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荒之红云大道-人主洪荒 第一百五十五章雷震子救父

类别:港台言情 作者:无量小光 书名:洪荒之红云大道
    云中子见雷震子来,让雷震子走到自己的身边,然后抚摸了一番,说道道:“奇哉!奇哉!”

    手指雷震子作诗:“两枚仙杏安天下,一条金棍定乾坤。风雷两翅开先辈,变化千端起后昆。眼似金铃通九地,发如紫草短三髡。秘传玄妙真仙诀,炼就金刚体不昏。”

    云中子作罢诗,对着雷震子说道:“随我进洞来。”雷震子随云中子至桃园中。

    云中子取一条金棍传雷震子,上下飞腾,盘旋如风雨之声,进退有龙蛇之势,转身似猛虎摇头,起落像蛟龙出海,呼呼响亮,闪灼光明,空中展动一团锦,左右纷纭万簇花。

    一指金光,传入雷震子的眉心,让雷震子对于棍棒精熟,随将雷震子二翅左边用一“风”字,右边用一“雷”字,又将咒语诵了一遍。雷震子飞腾,起于半天,脚登天,头望下,二翅招展,空中俱有风雷之声。

    雷震子落地,倒身下拜,叩谢叩头说道:“师尊有妙道玄机,今传弟子,使救父之厄,此乃莫大之洪恩也。”

    云中子将雷震子扶起,说道:“你速往临潼关,救西伯侯姬昌──乃汝之父,速去速来,不可迟延。你救父送出五关,不许你同父往西岐,亦不许你伤纣王军将,功完速回终南,再传你道术。后来你与你父自有完聚之目。”

    “你去吧!”

    雷震子出了洞府,二翅飞起,不足三刻便飞至临潼关。见一山冈,雷震子落将下来,立在山冈之上,看了一会,不见形迹。

    想道:“呀!都怪我鲁莽,不曾问我师父,西伯侯文王不知怎么个模样,我该如何相见?”

    心言未了,只见那壁厢一人,粉青毡笠,穿了一件皂服号衫,乘一骑白马,飞奔而来。

    雷震子想道:“此人莫非是吾父也?”当即便是大叫一声道:“山下的可是西伯侯姬老爷么?”

    姬昌听得有人叫他,勒马抬头观看时,又不见人,只听得声气。姬昌叹道:吾命合休!为何闻声不见人形,此必鬼神相戏。”

    雷震子面蓝,身上又是水合色,故此与山色交加,文王不曾看得明白,故有此疑。雷震子见文王住马停蹄,看一回,不说话并且再次骑马快行。

    雷震子又叫道:“此位可是西伯侯姬千岁否?”

    姬昌抬头,这一次却是看的明白,猛见一人,面如蓝靛,发似朱砂,巨口獠牙,眼如铜铃,光华闪灼,吓的魂不附体。心想:“若是鬼魅,必无人声,我既到此,也避不得了。他既叫我,我且上山,看他如何。”

    姬昌打马上山,说道:“那位壮士,为何认得我姬昌?”

    雷震子闻言,哪里还不知道这人便是自己的父亲,倒身下拜,恭敬说道:“父王,孩儿来迟,致父王受惊,恕孩儿不孝之罪。”

    文王连忙闪在了一旁,心想此人为何称我为父亲,我可没有如此的儿子,毕竟这人长相太过怪异了。

    “壮士错认了。你与我姬昌从未见过,为何以父子相称?”

    雷震子也知道自己的这般模样,定然让姬昌认不出,况且自己那时候才七岁而已,于是说道:“孩儿乃是燕山收的雷震子。”

    姬昌想到了自己当初收的一个义子,起名为雷震子,后来被云中子带走,说道“我儿,你为何生得这个模样?你是终南山云中子带你上山,算将来方今七岁,你为何到此?”

    “孩儿奉师法旨,下山来救父亲出五关,退追兵,故来到此。”

    姬昌听罢,吃了一惊,自思:“吾乃逃官,已自得罪朝廷;此子看他面色,也不是个善人,他若去退追兵,兵将都被他打死了,与我更加罪恶。待我且说他一番,以止他凶暴。”

    姬昌说道:“雷震子,你不可伤了纣王将军,他们奉王命而来。吾乃逃官,不遵王命,弃纣归西,我负当今之大恩,你若伤了朝廷命官,你不是救父,反为害父也。”

    “我师尊也曾吩咐孩儿,教我不可伤他军将之命,只救父王出五关便了。孩儿自劝他回去。”

    雷震子放眼望去追兵卷地而来,旗旛招展,锣鼓齐鸣,喊声不息,一派征尘,遮蔽旭日。看罢,便把胁下双翅一声响,飞起空中,将一根黄金棍拿在手里,却是把旁边的姬昌吓得一脚,跌在地下。

    飞在追兵前面,一声响落在地下,用手把一根金棍柱在掌上,大叫说道:“前方兵将止步!”

    兵卒抬头,看见雷震子面如蓝靛,发似朱砂,巨口獠牙。军卒报与殷破败、雷开说道:“启老爷;前有一恶神阻路,凶势狰狞。”

    殷、雷二将大声喝退。二人纵马向前,来会雷震子。

    殷破败、雷开,仗其胆气,看到雷震子的模样,虽然有些渗人,但是却不惧,厉声说道:“你是何人,敢拦住去路?”

    雷震子蔑视的看了一眼,殷,雷两个将军,如此凡夫俗子,自己一棍便可打杀,傲声说道:“吾乃西伯文王第百子,雷震子是也。

    吾父王乃仁人君子,贤德丈夫,事君尽忠,事亲尽孝,交友以信,视臣以义,治民以礼,处天下以道,奉公守法,而尽臣节;无故而羁囚羑里,七载守命待时,全无嗔怒。今既放归,为何又来追袭,反复无常,岂是天子之所为!

    因此奉吾师法旨,下山特来迎接我父王归国,使我父子重逢。你二人好好回去,不必言勇。我师曾吩咐,不可伤人间众生,故教你等速退便了。”

    殷破败笑道:“好丑匹夫!焉敢口出大言,煽惑三军,欺吾不勇!”乃纵马舞刀来取。

    雷震子将手中棍架住藐视的看着殷破败,冷声道:“你想必要与我定个雌雄,这也可以。只是奈我父王之言,师父之命,不敢有违。且试一试与你看。”

    雷震子将胁下翅一声响飞起空中,有风雷之声,脚登山,头望下,看见西边有一山嘴,往外扑看,雷震子说:“待我把这山嘴打一棍你看。”

    一声响亮,山嘴滚下一半。雷震子转身落下来,对二将言曰:“你的头可有这山结实?”

    二将见到雷震子这等的凶恶,魂不附体,哪里还敢再说其他,当即便是顺从雷震子的话,说道:“雷震子,听你之言,我等暂回朝歌见驾,且让你带父回去。”

    两人说罢,急忙便是带着三千铁骑返回朝歌,生怕慢一点,便会人头落地。

    雷震子看着那逃跑的兵丁,赫然笑道:“哼,一群凡夫俗子,不知所谓。”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