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帝家的小白脸-《女帝家的小白脸》正文卷 第一千零一十章 我胸口中了一箭

类别:玄幻小说 作者:袖里箭 书名:女帝家的小白脸
    穿过火车站,众人终于看到了所谓的火车。

    一个长四百米的钢铁怪兽,一节一节,仿佛一只巨大的蜈蚣盘桓在那里,不过没有蜈蚣的那么多只脚。

    “好大的家伙!”曹归说完后,笑了起来,发出“呵呵”的声音,难以自抑。

    “有什么好玩的事?说说!”马化龙努力让自己的眼睛更大点,不过也仅仅是比花生更大那么一点。

    薛元培虽然面无表情,但也竖起了耳朵,想要听听曹归有什么高论。

    “就是觉得,这几年见到的新东西比以往都要多。”曹归数了数:“拖拉机,卡车,玻璃,台钟,上次看到的蒸汽机,还有面前这个大家伙……真让人期待,这个大家伙是有什么样的表现。”

    “昭亲王……”马化龙说出一个名字。

    所有的一切都是这个人带来的。

    可以说这个人改变了整个大耀,以及出云。

    “你们说,智慧和头发有没有关系?院长的头发也不多……”曹归提出一个很有趣的观点。“而昭亲王一根头发都没有,连眉毛也没有。”

    “你可以试试,秃了就聪明了!”马化龙一脸的怂恿。

    “我还真想试试……”曹归看起来不像是在说虚言,心中真有着这样的冲动。

    两个人的对话让薛元培有些脸黑。

    秃了你们也聪明不了!

    还有,被院长听到你们说他头发少,你们又要挨律尺了。

    律尺是一种两块木头贴在一起的板子,长八尺二分,打在手上,不需要很大的力气就能发出很响的声音,有着警示之意。

    当然,用力打下去,也是挺疼的。

    “要不要打个赌,院长的头发,我猜有八百六十四根。”曹归眼珠子一转对马化龙道。

    “你想诳我去数院长的头发?”马化龙斜着眼睛看他。“你这心思太过歹毒!”

    “哈哈,说笑而已……”曹归笑了笑,不以为意,本就是开玩笑的话语,随机目光便放在一个从火车上下来的白衣女子。

    十七八岁的年纪,一身白色长裙,裙角有粉色的花瓣作为点缀。长发简单的扎在脑后,相貌美丽,肌肤白皙,给人的感觉如同出云最高的山峰上最美丽的那朵白色的花一样,倔强与纯洁糅合在一起,又带着英气与知性,形成了一种极为独特的魅力。

    那女子只是清冷的扫了众人一眼,便朝着前方行去。

    “怎么了?是你昨天念念不忘的那个女子?眼珠子都直了!”马化龙注意到他的目光,调笑道。

    “我感觉好像胸口中了一箭!”曹归捂着自己的胸口,目光中带着痴迷,片刻都不舍得离开对方的身影。

    “劝你一句,这身衣服不是普通古族人能穿的,想必家中有人地位尊贵。而且她的实力比你还强,看她这年纪,天赋一定惊人。

    怎么想,你都没戏。”马化龙真心劝慰道。

    “昭亲王可是连神轮都没有就娶到了贵为帝王之尊的女帝。”曹归等对方的身影消失在某个车厢里,才扭头认真对马化龙道:“打个赌,我用我这一辈子来赌!”

    “你简直疯了!”听到对方的话,马化龙脸上微微变了神色,感觉对方简直是疯狂。

    “咱俩是好友对吧?”曹归感觉自己的心脏炽热的都要将自己烧焦了。

    “你要做什么?”马化龙警惕道。

    “一会儿找个机会你去调戏她……然后我英雄救美,这一招虽然俗套,可屡试不爽!”曹归直视对方的双眼,试图将自己的决心通过目光传递给他。

    “你疯了,我可没疯!”马化龙吓了一大跳。自己去调戏她?不说别的,就对方那实力,一只手都能捏死自己。

    “放心,我会适时出现的。”曹归立刻信誓旦旦道。他自然知道马化龙不是对方的对手,不过自己也不一定要按照字面意义上那样英雄救美。

    只要在合适的时机出现,给对方留下足够深刻的印象就行了。

    英雄救流氓也不是不可以。

    ……

    “铜兰,那些人做什么的?”正在检查火车状况的尤伍一擦了把脸上沾染的黑煤,探头询问道。

    “不知道。”铜兰随意说道。“设备状况怎么样?”

    “之前泄压有点问题,设备三号阀有轻微损坏。顺利的话,应该能回去。”尤伍一道。

    “如果出了问题,你会被吊起来打靶的。虽然这两年伢鬼看起来和善了一点,但你我都知道那只是表象而已,如果让他在陛下面前出了大丑,后果你可以想一下,打靶十分钟起步。”铜兰用平静的语气说着恐怖的内容,让尤伍一浑身打了个寒颤。

    “别说那么恐怖的话好不好?”尤伍一苦着脸,不过很明显,他检查的更加仔细了。

    “让一下,我看看三号阀。”铜兰踢了他一脚,上前查看泄压阀的状况。

    “分配阀没有问题。”一个少女将脑袋缩回来道。与尤伍一一样,脸上沾满了灰尘。

    过了片刻,铜兰将火车头内情况检查一下,返回众人所在的车厢。

    刚进车厢就听到里面的笑声:“看没看到,那帮家伙眼珠子都粘铜兰身上了,我是该说他们有眼无珠呢,还是勇气可嘉呢?”

    “两者都有吧!”杜老六摸着下巴深思。“小丫头长大了啊!”

    “可惜,太凶了,整个岚城都没一个敢提亲的。石敢……”之前的声音继续道。

    铜兰脑门冒起两道青筋,一闪身就踩在徐鹏的脑袋上。

    “嘎——”徐鹏本还准备继续说出口的话被这一脚踩回了肚子里。

    接着一脚踢在杜老六脸上。

    铜兰这才闪回自己的座位上。

    “你们两个……这么多年都没什么记性啊!”石敢在不远处一个使劲儿往上拔脖子一个忙着堵鼻血的两人,大笑不已。

    “你们检查完了?”铜兰扭头看了他一眼,目光中带着冷意。

    “转向架和车厢之间的挂钩都没有问题。”石敢摊手道:“只要动力装置不出问题就可以了。”

    “有点小问题,不过问题不大。前四个小时是尤伍一和巫雅值班,之后是蓬析和蓬折兄弟……”铜兰拿过桌子上的一张表格一边翻一边说道。

    片刻后将表格放下,看看窗外:“那些人是谁?”

    “出云一些书院的士子,看这样子,要搭乘这辆女帝号与我们一同返回岚城。”一个青年一只手拄着下巴,一只手翻着桌面上平摊开的微积分书籍。

    “他们会出现在这,肯定是陛下或者是伢鬼的命令。陛下的性格不会做这种事,应该是伢鬼了。”石敢也看了一眼外面正在对着火车啧啧称奇的众多士子。

    “看样子,伢鬼对他们很感兴趣啊!”另外一个学子笑道。

    “我古族人口太少了。”铜兰头也不抬的说道。“伢鬼说要推行全民教育,不过想要得到成果不是短时间能做到的,先生的数量也是一个问题。估计伢鬼是看上他们这点了,作为启蒙先生,他们应该还是能够胜任的。”

    “其实我挺想当个先生的,连打靶的装备都做好了,我还特意让人从出云给我弄了一箱连弩,可伢鬼不给我这个机会。”另外一个学生摊手。

    “再有三年半!”一个身材窈窕的俏丽女子握着拳头:“再有三年半我们就能毕业了!”

    “唉!”车厢内一片叹气声。

    三年又三年……

    “你们微积分作业做完了没?借我抄一下!”刚止住血的杜老六脸色突然一变。

    车厢中半数人都同样脸色大变,不但是大变,而且是苦大仇深,痛恨杜老六为什么提起众人最不愿意想到的那件事。

    “石敢,作业借我观摩一下就行,我肯定不会像那个连名字都抄上去的傻子一样!”徐鹏跟着开口。

    “在府里呢。”石敢摊手。“你们多努力吧!”

    ……

    “上车,按照顺序,以书院为单位。上了车后不许乱跑,每个车厢都有卫生间,中间会提供伙食。”众多士子的队伍前有人喊道。

    “准备的很周到啊,总算能出发了。真好奇这个大家伙一会儿怎么带我们去岚城。”、

    “柘吴书院、盐道书院、潇江书院,来这边!”

    “淮崖书院、双温书院、江陵书院,从那边走……”

    众多士子带着好奇与期待按照顺序登上火车。

    女帝站在火车站的二楼看着这一切。

    “你觉得这些人可用?”女帝问道。

    “试试看,说不定能找到一些可用之才。毕竟他们也读了十几年的书,就这么扔在那太可惜了。”任八千一边回答,一边扭头盯着二花。

    只见二花正拿着梓东来的刀在那乱跑,不时抽出刀劈开一个成排摆在那的木头墩子。

    口中还发出“喝、哈”的声音。

    别说,二花拔刀挥砍还是有模有样的。

    而不远处的梓东来正面无表情的紧盯着二花。

    虽然脸上看不出来,不过从那目光中,任八千觉得他很肉疼。

    “花都察,虽然你和都护是一家,不过我还是希望你能够尽好自己的职责。”任八千转了个半身对脸上带着刺青,从头到脚都散发着野性的花青花道。

    丝毫不避讳梓东来就在旁边站着。

    “自然。我每天24小时都盯着他呢!”花青花拍着波澜壮阔的胸口保证道。

    梓东来那张万年都没有表情的脸终于忍不住抽搐了一下。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