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豪商-大宋真的是天朝 第1254章 五月初四运动

类别:玄幻小说 作者:大罗罗 书名:天下豪商
    大宋政和五年,五月初四,清晨。

    开封府外城的南熏门刚一打开,守门的厢兵就怔住了。往日这个时候,应该是贩卖猪羊的商人驱赶猪羊入城屠宰的时候儿。南熏门外应该挤满了臭哄哄的猪羊。可是今天不知是什么日子,猪啊,羊啊都不见了踪影。反而有几千个穿着儒服或袍肚的青年,挤在城门外的官道上。

    这是怎么回事?这些书生和小武官一大清早就在南熏门外等开门?今天是什么日子啊?举行大朝会?没听说啊……还有,猪啊,羊啊都上哪儿去了?怎么不见踪影?难不成今天开封府要集体吃斋了?

    守门的兵丁正发愣的时候,门外的士子和小武臣们就呼啦啦的向南熏门走去。

    南熏门这边是有税卡的,进城的猪羊都要点数收税。所以城门之内,还有拦路的栅栏。士子和小武臣被栅栏拦住了,守门的兵丁也不知道该不该去把栅栏搬开——那么许多的士子和小武臣同一时间都要入城,这事儿怎么看都不对啊!

    “快快搬开栅栏,放我等入城!”

    马上就有一位相貌堂堂的年轻书生嚷了起来,看上去他就是个领头的。

    “这位秀才,”一个四十多岁,生得高大粗壮的监门官立刻满脸堆笑地发问,“你们那么多人一块儿进城,是要做什么?”

    带头的这个年轻书生正是太学领袖张浚。

    “不瞒监门,我等乃是四学士子,今日入城,乃是要伏阙上疏,乞诛国贼!”

    “国贼?”那监门一怔,“谁是国贼?”

    “武好文、吕颐浩、张邦昌三人,就是国贼!”张浚说,“此三人昨日返京,带回来卖国之约,每年要给北虏十万缗岁币!”

    “十万?”那监门叹了口气,“本朝终究不能用兵……便是一时振作,终究也是无用功。”

    这监门官原是个御前猛士,也就是房奴兵。年轻时曾经追随高太尉西征,赚到了一套开封府的房产,还得了官身。后来御前猛士直渐渐废弛,他的年纪也大了,无心从军,就谋了个监门的差遣。

    现在看到这群年轻的士子武臣,立即就想起自己当年也有意气风发的时候,顿时心生感慨。

    “监门哪里话来?”张浚道,“自当今官家临朝,我大宋国力日盛一日,便是兵事也直追汉唐。只要官家不被奸臣蒙蔽,又何愁北虏不平,暴周不靖?”

    那监门摇摇头:“既然大宋国力日盛,那官家又怎会被奸臣蒙蔽了?难道大宋是在奸臣治理下国力日盛的?”

    一向能言善辩的张浚居然被一个粗鄙的监门给问住了,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

    现在的大宋,君肯定是昏的!都不怎么上朝听政了,还不昏庸?至于臣……奸的也不少啊!要不然大宋四百州军怎么只有十几个发展的不错,大部分地方都日益萧条呢?还不是因为奸臣太多,清官太少吗?

    可是大宋的国力鼎盛也是肯定的!虽然大部分地方萧条,但是朝廷的收入有十几个繁荣的州府军支撑,不仅没有减少,反而不断增长。

    而且朝廷的军力也远远超过之前的一百多年。虽然燕云还是没有能收复,但是西贼、河湟、交趾都被打得服服帖帖。

    其中灭交趾之战打得实在让人目瞪口呆,熙宁年间出了那么多兵马都没打败的交趾,这回朝廷拢共就派出去几千人,再加上海路市舶制置司的水军,三下五除二就把交趾给灭了……

    “搬开吧,快搬开吧!”

    “你这监门还想挡我们四学学生上疏吗?”

    “快快搬开!”

    张浚一时无语,他身后的士子们却等得不耐,纷纷高声呵斥起来。

    那监门也不敢阻拦,连忙命令手下人搬开了栅栏,放一大群书生武臣入了开封府。

    开封府城内的早市已经开始了。南熏门内大街的两边,摆满了各种各样的早饭摊子。一些住在开封府南城的低级官吏,这个时候正在一边吃早饭,一边准备去衙门当值。还有一些开封府城内的士子,多数是府学生和小学生,这个时候也正背着书包上学堂。

    看见一大群的士子和小武臣哗啦啦涌来,都觉得要出事儿了!马上就有人高声发问了。

    “你们是哪里的秀才?”

    “太学、武学、青城学宫还有嵩阳书院的……”

    “一大早入城做什么?”

    “伏阙上疏,乞诛国贼!”

    “谁是国贼?”

    “武好文、吕颐浩、张邦昌三人,便是国贼!”

    现在开封府城内是有报纸发行的,也不是旬报,而是进化到了日报。而朝廷又是个四面漏风的大筛子,什么消息都存不住。

    所以武好文、吕颐浩、张邦昌三人带回来的卖国盟约,现在已经闹得满城尽知了。

    伏阙上疏的士子们一提三人的名字,大家伙儿就都知道是怎么回事儿了。

    “去看看!”

    “去看看秀才们怎么弹劾国贼!”

    “这三个国贼太可恨了……”

    “好端端的天下,都是叫这些国贼弄坏的!”

    看热闹的不怕事儿大,何况是在宋朝的开封府。

    南熏门内大街上路过的小官吏、学生,还有一些没事儿可干的闲汉,甚至还有一些地痞,全都来了劲儿。一边起哄,一边加入了伏阙上疏的人群,全都向内城涌去。

    上书的人群就像雪球一般,越滚越大。一开始不过三四千人,等入了内城上了御道,人数已经过了一万!

    御街两侧,都是开封府最繁华,人口最集中的地区了。看热闹的人,当然也就更多了。人群一路向前滚动,一路上还有人不断加入,很快就是人山人海了。个个都义愤填膺,恨死了国贼。

    国贼当然是可恨的!不过对开封府的民众而言,还有比国贼更可恨的存在,那就是奸商了。

    这几年开封府的物价、房价那是节节攀升啊!而寻常百姓的收入却是长时间停滞不前——这种情况和开封府的经济结构是有关系的。开封府总的来说不是一座生产型的城市,和天津市、京东市、上海市、明州市、泉州市、广州市是不一样的。

    开封府没有庞大的手工业可以为劳动者提供充分的就业机会。原本还有一些,但是随着东部沿海的商市崛起,开封府的手工业大量外迁去了成本低廉,交通方便的沿海商市。

    而开封府的经济,就变成了以地产、金融、服务业为支持的局面。但是这三个行业只能为少数人提供比较高的收入。大部分人,只能从中赚取微薄的收入。

    现在可是世纪,不是制造业没落的世纪。技术工人的工资是很高的!在天津市,一个拥有两三架织机或是纺车的家庭作坊,一天就能织出两三匹布或一两斤纱。一个月赚上十几缗是没有什么问题的,这可相当于一个宋朝九品官员的月俸了。

    至于造船、印刷、印染、酿酒、木器、铁器、漆器、瓷器等行业的工人,七缗一个月是没有问题的。而海运行业的水手,只要出海,月钱都不会少于十五缗,而且还能带点“私货”(税还是要加的)赚钱。如果出一趟远海,比如去南洋走一遭,赚回上千缗都没有问题!

    而这些高收入的沿海商市的生活成本,又明显低于开封府。因为那里交通方面,物流成本低,而且土地也没开封府那么紧张,房价也就不高了——其实开封府的土地也不紧张,只是受制于粮食转运的困难,开封府不能集中太多的人口,所以城市的扩张收到严重限制,才造成城内房价高昂。

    同时,粮食和原材料无法用较低的成本运入开封府,也是开封府无法引领大宋进入资本主义门槛的一个重要原因。

    这座全天下最富庶的大城市,其实是一座被锁死发展空间的城市。

    而沿海商市的人口几乎可以“无限增长”,也就不存在高房价问题……至少在未来数百年中,是不会出现让人难以承受的高价。

    所以现在的开封市民,都面临着高物价、高房价和低收入的压力,生活非常困苦。

    为什么不走?

    有一技之长的,自己不走,别人也会来请。现在还没走的,要么是手艺不够或是舍不得离开祖祖辈辈生活的开封府。

    另外,有人走,更有人来。这几年河北、河东战乱迭起,可是有不少人涌入开封府。老汴梁们嫌苦嫌累嫌钱少的活儿,这些新汴梁可都抢着干呢!

    所以开封府的人口一直在增长,物价和房价似乎也没跌下去的时候。

    一部分越来越穷的老汴梁们怨气也没地方发泄,就只是在等一个沸腾的机会!

    今天正好借着反对国贼,大家伙儿一块闹上一把!

    所以当上书的队伍乌压压挤到皇城宣德门外的时候,怕是十万人都有了。

    到了这个时候,上疏的士子已经不是主流了,跟着起哄的开封市民才是大多数。所以口号也变了,不再是“诛国贼”了,而是“诛国贼,杀奸商”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