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荒之红云大道-无量量劫 第一百三十五章云中子献剑

类别:港台言情 作者:无量小光 书名:洪荒之红云大道
    >

    纣王秉圭坐辇,临殿登座。文武百官朝贺毕。见二丞相抱本上殿,又见八大夫抱本上殿,与镇国武成王黄飞虎抱本上殿。纣王连日酒色昏迷,情思厌倦,又见本多,一时如何看得尽,又有退朝之意。

    首相商容以及亚相比干见到纣王有了退朝之意,哪里肯让纣王退朝,当即比干便在了出来,说道:“陛下何事旬月不临大殿。日坐深宫,全不把朝纲整理,此必有在王左右迷惑圣聪者。乞陛下当以国事为重,无得仍前高坐深宫,废弛国事,大拂臣民之望。

    臣闻天位惟艰,况今天心未顺,水旱不均,降灾下民,未有不非政治得失所致。愿陛下留心邦本,痛改前辙,去谗远色,勤政恤民;则天心效顺,国富民丰,天下安康,四海受无穷之福矣。愿陛下幸留意焉。”

    纣王听得比干在哪里自说一大堆话,听着有些烦躁,当即沉喝道:“朕闻四海安康,万民乐业,只有北海逆命,已令太师闻仲剿除奸党,此不过疥癣之疾,何足挂虑?二位丞相之言甚善,朕岂不知。但朝廷百事,俱有首相与朕代劳,自是可行,何尝有壅滞之理。纵朕临轩,亦不过垂拱而已,又何必哓于口舌哉。”

    顿时,纣王与文武百官陷入一场交锋之中,百官希望纣王可以理朝事,不堕落与后宫,但是纣王却心中着急妲己,想快一点回去好找妲己。

    一时间,纣王与百官争论的面红耳赤,正欲发怒只是,以个传事官急匆匆走来,跪在大殿之上,禀报道:“启禀大王,门外来了一个道人,说是终南山练气士云中子,请求陛下一见。”

    纣王心想:“众文武诸臣还抱本伺候,如何了得。不如宣道者见朕闲谈,百官自无纷纷议论,且免朕拒谏之名。”当即传旨:“宣!”

    云中子进午门,过九龙桥,走大道,宽袍大袖,手执拂尘,飘飘徐步而来。

    云中子左手携定花篮,右手执着拂尘,近到滴水檐前,执拂尘打个稽首,说道:“陛下,贫道稽首了。”

    纣王看这道人如此行礼,心中不悦,心想:“朕贵为天子,富有四海,‘率土之滨,莫非王臣’,你虽是方外,却也在朕版图之内,这等可恶!本当治以慢君之罪,诸臣只说朕不能容物,朕且问他端的,看他如何应我?”

    “道人你是从何处来?”纣王看着云中子说道。

    云中子笑道:“贫道从云水而至。”纣王不解:“何为云水?”

    云中子又说道:“心似白云常自在,意如流水任东西。”

    纣王乃聪明智慧天子,这次却明白了,不过却反问了一句:“云散水枯,汝归何处?”云中子乃是福德真仙,岂会不想的这礼数,当即便说道:“云散皓月当空,水枯明珠出现。”

    纣王闻言,转怒为喜,说道:“方才道者见朕稽首而不拜,大有慢君之心;今所答之言,甚是有理,乃通智通慧之大贤也。”

    当即便是命令左右给云中子赐座。

    云中子也不谦让,旁侧坐下。云中子欠身而说道:“原来如此。天子只知天子贵,三教原来道德尊。”纣王一怔,当即问道:“何见其尊?”

    云中子徐徐道来:“但观三教,惟道至尊。上不朝于天子;下不谒于公卿。避樊笼而隐迹,脱俗网以修真。乐林泉兮绝名绝利,隐岩谷兮忘辱忘荣。顶星冠而曜日,披布衲以长春。

    阐道法,扬太上之正教;书符箓,除人世之妖氛。谒飞神于帝阙,步罡气于雷门。参乾坤之妙用,表道德之殷懃。比儒者兮官高职显,富贵浮云;比截教兮五刑道术,正果难成。但谈三教,惟道独尊。”

    朝中的大臣都是看向云中子,方才云中子之言,明显的是在数落截教,夸大阐教,若是闻太师在此恐怕一鞭已经打了过去,不过在场的众人却没有多言。

    纣王听言大喜,笑道:“朕聆先生此言,不觉精神爽快,如在尘世之外,真觉富贵如浮云耳。但不知先生果住何处洞府?因何事而见朕?请道其详。”

    “贫道住终南山玉柱洞? 洪荒之红云大道

    </pre>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