关于暗影的秘密。

    但很可惜,乔远也知晓这一点,所以在动手前,便叮嘱凌婉晨封住了他的元婴,如今的云雀老人,就是案板上任人宰割的鱼肉,无法做任何事情。

    乔远没有看他,而是第一时间来到了凌婉晨的身边,见她嘴角还有一丝未擦去的殷红血迹,不由担心道:“婉晨,你怎么样了?”

    凌婉晨微微一笑,任由乔远替她拭去了血迹,摇头柔声道:“没事,只是受了点轻伤,回去调息一会儿便可恢复。”

    乔远听到还没觉得什么,可那趴在地上还存有意识的云雀老人却是内心叫苦暗骂,那么近距离的自爆,硬抗之后还竟说只受了点轻伤,这到底是从哪窜出来的两个妖孽。

    看了一眼天色,距离午夜已然很近,乔远可不想与凌婉晨在这荒郊野岭过上一夜,便没有立刻询问云雀老人,而是将其弄昏后,直接向着尧城全速赶去。

    飞掠数十里,乔远眉头微微一蹙,因刚刚草人自爆的景象太过惊人,以至于方圆数百里的修士都吸引了过来,那些纯属凑热闹的修士他不用理会,可其中却有几个尾随他们而来的尧城探子,若这些人回去,必定会为乔远带了许多不必要麻烦。

    乔远与凌婉晨对视了一眼,心领神会,分头极快的向着隐藏在暗处的探子飞去,那些人修为不高,领头的也就是金丹初期,只是擅长追踪隐匿之术,不过这在两人强悍的神识下,根本就是无所遁形。

    很快,那些人便被一一清除,乔远与凌婉晨收敛了气息,飞至千丈高空,避开了前去凑热闹的修士,以最快的速度向着尧城赶去。

    客栈客房内,乔远布下一道禁制,挥手将被收入禁阵塔的云雀老人放了出来,一股灵力灌入他的体内,又塞了一颗稳定伤势的丹药给他,不一会儿,云雀老人便苏醒了过来。

    尽管全身骨头尽碎,五脏受损严重,可他脸上却看不见一点痛苦与惧色,双目炯炯的死盯着乔远,下定决心,打死也不会开口说一句话。

    “婉晨,你先去疗伤吧。”乔远没有急着询问,而是看向凌婉晨,目光柔和的传音道。

    凌婉晨点了点头,转身走进了内房,盘膝打坐起来。

    安静的夜里,只有一盏昏黄的油灯映照此地,云雀老人瘫坐在椅子上,无法动弹,乔远搬来一张椅子,对坐在他身前,两人之间仅有一膝之隔,若有别人在此,怕是会以为他们是秉烛促膝长谈的老友。

    没有开口打破寂静,乔远翻手从储物戒中取出了一壶陈年佳酿,又翻手取出了茶壶茶杯等器具,现场烹煮起了茶叶。

    “不知道道友喜欢喝什么,就都准备了一些,这酒是尧城最出名的百年红,这茶则是琴南巷李家铺子的青尧毛翠,都是本地特产,我也是第一次尝。”

    茶水沸腾,茶香飘溢,伴随着乔远轻声的解释,不知道的,定会真的以为这两人是他乡重逢的好友。

    云雀老人冷眼看着这一切,内心没有丝毫波动,在他看来,乔远所说所做的都是无用之举。

    “其实我个人是比较喜欢喝茶的,新茶鲜香,味涩泛苦,可以提神醒脑,而这酒虽然醇厚,却是醉心醉神,易迷失虚幻,不知道友喜欢喝茶还是喝酒?”

    话是这么说,可乔远却是给自己倒了一杯茶,给云雀老人倒了一杯酒。

    慢慢品茗,乔远有足够的耐心审问他,也猜到了他可能一句话都不会说。

    一壶茶喝完,已是一刻钟后,乔远蓦然放下杯子,看向已然闭上眼的云雀老人,淡淡道:“关于暗影的事,我一个字都不会问,我只想知道此物的来历,我已经给了你一刻钟的时间考虑,你若说,我答应放你一条生路,你若还是不说,那这敬酒可就变成罚酒了。”

    听到这番话,云雀老人内心一动,若是不透露暗影的秘密,倒是可以接受,想了想,他又缓缓睁开了双眼,看向那杯放置了许久的“百年红”。

    乔远微微一笑,一指酒杯,顿时酒水倒飞入注,流入了云雀老人的口中。

    细细品尝了一会儿,云雀老人冷冷的开口:“你先发下誓言。”

    乔远没有丝毫迟疑,直接结印立誓,他本就没有骗云雀老人的心思,要是他肯痛快说了,便是助他疗伤也不无可。

    云雀老人见乔远如此果断,目中微光一闪,内心有了判断,缓缓开口:“其实这件灵器的真正来历老夫也不知晓,当年,得到它也是一次意外。”

    说着他目中不由露出了追忆之色,低头看着乔远手中的渔网灵器怔怔出神,看这样子,此物背后应该是有一段故事。

    乔远很有耐心的为他又倒了一杯酒,摆出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

    夜深人静,随着尧城城门的关闭,此城的繁华与热闹也被掩藏在了黑暗里,客栈一楼大厅,疲惫的店小二正趴在桌上打着瞌睡,半开的大门外不时吹来冷风,推动梁柱上高悬的灯笼左右摇晃不停。

    就在临近黎明之时,一个黑发披散,薄唇发紫的年轻男子缓步走了进来,他的出现没有发出丁点声响,自然也没有惊动早已睡着的店小二。

    看都没看一楼大厅,那年轻男子目光直接扫向二楼与三楼,神色阴沉如一汪幽潭。

    很快的,他的目光便锁定了三楼一间最里面的客房,舔了舔发紫的嘴唇,整个人看起来充满了邪气。

    不过想了想,他还是没有走上去,而是转身离开了客栈。

    那三楼最里面的一间客房正是乔远与凌婉晨的居所,此刻,乔远已然听完了云雀老人的故事,并让其在此短暂疗伤,直至伤势恢复一些,可以行动后便可自行离去。

    本来他还在思索刚刚听完的故事,却没想一道强悍的神识落在了自己所布置的禁制上,没有轻举妄动,一直等那年轻男子离开了客栈,乔远才推开窗户,看向外面空无一人的街道,神色若有所思。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