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镇封-第一卷 第九百四十四章心感

类别:港台言情 作者:初小蓝 书名:绝世镇封
    听着云空子求饶的话语,那阴邪男子冷厉的神色突然一变,咧嘴笑了起来,不过他的笑没有让云空子有丝毫放松,反而更加紧张起来。

    “殿下有命,令你即刻召集尧城内所有金丹以上的修士,守卫圣山,若有敢不从者,杀无赦!”

    说完这话,阴邪男子才缓缓松开了掐住云空子脖子的手。

    “这……”云空子脸上露出为难的神色,他虽然算是如今尧城内修为最高者,但也不可能强迫所有金丹以上修士卖命,要知道此城中有不少势力都与各大宗门有关联,他区区一个散修,怎么敢与真正的宗门对抗。

    “怎么?道友做不到?”阴邪男子皱起眉头,不悦道。

    云空子立刻解释起来:“魔君有所不知,尧城中有不少势力都有宗门的影子,若只是召集我升云堂和本土势力的修士,那还好说,可要是动了那些宗门的人,这麻烦就大了。”

    阴邪男子目中寒芒一闪,右手抬起向前虚空一抓,那云空子便踉跄上前,被他再一次捏住了脖子。

    “我的话,你莫非没有听清楚?”

    此刻云空子内心不仅骇然于欲毒魔君的强大,更有一种深深的羞辱感,想起一百多年前,他们二人同是元婴初期的修为,也算是散修中的赫赫之辈,尽管接触不多,可却是平起平坐,但如今一百多年未见,对方竟已强大到捏死自己犹如捏死一只蝼蚁。

    “……听清楚了!”云空子内心苦涩,表面却恭敬回道。

    阴邪男子狠狠一推,将云空子推开,随即招了招手,其身后蓦然出现了三人,这三人皆身穿黑衣,神色冰冷,眼中没有丝毫感情,出现后散发出来的修为波动竟都不弱于云空子。

    “吴道友?李兴元……铁蛮?你们……”云空子在看清楚三人的长相后,神色骤然大变,心中再度掀起轩然大波,这三人他皆都认识,且都知道他们与欲毒魔君一样,上了尧山之顶,从此消失于修真界,没想到今日居然还能再见到这几位。

    三人中站在最中间的那位白发老者,向着云空子点了点头,算是见过礼,其他二人则是一脸冷漠,一语不发。

    云空子想起之前欲毒魔君所说的话语,奉尧仙殿殿主之命,此刻他才算信了此言。

    “去吧,殿下给的时间可不多。”阴邪男子瞥了一眼身后三人,淡淡开口道。

    那三人立刻点了点头,看向云空子,在他的带领下,四人一同飞入了尧城中。

    四位元婴中期修士联手出动,少有敢不从者,便是素来与升云堂不对头白龙堂与金翅帮,在他们的强压下,也不得不出动全力,那金翅帮帮主都还在闭关疗伤中,就被云空子强行逼得出关。

    当然,还是有一些不惧怕云空子等人的势力,这些大多都是外来势力,背景雄厚,底气十足,可在一再拒绝之后,面临的就是云空子等四人的疯狂屠杀,上至元婴修士,下至炼气修士,一律杀无赦。

    这一天,尧城是动荡不安的,是充满血色的,从白天到夜里,再到第二天清晨,一切才安定下来。

    尧城之外,尧山脚下

    ,密密麻麻的人影聚集在此地,细细一看,竟有不下两百多人,这是如今整座尧城所有的高阶修士,领头之人正是云空子以及那三位黑衣修士,至于欲毒魔君,则不知道去了哪里。

    与此同时,在尧山半山腰的一条青石小路上,一名满身泥污的女子正拖着疲惫的身子向着山上一步一步走去。

    她神情悲痛,双目无神,可若仔细去看,她在每一次抬头时,目中还是蕴含了一丝希望,此女正是白钰儿。

    一步一步,白钰儿都走得极为艰难,要知道此刻尧山已成为了一个灵气集聚的急流旋涡,以她筑基期的修为,在这里就相当于怒海狂涛上的一叶扁舟,随时都有可能被狂涌的灵气压倒掀翻。

    可她没有放弃,每一步都走得极为坚定,直至来到一处水潭边时,四周突然起了狂风,就听一声振聋发聩的狂嚎在耳边炸响,那水潭另一边蓦然出现了一头足有十多丈大小的银狼。

    白月眼中露出凶芒,龇牙咧嘴的口中不断传出阵阵低吼,那种压倒性的气势更是让白钰儿疲惫的身子一阵颤栗,直接坐倒在了地上。

    就在此时,从白月后方传来一阵冷冷的话音,紧随其后,凌婉晨缓缓走进了白钰儿的视线中。

    “你来做什么?”

    在白钰儿看来,这位女前辈的相貌尽管不太出众,甚至比不上自己,但每一次相见,都让她有种惊艳之感,在气质上,她更隐隐觉得有些自惭形秽。

    “晚辈……晚辈已经无路可走,求前辈收留!”白钰儿在看了一眼凌婉晨后,如同抓住了救命稻草,连忙摆正身子,叩头哀求道。

    此话让凌婉晨微皱了一下秀眉,淡淡问道:“你爹呢?”

    白钰儿神色顿时黯淡下来,低着头悲痛的摇了摇头,两行清泪从眼眶流出。

    其实凌婉晨早就料到,就算那颗丹药能救他爹一命,想来以其身为元婴中期修士,身为白龙堂堂主的骄傲,也必然不会苟活于世。

    “你为何不回尧城?以你爹的身份,就算他死了,他的手下心腹也会保你平安,来求你的仇人,岂不是自寻死路。”

    凌婉晨一步迈出,直接跨越水潭,出现在了白钰儿面前。

    如此近距离的看着她,凌婉晨能清晰地感受到此女内心的害怕,但她抬起头时,目中又有坚定与希望一闪而过,这种矛盾复杂的情绪不似作假,让凌婉晨有了多问几句的兴趣。

    “我爹说了,他死后白龙堂群龙无首,很有可能将会被其他势力取代,所以回尧城,看似最安全,其实是自投罗网。他让我离开此地,从此以后都不要再回来。”

    白钰儿努力使自己的情绪平复下来,擦去眼泪,抬着头就那么直视着凌婉晨的双眼说道。

    “前辈,我修为低弱,若是成为一名无依无靠的散修,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活下去。晚辈自小便有一种天赋,拥有常人五感之外的第六感,心感,这心感可以提前预知吉凶祸福,可以感应一个人的本性,前辈心地纯善,不愿杀人,晚辈能清晰感应到,也是因此,晚辈才不恨您,才斗胆求您两次。”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