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齐天大圣-第一卷 第92章 谁是真正的得道高人?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九尾玄龟 书名:最强齐天大圣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最强齐天大圣最新章节!

    “你是什么人,竟然敢在这里搞乱?”

    一个家长跳出来,指着赢岳怒声说道。

    而其他家长也纷纷对赢岳怒目而视,这都什么时候了,竟然还敢捣乱,真是混账。

    “赢先生,你的意思是……”

    唯有刘老知道赢岳的本事,当下连忙问道。

    “我说,这位袁道长一派胡言!”

    赢岳指着袁道长,淡淡说道。

    这话一出,满场哗然!

    “你谁啊,也敢在这里大放厥词!”

    “就是,胡说八道什么,还说袁道长一派胡言!”

    “大人说话,小孩不准插嘴!”

    众人纷纷指责起来,蒋韵的脸上很不好看:“小伙子,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这么说?你知不知道你这句话意味着什么?”

    眼见赢岳犯了众怒,刘老连介绍道:“这位是赢先生,是我请老帮忙寻找鸢鸢的!”

    听到这话,蒋韵脸上的怒气当即收敛,忍不住抱怨道:“爸,您的心情我能理解,但是您也不能把不相干的人找来啊,这不是诚心添乱嘛!”

    “什么添乱!”

    刘老闻言,登时不满了:“赢先生可是有大本事的人,要不是我舍下这张老脸,你们想请他还请不到呢!”

    蒋韵压根不信,闻言勉强笑道:“爸,我让小王送您回家吧,您也赶了半天的路,肯定累坏了吧,回家歇着,这里有我们呢!”

    “我不走,我要在这里等鸢鸢!”

    刘老冷哼一声,却是执意不走。

    蒋韵见状,忍不住看向丈夫刘江。

    刘江叹了口气,准备开口劝说,这时,袁道长却是忽然插嘴道:“这位小友,您方才说贫道一派胡言,不知有何高见?”

    他一手拿着拂尘,另一手捏着拈花指,脸上带着平静的笑容,一副仙风道骨,得道高人的模样。

    众人看得暗暗点头,眼中露出赞许的神情,都说宰相肚里能撑船,也只有袁道长这样的得道高人,才不会因为这个小年轻的无礼所影响。

    这才是真正的高人风采啊!

    想到这里,众人对袁道长更有希望了。

    蒋韵说道:“袁道长,您刚才判断的非常准确,一字不差,我现在对您的判断深信不疑,我相信只要按照您的指示去寻找,一定能找到我家女儿的!”

    说到这里,她又对刘老道:“爸,这里有我和鸢鸢她爸盯着就可以了,您还是带着您的朋友去家里休息吧,都累了一路了!”

    刘老脸上浮现出一抹怒气,正要说什么,就听袁道长又道:“蒋女士无需如此,所谓学无先后,达者为师,贫道虽然修道六十载,但也倍感自身之渺小,学识之浅薄。

    而反观这位小友,却是天庭饱满,双目炯炯有神,一定是有大本事的人,且听听他的高见,再做判断也不迟啊!”

    “袁道长谦虚谨慎,虚怀若谷,真乃得道高人啊!”

    “令人钦佩!”

    “这才是真正的高人啊,现在的小年轻真的比不了!”

    众人纷纷开口,交口称赞不已。

    就连不怎么相信袁道长的刘江,及政府人士、警察也都微微点头,目露赞许之色。

    这个小年轻出言冒犯,而袁道长非但不恼,反而温言相询,单单这种广阔的胸襟,就让人敬佩不已。

    “别的不说,单论胸怀,爸带来的这个小伙子,就差了袁道长不知几条街!”

    刘江微微点头,就准备打电话,按照袁道长的话下达指示,就听袁道长继续问道:“这位小友,如果你有什么高见,但言无妨!”

    这话一出,所有人齐齐看向赢岳,或是冷笑,或是质疑,或是不满,或是轻蔑……

    唯有刘老,却是一脸期待的问道:“赢先生,您刚才说袁道长一派胡言,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赢岳微微摇头,看着袁道长道:“敢问袁道长,你刚才就是根据这根头发,测算出刘鸢的一切信息,以及她现在的情况,对吧?”

    “当然如此!”

    袁道长微微颔首,看着手里的头发道:“身体发肤,浑身一体,冥冥之中自有其联系,贫道虽然道行浅薄,但勉强也能推算一二!”

    “身体和头发有联系,这一点我很赞同!”

    赢岳没有否认他的前一句话:“但问题是,你算错了,错的离谱,大错特错,也太能忽悠人了,你是从哪里蹦出来的神棍啊?!”

    “黄口小儿,给贫道住口!”

    袁道长终于怒了,他成名多年,乃是华中地区有名的真人,平时出入显贵巨富之家,哪一个不是口称真人,恭敬以待?

    谁敢质疑?

    谁敢这么不留情面?

    现在倒好,他袁真人好言相询,结果被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鬼连番不给他面子,简直无法容忍。

    “贫道6岁拜入师门,苦修道法60载,遍阅道家古籍数万卷,勤学多年,日日不辍,方有今日之成就,岂是你能诋毁的?”

    袁道长越说越气,声音也越发高亢,骤然发难:“今天,你要是不说出个子丑寅卯,贫道定饶你不得!”

    “还说什么,你所说的一切都是假的!”

    赢岳嗤笑一声:“从头开始,就是错的,还有什么好说的,你以为说这么多,就能改变你一派胡言的事实!”

    “好胆!”

    袁道长口中轻喝,眼眸瞪着赢岳:“黄口小儿,焉能如此欺辱贫道,不可原谅!”

    “贫道且问你,你懂周易吗?”

    “你懂《道藏》吗?”

    “你看过《大道论》吗?”

    “你学过《坐忘论》和《黄帝内经》吗?”

    “你知道看相、摸骨、算命测富贵吗?”

    袁道长每发一问,就踏前一步,只见他须发皆张,怒目圆睁,眸中神光湛湛,口中如绽春雷:“你恐怕连八八六十四卦都说不出来,却在这里大言不惭!”

    “我袁洪明苦学道法60载,算命测字,八卦占卜,鲜有差漏,你这黄口小儿安敢辱我?”

    袁道长怒发冲冠,犹如仙人发怒,只看得众人目泛神采,被他的风采所折服。

    整个小院内,噤若寒蝉,大气都不敢出,唯有袁道长的质问声响彻着。

    赢岳不动声色,淡淡道:“我不管你有什么本事,我也不想知道,我只知道对于这件事情,你确实错了,而且错的很离谱!”

    “居然还敢狡辩?”

    袁道长怒色更甚,而其他人也一脸不爽的看着赢岳,都这个时候了,还说袁道长错了,真是死鸭子上架,嘴硬。

    赢岳无视了众人的目光,看着袁道长,淡淡说道:“知道我为什么说你错了吗,因为你从一开始就错了!”

    说到这里,他指着袁道长手里的头发道:“你手里的这根头发,根本不是刘鸢的,而是别人的。

    你连头发都弄错了,却在这里跟我说什么,根据这根头发算出一切,这不是一派胡言是什么?”

    赢岳很清楚,通过一根头发,确实能判断出头发主人的下落,对此他深信不疑。

    因为他自己就能做到。

    但问题是,袁道长拿着别人的头发,测算刘鸢的生辰八字……

    这他妈不是瞎扯淡吗?

    “你说什么?”

    “竟有这等事?”

    这话一出,众人大吃一惊:“假头发?这怎么可能呢?”

    “真的假的?”

    “年轻人,你可不要胡说八道,这明明是蒋女士从家里带来的头发,怎么可能弄错?”

    “就是,蒋女士刚才说的清清楚楚,这是从她女儿房间里找到的头发,不是她女儿的头发,又是谁的?”

    “你是不是无话可说了,所以才瞎说一通啊,真没见过你这样的人!”

    家长们闻言,顿时气不打一处来,纷纷指责道。

    蒋韵也是一脸不满,怒声道:“你不要在这里胡说八道,这不是我家鸢鸢的头发,还能是谁的?”

    “这是谁的我不知道,但我很清楚,这肯定不是刘鸢的!”

    赢岳很平淡的说道。

    “你凭什么这么说?”蒋韵怒声道。

    “就凭我曾经给刘鸢治过病!”

    赢岳淡淡道:“她的身体很特殊,身体迥异于常人,头发自然也一样,我治过她的病,绝不会搞错的!”

    “你说什么?”

    这话一出,家长们嗤之以鼻,蒋韵和刘江却是大吃一惊:“你说,你给我家鸢鸢治过病?”

    赢岳没有开口,而是看向刘老。

    刘老点了点头,道:“他就是那个神医,当初鸢鸢的病就是他治好的!”

    得到刘老的确认,蒋韵依旧难以置信:“这怎么可能,你……实在太……太年轻了?”

    刘江也是一副见了鬼的表情!

    “年轻有什么,赢先生医术通神,有鬼神莫测之能,他当初仅仅给鸢鸢把了把脉,就治好了困扰她多年的绝症!”

    刘老有些不悦了:“这是我亲眼所见,难道我会帮着他说谎不成?”

    听到这话,蒋韵尽管还是难以接受,但她相信公公不可能拿这种事开玩笑,当下态度大变,有些不好意思道:“赢医生,刚才多有得罪,还请见谅!”

    “赢医生,多谢你治好我女儿的病!”

    刘江也走了过来,拉着赢岳的手,郑重感谢道。

    这是发自肺腑的衷心感谢!

    女儿从小被绝症折磨了17年,让他们做父母的心痛了17年。

    正是因为深知女儿饱尝痛苦的折磨,所以他们对治好女儿的那个医生的感激涕零。

    老早就想前往江州,亲自感谢那位医者了!

    “想不到会在这样一个场合,这样的前提下,和赢医生见面,真是惭愧啊!”

    刘江苦笑一声,道了声歉,随即道:“赢先生,您刚才说那根头发不是鸢鸢的,这……”

    他还是不太相信。

    蒋韵也不相信,于是眼巴巴的看向赢岳。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