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齐天大圣-正文 第69章 华夏第一深谷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九尾玄龟 书名:最强齐天大圣
    看着火爆的治病场景,胡专家和张专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有些严重怀疑人生,活到狗身上的感觉。

    他们眼睁睁的看着,看着赢岳诊断、治病,全程行云流水,毫不中断,任何病到了他手上,就仿佛不是病。

    一个指头下去,药到病除。

    简单的就跟喝水似得!

    “老张,糖尿病还能这么治?”

    胡专家转过头,愣愣看着张专家。

    “我也不知道啊!”

    张专家苦笑摇头,刚才亲眼见到赢岳在一个糖尿病患者的后腰揉了几下,然后患者的糖尿病就好了。

    这让张专家倍感荒谬!

    糖尿病还能这么治?

    该不会是请来的托儿,或者在演戏?

    项云华见状,意味深长的笑道:“两位专家不必怀疑,这个小伙子不是一般人啊,不能用正常人的眼光看待啊!”

    说完,径直走向赢岳,只留下愣愣的两位专家。

    “不是一般人?”

    “那是什么人?”

    “下一位!”

    赢岳治完一个人,随口喊了下一个人,这时,项云华凑了上来:“小神医,能耽误你两分钟时间吗?”

    赢岳眉头一皱:“没看见我在治病吗?”

    “小神医不要生气,就耽误你2分钟时间!首先,感谢你救了我的女儿,我表示最真诚的谢意!”

    项云华深深鞠了一躬,然后道:“其次,我有些话想私底下对你说,能借一步说话吗?”

    “没空!”

    赢岳冷冷吐出两个字,然后对项云华身后的一个年轻人道:“下一位!”

    项云华热脸贴了个冷屁股,心里多少有些不悦,他好歹也是军中的首长,走到哪里不是被恭敬以待?

    赢岳这种态度,未免太不给面子,让他脸上有些挂不住。

    两个士兵见状,当即斥道:“这位先生,我们首长和你谈话,请注意你的态度和言辞!”

    赢岳嗤笑一声:“他是你们的首长,但不是我的,还管不到我头上!”

    说着,冷冷扫了项云华一眼:“麻烦你让开点,别打扰我治病!”

    “你……”

    项云华一脸郁闷的退了出来。

    赢岳冷哼一声,继续看病。

    而这时,赵阳凑了过来,压低声音道:“我的赢哥啊,你到底是眼瞎还是装糊涂?”

    “什么意思?”赢岳眉毛一掀。

    赵阳指了指项云华,低声道:“你难道没有看到吗,将花,将花啊!”

    将花?

    “什么将花?”

    赢岳闻言一愣。

    “你看他的肩章!”

    赵阳努了努嘴,指着项云华低声说道。

    赢岳怔了怔,转头看向项云华的肩膀,不禁有些惊讶,松枝叶、五角星……

    少将!

    这是少将的肩章啊!

    “看到了吗,赢哥,少将,少将啊!”

    赵阳低声道:“眼前这人可是一个少将,而且还这么年轻,背景一定很深。你竟然这种态度,实在太不应该了!”

    赢岳翻翻白眼,没好气道:“少将怎么了?我一没当兵,二没进入军营,他管不到我头上吧?一边去,被打扰我看病!”

    “赢哥你……”

    赵阳咬了咬牙,实在有些无语,他真是搞不懂了,赢哥确实,既能打,又能看病。

    但这又什么?

    充其量只是一个有本事的小老百姓!

    但是项云华不同,他可是货真价实的将军,军政界的大人物,这样的存在,你不巴结也就算了,但也别得罪啊!

    赵阳摇摇头,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了,然后走到项云华跟前,略显尴尬的说道:“首长,我这位朋友的脾气有些那个,您别放在心上啊!”

    项云华摆摆手:“刚才还要多谢你帮我求情,谢谢你了!”

    赵阳有些受宠若惊,连连摆手道:“首长说的哪里话,换做谁都不会坐视不理的,我只是做了自己应该做的事情!”

    “不错!”

    被赢岳连番呛到,心情有些郁闷的项云华听到这话,心情稍稍好了点,低声问道:“他是你朋友?”

    “对对,是我朋友,关系很好的朋友!”

    赵阳跟人精似得,哪里不明白项云华已经注意到赢岳了,当下连连说道。

    “既然是你的朋友,那你应该有他的联系方式和详细资料吧?”

    项云华眼中闪过一道精芒,再次问道。

    “这个……”

    赵阳挠挠头,干笑道:“首长,在没有经过我朋友的同意前,这些我不能暴露,不过……”

    说到这里,他看了赢岳一眼,凑到项云华跟前道:“我这朋友名气很大,你去江州随便一打听,就知道他是谁!”

    “真的假的?”

    项云华有些讶然:“江州什么时候出了这么一个人物,我为什么从未听说过?”

    “当然是真的,他也是最近才崛起的人物!”

    赵阳连忙保证道:“句句属实,不敢欺瞒!”

    项云华微微点头,然后拍拍赵阳的肩膀,笑道:“谢谢小兄弟了,你很不错!”

    “不客气不客气!”

    赵阳有些受宠若惊。

    项云华点点头,然后走到赢岳跟前,真挚的说道:“神医,再次感谢你的救命之恩,这个恩情我会记住的,等过两天,我一定登门拜访,重重酬谢!”

    赢岳扫了他一眼,随意摆了摆手。

    项云华嘴角抽搐了两下,转身离去。

    直升机飞走了,项云华也离开了,众人心里压力减轻不少,有个首长在旁边,还真有些不自在。

    这时就听一个交警纳闷道:“奇怪!为什么那首长只带走他的女儿,却没有理会另一个死者呢?”

    “是啊,我也纳闷呢,既然死者和他女儿在同一辆车上,两人应该有些关系吧?”

    “谁知道呢,或许仅仅只是首长女儿的朋友吧,总归对首长来说,可能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人吧!”

    “你没听见那首长刚才咒骂小白脸勾引他女儿嘛,依我看,那个死者八成就是那个小白脸,首长理会他干嘛?”

    “也是哦……”

    听到交警的议论,赢岳默默看向兰博基尼,上面原本有两个人的,一个项杉,另一个是不明身份的人。

    项杉因为吊着一口气,因此而获救。

    但是另外那人却被方向盘当场撞死。

    项云华从出现到离开,理都没理死者,足以说明,死者对项云华来说,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人。

    世间不断流逝,诊病正在进行着。

    不知不觉中,2个小时过去了。

    经过这段时间的抢修,高速公路终于通车,赢岳的诊病也宣告结束,虽然源源不断的路人赶来,但是该结束,还得结束。

    赢岳不可能一直看下去。

    采药队继续上路。

    “赢哥,刚才那位可是将军啊,你为什么不能放低身段呢?如果借着这次恩情,和他攀上关系,你就发达了……”

    赵阳一边开车,一边抱怨赢岳刚才的愚蠢行为。

    “我的世界你不懂!”

    赢岳翻翻白眼,见他还要啰嗦,斥道:“安心开你的车,别再啰嗦,信不信我把你扔出去?”

    “……”

    赵阳瘪瘪嘴,不再多说了。

    “咯咯……”

    梓夏在旁边痴痴笑着。

    接下来的路途很顺利,五个小时后,采药队到达巫溪,在巫溪酒店住了一晚后,第二天早上六点继续出发。

    大概十点的时候,抵达兰英大峡谷景区门口。

    “好美啊!”

    穿过景区大门,映入眼帘的是连绵不断的群山,一条巨大的峡谷像是用刀劈出来的一般,将群山从中间分成两半。

    苍莽、翠绿!

    巍峨、高耸!

    站在这里,你完全能感受到自己的渺小,拔地而起的高耸山脉,高达数百丈的悬崖峭壁,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在这里体现的淋漓尽致!

    一条建在群山峭壁处的公路,像是一条小蛇一样缠绕在群山肩头,蜿蜒着从山顶延伸到谷底。

    “阿政,通知其他车辆,提高警惕,减速慢行!”

    采药队身在山顶,要穿过兰英大峡谷,就需要沿着建在绝壁上的盘山公路下去。

    但是盘山公路非常危险,一侧是凸出来的悬崖峭壁,另一侧是数百丈深悬崖。

    在这里行走,一个不小心就会丢掉小命!

    “各车辆注意,提高警惕,减速慢行!”

    “各车辆注意,提高警惕,减速慢行!”

    保镖队长周玉政不敢怠慢,连拿起对讲机,通知采药队的其他车辆。

    “出发!”

    一声令下,采药队上了盘山公路,开始穿越兰英大峡谷。

    这个时候,赵阳认真开着车,不敢再说话了。

    倒是梓夏凑到赢岳跟前,小声的说着话:“赢岳,你知道吗,兰英大峡谷全长五十多公里,相对深度在一千米以上,是我国最深的峡谷,有‘华夏第一深谷’的美誉呢!”

    “我经常听说兰英大峡谷,但这是第一次来!”

    赢岳扭头望着窗外,道:“不过确实很有视觉冲击力,背靠悬崖峭壁,面临万丈深渊,确实很危险!”

    赢岳没有夸张,实在是盘山公路,真的太陡峭了,看得人心惊胆战。

    行走在这里,你会情不自禁的想,万一左边的峭壁砸下来咋办?

    万一车子忽然冲进右边的悬崖,会不会粉身碎骨?

    每个人都会这样想!

    好在虽然心惊胆战,但经过1个多小时的慢行,采药队终于抵达谷底。

    身在谷底,仰望着两侧的高山,更能感觉到自己的渺小。

    “终于到谷底了!”

    “赶紧弄点吃的,饿死了!”

    早已饥肠辘辘的采药队,找了个农家吃了点东西,然后开车去人迹罕至的地方,采集一些路过的药材。

    安息蓓菌不在这里,但是谷底也有几种特殊的药材,顺路采集了。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