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齐天大圣-正文 第50章 收服的第一个变种人!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九尾玄龟 书名:最强齐天大圣
    在死亡的威胁下,钱博云再也不敢隐藏,终于爆发出自己的实力。

    一瞬间就退出二三十米!

    整个大厅才多大?

    他这一退,几乎退到了门边!

    “卧槽!”

    “好快!”

    “这是人能拥有的速度吗?”

    “尼玛,我们都被骗了,他真是变种人!”

    看到这一幕,所有人的脸色同时大变,近乎本能的向后退去,看向钱博云的目光带上了一丝恐惧。

    “隐藏的好深啊!”

    何宥鸣和赵东来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眸子中看到了震惊:“认识钱博云也有二十多年了吧,没想到他居然是变种人!”

    “感情这家伙伪装的那么好,居然是在骗人!”

    秦楠、梓夏和赵阳也都脸色剧变。

    “人不可貌相,眼睛看到的未必都是真的!”

    赢岳淡淡一笑,随即看向钱博云,道:“说吧,为什么要帮路易斯安,你们是不是一伙的?”

    “赢岳,你竟敢坏我的好事,我与你势不两立!”

    钱博云脸色阴沉的能滴出水来,作为一个药材贩子,只有低调再低调,才能躲藏在人群中,悄悄低价购买草药。

    但是现在,他暴露了!

    以后,他怎么在国内买草药?

    赢岳,这是彻底断了他的财路啊!

    “与我势不两立?”

    赢岳嗤笑一声:“怎么个势不两立法,杀我?”

    “你少得意,我不会放过你的!”

    钱博云知道自己不是赢岳的对手,放下这句狠话后,就飞速撤退,只要离开这里,他有的是办法玩死赢岳。

    “逃?”

    赢岳轻轻摇头,随手抓起一粒花生米,屈指一弹。

    “咻——”

    伴随着一道凄厉的破空声,1秒后,厅外传来一声惨叫,紧接着,便是噗通一声重物坠地的声音。

    赢岳慢悠悠走了出去。

    众人面面相觑,也快步跟了出去。

    来到厅外,众人顿时张大了嘴!

    只见钱博云躺在地上哀嚎着,左腿的膝盖处,出现了一个花生米大小的血窟窿,鲜血顺着他的裤腿流了出来。

    他整个人疼的呲牙咧嘴,额头冷汗滚滚。

    “这简直……简直……”

    众人浑身颤抖,止不住的倒抽冷气,一粒花生米啊,那仅仅只是一粒花生米啊!

    为什么威力和子弹一样?

    “我对你很好奇!”

    赢岳走到钱博云跟前,蹲下身看着他的眼睛,淡淡问道:“什么时候变成变种人的,为什么要购买人参?”

    钱博云什么时候变得变种人,他倒是兴趣不大,但是钱博云千方百计想要得到那株人参,却引起了赢岳的兴趣。

    不可能无缘无故的和刘老抢,一定有原因。

    “哼!你以为我会告诉你?”

    钱博云冷冷道:“今天落到你手里,算我认栽,但是你休想从我这里知道任何事情!”

    “你会说的,肯定会说的!”

    赢岳笑了笑,在钱博云的肩膀上轻轻一拍,刹那间,钱博云整个人像是中了魔咒一般,浑身抽搐起来。

    身体微微颤抖着,肌肉不断抽动,嘴里发出一声声像是野兽般的低吼,听得众人脸色大变。

    为何这般痛苦?

    那是因为射进他膝盖中的花生米,正在发芽、生长,在骨骼内部,顺着骨髓一路生长。

    这样的痛苦,岂是一般人能够承受的?

    你要知道,神经可都在骨髓里面啊!

    “啊……”

    钱博云发出凄厉的惨叫,疼的满地打滚,只看得众人心惊肉跳,吓得几个女孩子都转过头去,不敢再看。

    “天呐,他到底在遭受什么样的酷刑啊?!”

    众人眼皮抽搐,头皮发麻,简直不敢想象。

    “停!停下!”

    仅仅过了30秒,钱博云就承受不住了:“我说,你想知道什么,我说,我统统告诉你,求你停下来!”

    “早这样不就行了?”

    赢岳摇摇头,轻轻一拍他的肩膀,道:“说吧!你为什么要弄到这根人参?”

    痛苦渐渐消失,钱博云不再惨叫,大口喘着粗气,浑身已经被冷汗打湿。

    为什么?

    钱博云惨然一笑:“当然是为了赚钱!你们可能不知道吧,国外制造新药的主要材料,就是我们的名贵中草药,而且年份越高,越受追捧,制造出的新药效果越惊人!”

    这话一出,全场皆惊!

    “我去,真的假的?”

    “忽悠人的吧,新药就是新药,和中草药扯上什么关系?”

    钱博云继续道:“像这样一株400年份的野山参,拿到国外足以卖出10倍的高价!”

    “10倍!!!”

    全场尽是倒吸冷气的声音。

    “刚才那个新药,是你拿出来的吧?”

    赢岳没有理会众人,自顾自的问道。

    “你猜的没错,我是一个药贩子!”

    钱博云哀声道:“我从国外低价买到淘汰过的新药,然后拿到国内,高价卖给你们这样的富豪,再从国内收购名贵中草药,高价出售给国外!”

    低价购买国外淘汰的新药,高价买到国内。

    低价收购国内的名贵中草药,然后高价买到国外。

    听到钱博云的赚钱方式,在场的众人面面相觑,心里又是震惊,又是佩服。

    真会赚钱啊!

    每完成一单,就净赚十几二十亿,这样的大手笔,让人不佩服都难。

    这家伙,真会投机啊!

    赢岳微微点头,也有些敬佩他的本事,沉默良久忽然说道:“你很会赚钱,杀了你确实有些可惜。这样吧,以后就跟着我混,乖乖做我的狗,我可以饶你一命!”

    钱博云脸色大变!

    “当然,我会给你逃跑的机会,也不阻拦你,前提是,你能逃掉!”

    赢岳继续说道。

    众人愣住了!

    什么意思?

    这是要收服钱博云吗?

    刘老和何宥鸣相互看了看,显然没料到赢岳有这种想法,竟然想要收服钱博云?

    但两人也没有多说什么!

    此时此刻,在见识到赢岳的真本事后,他们才发现,他们对赢岳的认识,实在太浅薄了。

    赢岳不仅是一个医术通神的医者,同时,很可能也是一个可怕的变种人,杀起人来,绝不含糊。

    对于变种人的事情,他们不想掺和,也不敢掺和。

    钱博云脸色变了变,冷哼一声低下了头去,让他臣服一个毛头小子,那自然是不可能的。

    他已经决定了,只要能悄悄逃走,他绝不会犹豫。

    “呵呵!”

    赢岳扫了他一眼,哪还不知道他心里的想法,但他也没有在意,转身进了大厅。

    此时此刻,赢岳无疑是所有的焦点,完成了从一个小人物,到全场焦点的华丽转变。

    所以,当他进入后,众人也跟了进去。

    至于钱博云,没人去理会了!

    拍卖会继续进行。

    接下来的拍卖变得安静了许多,或许是因为赢岳在这里,大家表现的很规矩,竞拍的时候声音都很小。

    全场的视线,有意无意的扫向他。

    角落里的桌子,无形中成了全场的焦点。

    “赢岳,你好厉害哇!”

    要说全场表现如旧的,唯有梓夏这个女孩子了,她眨巴着大眼睛,小脸上满是崇拜。

    “厉害吗,一般般吧!”

    赢岳捏了捏鼻子。

    “当然厉害了,比电视里的武侠高手还要厉害呢!”梓夏连连点着小脑袋,双眼都冒着星星。

    而此刻,在没有人注意到的大厅外,钱博云愣住了,他本以为赢岳要收服他,肯定会严密监视着他。

    哪曾想,赢岳进入后,压根不管他了。

    这让钱博云很是困惑,不过这么好的机会,他自然不会错过,他悄悄走到墙角处,纵身跃了上去,望着大厅的方向,眼中闪烁着冷光:“小子,你等着,我离开后就是你的死期!”

    这个念头刚刚冒出,浑身上下就传来一股钻心的剧痛,他整个人直接痛的从墙上跌了下来。

    情况和蔡天彪那次一模一样。

    煎熬半天,脑海中的杀意散去,身上的疼痛也跟着消失……

    如此反复多次,钱博云和蔡天彪一样,发现了一个让他惊恐的事实:一旦对赢岳动杀心,痛苦就随之而来。

    “他到底对我做了什么?!”

    “为什么会这样?!”

    钱博云反心里嘶吼:“不行,我要去医院,我要找最好的医生,我要知道我到底发生了什么?”

    想让他轻易臣服,那是不可能的,所以,钱博云还是逃了,在拍卖会没有结束的时候翻墙而逃。

    而就在他刚刚离开的瞬间,赢岳望向大厅外他逃走的方向,嘴角翘起,挂上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

    逃?

    你还会回来找我的……

    收服钱博云也是临时起意,赢岳觉得钱博云这种人常年在国外打交道,需要通过他来了解国外的消息。

    其次,钱博云毕竟是变种人,实力还凑合,从某些角度来说,他比蔡天彪好用!

    所以,就留他一命,贬谪为狗!

    两个小时后,拍卖会宣告结束,赢岳拿着两棵野山参,心满意足的离开了惠氏庄园。

    虽然惠东极力挽留,其他人也隐晦的表达出请客吃饭,认识一下他的意愿,但是赢岳哪有那个心情?

    他现在只想拿着这两株人参,回到家,将它们吸收掉,因此,对于众人的请求,全部推辞掉了。

    就连梓夏、秦楠、刘老都不例外。

    这让几个人很是不开心,但赢岳执意要走,他们也没办法,临了刘老还念叨着能否传授他一套针灸之术。

    赢岳只想尽快离开,也就随口答应了。

    回到家后,赢岳迫不及待的将两根人参吞下肚,然后进入修炼状态。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