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荒之红云大道-人主洪荒 第一百五十二章姬昌误认食子肉

类别:港台言情 作者:无量小光 书名:洪荒之红云大道
    伯邑考对着玄君行完大礼之后,随即便是恭恭敬敬的对着红云后土再次行礼,这一次却是以徒孙身份行礼,自然是与之前大不相同。

    红云与后土都是淡淡一笑,旋即,红云便是拿出了一把宝剑,此剑乃是上品先天灵宝,有帝皇之气在上面,却是一柄上好的帝王之剑,正好伯邑考以后的路子,乃是帝君之道,刚好与此剑符合。

    “此乃紫微剑,合该你所得,今日便赐给你!”红云说着,便是将紫微剑给了伯邑考。

    伯邑考当即便是谢恩,红云微笑而过,说道:“你如今杀身之劫已过,却是不能再留在凡尘了,与你师尊一起前往人族祖地修炼,待到封神之日,定有你一尊神位,让你肉身封神。”

    伯邑考谢恩,便跟在了玄君的身后,而玄君也很是对着红云与后土施了一礼,便是带着伯邑考离开了朝歌,毕竟现在人族风雨飘摇,她做为人族的圣皇,当在祖地镇守。

    当玄君与伯邑考离开之后,红云看向囚禁姬昌的地方,看了一眼,笑道:“那姬昌号称人间圣人,可以推演天地,不知我们就他儿子的事情,他能否推算出来。”

    后土瞥了一眼红云,说道:“若是被一个凡人推算出来,那你这个道尊可就是浪得虚名了。”

    随即,红云便是哈哈大笑了起来,而后土也是轻笑了起来,都是看向姬昌的方向,看看那个名义上伯邑考的肉,他能否分辨的出来。

    羑里城,姬昌每日闭门待罪,将伏羲八卦变为八八六十四卦,重为三百八十四爻,内按阴阳消息之机,周天划度之妙,后为《周易》。

    姬昌闲暇无事,闷抚瑶琴一曲,猛然琴中大弦忽有杀声,姬昌大惊失色:“此琴声为何如此的杀气弥漫?”慌忙止琴声,取金钱占一课,便知分晓。

    姬昌顿时流泪说道:“我儿不听父言,遭此碎身之祸!今日如不食子肉,难逃杀身之祸;如食子肉,其心何忍?使我心如刀绞,不敢悲啼,如泄此机,我身亦自难保。”

    姬昌只得含悲忍泪,不敢出声。

    姬昌终究是一个凡人,就算是推算之术,在如何了得,也无法推算大罗金仙以上的事情,何况红云亲自所为的事情,就算是道祖都无法推算,何况一个凡人。

    话未了时,使命官到,有旨意下。姬昌连忙出房间接旨,口称:“犯臣死罪。”姬昌接旨,看完圣旨,使命官将龙凤膳盒摆在上面。

    使命官说道:“陛下见贤侯在羑里久羁,圣心不忍。昨日圣驾幸猎,打得鹿獐之物,做成肉饼,特赐贤侯,故有是命。”

    姬昌跪在案前,揭开膳盒,心中却是怒火冲天,同时又是悲愤南明,但是他知道此时不是逞强的时候,只能说道:“圣上受鞍马之劳,反赐犯臣鹿饼之享,愿陛下万岁!”

    姬昌说完之后,闭上眼睛,忙即便是连食三饼,将盒盖了。使命见姬昌食了伯邑考的肉,暗暗叹道:“人言姬昌能知先天神数,善晓吉凶,今日见子肉而不知,快餐而甘美,所谓阴阳吉凶,皆是妄言!”

    姬昌明知子肉,含忍痛苦,不敢悲伤,勉强精神对使命求道:“钦差大人,犯臣不能躬谢天恩,敢烦大人与昌转达,昌就此谢恩便了。”

    姬昌倒身下拜:“蒙圣上之恩光,又普照于羑里。”

    使命官却是哈哈大笑了起来,对于姬昌更是不屑,看来人间传言的姬昌如何如何了得,都是骗人的,此人根本就是一个庸才而已,连自己儿子的肉都分不清。

    笑罢!使命官便是转身离去,快速的返回了朝歌,将这里的事情全部都告诉了纣王,纣王一听,当即便是大喜,对于姬昌的嘲风之意更是深了,而在一旁的费仲尤浑,则是皱了皱眉。

    这二人乃是奸臣,心思颇多,当即尤浑便是对着纣王说道:“陛下,这姬昌不可放,万一以后姬昌得知这事情之中的曲直,岂不是要倾整个西岐的兵力,造反。”

    纣王一听感觉这话有道理,便对于姬昌的释放的事情,再次押后,等到时机成熟的时候,再说放姬昌一事。

    而此时,伯邑考的那些随从,知晓了纣王与妲己的对伯邑考做下的事情,连夜便是返回了西岐,将这事禀告给了二公子姬发得知。

    姬发听言,大哭于殿廷,几乎气绝。只见两边文武之中,有大将军南宫适大叫道:“公子乃西岐之幼主,今进贡与纣王,反遭醢尸之惨。我等主公遭囚羑里。

    虽是昏乱,吾等远有君臣之礼,不肯有负先王;今公子无辜而受屠戮,痛心切骨,君臣之义已绝,纲常之分俱乖。

    今东南两路苦战多年,吾等奉国法以守臣节,今已如此,何不统两班文武,将倾国之兵,先取五关,杀上朝歌,剿戮昏君,再立明主。正所谓定祸乱而反太平,亦不失为臣之节!”

    只见两边武将听南宫适之言,时有四贤、八俊;辛甲、辛免、太颠、闳夭、祁公、尹积,西伯侯有三十六教习子姓姬叔度等,齐声大叫:“南将军之言有理!”

    众文武切齿咬牙,竖眉睁目,七间殿上,一片喧嚷之声,连姬发亦无定主。

    散宜生此时,却是大怒道:“你们这些乱臣贼子,是想至老大王于死地吗?不知道侯爷此时在朝歌受难?”

    顿时,听了散宜生的话,众文武才想到了姬昌还在朝歌之中,若是他们现在造反,纣王定然先杀姬昌立威祭旗。

    南宫将军知道了自己的鲁莽,差一点便是酿成了大错,忙即便是跪下说道:“都怨臣是个粗人没有想到这么多,还请二公子治罪。”

    姬发罢了罢手,他知道南宫将军也是想为自己大哥报仇,自己先前不也是有了举兵杀入朝歌的想法吗?

    散宜生再次走了出来,说道:“如今朝歌之中,大权被奸臣把控,我连夜赶往朝歌,想办法贿赂尤浑与费仲二人,让他们二人在纣王的面前说好话,定然可以放侯爷归来。”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