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师姐修仙的日子-《陪师姐修仙的日子》正文卷 第一千一百四十章 岳天骄,你脑子有病知道不?

类别:玄幻小说 作者:西瓜炒哈密瓜 书名:陪师姐修仙的日子
    这个问题,让钟老魔沉默起来。

    半晌他才开口说道:“你心里应该有数,大家明知道太上九经可能同源,却从来没有人提起过这个问题。”

    蒲魔树点头道:“以前我可能不在乎这个问题,究竟是谁布下九天大局,九天出现,诱导天主厮杀,究竟有什么目的,我都不放在心上。”

    “但现在,我必须要考虑这件事情了,因为主人他很有可能也陷入了这场局中。”

    钟老魔叹了口气道:“你应该明白,层次不够,真的很难去理解一些问题,如果说真有超出我等实力的高手,那种人也不是我们可以推算的。”

    蒲魔树摇头道:“可我所修太上蕴灵书,源自主人之口,我不相信以主人的性格,会拿九天的人命开玩笑。”

    “林峰?不可能是他!”钟老魔断言。

    蒲魔树无所谓道:“是与不是,我等心中自有一杆秤,当年主人的声音比较稚嫩,我可以推断他那个时候年龄并不大。”

    “说来也巧,传老夫太上化魔功那人,年龄也应该不是很大。”

    “这点无法推论主人身份,据岳天骄所说,他的老师是个十足的魔头,行事方式十分另类,外表年龄在二十七八岁左右。”

    钟老魔迟疑道:“修为到了一定层次,容貌年龄都做不得数,但传我太上化魔功那人,一身沛然正气,绝不能是个魔头。”

    “传我太上蕴灵书的主人,当年似乎毫无修炼根基,这点让我非常奇怪。”

    钟老魔震惊道:“三个不同的人,也就说谋算此事的可能不止一人,亦或者说这些人都不过是帮忙传出功法,并不是真正藏身在幕后之人。”

    蒲魔树轻笑道:“能跟我说这么多,你大概也是觉得疑惑了吧,可以告知当年的具体经过吗?”

    半晌,钟老魔才开口。

    “当年我不过筑基境界被仇家追杀,九死一生从山崖跌落,原本以为自己会一命呜呼,却偏偏活了下来。”

    “咦……这年头真有跳崖不死的人啊,正所谓大难不死必有后福,送你一本修炼功法!”

    “那声音我至今记得清清楚楚,对方的境界很模糊,我原本不抱太大希望,但随着我解开太上化魔功之谜,才发现这种功法强悍到闻所未闻的境界,修炼方式也是另辟蹊径,很难想象这种级别的功法,会被人随手送出来。”

    “我一直怀疑有诈,却无法抵御诱惑修炼了太上化魔功,随后我曾经去过很多地方,都没有找到那个人亦或者说那座山峰。”

    蒲魔树敏锐的抓到关键一点,诧异道:“山峰?”

    钟老魔点头道:“不错,山峰,一座神异的山峰,让老夫有种捉摸不透的感觉,即使是到了如今境界,再去回想过往,也无法推测其根源。”

    蒲魔树思索道:“当年主人亦是藏身在山峰中传我太上蕴灵书的,而如今几乎可以肯定一点,那山峰便是造化峰,曾经多次出现,与主人有奇妙的关系。”

    “林峰怎么说?”钟老魔疑惑道。

    蒲魔树摇头道:“主人并不清楚事情经过。”

    “有没有可能是他故意隐藏信息?”

    蒲魔树肯定道:“绝无可能,我曾经跟在主人身边很久,主人他行事磊落,绝对没有隐藏任何事情,不可能有问题。”

    一代大佬来了兴趣,插口道:“没有问题才是最大的问题!”

    “什么意思?”

    一代大佬得意道:“我不知道,反正是我师父说过的话!”

    “你的意思是说林峰布下九天之局,我们所有人都是他的棋子?这绝不可能!”钟老魔冷笑起来。

    回想认识林峰的经过,林峰怎么可能有这种本事,他根本不是有那种超凡智力的家伙,九天之局何等宏伟,想要完美呈现这场局,不是单纯的送出功法,引诱自己等人就可以成功的。

    尽管不想去计较这方面,但在林峰身上谜团太大了。

    蒲魔树迟疑道:“为什么九经会聚集在主人身上,你当时是何种心态传出去的?”

    “修炼太上化魔功,本身就需要魔性与理智并存,我观其人毫无魔性,恰逢易千雪和青璇出现,心情愉悦之下,想要彻底斩断过去,就顺便传给了他。”钟老魔说道。

    想了想他又说道:“那三个老家伙我一样问过,他们虽然有些小原因,但是传授功法这事情,却是以近乎儿戏的态度传出去的,这方面应该不能作为依据,也是仅仅是个巧合。”

    “造化峰,或许找到那个地方,我们就能解开心中的疑惑。”蒲魔树肯定道。

    “可有线索?”

    蒲魔树摇了摇头,造化峰来去成迷,纵然是林峰有心呼唤,都没法找到对方,但她推测道:“你说造化峰会不会就是炽阳天的那座神峰?”

    “岳天骄撞断那座,他如何说的?”这个可能性似乎也有,钟老魔当即问道。

    蒲魔树摇头道:“他不清楚!”

    “不清楚!”钟老魔冷笑一声道:“倘若他本人真是藏在那座神峰之中,所想就未必单纯,绝对不会给我们提供任何有用的消息。”

    “亦或者说,有些事情就是他在背后推波助澜,或者在谋算我等呢!”

    “岳天骄此人虽然狂妄自大,却不单纯,毕竟当年他第一个问鼎天主境界,我们所走的路,多半是参照他的方式踏出,也就是说他主导了九天的形成!”

    蒲魔树苦笑道:“看来想要理清楚事情真相,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也许让其他几人来一趟,才能知道更多信息吧!”

    “你怕是失望了!”钟老魔摇头道:“他们来不了!”

    “为什么?难道是天地禁制,他们隐藏这么多年,所积蓄的力量应该足以突破封锁闯入炽阳天之中了吧!”蒲魔树疑惑道。

    钟老魔冷笑道:“所以我才说岳天骄不简单,单纯的天地禁制,的确挡不住他们几人,但如果是天主禁令呢!”

    单纯的天地禁制,只是一部分规则,只要实力超过,加上了解这部分规则,就可以绕过去,闯进来。

    但天主禁令不同,那相当于动用一天之力,去封锁住对方,针对性的对付几个人,难度是百倍甚至千倍以上。

    “岳天骄不想他们过来?”蒲魔树皱起了眉头。

    钟老魔哼道:“岂止是他们,连老夫也是被阻止的人,如果不是借助青璇的关系,我根本闯不进来。”

    蒲魔树看了一眼一代大佬,轻笑道:“看来事情只能暂时到这里,我们都回去想想,是不是还有遗漏的地方吧。”

    钟老魔站起身来,点头道:“也好,我再去看看青璇那孩子吧!”

    目送他离开,蒲魔树忽然面向一代大佬道:“小……不,九姑娘,你师父有没有教你太上九经呀?”

    一股杀气突兀浮现,一直懒洋洋的一代大佬眼神中迸射杀机。

    “记清楚了,那个名字只属于一个人,不相干的人敢这么叫我,只有死路一条!”

    转瞬,她才缓和态度,懒洋洋的说道:“我还不会九经嘞,可能是我师父觉得我还不够强吧,所以没传我功法。”

    蒲魔树轻笑着点了点头。

    她所言应该不假,但是一代大佬很有可能身兼九经,这点林峰已经证实过了,也就是说她在这个时期,可能真的还没有接触太上九经。

    甚至于她现在所用的传承,应该都是源自古神教和万圣门,没有后期的根基。

    钟老魔一路走着,一边思索着这件事情。

    倘若不是众人败北,拥有共同的敌人,应该是不可能这么心平气和的坐下来,去谈传承方面的事情。

    到了他们这个境界,又岂会不明白自己身处一张弥天巨网之中。

    背后藏着的人实力之恐怖,纵然是天主境界都要胆寒。

    足以问鼎天主境界的功法,世间足足有九本,还是一脉相传的功法,多半是出自同一人之手,或者同一个传承。

    光是这点,想想都让人觉得害怕。

    “一直都在尽量回避这个问题,但也不过是我等自欺欺人罢了,倘若真有这个人存在,他挑起纷争的原因是什么?”

    “不,我不能去考虑原因,而应该去想谁会有最大的好处。”

    “太上九经,一脉相传,九天争斗,天主厮杀,最终只允许一人胜利,那个人会有什么好处?”

    “那个女人……不对,也许是我们的出发点错误了,传功的人是男性不假,所以会诱导我们朝着这个方向思考,但如果幕后之人是女人呢?”

    “太上无情诀……纵然同为九经,从根源上来说差别也是巨大的,岳天骄那等战力,都被逼得自撞神峰,强如老夫亦难与她相提并论,她的实力何其可怕。”

    “倘若有人布局,就绝对不会如林峰这般洒脱,而是应该保证自己有绝对的把握,去问鼎高峰,我所推测的方向是否正确?”

    皱眉苦思的瞬间,身后传来响动。

    “钟老鬼,偷偷潜入炽阳天,你究竟有何目的?”

    熟悉的声音,熟悉的味道。

    钟老魔转过身来,看着眼前男人,一想到是对方出力引自己过来的,就有种难言的感觉,郁闷道:“岳天骄,你脑子有病知道不?”

    ()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