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荒之红云大道-人主洪荒 第二百六十五章张桂芳奉旨西征

类别:港台言情 作者:无量小光 书名:洪荒之红云大道
    看着通天教主离去,后土也是无奈的叹了一声,在通天教主的身上,她感觉到了犹如他们祖巫一般的脾性,也知道三清之中,原始天尊与老子联合打压通天教主。

    不过这毕竟是道教的事情,有鸿钧道祖来处理,她乃是幽冥至尊,就算是可以管洪荒之事,但是道教之事,却是让后土有些无奈了。

    “恐怕老子与原始天尊联合压制通天教主,是因为通天教主手中的诛仙四剑吧!非四圣不可破,却是有着招惹其它圣人的因果,毕竟都不想看到一个同等人物超过自己太多。”

    后土想到了老子与原始天尊,若是这二人联合起来算计通天的话,那么后土却确实是无法推算出,毕竟这种是三清内部的事情,还在量劫期间。

    但是同为三清,若是连自己同根生的兄弟,都如此算计的话,后土就真的有些不敢相信了,可是除了老子与原始天尊的算计,后土又岂能推算不出。

    敖良辰站在阁楼之上,看着通天教主离开了蓬莱岛,临走之时的那种失神,定然是前来蓬莱得出的答案,但是答案有些不尽人意,虽然有些敬重通天教主的为人,但是这种事情,敖良辰却是无法插手。

    ......................

    崇城有了孔宣的坐镇,并且警告了姜子牙不要打崇城的主意,姜子牙便返回了西岐,从新的制定推翻商朝的计划,可是就在这个时候,朝歌那边也是得到了消息。

    听闻孔宣在崇城斩了无数大能,夺下了崇城,并且镇住了崇城的气运,但是同样的,孔宣的那句话也是传到了朝歌,他只护住崇城不受战火的侵害,至于其他一概不顾。

    闻仲得知了这件事,无奈一叹,他不能要求孔宣做什么,毕竟孔宣在洪荒之中的地位与他的师祖同样,并且在人族的地位还是天皇之师,享受人族香火。

    无奈之下,闻仲只好在此向纣王提到自己要挂帅出征,对此纣王不反对,但是那些大臣,可不敢让闻仲就此离去,他们可是害怕纣王在闻仲离开之后,再次变得昏庸起来,残害忠良。

    申公豹却是在朝堂大殿之上,提出了让张桂芳挂帅出征,并且直言张桂芳有异人之能,可当此重任,因为有前面的事情,对于申公豹,纣王也是信任了起来。

    闻仲也没有反驳申公豹的提议,也是同意了让张桂芳挂帅出征,征讨西岐,有了闻仲的肯定,纣王当即便是下旨,让张桂芳领军十万,前往西岐征讨姜子牙。

    张桂芳得了纣王圣旨以及太师令箭、火牌。交代官乃神威大将军丘引。张桂芳把人马点十万。先行官姓风,名林,乃风后苗裔。等至数日,丘引来到,交代明白。张桂芳一声炮响,十万雄师尽发;过了些府、州、县、道,夜住晓行。

    张桂芳大队人马非止一日。哨探马报入中军:“启总兵:人马已到西岐。”离城五瑞安营,放炮吶喊,设下宝帐,先行参谒。张桂芳先是探明敌情,按兵不动。

    西岐报马报入相府,见到姜子牙便是禀报:“张桂芳领十万人马,南门安营。”

    姜子牙升殿,聚将共议退兵之策。看着殿上的黄飞虎便是问道:“黄将军,张桂芳用兵如何?”

    黄飞虎说道:“丞相下问,末将不得不将实情说出。”

    “将军何故出此言?吾与你皆系大臣,为主心腹,何故说‘不得不实陈’者何也?”

    黄飞虎重重的点头,心中有些感动,毕竟自己不过是朝歌逃来的叛臣,当即便是说道:“张桂芳乃左道傍门术士,有幻术伤人。”

    “有何幻术?”

    “此术异常。但凡与人交兵会战,必先通名报姓。如末将叫黄某,正战之间,他就叫:‘黄飞虎不下马更待何时!’末将自然下马。故有此术。似难对战。丞相须吩咐众位将军,但遇桂芳交战,切不可通名。如有通名者,无不获去之理。”

    子牙听罢,面有忧色。傍有诸将不服此言的,道:“岂有此理!那有叫名便下马的?若这等,我们百员将官只消叫的百十声,便都拏尽。”众将官俱各含笑而已。

    苏全忠与雷震子还有土行孙都是有些不服,一个小小的张桂芳他们岂会放在眼中,当姜子牙看向他们的时候,皆是点了点头,认为张桂芳不足为虑。

    哪吒此时不在大殿之中,因为崇城的事情,哪吒已经返回了昆仑山,前去禀报这里的一些事情,还有期间有魔族的现身,他却是要禀报于阐教众仙。

    张桂芳命先行官风林先往西岐见头阵。风林上马,往西岐城下请战。报马忙进相府:“启丞相:有将搦战。”

    姜子牙看着下面的群将问道:“这首阵哪位将军走一遭?”姜子牙话毕,内有一将,乃文王殿下姬叔干也。

    此人性如烈火,因夜来听了黄将军的话,故此不服,要见头阵。上马拎枪出来。只见翠蓝旛下一将,面如蓝靛,发似朱砂,獠牙生上下。

    姬叔干一马至军前,见来将甚是凶恶,问道:“来将可是张桂芳?”

    风林冷声说道:“非也。吾乃张总兵先行官风林是也。奉诏征讨反叛。今尔主无故背德,自立武王,又收反臣黄飞虎,助恶成害。天兵到日,尚不引颈受戮,乃敢拒敌大兵!快早通名来,速投棒下!”

    姬叔干大怒道:“天下诸侯,人人悦而归周,天命已是有在;怎敢侵犯西土,自取死亡。今日饶你,只叫张桂芳出来!”

    风林大骂:“反贼焉敢欺吾!”

    纵马使两根狼牙棒飞来直取。姬叔干摇枪急架相还。二马相交,枪棒并举,一场大战。

    二将战有三十余合,未分胜败。姬叔干枪法传授神妙,演习精奇,浑身罩定,毫无渗漏。

    风林是短家火,攻不进长枪去,被姬叔干卖个破绽,叫声:“着打!”风林左脚上中了一枪。

    风林拨马逃回本营。姬叔干纵马赶来;但是不知风林乃左道之士,逞势追赶。风林虽是带伤,法术无损;回头见叔干赶来,口里念念有词,把口一吐,一道黑烟喷出,就化为一网;里边现一粒红珠,有碗口大小,望姬叔干劈脸打来。

    奈何!姬殿下乃文王第十二子,被此珠打下马来。风林勒回马,复一棒打死,枭了首级,掌鼓回营,见张桂芳报功。张桂芳令:“辕门号令。”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