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荒之红云大道-人主洪荒 第一百三十三章一声巨响

类别:港台言情 作者:无量小光 书名:洪荒之红云大道
    琵琶精暗笑,她一个堂堂的玄仙,还能怕姜子牙这个不入仙道的修士,把右手递与子牙看。

    姜子牙眼中露出精光,用红云传授之法,一把将妖精的寸关尺脉揝住,将丹田中先天元气,运上火眼金睛,把妖光钉住了。

    做完这一切之后,姜子牙子牙不言,只管看着。

    “先生不相不言,我乃女流,如何拿住我手。快放手!旁人看着,好似羞人,你一个算命道人,焉能做出轻浮之事!”琵琶精心中顿时惊骇,没想到这个姜子牙竟然封住了她的修为。

    旁人且多不知道那妇人乃是琵琶精所化,齐齐大呼:“姜子牙,你年纪老大,怎干这样事!你贪爱此女姿色,对众欺骗,此乃天子日月脚下,怎能做出此事,实为可恶!”

    姜子牙知晓这些凡夫俗子不知道妖精的变化之术,当即便是解释道:“列位,此女非人,乃是妖精。”

    顿时人群之中便有人大声叫道:“胡说!明明一个女子,你怎说是妖精。”外面围看的挤嚷不开。

    姜子牙暗思:“若放了女子,妖精一去,青白难分。我既在此,当除妖怪,显我姓名。”子牙手中无物,止有一紫石砚台,用手抓起石砚,照妖精顶上响一声,打得脑浆喷出,血染衣襟。

    子牙不放手,还揝住了脉门,使妖精不得变化。

    两边人大叫:“不要让他走了!”众人齐喊:“算命的打死人!”片刻时间,一些兵丁围住了子牙命馆。

    不一时,打路的来,乃是亚相比干乘马来到,问左右:“为何众人喧嚷?”

    众人齐说:“丞相驾临,拿姜尚去见丞相爷!”

    比干勒住马,问:“甚么事?”内中有个抱不平的人跪下:“启老爷;此间有一人算命,叫做姜尚。适间有一个女子前来算命,他见女子姿色,便欲欺骗。女子贞洁不从,姜尚陡起凶心,提起石砚,照顶上一下打死,可怜血溅满身,死于非命。”

    比干听众口一辞,大怒,唤左右:“拿下!”子牙一只手拖住妖精,拖到马前。

    比干说道:“看你皓头白须,如何不知国法,白日欺奸,女子良妇不从,为何执砚打死!人命关天,岂容恶党!勘问明白,以正大法。”

    子牙曰:“丞相在上,容姜尚禀明。姜尚自幼读书守礼,岂敢违法。但此女非人,乃是妖精。近日只见妖气贯于宫中,灾星历遍天下,小人既在辇毂之下,感当今皇上水土之恩,除妖灭怪,荡魔驱邪,以尽子民之志。此女实是妖怪,怎敢为非。望老爷细察,小民方得生路。”

    旁边众人,见不得如此美貌的妇人被姜子牙打死,都想为那女子报仇,齐齐跪下:“老爷,此等江湖术士,利口巧言,遮掩狡诈,蔽惑老爷,众人经目,明明欺骗不从,逞凶打死;老爷若听他言,可怜女子衔冤,百姓负屈!”

    比干见众口难调,又见子牙拿住妇人手不放,比干问道:“姜尚,妇人已死,为何不放他手,这是何说?”

    子牙慎重道:“小人若放他手,妖精去了,何以为证。”

    比干闻言,吩咐众民:“此处不可辨明,待吾启奏天子,便知清白。”众民围住子牙;子牙拖着妖精,往午门来。比干至摘星楼候旨。

    纣王宣比干见。比干进内,俯伏启奏。纣王正在行乐,有些不悦,说道:“朕无旨意,卿有何奏章?”比干说道:“臣过南门,有一术士算命,只见一女子算命,术士看女子是妖精,不是人,便将石砚打死。众民不服,齐言术士爱女子姿色,强奸不从,行凶将女子打死。臣据术士之言,亦似有理。然众人之言,又是经目可证。臣请陛下旨意定夺。”

    妲己在后听见比干奏此事,暗暗叫苦:“妹妹,你回巢穴去便罢了,算甚么命!今遇恶人打死,我必定与你报雠!”

    妲己出见纣王:“妾身奏闻陛下,亚相所奏,真假难辨。主上可传旨,将术士连女子拖至摘星楼下,妾身一观,便知端的。”

    纣王道:“爱妃之言有理。”随即传旨:“命术士将女子拖于摘星楼见驾。”

    旨意一出,子牙将妖精拖至摘星楼。姜子牙看了一眼纣王,心中想到这就是老师让我先臣服的天子,也罢,老师之命,不能违背,若是这天子心性不佳,我便离去。

    俯伏阶下,右手揝住妖精不放。纣王在九曲雕栏之外,纣王说道:“阶下俯伏何人?”

    “小民东海许州人氏,姓姜,名尚,幼访名师,秘授阴阳,善识妖魅。因尚住居都城,南门求食,不意妖氛作怪,来惑小民。被尚看破天机,剿除妖精于朝野,灭怪静其宫阙。姜尚一则感皇王都城覆载之恩,报师传秘授不虚之德。”

    纣王皱了皱眉,看到此女子也是天香国色,顿时有些可惜,当即说道:“朕观此女,乃是人像,并非妖邪,何无破绽?”

    “陛下若要妖精现形,可取柴数担,炼此妖精,自然便会显出原型。”

    纣王传旨;搬运柴薪至于楼下。子牙将妖精顶上用符印镇住原形,子牙方放了手,把女子衣服解开,前心用符,后心用印,镇住妖精四肢,拖在柴上,放起火来。

    子牙用火炼妖精,烧炼两个时辰,上下浑身,都不曾有任何损伤。

    纣王问亚相比干道:“朕观烈火焚烧两个时辰,浑身也不焦烂,真乃妖怪!”

    比干点头应道:“若看此事,姜尚亦是奇人。但不知此妖终是何物作怪。”

    “卿问姜尚,此妖果是何物成精?”

    比干下楼,问子牙。子牙笑道:“要此妖现真形,这有何难?”

    姜子牙用红云传下的三昧真火烧这妖精。此火非同凡火,从眼、鼻、口中喷将出来,乃是精、气、神炼成三昧,养就离精,与凡火共成一处,琵琶精哪里能够受得了!

    琵琶精在火光中,爬起来,大叫道:“姜子牙,我与你无冤无雠,怎将三昧真火烧我?”

    纣王听见火里妖精说话,吓的汗流浃背,目瞪痴呆。

    姜子牙看到纣王如此,心中叹了一口气,说道:“陛下,请驾进楼,雷来了。”

    子牙双手齐放,只见霹雳交加,一声响喨,火灭烟消,现出一面玉石琵琶来。

    纣王与妲己说道:“此妖已现真形。”

    妲己听言,心如刀绞,意似油煎,暗暗叫苦:“你来看我,回去便罢了,又算甚么命!今遇恶人,将你原形烧出,使我肉身何安。我不杀姜尚,誓不与匹夫俱生!”

    妲己只得勉作笑容,启奏曰:“陛下命左右将玉石琵琶取上楼来,待妾上了丝弦,早晚与陛下进御取乐。妾观姜尚,才术两全,何不封彼在朝保驾?”

    妲己是想将姜子牙留在朝歌,然后再找个理由将姜子牙给灭了,为琵琶精报仇。

    纣王笑道:“一切都听爱妃的,且将玉石琵琶,取上楼来。姜尚听朕封官:官拜下大夫,特授司天监职,随朝侍用。”

    子牙谢恩,出午门外,冠带回异人庄上。异人设席款待,亲友俱来恭贺。

    ...........................

    轰隆隆......

    洪荒突然震动了,一声巨大的声响,震动洪荒,顿时无数的大能都想混沌飞去,红云与后土也不例外,都是向混沌赶去。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