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镇封-第一卷 第九百四十二章开山为界

类别:港台言情 作者:初小蓝 书名:绝世镇封
    夜色降临,尧山的天依旧一片明亮,空中那巨大的灵气旋涡还在缓缓扩张,但中心处一道明显的灵气流柱倾泻的却越来越快,这一幕让所有人无不为之震惊。

    要知道,突破之人都会从四周天地中汲取灵气,这汲取灵气的速度并不是越快越好,而是稳定且缓慢,如眼前那灵气流柱倾泻的速度,一般人不出三天,必然会被撑爆。

    “那人莫不是疯了,这般快速的吸收灵气,迟早会经脉丹田崩溃而亡。”

    云空子在对抗凌婉晨时,心神一直都有留意山上的情况,白天时他便心惊四周灵气汇聚的速度太快,如今更是震惊于那灵气旋涡中灵气倾泻的速度。

    “疯子!疯子!她们都是疯子!”玉面白龙从盘膝打坐疗伤中站起身来,先看了一眼仍旧不知疲倦抵挡着众人法术的凌婉晨,随后又看向那灵气旋涡,低吼道。

    “爹爹!”白钰儿连忙扶住他的身子,神情中充满了忧虑,之前她就觉得乔远一行人不是一般人,现在看来,自己的感觉没有出错,而且她看着天象,看着以一己之力拦住上百人的凌婉晨,心中不好的预感越来越重。

    “钰儿的感觉越来越不好,咱们走吧,爹爹。”

    “走?她们这些疯子是在自己找死,不出三天,那突破之人必定自爆而亡,至于这疯女人,又能坚持几天?”

    玉面白龙冷笑一声,心中对于凌婉晨的杀机已然滔天。

    此刻,在这尧山之顶,同样有人传出冷笑,尧仙殿前的广场上,那薄唇发紫的阴邪男子单膝跪在地上,恭敬开口。

    “殿下,那突破之人怕是已经失控,三日内必死无疑,要不要属下先去将山下那群蝼蚁驱除,以免坏了殿下清静。”

    尧仙殿顶端的白衣少年神色平静如水,没有冷笑也没有嘲讽,只是其灿若星辰的眼瞳中闪动着奇异之芒。

    “三日?是想加快速度提前突破出关吗?”

    说完这话他又缓缓闭上双目,不再理会下方那阴邪男子,以及山下热闹的景象。

    没有得到白衣少年的允许,那阴邪男子自然不敢擅自行动,其眼中闪过深深的疑惑,悄悄退出了殿前广场。

    山腰处,凌婉晨一拳一拳的挥动着,从她眼角眉梢可以看出一丝疲累,但每当回头看到那越来越快的灵气流柱时,她便觉得浑身似多了一分力量。

    别人不了解,她又如何能不知道,乔远之所以如此,是为了尽早出关。

    在这里凌婉晨拼命拦住所有人,而在上面,乔远也在拼命,甚至更为凶险,因为在他们心中,对方都是要去拼命守护的人。

    想到这些,凌婉晨内心弥漫了暖意,可双眼却是越发冰冷,深呼一口气,她樱口一吐,一把散发腐朽气息的斧头出现手中,这斧头表面上看破破烂烂,甚至斧刃上还有缺口,但上面散发出来的气息却是足以让感应敏锐者心惊胆颤。

    例如,此刻白钰儿在看到那斧头的刹那,娇躯一阵发颤,立即从心底生出了一股寒意,她坚信要是凌婉晨挥动一斧头劈下,就算是自己的父亲,也绝难逃一死。

    此斧正是凌婉晨的得自宋家的至宝,战神斧。

    伴随着她青丝翻飞,手中的大斧被缓缓举高,战神血脉爆发,三条清晰的血线覆盖其手背,一尊模糊且庞大的战神虚影蓦然出现在其背后,居高临下看向下方还在不断向自己打来法术的修士,犹如天神俯瞰蝼蚁。

    这一刹那,上百人齐齐睁大了双目,屏住呼吸,心神忍不住颤抖起来,就连那些元婴期修士也内心咯噔一声,掐诀的动作骤然停住,骇然的望着头顶一把数百丈大小的战斧幻化而出,

    这一刻,什么人多力量大,耗也能把她耗死,退后一步必斩之,都是屁话,不少人惊叫起来,疯狂的向着山下逃遁,那十几位元婴期修士更是展开了瞬移之术,云空子倒吸一口凉气,一股生死危机之感弥漫身心,转身第一个逃向远空。

    金翅帮帮主那虬髯大汉一阵头皮发麻,哪里还敢想亲手报仇,玉面白龙也在白钰儿的焦急催促下,卷着她向着远处飞去。

    数百丈的斧头划破夜空,看似缓慢落下,实则速度极快,就在众人意识到不对,全部转身逃遁时,那斧头已然落在了大地上。

    无法形容眼前的一幕有多么壮观,远处尧城中人能明显看到那庞大高耸如云的尧山通体一震,风云色变,就连受到牵引过来的灵气都紊乱起来,缓缓旋转的灵气旋涡更是为之一滞。

    离得稍近之人,还能模糊的听到空间传来一阵咔咔碎裂之声,随后便是山崩地裂的轰鸣取代了一切,视线所及,唯有土木碎石倾泻滚落。

    在这一刻,不管是金丹期修士,还是元婴期修士,都真切的感受到了自己的渺小与脆弱,所有人被滚滚尘土吞没,无助而凄惨的尖叫声甚至都传不出去,修为低者,速度慢者,近乎就是一刹那烟消云散,临死都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在挥出这一斧后,凌婉晨似全身的力气都被抽空,额头上香汗淋漓,美目中露出深深的疲惫,缓缓向着下方坠去。

    一道银芒瞬间来临,将凌婉晨接住,白月回首看了她一眼,飞至高空,仰头发出一声震啸山林的狼嚎,那气势犹如王者睥睨天下。

    坐在它背上的凌婉晨,莞尔一笑,红裙青丝飘动,尽管不是自己原本的绝美容颜,可在这一刹那,仍旧风采惊艳世人。

    轰鸣还在继续,山崩未曾中断,可尧城中人的心却是冰凉发寒,那些外来的经商者,纷纷仓惶出城,不敢在此地多停留片刻,生怕大祸临头,至于那些信奉尧仙的本地修士,则是战战兢兢,惶恐不安。

    云空子第一个逃了出去,他站在尧城城头,须发皆乱,尽管表面看没有受伤,可身形极为狼狈,眼中更是写满了骇然与恐惧。

    紧接着,是那金翅帮帮主虬髯大汉,只见他背生金鹏大翅,卷着陈锋,从尘土中冲出后,看都不看后方,直接冲入尧城金翅帮所占地盘,消失无影。

    这一役,他受伤极重,不仅双臂被废,身体还有严重的内伤,更是为了逃出来,动用了副作用极大的秘术,若不赶紧闭关疗伤,修为必定跌落,而到了那时候,在这势力混杂的尧城,帮派危矣!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尽管凌婉晨那一斧威力惊天,可因其留情,只想震慑,并不想大开杀戒,所以不时还是有幸存者从滚滚尘土中逃出。

    这些逃出之人,大多都有或轻或重的伤势,出来后根本不理会任何人,直接回到自家势力,立即宣布闭关。

    即便有侥幸未受伤的人,也会装作受伤,闭关不见人,他们是真的怕了,从内心感到恐惧,什么信仰,什么圣山,与自己的命相比,都是屁。

    今夜月圆明朗,可却被浓浓的尘土遮盖,如蒙在所有人心上的阴霾。

    尧山之顶,那阴邪男子内心震动不已,眼中的不屑化作了深深的忌惮,直至此刻,他才明白为何殿下会对这对夫妇如此在意,甚至要为他们准备什么。

    “他们到底是谁?具备如此修为,又有这般恐怖的实力,应当不会是无名之辈。”阴邪男子沉声自语,其目光遥遥落在那坐在白月背上的凌婉晨身上,舔了舔紫色的薄唇。

    尧仙殿顶端,白衣少年依旧紧闭着双目,尽管刚刚尧山震动,声势惊天动地,可他却没有丝毫动静,似陷入了深层次的打坐,亦或者他并不在意。

    天色渐亮,对于尧城修士千百年来最惊心动魄的一夜终于过去了,日出东方,璀璨的朝辉散落在大地,将昨夜饱受摧残,已然满目疮痍的尧山映照清晰。

    在那尧城城头,云空子如一位迟暮老人,满头灰土,满心疲惫的坐在石墩上,看着远方,沉默,心痛。

    他之所以没有离开,就是想看看到底有多少人回来,多少人生还。

    在这城头,可以清晰的看见在那尧山半山腰处,一道巨大的沟壑横斜而下,连绵足有三百多丈,无数裂缝纵横交错,深而不见底。

    原本郁郁葱葱的树木丛林如被大刀狠狠剜去了一块,暴露出湿润的土壤和坚硬的山石,远远看去,这景观极为震撼人心,云空子猛地一拍膝盖,仰天悲呼道。

    “三十九,才三十九啊!”

    昨日清晨山上者,元婴期修士十七人,金丹期修士九十六人,谁都没想到,一天一夜过去,回来者竟只有三十九人,这损失如何不让人心痛,如何不让人悔恨。

    虽然那些死去的修士,是来自各个势力,但云空子深知,这些高端战力一旦损失太多,必然会有外界势力介入,到时不仅会有大批本土势力覆灭,连他的升云堂都会陷入风雨飘摇之境。

    暂不说此人如何心痛,此刻从尧山上有一银芒疾驰而来,飞至尧城城门外的空中,显化出一头足有十多丈大小的银狼。

    强悍堪比元婴中期修士的威压扩散开来,瞬间弥漫了整座尧城,使得其内修士心神颤抖,骇然的跪伏在地,眼中露出绝望。

    银狼背上,站着一位风姿无双的女子,她眼神冰冷,目光直接落在了云空子身上,一字一顿的开口道。

    “以斧开山为界,再有越界者,死!”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