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镇封-第一卷 第九百五十六章欺骗

类别:港台言情 作者:初小蓝 书名:绝世镇封
    “孩儿肩负我族使命,甘为父皇分忧,何谈辛苦。”秦朗天跪在半空,仰头看着那虚影,激动的回道。

    仙皇虚影点了点头,目光横扫四周一圈,轻声问道:“你大姐与小妹呢,莫非还未觉醒?”

    秦朗天脸上露出遗憾的表情,摇了摇头说道:“孩儿并没有感应到她们的气息。”

    “也好,多经历几次轮回,感悟人生的真谛,对你们日后修炼大有裨益。为父之前算出,你大姐在这下界有一情劫,若能渡过,日后成就必不低于为父,而你,早期经历虽然坎坷,但后期必可一飞冲天,至于你小妹,唉,或许为父不该让她来到下界。”

    仙皇虚影轻叹一声,语气中透着一股慈父的关爱与担忧。

    “小妹。”秦朗天内心低语,暗暗握拳。

    他能听出父皇最担心的还是自己的小妹,同样也是他最担心的,至于他的大姐,秦朗天完全没有一丝担忧,甚至从内心深处还有一丝嫉妒。

    秦朗天还记得从小到大,无论是天资、才智、悟性、为人处世,自己都远不如大姐,若非她是女儿身,而自己是父皇唯一儿子,怕是父皇早就宣布大姐为皇位继承人。

    “好了,为父这一缕神念下界的时间不多,先办正事吧。”仙皇虚影轻轻拍了拍秦朗天的肩,轻声说道。

    秦朗天站起身来,转身看向乔远,轻声道:“父皇,他就是您要孩儿寻找之人。”

    说着秦朗天便从储物袋中取出一块血红的玉石,这玉石寻常情况下乃是透明之色,只有如今才显露出了血红色,一闪一闪的,颇为奇异。

    “那是……”乔远在看到那血红玉石的刹那,心脏竟不自觉的加速跳动了起来,他有种极为怪异的感觉,自己似与那玉石有着血浓于水、无法分割的联系。

    “这是养血石,乃是用一种特殊的灵虫所产之卵炼化而成,可温养保存修士或者妖兽的血脉,平日里呈透明之色,无法看出,但当此石感应到有与此石内血脉相同的生灵时,它就会散出血光。”

    回答乔远的不是秦朗天,而是那仙皇虚影,尽管他的模样看不清楚,但目光内蕴含的慈祥与柔和,乔远却是清晰的感受到了。

    “养血石?与我血脉相同就会散出血光,难道这玉石中有我的鲜血?”乔远内心震动,隐隐的似猜到了一些。

    仙皇也没有丝毫隐瞒的意思,直接大大方方的说出了真相。

    “不是你的鲜血,而是你们焦家的血,你可是如今焦家唯一的遗孤,这世间再也找不到第二个与养血石内血脉匹配之人。”

    这番话犹如一道晴天霹雳,轰然在乔远脑海炸响。

    关于自己的身世,他很小的时候就问过萧风清,可始终得不到答案,最后在将要离开清风寨时,才从萧风清那里得知自己父母是为了躲避仇家的追杀,才将自己托付给萧风清,而父母何在,是生是死,乔远一直不知,如今听闻仙皇这番话,不管是真是假,却也是关于自己身世的一丝线索,他内心如何能平静得了。

    “孩子,真要算起来,你还要叫朕一声叔叔。”在乔远震惊之时,仙皇虚影继续开口,语气和蔼与刚刚秦朗天说话时一模一样,让人极易生出亲近之意。

    这一个个爆炸性的消息让乔远一时有些接受不了,他下意识退后一步,迟疑了片刻问道。

    “前辈……到底是谁?”

    仙皇虚影淡淡笑道:“朕乃上界大秦仙域之皇,想必你也没有听说过,不过在很久以前,朕之皇族与你焦家却是世代姻亲的关系,朕未继承皇位前,还曾与你父一同修行过一段时间,也算是师兄弟,孩子,你说朕是不是你的叔叔?”

    他这番话说的极为亲切,似具备某种魔力,让人难以生出一丝怀疑,堂堂上界仙皇,有必要去欺骗一个下界元婴修士吗?

    乔远内心大浪一波接一波,实在难以平息,趁此时机,那仙皇继续说道。

    “孩子,朕知道你定然难以接受这一切,但这养血石不会骗人,你就是焦家唯一的血脉。当年发生了太多太多的事情,让焦家成为了战争的牺牲品,朕之心痛,难以言表,只能费尽千辛万苦,让自己的三个孩子转世轮回到下界寻找你,以弥补当年的遗憾。”

    “来,到叔叔这里来,叔叔答应你,一定帮你重振家族。”

    乔远双目露出迷茫,抬头看着那仙皇虚影,只觉得从内心深处透着亲切,那和蔼的语气如当年萧风清与自己说话一样,让人温暖,就这样,他缓缓向前迈出了一步。

    只是就在他毫无防备,向着仙皇走去的一刻,其心底骤然响起了碧眼麒麟的声音。

    “小子,你该不会这么容易就相信他的话了吧,老子虽不知道你们是不是亲戚,但他可是堂堂一代仙皇,怎么可能费如此大工夫,特意下界找你一个没半点血缘关系的侄子。”

    听到这话,乔远内心一震,立刻停下了脚步,他也不知道怎么了,刚刚大脑一片混乱,还未理清整个事情的始末,就自然而然的选择了相信仙皇的话语,那种亲切的感觉十分真实,如同萧风清在说话,讲道理,若是萧风清说这番话,乔远会怀疑吗?当然不会。

    可被碧眼麒麟这么一提醒,乔远便立刻警觉了起来,且不说仙皇的话是真是假,就说那让人情不自禁去相信的亲切感觉,现在想想,乔远都觉得背脊一阵发凉。

    “碧眼,你在上界时可曾听说焦家?”乔远停下脚步后,没有露出任何端倪,眼神依旧迷茫,可内心已然冷静下来。

    碧眼麒麟翻了翻眼皮,不屑的回道。

    “上界之大,岂是这小小下界可比,那里的修仙家族怕是多到堪比天上繁星,一个小小的焦家,老子又怎么可能听过,就是这仙皇,要不是他有一次以神识横扫整个大秦仙域,似在寻找什么,老子也不可能记得他的气息。”

    乔远内心无奈苦笑,既然无法从碧眼麒麟那里得到答案,那就只能问眼前的这位仙皇了。

    “仙皇……叔叔,请问晚辈的家族是如何覆灭的?仇人又是谁?”

    “此事说来话长,不如你先与朕回到上界,朕再慢慢告诉你,刚好还可以带去祭拜一下你的父母族人。”

    仙皇对于乔远的称呼似十分满意,说话时的语气更加的和蔼可亲。

    只是就在他话语落毕后,天空顶端,罡风层外,有一层宛若银河挂空的星芒出现,覆盖金色光柱四周。

    仙皇眉头微微一蹙,抬头看了一眼上方,内心阴沉道:“老家伙,死了还不让人省心。”

    他知道罡星大阵正在以极快的速度被人修复,一旦修复成功,那他就会立刻中断与下界的联系,所以仙皇在看到乔远还在犹豫时,再次开口道。

    “过来吧,孩子,到叔叔身边来,叔叔可以给你最好的修炼资源,可以告诉你一切隐秘,可以助你重振家族,也可以帮你报仇。”

    他说话间,有一种常人无法察觉的波动,影响着乔远的心神,甚至还影响了凌婉晨的心神,让他们都无比相信仙皇的话语,唯有白钰儿,一双美目中充满了惊恐与畏惧,内心颤抖中,以其独有的天赋感应到那种波动。

    片刻后,乔远目露迷茫的缓缓迈出了一步,两步,三步,凌婉晨站在原地,脸上露出一副为他高兴的笑容,竟没有去阻止,甚至在尧城中,云空子等一群修士,皆都露出一副羡慕的神情。

    他们都相信了仙皇的话。

    可能此地唯一不信他话语的,也就是白钰儿,不过她修为太低,不信又能如何。

    直至乔远走出了十多丈后,白钰儿终于克服了内心的畏惧,抓住凌婉晨的手臂,急声说道。

    “前辈,您千万不能相信他的话,快让乔前辈回来。”

    被她这么一惊,凌婉晨大脑内似猛然敲响了警钟,立刻以心神联系,呼喊乔远。

    “夫君!”

    乔远脚步有那么一顿,随后又恢复成之前那副迷茫的模样,向前走去。

    很快,他就来到了金色光柱外,距离仙皇虚影不足十丈,秦朗天站在仙皇身后,眼中闪烁明亮之芒,内心佩服自己的父皇竟能不费吹灰之力,便让乔远臣服。

    只是就在他们以为乔远要踏入光柱的一刹那,乔远目中的迷茫消散,取而代之的则是森森寒芒,其手中长枪横举,银芒闪烁间,直接刺向那虚影的胸口。

    说时迟,那时快,本来两人之间间隔就不足两丈,长枪只是向前一刺,就洞穿了虚影的胸口,根本不给人任何反应时间,就连四周观望之人也没有反应过来。

    秦朗天更是一愣,随即脸色大变,急声道:“父皇!”

    仙皇虚影抬手捂住胸口,尽管没有鲜血留下,可看起来他仍是一副受创极重的样子。

    “孩子,你这是干什么?”

    “到了这个时候,你还要演戏吗?”乔远冷笑一声,丝毫不客气的回道。

    只见那虚影露出苦涩的笑容,摇头道:“朕这都是为了你好。”

    话刚说完,就见那虚影渐渐涣散,仙皇那强悍的气息也随之消散,金色光柱缓缓回缩,似一切都已结束。

    乔远眼中露出一丝怀疑,慢慢收回了银枪,可就在此,碧眼麒麟立刻传出声音。

    “小子留心!”

    话音刚落,就见金色光柱内,一只金色的大手抓住了枪尖,狠狠向里一拽。

    要知道,那金色光柱充斥着磅礴的仙灵气,普通人进去,无异于落入油锅火海,不说瞬间蒸发,但也绝对不会好过。

    乔远根本来不及松手,且距离太近,才刚刚反应过来,他整个人就被那大手直接拽进了金色光柱内。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