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镇封-第一卷 第九百五十八章斩杀欲毒

类别:港台言情 作者:初小蓝 书名:绝世镇封
    雷仙大陆,那座最高的山峰顶端,雷仙宗大长老独自一人站在半空,双目凝神看着眼前的画幕,看着那画幕内的金色光柱慢慢消散。

    他背负着双手,左手紧握成拳,心中说不出的紧张。

    之前在光柱内发生的一切完全被仙皇以气息隔绝,所以除了秦朗天外,再没有其他人看见,此刻金色光柱慢慢消散,他生怕乔远出了什么意外,如此对于雷仙宗来说,绝不是什么好消息。

    十多息后,金色光柱完全散去,可那片区域竟是空空如也,不见一个人影,大长老内心一跳,脸色颇为难看,可就在此时,画幕内,一个女子拔地而起,顺着那金色光柱存在的轨迹,骤然向着天空疾驰而去。

    她速度很快,眨眼间就飞至了万丈高空,那里虽然云雾不多,可越往上肉眼就越难看清,直到临近罡风层时,那女子才停下身形,大声呼喊起来。

    “夫君……夫君……”

    罡风凛冽,带着森然入骨的寒意,刮在人的脸上,不亚于冰锋利刃,尽管如此,那女子却丝毫不在乎,呼喊的声音中透着焦急与执着,让人有些心疼。

    大长老目光凝聚在那女子身上,轻叹一声,他知道乔远多半是被人给带走了,不然那女子也不会寻到这罡风层下。

    苦涩的摇了摇头,大长老挥手就要将那画幕抹去,可就在此时,却见罡风中突然出现了一个人影,快速向着下方坠去。

    那女子也第一时间发现了那个人影,大喜过望,竟不顾随时可能被罡风撕裂身躯的风险,冲入了罡风层内,接住了那人影。

    大长老原本黯淡的双目蓦然一亮,盯着那道浑身鲜血淋漓的人影,顿时仰头大笑了起来。

    “好小子,这居然都不死,命够硬!”

    那人不是别人,正是乔远,而那女子,则是凌婉晨,此刻乔远满脸鲜血,全身铠甲尽碎,遍体鳞伤,特别是胸口处存在一个拳头大小的血洞,触目惊心,仔细看还能看到肋骨下的心脏在砰砰跳动。

    凌婉晨看到伤成这般模样的乔远,又是心急,又是心疼,连忙取出各种疗伤丹药,塞进他的口中。

    “夫君……你醒醒,你千万不能有事……”

    一时丹药塞的太多,乔远根本咽不下去,突然猛烈咳嗽起来,不仅将丹药全部吐出,还有大量鲜血溢出,但随之乔远的意识也清醒了过来,缓缓睁开双目,看到一脸心疼的凌婉晨,他艰难的抬起手,轻柔的抚摸着她的脸庞,翘起嘴角笑道。

    “塞这么多丹药,你想把我给噎死啊。”

    凌婉晨眼泪滴落,嗔怪道:“都什么时候了,还胡说八道。”

    “别哭,我没事的,这点小伤算不得什么,你要是亲我一下,我马上就能好。”

    乔远咧嘴笑的更加灿烂,拇指温柔的划过眼角,为她轻轻拭去眼泪。

    别看他表面惨烈的像一个重伤垂死之人,可双眼却是明亮至极,笑起来的模样也很有活力,凌婉晨当即放心了不少,娇嗔道:“一点都不正经。”

    话是这么说,可她还是红着脸在乔远唇上轻轻点了一下,随后眼露疑惑的问道。

    “刚才到底怎么回事?那金色光柱内的虚影呢?”

    乔远温柔一笑,随后目光移向下方,杀机毕露的说道:“等跟他们算清楚了帐,我再慢慢告诉你。”

    凌婉晨现在倒并不在意这些,她最担心乔远的伤势,轻声道:“你身上伤势这么重,还是先疗伤要紧。”

    乔远笑着摇了摇头,身上元婴大圆满的修为散发出来,搂住凌婉晨的纤腰刹那消失在原地,再出现时,赫然在了尧山百里外的一条大河河面之上。

    平静的河水不起一丝波澜,乔远双目杀机显露,盯着前方空旷的河面冷声道。

    “现在才想走,你不觉得太晚了吗?”

    话音轰轰,带着一股元婴大圆满的气势碾压过去,让平静的河面刹那掀起千层浪涛,向着乔远千丈外的一处地方呈圆形包围起来。

    “道友息怒,我想先前之事是一个误会。”

    千层浪涛在将那处地方包围到仅剩十丈之地时,突然有一道人影从水面中冲出,那人正是欲毒魔君,他拱手向着乔远一施礼,沉声道。

    乔远冷哼一声,根本不听那人解释,大手一挥,那千层浪涛便铺天盖地向着欲毒魔君压去。

    “哼,我之前说过,你敢伤她一丝一毫,我必让你形神俱灭。”

    这话可不是说来唬人,而是乔远内心言必践行之事,不管对方是欲毒魔君也好,是化魂境修士也罢,只要敢伤凌婉晨,就是触了他的逆鳞,不死不休。

    “道友还请听我一言,此事是我鲁莽,但我也是受制于人,不得不如此,若道友能放我一马,我可以告诉你一个关于尧仙殿的秘密,以作补偿。”

    欲毒魔君双目瞳孔微微一缩,立刻抬起双手,全身爆发出堪比元婴大圆满的威压,去抵抗那压来的千层浪涛,同时开口急声道。

    他不是没有自知之明,仅凭刚才乔远与秦朗天一招过手,欲毒魔君就知道乔远的实力绝不是普通元婴大圆满修士可以抵抗,所以他在秦朗天逃遁后,也第一时间选择了离开。

    只是他的速度相较于乔远,还是太慢了,才刚飞出不过百里,就被乔远强行拦截了下来。

    至于秦朗天,则在仙皇的相助下,穿梭空间离去,乔远神识无法找到其位置。

    此刻,欲毒魔君只能希望乔远对于尧仙殿感兴趣,否则这一次在劫难逃。

    但显然他还是没有意识到凌婉晨在乔远心中的地位,别说是关于尧仙殿的秘密,就算是关于飞升的秘密,他都不会因此而放过欲毒魔君。

    懒得再多费口舌,乔远抬手在身前缓缓划出一个月牙的痕迹,向前轻轻一推,动作看似缓慢轻柔,实则快若闪电,那欲毒魔君只看清了乔远右手晃出一连串残影,就有一轮似掩盖天地一切光芒的幽暗月牙蓦然出现。

    上一息幽暗月牙还在乔远身前,可下一息就突兀的到了他的身前,一股强烈的生死危机之感陡然在心中浮现,欲毒魔君浑身汗毛耸立,只来得及张口吐出了一颗紫色珠子。

    此时此刻,在他的世界里,这天已然变成了黑夜,本来将要落下的夕阳,不知何时换成了一轮残月。

    改天换日,这怎么可能是一个元婴期修士能够做到的,欲毒魔君心中的恐惧顿时如潮水般涌来,反应自然也就慢了一些。

    也就是这一慢,那幽暗月牙印在了紫色珠子上,没有任何意外的将其轰碎,幽暗的黑光如泼墨般弥漫开来,瞬间淹没了欲毒魔君的身躯。

    无声无息,没有一声凄厉的惨叫传出,更没有给他任何反抗逃遁的机会,欲毒魔君的气息便被扫除的一干二净,形神俱灭

    。

    浪花激荡的河面渐渐恢复平静,那里的幽暗黑光在十多息后消失不见,一切恢复如常,可人已经不见,连一片衣角都不曾留下,好似用一块黑布抹去了纸面上的一点污痕。

    这暗月印不愧是月无痕当年的成名神通之一,威力惊人,诡异莫测,乔远平时都会当做杀手锏使用,毕竟消耗太大,而这一次他上来便直接施展此神通,可见其心中对于欲毒魔君的杀意有多大。

    不过施展此神通后,乔远本来就还未恢复的身体立刻虚弱下来,脸色苍白,嘴角再次溢出鲜血,更是差点连保持飞行都无法做到。

    凌婉晨连忙将乔远扶住,神识扫过,见他只是灵力损耗过多以致体虚,这才松了一口气,白了他一眼嗔道。

    “就知道逞强。”

    乔远嘿嘿笑了笑,根本不敢反驳。

    “先找个安全的地方为你疗伤,之后再做打算。”凌婉晨无奈一笑,轻声说道。

    乔远迟疑了一下,目光再次冰冷下来,看着尧城的方向开口:“我的伤不碍事,等跟尧城的那几个老匹夫算清了帐……”

    他话语还未说话,就觉得左耳一痛,只见凌婉晨一只手揪住他的耳朵,板着脸说道:“听我的,先疗伤。”

    凌婉晨本身性格就颇为霸道,只是在嫁给乔远以后,略有收敛,此刻她一开口就是不容置疑的语气,乔远转头对上她气势十足的眼神,一会儿就败下阵来,喏喏的点了点头。

    很快,两人就在河边找了一个僻静之地,乔远布下阵法,各自打坐恢复起来。

    时间匆匆流逝,转眼日落换星辰,凌婉晨尽管之前中了毒,可在苍辽的帮助下,没多久就将毒全部逼了出来,至于先前所受的一些小伤,也在她的调息下,恢复了大半。

    刚过夜半,凌婉晨就苏醒了过来,感受到河面上吹来的风带着丝丝凉意,她目光担忧的看向不远处还在疗伤的乔远。

    这一看倒是让凌婉晨惊楞了一下,原本乔远伤势最重处就是胸口位置的一个血洞,没想到这短短半夜时间,那伤口就恢复如初,只见干枯的血迹覆盖在胸口上。

    通过心神感应,凌婉晨才发现乔远体内生机旺盛,血气沸腾,根本不像是刚受过重伤之人,再细细感受一下,乔远体内的灵力更是极为磅礴澎湃,比一般元婴大圆满修士足足要强过数倍,这让凌婉晨高兴的同时,终于彻底放下心来。

    漫漫长夜,凌婉晨也无心继续打坐,便搬来一块石头,坐在乔远面前,双手托着香腮,温柔的看着他。

    不知不觉,半个时辰过去了,乔远长呼一口气,缓缓睁开了双眼,映入眼帘的正是凌婉晨温柔而恬静的笑容。

    这四目相对的刹那,一股电流蓦然从两人心头划过,乔远内心温暖,牵过凌婉晨的玉手,轻声问道:“你的伤好了?”

    凌婉晨点了点头,随后又问道:“嗯,你怎么恢复这么快?”

    要知道,那种伤势换做别人,就算是有灵丹妙药,也至少需要十天半月,可乔远几乎没吃什么丹药,就只用了半天时间,外伤内伤几乎都恢复如初。

    这一切自然要归功于小葫芦,有那神秘力量护体,乔远才在仙皇的一指、一掌、一拳下保得性命,更是吞噬了大半仙皇的神念,逼得他不得不退去。

    那最后一刻,小葫芦甚至还不甘心只吞噬大半,硬是追着仙皇最后一缕神念出现在了罡风层外,若非乔远传念制止,它怕是打算操控乔远的肉身直接追到星空中。

    此刻想想那时的情形,他都觉得一阵后怕,罡风层内那种猛烈的风暴足以堪比化魂境修士的术法,每过一息,都要承受万千道风刃的切割,若是换做没修炼过肉身的修士,怕是瞬间就要粉身碎骨。

    乔远也是吃了不少苦,相当于经历了一次千刀万剐的锤炼,好在小葫芦够仁义,在他回来后,便立刻溢出了不少神秘力量温养其全身,这也是乔远敢带着重伤之体来追杀欲毒魔君的资本。

    经过半天的时间,以神秘力量那强大的恢复力,无论外伤内伤,皆已完全恢复。

    另外,乔远刚刚还看了一下,小葫芦在治疗好了他的伤势后,又陷入了沉睡,这次沉睡与之前明显不同,因为那葫芦表皮上有四个符文图案散发着微弱的光芒,还有一个符文图案显现出来,却黯淡无光,这是小葫芦在吞噬仙皇神念前所没有的。

    “大秦仙域,仙皇,焦家,还有他所说的什么界源之力。”乔远内心将这些一一思索过一遍,也不知道哪些能信,哪些不能信。

    “一切只有等找到了秦朗天才有可能弄清楚,还有……仙皇会再次降临吗?”

    凌婉晨等了好一会儿也没见乔远回话,反而自己发起了呆,她抬起玉手在乔远眼前晃了晃,见他更是一点反应都没有,不由轻咬银牙,莫名生起气来。

    凌婉晨抬起玉手直接手揪住乔远的耳朵,气呼呼的说道:“你发什么呆呢?”

    乔远立刻回过神来,悻悻一笑,摸了摸头说道:“刚才想事情想的太深入了。”

    凌婉晨撇了撇嘴,白了他一眼,直接问出了自己心里的疑惑。

    “哦,那我问你,白天在金色光柱内到底发生了什么?你怎么会冲出罡风层?要不是凭着比翼同心链感应到你的位置,我都以为你……”

    乔远想了想,一时也不知道该如何说起。

    “这个说来话长,要不先等我洗个澡换身干净的衣衫再慢慢说。”

    听他这番话,凌婉晨这才注意到乔远几乎是赤着身子,浑身衣衫被罡风撕碎了大半,只有零散的几根布条黏着干枯的血迹粘在皮肤上,模样要多惨烈有多惨裂。

    她不由噗嗤一声笑出声来,捂着鼻子摆了摆手道:“快去洗吧,臭死人了。”

    “你不陪我一起?”乔远一脸无辜的道。

    “谁要陪你,又臭又脏。”凌婉晨捏着鼻子,身子后倾,一脸嫌弃的说道。

    乔远神色顿时委屈下来,嘀咕了两句,突然身子凑上前,一把搂住凌婉晨的纤腰,坏笑起来。

    “再臭再脏也是你夫君,哪有夫君沐浴,娘子不在一旁侍候的,再说……咱们也有一段时间没双修了,不如趁着良辰美景,嗯~~”

    “我才不要。”凌婉晨美丽的脸庞上一下子泛了桃花般的红晕,玉手推开乔远的脸,娇嗔道。

    乔远哪里会听她的话,直接起身将凌婉晨拦腰抱起,坏笑着说道“那为夫就只好霸王硬上弓了。”

    PS:马上就要十二点了,前几天一直在忙活,没空码字,只有苦逼的在除夕夜赶工,字数有点多,大家省着点看,狗粮也有点多,大家别噎着……

    最后在这里,小蓝祝愿各位道友,新年快乐!2019生活工作顺顺利利!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