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镇封-第一卷 第九百五十七章界源之力

类别:港台言情 作者:初小蓝 书名:绝世镇封
    金色光柱内,乔远刚一进来,就被那磅礴的仙灵气完全包裹,熟悉的厚重、挤压感笼罩全身,让他一时竟无法呼吸,更难以动弹,好似深陷泥沼。

    要知道,仙灵气是远比灵气更加醇厚、力量更为精纯,且层次高出许多的天地之力,下界之人从修炼开始就习惯了灵气,所以在接触到层次更高的仙灵气后,身体必然难以承受。

    如今乔远只是无法呼吸,难以动弹,相对于其他人来说,已然算是不可思议,这也是得益于他曾在拂昭仙君的墓地内,经受过仙灵气的淬体,不然此刻在这般磅礴的仙灵气挤压下,必然身躯崩溃。

    不过那秦朗天却是以为乔远是因其血脉的缘故,所以才毫发无损,他眼中闪过奇异之芒,开口道。

    “你果然身居上界血脉,居然连如此磅礴的仙灵气都无法消融你。”

    乔远并没有看他,而是眼神警惕着四周,刚刚那只大手在将乔远拉进来后,便不见了踪影,他可不相信,那仙皇虚影会被自己一枪粉碎。

    果不其然,那刚刚明明散去的恐怖气息,再次萦绕在四周,一股莫大的威压从天而降,堪比赫赫天威,足以让众生臣服。

    秦朗天大喜过望,立即目露狂热的跪拜下来。

    乔远身躯颤抖,双腿微微弯曲,可他却死死咬牙,仰着头挺直脊背,不去低头。

    仙皇又如何,他乔远要是不愿意,就算是天塌下来,他也不会低头跪下。

    “硬骨头,这一点倒是与你那战死的爹有几分相像,但弱者就弱者,在朕的面前,你必须得跪。”

    天空中传来仙皇淡淡的话音,尽管语气平和,可那里面透出的不容置疑与上位者的威严却是清晰无比。

    压力蓦然增大,再加上仙灵气的挤压,乔远体内气血一阵翻涌,忍不出直接喷出了一口鲜血,其两腿好似承受了千山之力,弯曲幅度越来越大,眼看着就要膝盖触底。

    “我……我爹……是谁?”乔远倔强着抬着头,咬着牙,几乎是从牙缝中艰难的挤出了这一句话。

    仙皇的声音再次从上方传来,让人分不清他具体在何处。

    “只要你答应随朕一起前往上界,朕就可以告诉你,你爹是谁?还有你娘,以及你所有的族人。”

    “爹?娘?”乔远眼中露出挣扎,他曾无数次在梦中梦见过那两个人,可却根本看不清晰他们的相貌,甚至上次金丹凝聚元婴的心魔考验,就是他的娘亲。

    从这一点就可以看出,乔远尽管平日里不会去思索自己的爹娘是谁,可内心深处对于他们的思念与牵挂,却是最多最深。

    “孩子,别再挣扎了,别再犹豫了,你爹娘都是为了保护你而死,难道你就不想知道他们是谁?为他们报仇吗?”

    仙皇的声音伴随着之前那种蛊惑人心,极易让人相信的波动缓缓影响着乔远的心神,让他的心理防线再一次降到了最低。

    许久,乔远闭上双目沉声道:“好,我答应你。”

    在他话音落下后,乔远头顶上方,仙皇虚影再次凝聚成型,他张开双臂,轻柔的说道。

    “好孩子,来朕这里,朕带你……回家。”

    此时此刻,那股堪比天威的威压已然消失,四周仙灵气也自然避开,不再去挤压乔远,他的身躯完全放松下来,缓缓向着天空飞去,手中银枪脱落,向着大地坠去。

    眼看着乔远完全放弃了一切抵抗,真正的投入了仙皇的怀抱,秦朗天嘴角泛起一丝冷笑。

    只是,就在乔远来到仙皇虚影身前,仙皇准备伸手抓住乔远手臂的刹那,乔远眼中蓦然爆出刺目的金芒,张开大口,向着仙皇一口咬去。

    仙皇虚影面不改色,挥手间,大量的仙灵气凝聚而来,被他弹指打入了乔远口中。

    “就知道你不会这般轻易屈服,既如此,那就莫怪朕不念叔侄之情。”

    在他看来,乔远尽管因血脉的关系可以抵御仙灵气的挤压,可体内五脏脆弱,是决然经不起仙灵气的摧残,既然他狮子大开口,那就不如顺水推舟。

    那一大股仙灵气被乔远吞入口中后,原本预料的景象没有出现,仙皇眉头微微一簇,可就是这一瞬,乔远整个人直接扑了上来,如一头饿虎,咬在了他的手臂上。

    这一幕不仅让仙皇心神震动,那刚刚还在冷笑的秦朗天更是大惊失色,搞不清楚这到底发生了什么情况。

    不过这一切才刚刚开始,仙皇左手抬起,就要点向乔远的眉心,但这一指落去的刹那,他才震惊的发现,自己的维持本身的一缕神念竟然被乔远吸走了一丝。

    尽管只是一丝,对于仙皇来说根本无伤大雅,可对于乔远来说,这一丝神念,强大到足以毁灭其灵魂,甚至在上界,敢吞噬仙皇的神念的人,也只有那么几位与他同级别的存在。

    金色的双瞳散发出神秘莫测的气息,乔远死死咬住那只手臂,如失去了理智,仙皇这才察觉到了一些不对劲,双目微微眯起,毫不迟疑一指落下。

    一

    股毁灭性的力量透过乔远眉心,冲入他的识海,想要摧毁其意志,但数息过后,乔远竟还没有松口,这下子,仙皇脸色终于变了,他抬手五指成掌,狠狠向着乔远天灵拍去。

    不知为何,此刻的乔远给他一种极度危险的感觉,甚至他还从那金色的双瞳内感受到了一股令他也心神颤抖的气息。

    “该死的,这小子体内到底隐藏了什么?”

    能做到这点,自然是小葫芦的功劳,从乔远一进入这金色光柱内,小葫芦在仙灵气的刺激下,就再次苏醒了过来,并且显得十分活跃,而让乔远心惊的是,小葫芦的胃口实在不小,竟表达了想要吞噬仙皇虚影的念头。

    不久前乔远看似在挣扎,不知选择是否答应仙皇,实际上他是在琢磨该不该为小葫芦冒险,要知道此事一旦出现差错,那自己必死无疑,可若是成功,对于小葫芦肯定有极大的好处。

    思来想去,乔远最后还是决定相信小葫芦,毕竟要是没有它,乔远怕是还未踏入修真界,就死在了横林山脉的那条红眼蟒蛇口中。

    此刻,他已然将身体完全交由小葫芦掌控,但意识还是清晰,他能感受到体内正有大量的仙灵气游走,可却在神秘力量的威慑下,根本不敢放肆。

    那一丝丝被吞噬的仙皇神念,也被神秘力量包裹,进入丹田,被吸入了小葫芦内,随后乔远能清晰的看到小葫芦不断膨胀,葫芦表皮上似隐隐出现了一些符文图案,很是模糊,可随着吞噬的仙皇神念越来越多,那些符文图案也渐渐清晰。

    就在此时,仙皇一掌已然落下,乔远身躯通体一震,头顶有鲜血顺着额角留下,滑落眼角,又顺着脸庞染红了下巴,不一会儿,他的整张脸就已鲜血淋漓,看起来极为狰狞。

    乔远并没有因此就松开口,反而还一把抱住了仙皇的身腰,大口大口的撕咬起来,那模样简直就是一头饿疯了的人型凶兽。

    “区区凡体肉胎,怎么可能承受朕一掌还不死?”仙皇眼中露出惊色,更察觉到自己的神念正一点一点被吞噬,这让他心里顿时有了不妙的感觉。

    要知道,他为了这一缕神念能够降临到下界,费劲了不知多少心机,等待了数万年,更是不惜忍痛割爱,让自己的三个孩子轮回转世到下界受尽人世疾苦,这才换来这一次机会。

    他原本以为以自己的实力,就算是一缕神念,这下界照样无人能阻,事实上也的确是如此,那雷仙宗不敢出面,只能靠修复阵法,来限制他的降临时间。

    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栽在一个下界元婴修士的身上,尽管乔远来历不简单,可此刻也仅仅只是一个元婴修士,放在上界,连蝼蚁都算不上。

    仙皇眼中露出不甘,那之前拍在乔远天灵的左手直接紧握成拳,凝聚此刻最强之力,蓦然轰向乔远胸口。

    两人近乎贴在一起,所以根本躲无可躲,乔远只得硬生生抗下那一拳。

    恐怖的毁灭之力首先摧毁了乔远的月光铠甲,胸口血肉扭曲,刹那爆开,一个鲜红的血洞出现,大量鲜血汩汩流出,毁灭之力继续侵袭,乔远的心脏首当其冲,直接被震荡的将要崩溃。

    但就在此时,一股神秘力量出现,无形波纹回荡间化解了那股毁灭之力,更是将乔远五脏六腑的伤害化解到最小,快速治愈起来。

    之前无论乔远如何让人出乎意料,仙皇最多也就是震惊,没有任何失态之处,可在感受到那股神秘力量后,他心神内骤然掀起了滔天巨浪,脸色剧变,失声惊呼道。

    “这……这股力量是……不可能,不可能的,他一个个小小元婴修士,怎么可能会具备界源之力。”

    “父皇,你怎么了?”秦朗天还是第一次见到自己的父皇如此失态,立刻焦急的开口。

    仙皇毕竟是仙皇,久居高位,经历了太多事情,此刻也仅仅是片刻,就稳住了心神,向着秦朗天传音道。

    “事情有变,你快离开,去找到你大姐和小妹,在此之前,不要再暴露身份。”

    秦朗天万万没想到会是这样,且看表面,明明是乔远受创极重,但此刻根本不容他多问,金色光柱骤然传出一股排斥之力,将他推了出去。

    “父皇!”秦朗天身躯不断退后,神色透着担忧,急声唤道。

    只见金色光柱骤然紧缩,似要凝聚成一根细线,维持与上界的联系,不仅需要过界冥龙架起桥梁,更需要每时每刻都耗费大量的仙灵气,可如今随着小葫芦的吸收,仙灵气消耗速度倍增。

    与此同时,雷仙宗那边也以最快的速度,将罡星大阵的缺口修复了大半。

    在这种种不利因素下,仙皇那一缕神念越来越微弱,渐渐地就要与上界失去了联系。

    “不管是谁在你体内留下了界源之力,既然朕能找到你一次,就会有第二次,下次……朕不会再大意了。”

    仙皇虚影最后说出这一番话,其身蓦然化作一缕金线,沾了一滴乔远的鲜血,向着上空闪烁间,消失不见。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