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豪商-天下豪商 第444章 点亮灯塔 一

类别:玄幻小说 作者:大罗罗 书名:天下豪商
    海州的冬意,终于如期而至了。

    这个年代的气候要比后世寒冷不少,云台山在一阵大雪风飞之后,就成了一个冰天雪地一般的存在,郁州岛大部分的溪流的表面,也都结上了一层厚厚的坚冰。

    不过冬天的海州还是比开封府要好一些的,气温高了一些不说,而且海面也不会冻结。而大海就是海州的生机所在,由如运河对开封府。开封府的运河会在冬季冻结,大宋各地的时鲜器物便很难在冬季运入,不仅会让物价变得高昂,还会断了不少吃水运饭的平民的生计。虽然官家自有恩典,会发下少许钱文救济贫民,还会拨米拨盐菜让开封市民度冬,但是冬日对开封府而言仍然是不快乐的季节。

    但是海州冬日却还有充足新鲜而且非常廉价的海货。还有贪图厚利的小海商‘操’着桨帆快船从南方运来时鲜果蔬,供给豪‘门’显贵。还有从高丽、辽东顺着北风南来的大船,运来了无数的‘毛’皮、生‘药’,还有各种出在深山老林里面的奇珍玩物,把朐山县城之内和附近海州榷场内的商人库房都塞得满满当当。

    和往年相比,今年从秋天开始陆续运来海州的各种“北货”数量奇多,而且不乏‘精’品,价格也因为供求关系降低了不少,可是乐坏了从开封府跑来采购的商人这些商人每年冬天都在海州度过,为的就是能在冬季备好足够的“北货”,在开‘春’后第一时间通过运河把货物运入开封府,好好赚上一笔。

    而他们的到来,也着实让海州变得繁华似锦。这个时代不仅是开封府历史上最好的时代,对于海州而言也是一样的。这里现在是一座正在快速崛起的工商业中心城市,如果没有后来的中原沦陷,这座城市十有七八将会变成上海那样的大都会……毕竟11世纪初中国的经济中心,还是在北方中原地带。

    而位于海州首县朐山县城旁边的天涯镇工地,在这个冬天同样是一派热火朝天的场面。

    从刚刚建成的金拱楼的二楼窗口往外看出去,天涯镇内的道路、沟渠,基本上都已经完工了。道路两旁,则是一块连着一块的工地。在金拱楼所在的南北向的复官街两边儿,工程的进度更快,鳞次栉比的都是建了一半或是将近完工的两三层的楼阁。除了已经完工的金拱楼之外,西‘门’家‘药’铺的总店西‘门’楼,潘家金银绢帛‘交’引铺的海州分店,佳士得行、‘花’魁行的海州分店,云雾茶行总店,东海行总店,还有潘楼、王楼、丰乐楼、撷芳楼的海州分店,全都建在这条复官街上。

    和复官街十字相‘交’的是高升道,因为天涯小镇是东西窄,南北长的走向,所以东西走向的高升道很短,建不了太多的房子,但是这条街道的价值却不亚于复官街。因为分布在高升道两侧的建筑分别是“镇议事会”、“镇公所”、“镇都保所”、“镇警巡所”、“镇税所”、“镇裁判所”、“天涯书院”和“云台学宫天涯堂”。

    除了传授六艺的天涯书院之外,都是天涯镇的“自治机构”,就等拟定好了,这些机构就能领导天涯镇上的士农工商一块儿直奔“三代之治”去了。

    “元晖,为师便把云台学宫和天涯镇都‘交’给你来照看了。”

    金拱楼上,一席送别的酒宴正在进行。现在是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到了谈事情的时候了。

    因为赵佶的诏书,武好古不能在海州过年了,只得急匆匆返回开封府去面圣。而海州这边,就得靠米友仁这位大徒弟盯着了。

    武好古‘交’给他的任务就是两个,一是云台学宫的建设和日常运营学宫的基建十年也搞不完,现在才刚刚开始,可有不少工程等着发包呢!至于学宫的日常运营,主要就是刻印书本,还有一堆学生老师的衣食住行,当然还有学杂费用的收取和教师薪资的发放以及各项教学开支。

    收取的学杂费用是极低的,就是‘交’个伙食费。学费、书费、住宿费用,全都由学宫负担。而教师的薪资或者称为“职钱”的,则是相当丰厚的。完全是参考国子监来制订的。

    而云台学宫的教学开支也不低,因为学宫搞得是“全才教育”,首先就是允文允武,然后还得兼修文理。且不说兼修文理得‘花’多少钱,光是一个允文允武就得开销上一大笔了。

    击剑、骑马、‘射’箭三个科目,少不得都要安排场地、老师和教具。其中教具还包括长剑、木剑、软弓、马弓、步弓、护具,当然最昂贵的投资还是马!

    要购买的还不是一匹两匹的马,而是上百匹健马够成的马群。必须要有一定面积的跑马场和专业马伕、兽医照料。光是这一笔开销,恐怕就将高达两万缗了。

    也就是说,宋徽宗给的一万缗钱是根本不够开销的。而从界河市舶司提钱什么的,其实也就是个名义。界河市舶司是河北东路转运使司管辖的,哪儿那么容易从转运司提出钱来?就算张商英好说话,一年给个一两万也就顶天了……开封府的国子监一年才多少‘花’销啊?

    至于界河商市现在也没开始盈利,而且就算有了盈利也是属于股东的。所以学宫的大部分‘花’销,眼下还得武好古自掏腰包。至于将来,武好古则希望用天涯镇的包税来填补一部分。

    “‘花’费多少,元晖你直接向西‘门’大姐报销便是了。”武好古笑着一指身旁的西‘门’青。

    西‘门’青不会随着武好古返回,海州这里还需要她来坐镇。

    武好古笑着又道:“元晖用钱,五万以下,不必报我。”

    “奴知道了。”西‘门’青应声道。

    这话说得大方,实际上就是要表明对米友仁的绝对信任而已。现在学宫草创,还谈不上什么完善的机制,只能用“人治”的办法,先制订一个总预算,然后放权给米友仁。而五万缗的预算,则是西‘门’青和米友仁一起制订的,包括土地购买、校舍建设等等。不包括云台庄的费用,也不包括买马的费用,至于人事上的开销,也不计算在内。

    同样的,天涯镇这里的建设工程,武好古也放权给了西‘门’青和‘花’满山、潘兴业三人全权负责。

    “元晖,”武好古又说,“天涯镇的‘士约’制订,天涯镇的议会和镇公所推选的事儿,云台学宫肯定是要参与的……你是我的弟子,又是开封府将‘门’子,还是共和行的股东,一定要参与进去,替大工大商说话。可明白了吗?”

    现在“天涯士约”正在草拟当中,武好古当然不会放过‘插’手的机会,而他“篡夺”封建主义领导权的办法就是在天涯镇上开建了云台学宫天涯堂,作为云台学宫的老师们在天涯镇上的居所。

    这样苏东坡、黄庭坚、米友仁就能名正言顺参与到“天涯士约”的拟定之中去了。

    “老师,您的意思是让工商参与士约吗?”米友仁微微皱眉,这事儿是肯定会有点阻力的。

    武好古笑着,“当然要让大工大商参与了,如果只是士大夫,没有工商户,谁来给天涯镇‘交’税?谁来伺候那些士大夫老爷?

    再说句不好听的,那些贬到海州来的官,他们就不涉工商了?就算他们把钱放在解库里面吃利息,不也等于放债吗?而且能在天涯镇开买卖的大商大工,谁家不是官户?”

    北宋的歧视工商其实是城乡间的矛盾,出身大城市的官员不存在瞧不起大工大商的想法。因为大工大商也都是官户,而且要么家中的子侄是进士,要么就有进士‘女’婿或进士妹夫、进士姐夫。

    只有从乡村来的进士,又没娶上大工大商的‘女’儿或姐妹,才会把城市工商户当成封建主义的敌人来看待……

    而在大宋进士出身的文官队伍中,大部分是来自乡村,也没有捞到“资产阶级小姐”的主儿,所以多少有点敌视工商业者,也比较倾向采取国有官营的办法来管理工商业。

    所以武好古不能把天涯镇的自治全都‘交’给贬官,一定得让在天涯镇投资的工商也参与其中,这样才能确保天涯镇在未来成为第二个界河商市。

    “老师说得也对,”米友仁想了想,“那么该怎么让大工大商参与呢?”

    武好古想了想,“一个是官户,只要是官户,在天涯镇是买了或租了大宅,无论有没有出身,都可以参约自治。

    另一个则是纳税,若非官户,只要上一年在天涯镇上纳市税超过百缗,并且在天涯镇上购买、租住了宅邸,也可以参约自治。”

    “要如何参与?”米友仁又问,“按照人头来算?”

    “按户算,”武好古说,“一户一代。不一定要落籍,只要在天涯镇上有产业或租房居住就行了。”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