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镇封-第一卷 第九百三十四章麻烦上门

类别:港台言情 作者:初小蓝 书名:绝世镇封
    <ABL ali=ri><R><></></R></ABL>夫妻二人搂在一起腻歪了一会儿,外面天色早已大亮,街道上不知不觉已变得熙熙攘攘,多是一些走南闯北的商贩走卒赶着趟,趁早出城。

    既是游玩,乔远与凌婉晨心情都放松了许多,换了一身衣衫,再把万禁塔中的小芊芊拎了出来,三人一起出了客栈。

    与昨日不同,此刻芊芊头上还趴着一只拳头大小的麒麟,打着盹,貌似对外界的一切都不感兴趣,实际上那偷偷睁开的碧眼中,却是暗藏了一丝兴奋。

    要知道被关在暗无天日的地宫中万年,它对于自由的渴望早已超过了一切,若不是乔远对它有所约束,此刻它早就跑得没影了。

    三人随意在街上逛着,小芊芊很是兴奋,遇到好吃的好玩的,就会喊着闹着让乔远买下,在外人眼中,他们倒真像出外游玩的一家三口。

    凌婉晨也很是放松,脸上始终洋溢着开心的笑容,有时候看到一些精美的小物件,她也会调皮的学着芊芊,摇着乔远胳膊,撒娇般的让乔远掏钱买下,如同一个无忧无虑的小女孩。

    前半生凌婉晨的生活就是修炼,肩上背负的是整个凌家的寄托,是战神后裔家族的希望,从来没有一天,凌婉晨真正的为自己而活,直到遇见了乔远,她才渐渐有了改变,修炼不再是全部,如今看到芊芊那般无忧无虑,内心不知有多羡慕。

    逛完小半个尧城,已是晌午,虽然他们根本不需要进食,却还是挑选了一家最具本地特色的酒楼,吃了一顿大餐,也就是吃饭的时候,麻烦再次找上了门。

    轻微的敲门声响起,雅阁内,乔远略微皱了一下眉头,但很快便舒展开来,亲自起身将房门打开,看到了站在门外的一位相貌儒雅的中年男子。

    那中年男子气度不凡,修为更是不低,已到了金丹后期,这人一看就是尧城内有头有脸的人物,能让他亲自上门,无外乎就是拉拢自己,乔远一眼就看穿其来意,但表面还是装作什么也不知,淡淡问道

    。

    “阁下是?”

    “在下乃升云堂左永明,喜好交友,刚才在楼下看见道友一行人,便想着上来讨一杯酒水喝,若有唐突之处,还望见谅。”

    那中年男子一点也不尴尬,向着乔远一拱手,含笑解释道。

    升云堂左永明,在尧城不说是人尽皆知,却也是响当当的人物,一般修为到了筑基期以上,或多或少都会听说,所以在报出名号时,这左永明断定眼前之人定会笑脸相迎,却没想乔远根本就没听说过此人,倒是那升云堂,貌似昨日在酒楼中听一些人提起过一嘴,但也印象不深。

    乔远本来就不想插手尧城的各势力纷争,眼前的左永明就是一个麻烦,他毫不犹豫的回道:“实在抱歉,阁下来的不是时候,我们马上就要离开了。”

    说完这话,乔远便不再理会此人,而是留下一些灵石,与凌婉晨、芊芊向着楼下走去。

    左永明略微皱了皱眉,但表面还是做足了样子,摆出一副风度翩翩的模样,主动让开了道路,待乔远一行人走出酒楼后,其嘴角才显露出了一丝冷笑。

    “左护法,这人也太不识好歹了,竟然连您的面子也不给,要不要属下安排一下,给他们点教训。”

    隔壁一间房内,走出一名干瘦的年轻男子,阴厉的说道。

    左永明看都没看那人,讥讽道:“就凭你?那对夫妇修为俱都是金丹后期,便是我,也不愿轻易招惹。”

    那干瘦的年轻男子尴尬一笑,继续开口:“看他们的样子,应该是哪个大家族的嫡系子弟,这样的人,十个有个都是靠丹药堆积起来的,怎能与左护法相提并论。”

    这一次,左永明倒没有急于反驳,显然他内心也是这么想的,而且他这一身金丹后期的强悍修为,乃是在尧城这种浑水中厮杀出来的,绝不掺半点水分,同阶修士他还没有怕过谁。

    左永明回头瞥了那年轻男子一眼,缓缓说道。

    “能修炼到金丹后期,都不会简单,切记不可小看这几人,最重要的是,他们背后的家族势力不会小,若能拉拢过来,对咱们帮助极大,要知道,如今外面乱的很,南边要和北边开战,咱们这种中小势力,夹在中间想要求个生存,难啊。”

    “那些大宗门之间的争斗,咱们管不着,属下只管听命,相信以左护法的智谋,定是让咱们升云堂越来越壮大。”

    那干瘦的年轻男子神色恭敬,赶忙低头躬身。

    左永明目中闪过一丝思索之芒,沉默了许久,这才继续说道:“听说昨夜城外有高阶修士斗法,轰动极大,你查清楚了没,此事到底与那对夫妇有没有关系?”

    “属下暂时没有查到,不过从白龙堂和金翅帮那边有消息传出,昨夜他们派出的探子没有回来,很有可能是被人杀了。”

    年轻男子立即抱拳回道。

    左永明再次陷入了沉思,片刻之后,其目中有光芒一闪。

    “白龙堂和金翅帮的人若死了,此事就必然与那对夫妇脱不了干系,你现在赶紧去查清楚,一定要得到最精确的情报。”

    “左护法,那对夫妇不过是金丹后期的修为,昨夜的探子中可是有鬼影之称的柳风参与,以他们的修为,应该不可能……”

    那年轻男子话语还未说完,就被左永明挥手打断,其神情严肃至极,眉宇中还隐藏了一丝惊忧。

    “说了不可小看那对夫妇,如今各堂各派正是竞争激烈之时,若是他们被其他势力拉拢去了,那对我们可不是好事。”

    暂且不说他们,如今尧城中,因昨夜城外的大战而掀起了一股暗流涌动,各种消息如同野草疯长一般,在市井酒楼中流传,各势力纷纷行动,很快就有嗅觉敏锐者,将注意力集中到了乔远与凌婉晨身上。

    毕竟他们傍晚出城,夜半而归是被许多暗中眼线瞧见的,且跟出城的探子一个都没有回来,这就不得不让人深思了,再加上昨夜有人发现了王家几人的尸体,联系到白天酒楼内的争端,等等蛛丝马迹,很容易便找到乔远头上。

    这倒不是乔远不谨慎,而是没有必要,一来他在尧城待不了太久,二来这尧城中真正的高手根本不会关注这等小事,就算真的招来了烦,他大不了一走了之,眼下南泰,除了数十位化魂境修士,又有谁能留得住乔远与凌婉晨,这也是二人在自知被人盯上后,还能大摇大摆在街上游玩的缘由。

    尧城北,乔远在给凌婉晨买了一些漂亮的衣裙和精美的首饰后,便出城向着此地最出名的尧山而去。

    传闻中,上古时期有一位名为尧的修士降生于此山,尧出身贫苦,可却颇有仙缘,在五岁时便偶遇一只仙鹤腾飞,将其携入一处世外仙境,出来后,他已具备元婴期的修为。

    乔远等人行走在郁郁葱葱的山间小路上,因没有选择大路,路上行人稀疏,凌婉晨一只手牵着芊芊,两女嬉笑着穿梭在花丛中,很是开心。

    “这尧山风景倒是不错,却是少了些仙气,夫君你说,尧仙的故事,是真的还是假的?”

    “真真假假谁又能说得准,要我说,上古时代,飞升仙界者不在少数,不过五岁被仙鹤带入仙境,出来便元婴,这等故事太过神话,听听也就算了。”

    乔远含笑看着凌婉晨,柔声回道,说真的,他觉得今天的婉晨,与往日的都不一样,似内心最深处的童真完全表现了出来,这样的一面,他打心眼里喜欢,希望能用一生去守护,去爱她。

    可偏偏就在这种时候,会有不开眼的人过来打扰,身后有朗笑之声传来,紧接着便有三道人影出现在了山下不远处。

    那三人一老两少,似是爷爷带着孙子孙女出来游玩,年老者约莫古稀之岁,发须半白,相貌清奇,颇有几分仙风道骨的气质。

    至于跟在他身侧的两名年轻男女,则是二十出头的模样,男的俊逸,女的娇媚,衣着俱是华丽精美,一看便知出身不低。

    “道友此言差矣,尧仙的传闻,虽然略有夸张,但却都有可靠的古籍记载,绝非胡乱编造。”

    那老者身形矫健,龙行虎步,片刻间就来到了乔远身前,含笑说道。

    凌婉晨立即收起了嬉笑之色,带着芊芊回到了乔远身侧,接二连三的被人打扰,便是她也有些烦了,暗叹这还真是一滩浑水,玩也让人玩的不舒心。

    “是在下妄言了。”

    乔远心里也十分不悦,可伸手不打笑脸人,他也不好说什么,只得淡笑着回了一句,便拉着凌婉晨向着另一条偏僻的小路走去,意思很明白,你们别跟着了。

    老者笑脸一僵,略有些尴尬,原本帮里是让他来做说客的,可没想到,这话还没说开,就直接被人拒而远之,这是他来之前没有料到的。

    “留步。”跟在老者身边的俊逸男子,先出声喊道。

    不过乔远与凌婉晨根本没有理会,依旧向前走着,这让那男子脸上顿时挂不住了,目光一寒,便飞掠至乔远的身前三丈,抬手挡住了他们的去路。

    “阁下未免太过目中无人了吧,你可知道我等是谁?”

    “我劝你一句,这山路挺窄,要是一不小心失足坠了下去,可会摔得不轻。”

    眼前这小辈的狂妄口气倒是一下子把乔远给逗笑了,想了想,他轻松的回道。

    这话一出,不仅凌婉晨咯咯笑出声来,就连跟在那老者身边的娇媚女子,也掩口轻笑了两声,似是觉得乔远说话很有趣。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