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鬼直播-百鬼直播 第五百九十八章 养小鬼 七

类别:港台言情 作者:王里予 书名:百鬼直播
    “那你这是怎么办到的?”三生疑惑道:“我刚才可是没有从你身上感受到任何法力波动啊?”

    “你忘了我是谁了吗?”王槐轻轻一笑解释道:“冥府乃魂之归处,掌管轮回转生之责。所以冥府法则对世间所有魂体都有一定的压制作用。

    而我们冥府鬼差乃是冥府所册封的阴间正神,自然受冥府规则庇护。所以我们冥府鬼差对一切魂体都有一定的克制作用。

    除此之外对于那些低于我们修为一个大境界的鬼物,我们冥府鬼差可直接凭借冥府法则,对他们进行操控,命令他们为我所用。”

    “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啊。”三生恍然的点了点头:“没想到冥府鬼差竟然还有这等福利啊。如果是这样的话,你们冥府鬼差在面对鬼物时岂不是无敌了?”

    “也不能这么说。”王槐摇了摇头:“面对普通鬼物的话,我们冥府鬼差自然可以凭借冥府规则对付它们。但如果是北邙山鬼物,那冥府规则的效果便微乎其微了。

    因为北邙山的北邙鬼母乃是证得无上道果的存在。所以在北邙鬼母的庇护下,北邙山鬼物能够在相当程度上抵挡冥府法则对他们的压制。

    不过由于冥府拥有最少两种以上的无上大道法则。再加上冥府掌管轮回转生之责,得到因果、气运、功德这三大无上大道法则加持的关系。所以冥府法则的力量,要远强于北邙山法则。

    因此冥府法则对于北邙山鬼物还是会有一定的克制作用。不过最重要的是,正因为冥府法则要比北邙山法则强大的关系。所以大大的限制了北邙山的发展。否则如果北邙山吸纳了太多的鬼物的话。那么北邙山法则的力量便会被稀释,到时反而会被冥府压制。

    所以这么多年来,北邙山很少吸纳正式成员。而是通过北邙山规则,将功法鬼术直接投射给那些新生的鬼物。以此来牵制冥府的力量......。”

    说话的功夫青面小鬼带着他们来到了一间房门前,王槐和三生以神识穿过房门发现,韩冰清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满脸期待的不时看向房门的方向。而就在她的卧室,王槐和三生发现了立于梳妆台上的那枚黑色鬼牌。

    “是这个女人!”三生恍然的点了点头:“看来她应该是见你身份非凡,所以想利用这青面小鬼来迷惑你。只不过这个女人是脑残吗?她也不想想连王通这样的王家外院子弟都被逼着给你下跪了,你又岂会是个普通人。”

    王槐冷冷一笑:“欲望往往会令人看不清楚现实,这个女人如此利欲熏心,自然不会放弃这么好的一个上位的机会。我想她应该是在赌,赌我并非是修炼者。而只是一个身份地位极高的凡人。只可惜她这一次赌输了......。”

    说完王槐抬起手轻轻一推房门,本已上锁的房门便毫无阻碍的被推开了。而坐在客厅早已等候多时的韩冰清先是吓了一跳,随后见她的青面小鬼果真将王槐带到了她的面前顿时大喜过望,连站在王槐身后的三生都没有注意到,扭动着水蛇腰便迫不及待的向他走了过来。

    “亲爱的......奴家你可让奴家好等啊。”韩冰清满脸淫笑的娇呼一声,抬手便于向王槐的脸摸了过去。

    然而还未等她的手触碰道王槐的脸颊,王槐突然抬起手叼住了她的手腕,冷冷一笑,“大姐你家孩子走丢了,我给你送回来了。”

    “噗......!”一听这话韩冰清呆滞的同时,躲在王槐身后的三生顿时忍不住笑喷了出来......!

    而被三生这么一笑,韩冰清顿时清醒过来,瞥了一眼身旁满脸呆滞的青面小鬼,韩冰清满脸慌乱的说道:“王、王先生、你、你弄错了吧。这、这个孩子不是我的。”

    “哦,是吗?!”王槐嘲讽的笑了笑:随后瞥了青面小鬼一眼,寒声道:“小家伙,还不赶紧抱抱你的妈妈。”

    王槐此言一出,青面小鬼猛地看向韩冰清,脸上露出邪异的笑容,随后张开双臂扑到了韩冰清的身上,奶声奶气的说道:“妈妈我饿了......。”

    说着青面小鬼不待韩冰清反应过来,便张开满是獠牙的小嘴,一根猩红的长舌头伸了出来,在韩冰清的脸上连添了几下......!

    “啊......!”韩冰清怪叫了一声,无比慌乱的拽着青面小鬼的身子,便想将他从她的身上拽下来。只可惜青面小鬼再不济也是鬼魂境的鬼物。连普通的先天武者都不是他的对手,更不用说是韩冰清这样一个弱女子了。

    所以任凭韩冰清使劲浑身气力,都无法将青面小鬼从身上拽下来。

    王槐和三生无视韩冰清撕心裂肺的喊叫声,自顾自得走进屋子做到了客厅的沙发上,“怎么样韩小姐,你现在还不承认他是你的孩子吗。”

    此时韩冰清其还会不知她这场赌局已经输了而且输得很惨。想到这韩冰清强忍着心中的恐惧,背着青面小鬼连滚带爬的跪倒在王槐和三生面前,不断叩首道:“王先生、我错了!我错了!都怪我利欲熏心,竟妄想利用小鬼来控制您,我该死!我该死!求您大人有大量饶我一命吧。”

    “饶你一命。”王槐冷冷一笑:“你可知驭鬼害人是什么罪过吗?”

    韩冰清浑身颤抖的说道:“我、我不知道......我、我没有害人,我只、我只是想利用小鬼让你爱上我而已......我、我真的没有恶意啊。”

    “呵呵,这么说在你心里,只有杀人才叫害人吗?”王槐神情古怪的说道:“你的想法可真是够清新脱俗的了。照你这么说我不应该怪你,反应应该谢谢你驭鬼来迷惑我喽。”

    “我、我......!”韩冰清一时无言以对,不断叩首道:“我、我错了!我、我认罪!王、王先生只要您能绕我一名,小女愿意当牛做马的伺候您。”

    “还是算了吧。”王槐满脸厌恶的说道:“就你这种女人,我看着都恶心。”

    “可不是吗。”三生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看你都不喜欢女人了,要我说你还会老老实实的呆在家里算了,别出来影响大老爷们的i取向了!”

    “是是是!”韩冰清想也不想的便连连点头应道:“我、我这就走!”说完韩冰清起身便要向门口抛去。

    “我擦!”望着韩冰清的背影,三生神情古怪的说道:“这个娘们儿还真会借坡下驴啊。我们说要放她走了吗。”说着三生伸手一抓,一股无形之力随之拽住韩冰清,将她生生地提了回来。

    韩冰清显然被三生这一手给吓得不轻,瘫倒在地上犹如捣蒜一般,不断向王槐和三生磕头,嘴里不断念叨着;“我有罪,我该死,我有罪,我该死......。”

    “好了!”王槐不耐烦的挥了挥手,不带任何感情的说道:“本来呢你驭鬼害人我是要将你的魂魄拘回冥府问罪的。但我念在你并没有驭使鬼物杀生害命的份上。我可以给你一个活命的机会。”

    一听这话韩冰清猛地抬起头,满脸激动的叩首道:“多、多谢王先生饶命,多谢王先生饶命!”

    “呵呵!”王槐冷笑一声:“我只说给你一个活命的机会,至于能否抓住就要看你自己肯不肯说实话。”

    “我说!我说!”韩冰清想不想的便说道:“只要我知道的我肯定知无不言,实话实说。”

    “很好!”王槐满意的点了点头,“告诉我你是从哪里得到的这只小鬼?”

    韩冰清毫不犹豫的说道:“是我的一位朋友见我过气多年,所以给我介绍了一位大师,说能够给我改气运。后来我花了万,从那位大师手里买了这个这块童子牌。

    那位大师告诉我说只要将我的一滴鲜血滴在童子牌上,然后心里想着所求的愿望,然后童子便会现身为我实现愿望。

    不过那位大师提醒我,每实现一个愿望后,必须等三个月的时间才能够求取第二个愿望。否则的话将由祸事临身。所以至今为止我只用过一次童子牌,就是求童子让王通爱上我......!”

    听韩冰清这么一说,三生不禁疑惑道:“奇怪,那个所谓的大师分明是在利用这小鬼来吸收这个女人身上的精气。可是他又为什么要特意提醒韩冰清,要时隔三个月才能求情第二个愿望呢?难道说是那个邪修者良心发现了吗?”

    “呵,这怎么可能。”王槐轻笑一声:“只能说那个邪修者很有头脑,懂得细水长流的道理。如果我所料不错的话,她每血祭童子牌一次,小鬼便会吞噬她最少三成的精气。

    所以如果她毫无节制的连续血祭的话,那么只需三次她便会血枯而亡。虽然这么做可以令他在短时间内得到大量精血。但同样的他也将失去一个这个血食。

    但如果她每隔三个月的时间血祭的话,那么三个月的时间基本可以令她恢复所消耗的精血。

    现如今道教监察天地抓捕血食着实不易。所以与其一口吃个胖子,莫不如换一种方式将她豢养起来。这与活熊取胆是同样的道理。

    如此一来不仅可以源源不断的获取精血,还可以有效的避免被道教发现。不得不说这一手玩儿的真是漂亮!”

    说完王槐眼中寒光一声,俯视着韩冰清说道:“明天你便带我去见卖给你童子牌的那个所谓的大师。”

    “这、这个!”韩冰清有些为难的说道:“王先生不瞒您说我并没有那个大师的联系方式。上次还是我的那位朋友,带着那位大师来我家见面的呢。”

    “呵呵,此人行事果然小心谨慎啊。”王槐冷冷一笑:“那你明天便联系你的那个朋友,告诉他你的一个朋友也想转运,请他代为引荐那个大师听明白没有......。”

    “听、听明白了!”韩冰清急忙说道:“我明天一早便联系他。”

    “嗯!”王槐点了点头,凝视着她说道:“这是你唯一的一次机会,如果你办砸的话,那么你也就没有继续活下去的必要了。还有友情提醒你,不要想着逃跑,整个酒店都在我的神识范围内。如果你有任何异动的话,别怪我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是是是!”韩冰清连连叩首道:“多谢王先生不杀之恩,多谢王先生不杀之恩。”

    “好了我们走吧。”王槐说着站起什么,与三生向门外走去。

    韩冰清急忙说道:“王先生、王先生......!”

    王槐皱了皱眉,“还有什么事。”

    韩冰清满脸慌乱的指了指抱着自己肩膀的青面小鬼,欲哭无泪的说道;“请、请您帮我把他带走可以吗?他、他如果就这么趴在我的身上,我、我非被他吓死不可。”

    王槐嘲讽的笑了笑:“怎么你不想靠他改运了?”

    “不想了,不想了!”韩冰清急忙摇了摇头:“我、我再也不敢有任何非分之想了。”

    “哼,算你识相。”王槐冷哼一声,随后一挥手将小鬼收入储物戒指中。这小鬼属于一种特殊的能量型傀儡,所以可以将其收入储物戒指中。

    见趴在自己身上的青面小鬼突然消失不见,韩冰清顿时松了一口气,两眼一翻瘫倒在地晕了过去。

    而王槐和三生也懒得管这个女人,竟直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回到房间后三生突然想起来问道:“槐哥你怎么把那只小鬼给收起了了?难道说你还想留着那玩意儿不成?”

    “我有甜甜我要那玩意儿做什么。”王槐白了他一眼说道:“我之所以留着它乃是怕打草惊蛇。要知道那个邪修者既然利用小鬼吸人精血,那么其必定与小鬼心神相连。所以如果我将这只小鬼灭杀的话,恐怕那人会立刻有所感应。到时再想利用韩冰清将他引出来可就困难了。”

    “这样啊。”三生恍然的点了点头,“这么说你之所以要韩冰清等到明天早上才给他的那个朋友打电话,也是为了怕引起对方的怀疑是吗?”

    “看来你还不算太笨。”王槐调笑道:“大半夜的给人家打电话,就算装得再平静恐怕难免也会惹人怀疑。所以莫不如耐心等候一晚也不迟啊......!”

    :。: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