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帝家的小白脸-女帝家的小白脸 第四百八十七章 接亲难

类别:玄幻小说 作者:袖里箭 书名:女帝家的小白脸
    噺壹中文.χ⒏òм哽噺繓赽捌㈠小説

    任千喊完,就听到林巧乐在里面“啊”的一声,然后又是“啊”的一声,伴随着肉体碰撞的声音,然后就没动静了。

    任千惊了,竟然大白兔都不好使了?

    “酒心巧克力,谁要?”

    没有声音。

    这下任千终于确定,绝招今天是不好使了。

    “你们想要怎么样啊?”任千朝着门里喊道。

    若是普通人结婚,这里肯定是拦红包的。可里面的人,玩的肯定不是这个。

    “给我们表演个精彩的!”

    这声音有点成熟,听起来似乎是江南。

    想想里面的人,应该也就是江南了。

    “表演什么?胸口碎大石?”任千眼珠子一转,这个他还是能努力一下的。实际上电钻钻丁丁也是能表演一下的,不过估计没人敢看。

    “我要看喝生命之水千杯不醉!”

    任千眼珠子一瞪,生命之水?千杯不醉?哪个王蛋?度的伏特加你让我表演千杯不醉?这喝下去还能活?

    听这声音是故意捏着嗓子的,不是青鸢就是红鸾,青鸢的可能更大。

    任千后退两步,朝着身后的飞骑摆摆头:“去,拆门。”

    那几个摄影师顿时就是一麻,拆门?结婚你拆门?还是自己几人想错了?

    仔细想了想,几人还是觉得自己可能误会了。

    再怎么样,也不至于大喜庆的日子拆门吧,没见过这么结婚的。

    十个飞骑嘻嘻哈哈的堵楼道里面围成一圈:“杠老嘿(二声)!”

    实际上就是石头剪子布,不过他们管这叫杠老嘿。

    “杠老嘿!”

    “杠老嘿!”

    “杠……”

    任千脸上抽动几下,十个人一起石头剪子布,你们是想猜到明年是吧?

    就在这个时候奇迹发生了。

    凑一块儿的十个人熊一阵大笑,一个飞骑被从人堆里踹出来。

    “上!”任千指指前方崭新的防盗门。

    “往里拆还是往外拆?”那飞骑既然被踢出来了,倒也愿赌服输,颇为豪气道。

    “往外!”

    “好嘞,看我的哈!”那飞骑捏了捏拳头,发出炒豆子一样的响声,随后拳头往门两边一砸。

    任千感觉整个楼层都震了一下。

    “哎呀!”门里边传出惊叫的声音,像是江南的。

    只见门两边的墙壁裂开两条缝隙,被拳头砸中的地方直接被打穿了,都能看到里面的人影。

    后面几个摄影师眼珠子都瞪圆了。

    虽然现在很多人练了第十五套广播气功后力量大增,可一拳直接将打穿去……先不说这要多大的力量,他的手没事么?

    然而更让他们措手不及的一幕出现了。

    防盗门飞快的打开,一个女子上前一步伸手按住那个飞骑的光头向下一按。

    “砰!”

    整个楼层又震动一下。

    楼道地面的瓷砖全都龟裂开,飞骑的脑袋有半个被直接按了进去。

    “砰”防盗门又被狠狠关上。

    只剩下一堆人在那大眼瞪小眼。

    “要不要叫救护车?”几个摄影师腿肚子都哆嗦了,就没见谁家接亲是这种情况的。多大的仇啊?

    “哗啦”

    地上的飞骑双手一撑将脑袋拔出来晃了晃,甩了一地的鼻血。

    任千脑门直跳,刚才那个是心折,以她的性格肯定不会在这种情况下做这样的事。不用想,肯定是女帝示意的。

    任千瞅了瞅门边上那两个洞,有一个正好能将手进去在里面开门。

    想必她们不会打自己吧?

    任千嘿嘿一笑,将手从窟窿里伸过去,准备开门。

    然后就被人一巴掌拍手背上。

    声音响亮,像是抡圆了狠狠一巴掌甩上去一样。

    “肿了。”任千站在门外一脸的深沉。

    “是肿了。”心折在里边道。

    “哎呀,竟然真肿了唉!”这是青鸢的声音。

    任千默默将手收回来,果然肿的跟蹄子似的。

    熟悉的配方,熟悉的味道,不用问,是女帝。

    “哥!”任万年一脸哭笑不得,挤过任千塞了一叠厚厚的红包进去。

    随后里面传来压低的声音:“要不要开门?”

    是江南的声音,毕竟她不了解情况,也不敢弄的太过。

    “不行!”

    这次是女帝的声音,丝毫都不带掩饰的。

    看来硬来是不行了,红包大法也不行,还是得智取。

    “说吧,你们要怎么样?划出个道来。生命之水就别提了,我敢喝你们敢让么?”任千开口道。

    “敢!”

    “算了,咱们还是别提生命之水了,好不容易结次婚,大家都不容易,来点实在的。”

    “是第二次了。”

    “咳,那次也是咱俩,没别人,还是头婚,好好说话,能不能聊天了?”

    任千干咳一声,就试着陈庆任万年还有一众摄影师都是一脸的囧囧有神,就今天这接亲过程,拍出去能给人看?

    现在婚庆公司已经开始怀疑他们是不是来砸场子的了。

    任千狠狠瞪了陈庆一眼,就这折腾人的劲儿,肯定是江南先提出来的,然后女帝就心动了。

    不然女帝肯定不知道这些乱七糟的事儿。

    “要不我给你们吟一手好湿吧?”任千决定选个难度低点的,床前明月光,地上鞋两双,多应景?

    “来对台词吧,你把每个人的台词都对上,让我们满意,就开门。”江南的声音传出来。

    任千再次瞪了眼陈庆,江南算算现在也三十五六了,怎么没一点庄重的样子呢?

    “好!”

    任千一脸聚精会神,等着看她们弄出什么幺蛾子来。

    “那开始了啊?”江南在屋里喊道。

    “开始吧。”

    ……

    “你来了?”

    三个字,任千脑子转了转,这是什么意思?随后试探性问了句:“我来了。”

    “你不该来!”

    任千:……

    废话,我不来我去哪?

    不过心里有底了,看样子是古龙风,江南这个台词还是挺好对的。

    “可我还是来了。”

    “既然你来了,那就得把东西留下!”

    任千扭头瞅瞅陈庆,目光里充满了询问:什么东西?

    口中却是顺着说道:“东西留下可以,人我必须带走!”

    陈庆一摊手:我怎么知道是什么东西。

    任千:那是你老婆!

    “先把东西拿来!”江南的声音传出来。

    任千想了想,抓了一把大白兔扔进去。

    “不对!”

    任千又从任万年手里拿一沓红包塞进去。

    “还是不对!”

    任千都要抓狂,天知道你们要什么。

    “把六味地黄丸留下来!”

    任千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我上哪给你们弄六味地黄丸去?而且谁结婚还带盒六味地黄丸?

    屋内传出江南嘻嘻哈哈的声音:“换人!换人!算他过了吧!”

    这次是个捏着嗓子的声音:“莺莺燕燕翠翠红红处处融融洽洽!殿下你对个下联就过关!”

    任千就觉得听着耳熟。

    扭头看身后几人,众人一脸茫然。

    任千一拍脑子,想不起来不要紧,自己好歹是知名山村教师,怎么可能被这事难住,当即就道:“花花叶叶开开落落年年朝朝暮暮。

    青鸢在房间内吐了吐舌头,颇为欢喜的叫道:“过了过了!”

    电影里是雨雨风风花花叶叶年年暮暮朝朝,她提这个对联,最重要的就是取这个年年朝朝暮暮。

    哪怕她不懂什么诗词,不懂什么对联,却也知道任千答的虽然有一点差异,但几乎就是相同,因此也颇为开心。

    任千长出口气,总算又过一个。

    佰度搜索噺壹中文м.无广告词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