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帝家的小白脸-女帝家的小白脸 第九百四十四章 变态(上下)(二合一)

类别:玄幻小说 作者:袖里箭 书名:女帝家的小白脸
    ?

    如果任千没有那一层身份,虚无命未必会死,温晓生也未必会死。

    不过在这个时候,两人都做出了选择,给了任千一个交代。

    一来天道殿主是异族,所有天道殿的人手上都沾满了血。

    二来,天道殿是所有人的天道殿,数千年的传承,在这样一个即将变革的世界,若是踏错了,便毁了。

    天道殿主已经死了。

    他们两个也得死。

    这样,天道殿便无忧了。

    宗上明白,众人有的人想到了,有的人还没想到,但最终也都会明白。

    任千明白了,到了门外,心中有些意兴阑珊。

    此事到此为止吧。

    这个交代,也够了。

    那个云雨涵……任千也没心情找她麻烦了。

    若是自己杀了虚无命和温晓生,倒也不会觉得什么。

    可两个人就这么自尽了,反倒让任千心中有些别扭,原本的一些心思都没了,懒得再理会其他。

    ……

    接下来的事,便是宗上和众人安抚村民,挑选高手补入各殿。

    就连活下来的几个尊者都回归各分殿,稳定大局。

    不得不说,天道殿七千年的底蕴,确实不是那些所谓的名门大派所能比的。在损失大部分顶尖高手的情况下,竟然还能补满三十九个神轮高手。

    不过实力却是降低了一大截,新挑出来的这些殿主大部分连神兵都没凝结,虚无命那样实力的更是再无一人。

    任千不关心这些事情,天道殿实力弱一点,反倒更加安全。

    他这两日没事就在海边转转,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东北人,大海是永远的meng想。

    大概也有海子的那句“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关系。

    任千觉得自己有时候还是有点文青情怀的。

    这个世界的海很清澈,沙滩也洁白,若不是看到水中那一条条两三米长的怪鱼,任千还真想下去试试。

    不过任千最终还是打消了这个主意。

    在他身边跟着一个眯眯眼的青年,脸上始终带着笑意,眼睛始终眯着,让人看不出眼中有着什么。

    此人是宗上的弟子,叫做焦平。

    任千眺望远处,心中有些好奇远离海岸的乱流层,不过却没有问出来。

    这种无知还是不要暴露在别人面前比较好。

    回头让都尉府搜集一下乱流层的消息就行了。

    这天晚上,失踪两日的云雨涵再次出现在任千面前,此时她已经是雀阴殿主。

    在这个世界少见的浓重眼影被她洗去了,只是涂了淡淡的脂粉和唇脂,头发披散在身后,身上紫色的外衣也换成了耦合色,看起来清纯了许多,也越发的动人了。

    不过这张漂亮脸蛋后面,却是一个颇为扭曲的灵魂。

    任千正坐在窗前思索一些事情,听到敲门声见到她后有些意外,想不出她来做什么。

    “我能进去么?”云雨涵脸上带着笑容,与之前似乎没什么区别。

    不过任千总觉得她的笑容中像是有什么东西。

    闪身让她进来,任千靠在门柱上双臂抱怀,口中轻浮道:“这么晚了,是来自荐枕席的?”

    “若我说是,你想要么?”云雨涵眼波流转,双眼含媚。

    任千认真看了看她,见她没开玩笑的意思,才道:“走吧,以后少在我面前出现就是了。”

    心中猜测,不知道是她自己的想法,还是其他人的示意。

    不过现在用这伎俩,实在没什么意思了。

    云雨涵身体轻旋,如同跳舞一般,身姿优美,如同一朵午夜间开放的昙花,将身体的美丽全都绽放出来。

    轻轻三个旋转,云雨涵已经出现在任千面前,手指在他胸口划过,口中轻轻柔柔:“我若是走了,你不后悔?”

    “美丽是女人最好的武器,而我有着这世间最强大的武器,可惜,这世间的男子,多是配不上的!”

    “这是前倨后恭?”任千冷笑。

    “不,只是矮子里拔高个!”云雨涵略带挑逗意味说道。

    任千的火气差点被她撩拨起来,牙根恨的痒痒的,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非要来啊!

    手丝毫不客气的攀上对方胸口,轻捏一下,又伸指一弹。

    云雨涵顿时发出银铃一般的笑声,身体在任千周围轻舞着。

    不得不承认,云雨涵的舞姿是极好的。加上这幅貌似清纯的面孔,还有这她那诡异的气质,有着足够让人心动的魅力。

    云雨涵不时用手臂或者身体的某些部位轻轻触碰着任千,让任千心里的火焰烧的越发大了。

    任千的手突然落在云雨涵腰间轻轻一扯,缠住腰间的带子顿时脱落。

    这种一掌宽的带子,叫做蔽膝。

    其中的一个作用,便是压住衣服。

    蔽膝脱落,云雨涵身上的衣服也随之敞开,虽然还挂在身上,却将肚兜露了出来。

    罗衫半解,比起脱光了还要诱人。

    油灯下,云雨涵脸上的腮红,似乎更重了一些。

    动作却一点没受到影响,轻轻舞动几下,衣衫就那么滑落下去,露出白如凝玉的半个胴体。

    全身上下只有一个肚兜,转身之时便能看到两片让人忍不住想要一巴掌拍上去的臀瓣。

    云雨涵也顺势勾上了任千的脖子,胸口紧紧贴在任千胸前,一双柔夷搭在任千后颈上。

    “这武器,强大么?”

    任千手指在云雨涵身上滑过,满手香腻,滑如暖玉。

    任千见过的女人虽然不多,但也不少。地球的不需要提,女帝便是极美,其外还有心折、林巧乐……

    林巧乐不提了,对A要不起。

    不过林巧乐变身后还是颇有看头的。

    女帝和心折有个共同点,气质清冷,又给人感觉极为英武。虽然完美,身形增一分则多,减一分则少,线条却少了一分柔软,多了一丝锐意。

    毕竟古族女子总是充满野性的。

    而面前之人却不同,给人一种能把她揉进自己的身体里的感觉。

    若是综合来说,云雨涵未必能强过女帝,但也不差,重要在于她与女帝是完全不同的类型。

    这样的一个女子紧贴在身前,只穿着一个肚兜,将其他肌肤全都露在自己面前,任由自己取求,任千感觉心中的火气越发的大了。

    手指一挑,云雨涵肚兜的带子便直接断掉,肚兜的上半部分顿时落下卡在胸前,与任千紧紧贴在一起的位置。

    “现在,我若是离开了,你会后悔么?”云雨涵口中媚声道。

    “现在还往哪走?”任千手掌一翻,一条铁索从掌中串出,将云雨涵缠了个结结实实。

    “你就是不捆,我也不会跑的。”云雨涵轻笑,冰凉的触感让她身上起了一小片的细密疙瘩。

    “那可不好说。”任千后退一步打量下被捆着的云雨涵,铁索仍然在云雨涵身上游走,刚好将胸前的凸起给凸显了出来。

    重要的地方,一点都没遮挡。

    任千将云雨涵放在椅子上,铁索顺着她的心意将云雨涵与椅子捆到了一起,又在云雨涵两条腿上分别缠绕一圈,轻轻向外拉开。

    云雨涵脸上带着红意,媚眼如丝:“原来你喜欢这种?”

    此时的云雨涵,还有她的姿势,还有身上的铁索,这样的景象,只要是个男人都受不了。

    任千是个男人,自然也受不了。

    将门关好,又从桌边拿起一样东西藏在身后,走向云雨涵。

    云雨涵脸上带着红晕轻声道:“奴家可还是第一次!”

    “不用担心,你就这样就好。”任千带着笑意,将身后的手亮出来,只见手中握着——一根羽毛。

    任千抓起云雨涵的脚,羽毛轻轻挠了上去。

    云雨涵下意识想要缩脚。

    然而任千抓住她的脚,用羽毛在脚心不停的轻扫着。

    云雨涵开始娇喘起来。

    三分钟后,云雨涵的脸色开始变了,然而任千仍然没有停手的意思。

    “你,你要做什么?”云雨涵想要挣扎,却被任千按下:“别动!我这铁索不太结实,若是断了,我怕是也要死。”

    云雨涵顿时不敢挣扎,身上的肌肉却颤抖起来。

    被人绑着挠脚心……这滋味谁适谁知道。

    ……

    任千现在的住处就是宗上的宅子。

    云雨涵去任千房间的时候,宗上并不在。

    当他回来,便知道了这事。

    宗上微微摇头,眉头紧皱,云雨涵——她要做什么?

    他自然知道云雨涵是去做什么。

    但他不知道云雨涵为什么要这么做。

    之前的事已经过去了,虚无命和温晓生以一死了结一切。

    无论如何,任千都会将此事放下,这两日他的表现也说明了这点。

    宗上皱着眉头走到任千的院子前,一道身影从黑暗中显现出来。

    “师尊!”

    宗上没有理会自己的弟子,此事院子中传出来的,是一阵阵娇喘声。

    宗上摇摇头,不管如何,这是云雨涵自己做的选择。

    然而他还没等离开,云雨涵的娇喘声就越来越奇怪,最后还夹杂着惨哼……

    宗上的眉头皱的更紧了。

    矗立良久,云雨涵的娇喘几乎不可闻,取而代之的是不时的惨哼,仿佛在极力忍耐着什么,宗上叹了口气。

    不管你要做什么——你又何必如此!

    ……

    一直到天色渐明,任千心满意足的松开捆在椅子上的云雨涵。

    “变态!”云雨涵眼泪汪汪的愤怒骂道。

    这样一个性格偏激的神轮强者以这样一幅表情对自己哭诉,再加上那副晶莹洁白的身体,足以让任何人被火焰点燃。

    此时云雨涵身上布满晶莹的汗水,地上也被打湿一片。

    当任千松开手的一刹那,云雨涵感觉自己全身的肌肉都在跳动,在呻吟。

    对于一个神轮强者来说,这简直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然而这一晚上,对于她来说简直是噩meng一般。

    外面的人也这么想。

    不过双方对事件的认知有点不太一样。

    任千很理直气壮的冲着云雨涵道:“男人变态点没错!”

    云雨涵的眼泪一下就下来了。

    这一晚上的遭遇,比她原本想的要屈辱百倍。

    或者说,原本她的想法中并没有什么屈辱的成分,这是她自己的选择。

    而她有一点没说假话,这世上的男人,多是配不上她的。

    她只是想尝试一下,可惜能入她眼的几乎没有。

    矮子里拔高个,任千便是那个高个。

    然而想象和现实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

    云雨涵是踉踉跄跄哭着离开的,离开时还大骂变态。

    浑身的肌肉都在跳动,在呻吟,让她连步伐都不稳。整整一晚上一边要忍耐那种痒彻心扉的痛苦,还要强行控制自己不能把铁索挣断,这种困难可想而知。

    几乎都要虚脱了。

    外面的焦平看到云雨涵离开的姿势,微微摇头,脸上的笑容也微微敛去了一些。

    随后让人把这事情告诉了宗上。

    ……

    任千自然不知道自己变态的名号是跑不掉了。

    他此时倒是挺痛快,哼着小调,心情愉悦。

    天堂有路你不走,真当我是吃草的兔子?

    这一晚上可比抽她一顿痛快多了。

    看着那样一个女子在自己身前婉转求饶,泪流满面……

    这个好心情一直持续到中午,他出去见人的时候都是春风满面的。

    焦平看着春风满面的任千,又想想哭着出去的云雨涵,心中微微摇头。

    这位异域来的领路人……唉……算了,不提了……

    中午用过饭,任千将剩下的那具水晶棺材带回房间。

    当日众人是想将这具身体的头颅也砍下,之后烧掉的。

    不过被任千阻止了。

    这样的样本可不能轻易放过。

    带着棺材回到地球,让人买了个专用的冰冻箱,他将里面的尸首直接冻上。

    如今大耀也有了自己的“外籍”科学家,就不需要什么事情都麻烦M部门了。

    尤其这异族的敏感性不小,任千不准备将这东西交到他人手中,以后等实验室的人员足够、设备齐全,自己研究反倒更好一些。

    接下来几日任千在地球好好休息了一下,回去便直接回大耀了。

    至于天道殿,等一切回归正轨之后,宗上自然会去岚城见自己。

    而且自己也要安排两个人进天道殿。

    不过最为让他开心的,还是马上能回去见女帝了。

    这段日子虽然不长,经历的事情却是不少,给他的感觉仿佛离开女帝挺久了一样。

    心中迫不及待的回去见到那个总是冷着脸的红衣女子。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秒记住:书客居手机版阅读网址: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