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荒之红云大道-人主洪荒 第一百三十一章继承道尊之举

类别:港台言情 作者:无量小光 书名:洪荒之红云大道
    夜晚姜子牙回来,宋异人看见,笑道:“贤弟,今日生意如何?”

    姜子牙有些尴尬的说道:“愧见仁兄!今日亏了许多本钱,分文也不曾卖得下来。”

    宋异人一叹,说道:“贤弟不必恼,守时候命,方为君子。总来折我不多,再做区处,别寻道路。”

    宋异人怕姜子牙烦恼,兑五十两银子,叫后生同子牙走积场,贩卖牛、马、猪、羊。

    “难道活东西也会臭了。”姜子牙也是不信这个邪了,可是姜子牙又岂会知晓,他乃是万神之尊,封赦万神的天命之人,他去做生意,怎会有他人来买卖。

    姜子牙收拾去卖猪、羊,用了大约个月的时间。带着许多猪、羊,赶往朝歌来卖,或许是因为气运吧!人倒霉,喝凉水都塞牙缝。

    此时因纣王失政,妲己残害生灵,奸臣当道,豺狼满朝,故此天心不顺,旱潦不均,朝歌半年不曾下雨。天子百姓祈祷,禁了屠沽,告示晓谕军民人等,各门张挂。

    姜子牙没有给朝歌的那些官员送礼,便把牛、马、猪、羊往城里赶,被看门役叫声:“违禁犯法,拿了!”子牙听见,知道犯事了,当即就抽身跑了。

    牛马牲口,全部被官员留下,然后分刮。

    子牙只得束手归来。宋异人见子牙慌慌张张,又有垂头丧气之色,急问姜子牙说道:“贤弟为何如此?”

    子牙长吁叹声:“屡蒙仁兄厚德,件件生意俱做不着,致有亏折。今贩猪羊,不曾给官员送礼,不知天子祈雨,断了屠沽,违禁进城,猪、羊、牛、马入官,本钱尽绝,使姜尚愧身无地。奈何!奈何!”

    宋异人笑道:“几两银子入了官罢了,何必恼他。今煮得酒一壶与你散散闷怀,到我后花园去。”

    墙高数仞,门壁清幽。左边有两行金线垂杨;右壁有几株剔牙松树。牡丹亭对玩花楼,芍药圃连秋千架。荷花池内,来来往往锦鳞游;木香篷下,翩翩翻翻蝴蝶戏。正是;小园光景似蓬莱,乐守天年娱晚景。

    宋异人与姜子牙来后园散闷,姜子牙自来到这路里,还不曾到过此处,看了一回,姜子牙眼中露出惊讶,当即便道:“仁兄,这一块空地,怎的不起五间楼?”

    异人一怔。有些疑惑:“起五间楼怎说?”

    “小弟无恩报兄,此处若起做楼,按风水有三十六条玉带,金带有一升芝麻之数。”

    “贤弟也知风水?”

    “小弟颇知一二。”

    宋异人大喜,不过想起以前的事情,有些为难的说道:“不瞒贤弟说,此处也起造七八次,造起来就烧了,故此我也无心在建造楼阁。”

    姜子牙淡声道:“小弟择一日辰,仁兄只管起造。若上梁那日,仁兄只是款待匠人,我在此替你压压邪气,自然无事。”

    姜子牙心中已经了然,这里定有作怪之妖,不过看着这妖估计没有他的修为高,所以姜子牙才说出此话。

    对于姜子牙的话,宋异人哪有不信之理,毕竟他们两个可是发小,兄弟情义敢比金坚。

    数日后兴工破土,起造楼房。那日子时上梁,宋异人待匠在前堂,姜子牙在牡丹亭里坐定等候,他倒要看看,到底是何方妖孽,敢在他兄长这里造次。

    不一时,狂风大作,走石飞砂,播土扬尘,火光影里见些妖魅,脸分五色,狰狞怪异,赤白黑色共青黄;巨口獠牙,吐放霞光千万道。风逞火势,忽喇喇走万道金蛇;火绕烟迷,赤律律天黄地黑。山红土赤,煞时间万物齐崩;闪电光辉,一会家千门尽倒。

    姜子牙在牡丹亭里,见风火影里,五个精灵作怪。

    姜子牙手持仙剑,用手一指,把剑一挥,喝声:“孽畜不落,更待何时!”再把手一放,雷鸣空中。

    那五个妖物都是一些不入仙道的小鬼,都是吓唬一些普通人,或者会些障眼法,哪里见过这等仙威,慌忙跪倒,口称:“上仙,小畜不知上仙驾临,请上仙饶命!”

    姜子牙喝道:“好孽畜!火毁楼房数次,凶心不息;今日罪恶贯盈,当受诛戮。”道罢,提剑向前就斩妖怪。

    众怪连忙哀求道:“上仙,道心无处不慈悲。小畜得道多年,一时冒渎天颜,望乞怜赦。今一旦诛戮,可怜我等数年功行,付于流水!”拜伏在地,苦苦哀告。

    姜子牙心中想到自己以后的事业,当即便是说道:“你等既然想要活路,不许在此扰害万民。你五畜受我符命,径往西岐山,久后搬泥运土,听候所使。有功之日,自然得其正果。”

    五鬼当即都是大喜,忙即给姜子牙叩头,看到姜子牙摆手,当即径往岐山去了。

    不说子牙压星收妖,且说那日是上梁吉日,三更子时,前堂异人待匠,马氏同姆姆孙氏往后园暗暗看姜子牙做何事。二人来至后园,只听见子牙吩咐妖怪。马氏对孙氏说道:“大嫂,你听听,子牙自己说话。这样人一生不长进。说鬼话的人,怎得有飞黄腾达的日子。”

    马氏气将起来,走到子牙面前,问道:“你在这里与谁讲话?”

    姜子牙知晓自己这乃是道家神通,马氏一个女流岂会知晓,当即便说道:“你女人家不知道,方才压妖。”

    “自己说鬼话,压甚么妖!”

    “说了你也不知道。”

    马氏在园中与姜子牙争吵,姜子牙气愤不过马氏,一个女人头发长见识短不说,还在这里说三道四,真是可恶至极,一时间,姜子牙也是有些怒气:“你那里晓得甚么,我善能风水,又识阴阳。”

    马氏嘲笑的看了姜子牙一眼:“你可会算命?”

    “命理最精,只是无处开一命馆。”这时,姜子牙想到了自己曾经跟随道尊的身边,道尊教导自己第一件为人之理的时候,便是以算命来教导的,而自己也学了些推演之术,给凡人算命还是轻而易举。

    毕竟,他姜子牙是跟随道尊学的,哪怕学到了万分之一,十万分之一,也不是普通人可以想象的。

    说话之间,宋异人见马氏、孙氏与子牙说话,宋异人道:“贤弟,方才雷响,你可曾看见了些什么?”

    子牙把收妖之事说了一遍。异人当即谢道:“贤弟这等道术,不枉修行一番。”

    一旁的孙氏说道:“子牙兄弟会算命,只不过却没有地方开算命馆。咱们可还有空房,把一间给子牙兄弟开馆也好。”

    宋异人大笑,要说房子他堂堂的宋大财主可不缺房子,要知道宋异人在朝歌城,可是号称第一财主,人称宋一城。

    “你要多少房子?朝歌南门最热闹,叫后生收拾一间房子,给子牙去开命馆,这个何难,哈哈.....”

    却说安童将南门房子不日收拾齐整,姜子牙写了几副对联,左边是“只言玄妙一团理”,右边是“不说寻常半句虚。”

    里边又有一对联云:“一张铁嘴,识破人问凶与吉;两只怪眼,善观世上败和兴。”

    上席又一幅云:“袖里乾坤大;壶中日月长。”

    姜子牙选吉日开馆。不觉光阴燃指,四、五个月不见算命卦帖的来,姜子牙有些不耐,突然脑中灵光一现,便想到了红云当初的做法,于是..........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