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镇封-第一卷 第九百四十九章要挟

类别:港台言情 作者:初小蓝 书名:绝世镇封
    凌婉晨之前完全没有察觉到此地还有其他人,包括白月也是,所以随着那笑声响起,她与白月立即警惕心大起,寻声看去。

    只见就在他们左前方五十多丈外,一个紫色雾气凝聚的人影慢慢从大地中升起,此人正是刚刚被禁制所困住的欲毒魔君,也不知道他是如何逃出来的,并将此地恢复如初。

    “前辈,这紫雾有毒。”白钰儿内心极为害怕,此刻连忙跑到凌婉晨身后,小声说道。

    听到她的话,凌婉晨顿时皱起秀眉,神念横扫体内一圈,但却并未发现任何异常,只是出于谨慎,她还是大袖挥动,卷动狂风将四周的紫雾吹散。

    “咦,你这小辈是如何知晓紫雾有毒的?”欲毒魔君眼中闪过一丝奇异之芒,并没有因白钰儿两次提醒而动怒,而是颇为好奇的问道。

    凌婉晨也同样回头看向白钰儿,既然欲毒魔君都这么问了,那就证明紫雾的确有毒,不过她却不知道这毒在何处。

    “前辈,我们眼前看到的一幕不是这样的,这是幻觉,是那紫雾营造出来的,您相信我,我的心感不会被幻境遮掩。”白钰儿真诚的凝视着凌婉晨,极为认真的说道。

    想起之前她还曾说自己会有危险,此事凌婉晨颇为不以为意,可只是短短一炷香的时间,这话就几乎应验了,此刻再看着白钰儿真诚又充满渴求的双眼,凌婉晨点了点头,相信了她。

    “我们退后。”凌婉晨左手抓住白钰儿的皓腕,与白月一同向着紫雾没有覆盖的地方退去。

    对于她们的举动,欲毒魔君没有阻拦,而是嘴角含着笑意,始终站在原地一动未动,似在等待着什么。

    “不对,如果那紫雾真的有毒的话,应该不止让人产生幻觉这么简单。”

    凌婉晨眉头依旧紧皱,即便退出了那片紫雾覆盖范围,眼前看到的还是没什么变化,而且她的神念始终没察觉到体内有何异常,但越是这样,就越让人觉得不安。

    “你是谁?你到底想做什么?”察觉到山下正有大批修士冲来,凌婉晨浑身气势爆发,冷声问道。

    “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想做什么,不过这个,再稍等片刻你应该就知道了。”欲毒魔君脸含笑意,不疾不徐的说道。

    看着他那张阴邪森然的脸,就知道一定没安好心,凌婉晨一身元婴中期顶峰的修为完全爆发出来,与白月齐齐向着欲毒魔君攻了过去。

    只是那人竟完全不接招,在凌婉晨与白月临近的刹那,其身就化作了紫雾消散开来,让她们的攻击完全落了空。

    很快,远处又有他的身形凝聚而出,凌婉晨冷眼看去,神识扫过,明明可以确定那就是本尊,可在攻击临近时,那人又化作了紫雾消散。

    多次之后,凌婉晨内心渐渐起了烦躁之意,双目中的凌厉之芒被杀机取代,而正是此刻,吴姓白发老者与云空子等数百人终于来到了这里,他们几乎还未搞清楚状况,内心烦躁又无力可使的凌婉晨便将矛头对准了他们,直接冲杀了过去。

    铁蛮一马当先,眼中露出强烈杀机,直接以其铜头撞了上去,此时此地,怕也只有他能在肉身上能与凌婉晨一较高下,其他人则是停在原地,或拿出法宝,或掐动法诀,施展各种神通法术。

    数百人一同施法,特别是前方还有云空子等一干元婴期强者,这等集合之力早已远超三天前他们合力的攻击,再加上有铁蛮打头阵,欲毒魔君环伺四周,凌婉晨的情势不可谓不危机。

    但她仿若没有察觉,内心被杀意所取代,全身血液一刹那沸腾起来,冲散了刚刚被铁蛮所伤时的气血不顺,战神血脉全部激发,涌入其右腿之中,使得其隐藏在裙裾下白皙修长的玉腿顿时染上了血色,血管鼓动如虫涌,一条条足有拇指粗细的血线从其腿根瞬间弥漫到脚尖。

    这一切别人当然看不见,但凌婉晨能感受到自己血脉的活跃,以及右腿上爆炸性的力量正在疯狂汇聚。

    既然三脉之力不足以抗衡铁蛮的铜骨,那么四脉又当如何,此刻凌婉晨早就不再考虑会不会因此而暴露身份,随着她战神血脉的完全激发,其身后迅速凝聚出了一尊巨大的虚影。

    那虚影刚开始还看不清相貌,可随着第四条血线出现在凌婉晨的腿上,其相貌逐渐清晰,正是凌婉晨真正的容貌,双眸散发凌厉之芒,小脸精致的宛若画中仙子,美的那般惊艳脱俗。

    仅仅是虚影的显现,就让大部分修士呼吸微微一窒,有的是因为其强悍的威压,有的则是因那虚影的惊世容颜,有的则是恍惚间似想起了什么,觉得那容貌很熟悉。

    “那是……”白钰儿在看清了虚影的美丽容颜后,双眼蓦然睁大,脸上露出不敢置信之色,低喃道。

    她认出了战神虚影的容貌,内心狂跳不止,呆滞之后,白钰儿慢慢将视线移到凌婉晨那张平凡无奇,只能称作秀丽的脸上,轻声自语。

    “莫非……莫非前辈是……战神家族的圣女,月河宗天之骄女,凌婉晨。”

    当年,乔远在万战山脉的宋家大杀四方,强行带走圣女的事情可不是小事,此事在修真界传的沸沸扬扬,特别是尧城距离万战山脉不远,更是对此事了解的一清二楚。

    宋家强留圣女,想将其嫁给宋家族长之子宋麟,却没想刚刚在草灵谷外一战扬名的乔远早已与圣女私定终身,乔远找上门去,一人灭杀多位元婴期修士,最终在宋家老祖出关阻拦下,还是带着圣女逃之夭夭。

    郎才女貌,天作之合,且他们都是一宗天骄,女子甘为男子放弃圣女身份,男子敢为女子深入险地,举族为敌,此事传入尧城,不知让多少怀春的少女内心羡慕不已,白钰儿正是其中一位。

    所以在数月前,她还求自己的爹爹带着她一起去参加了乔远与凌婉晨的双修大典,远远的曾看到两人乘着炎龙冰凤飞舞,在心里羡慕、祝福、期盼,她不求有凌婉晨一样的修为,但求有如乔远一样的男子,深爱着自己。

    可以说,白钰儿已经将凌婉晨视作了榜样,而将乔远看做了天底下最好的男子。

    此刻,看着自己内心最崇拜最羡慕之人出现在眼前,她如何不激动,但狂喜之下,她内心陡然一跳,一种不好的感觉笼罩在心头,使得她迅速冷静下来。

    另一边,凌婉晨四脉之力完全爆发出来,其修长的身躯轻盈如箭,但力有千钧,一脚狠狠踢在了铁蛮的铜头之上,战神虚影也随之而动,一脚踏了上去。

    那种视觉上的震撼是无法形容的,好似巨人在踩踏一只蝼蚁,事实上,也的确是如此,爆发了四脉之力的凌婉晨,连乔远也不敢硬抗,那铁蛮纵使练就了一身铁骨,加上那无坚不摧的铜头,在凌婉晨一脚之下,也感觉如天塌了下来,直接重重砸在了头上。

    当时,他便觉得眼前一黑,内心还来不及泛起悔意,整个人就直接砸向了地面,将整座尧山都砸的轰然一震,所有人低头看去,只见一个深不见底的人形坑洞,至于铁蛮,则已然粉身碎骨,形神俱灭。

    “嘶!”无数倒吸冷气的声音响起,那些金丹期修士直接被惊吓的忘记了手中的法诀,至于那吴姓白发老者、云空子、李兴元这些人,也有片刻的呆滞,但很快就恢复过来,或操控法宝,或施展法术神通,打向了凌婉晨。

    “吴道友、李道友,老夫知道此女是谁,来自哪里了?”在刚刚的一刻,云空子终于想起了那战神虚影的容貌为何那般熟悉,焦急开口道。

    他在数月前正好在闭关,所以没有去参加乔远与凌婉晨的双修大典,但那件事太过轰动,俨然已是楚水国与九封国开战的*,云空子在出关后立刻了解了情况,也看到了关于乔远与凌婉晨详细信息的玉简,玉简上就有凌婉晨的容貌,只是他万万没想到,这对还在风口浪尖的夫妇竟然会来到尧城,来到楚水国与九封国的交界线。

    看云空子的神情,吴姓白发老者就知道事情可能不太简单,肃声道:“快说。”

    云空子咽了一口口水,压抑住内心的惊惧,缓缓说道。

    “此女很可能是月河宗的天之骄女,凌婉晨,她的道侣乔远,在前些年横空出世,做出许多惊世骇俗之事,草灵谷外一战成名,击败元婴大圆满修士,在万战山脉宋家击杀诸多元婴期修士,最终从宋家老祖手中逃走,更是在他的双修大典上,一人独斗宋家老祖,将其肉身毁掉,最恐怖的是,他还击退了封阳门太上长老枯化老魔,有传言,那次震动整个南泰,让万散修十多息覆灭,几乎将大陆分崩离析的力量就是他的手笔。”

    听完这番话,那吴姓白发老者与李兴元几乎都快忘了去操控法宝了,内心震动如千丈浪涛掀起,他们虽多年没出现在修真界,但老一辈的强者还是听说过的,特别是那宋家老祖,他们还是金丹期时,人家就已是成名已久的老怪了。

    至于枯化老魔,就更不用说了,成名于千年前,外加封阳门太上长老的名号,那可是化魂境的强者啊。

    两人齐齐咽了一口口水,互相看了一眼,都看出了对方眼中的忧虑,若眼前这女子来头如此之大,那他们此刻的举动,怕是会招来祸端。

    只是正当他们犹豫时,气势汹汹正处最巅峰的凌婉晨,却突然表情扭曲起来,双眸内有紫气弥漫,整个人一头向着地面栽去。

    与此同时,不远处那覆盖了木土极禁的地方,欲毒魔君显露身形,含笑向着乔远的洞府喊道。

    “阁下再不出来,你的道侣可就要在此香消玉殒了。”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