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大人,限量宠!-2 第530章:脚伤(1)

类别:玄幻小说 作者:江雁声 书名:总裁大人,限量宠!
    王瑗惊诧到瞪起眼睛,好一会儿都不能缓过神来面对江雁声说出这么无情的话。

    什么叫死都要死在监狱里。

    她难不成还想把王纪千关进去后,在找人弄死他?

    江雁声白皙的手拍了下霍修默的肩头,眼眉处挂着妖艳之色早就跟先前有所不同:“放我下来。”

    霍修默眸色紧缩,将女人放下。

    江雁声那双踩着高跟鞋的脚一站在地上,脚踝处的疼痛就让她拧了眉心,也不知道伤成这样,是怎么忍过去的。

    最后只好扶住男人的手臂,气势依旧夺人。

    王瑗面色很惨淡,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看起来目光有些呆滞。

    她自己都没想到江雁声会是这样的态度,就算没有心软的现象也不应该更恨她才是。

    “江雁声,我妈为了你……”

    江斯微又想旧话重提,口中的话活生生被女人冰冷的目光给逼得咽回去。

    江雁声漆黑无比的眼睛划过一道讽刺的痕迹,近乎是高高在上的状态来责怪王瑗:“她身为江家的女主人,连一个身份低微的情妇都管不住,还让她闯到江家闹出事?呵,你说我追根究底到底应该找谁麻烦呢?”

    江斯微咬牙,心里一惊:“我妈又没有义务守住你妈留下的那些东西。”

    “我就有义务救王纪千?”

    江斯微:“……”

    她被气得说不上话。

    明明王纪千就是被她一手弄进局里的,还妄想三言两语就摆脱自己的罪恶。

    江雁声脚踝的疼痛让她没有心情跟这对假惺惺的母女浪费口舌,她冷着声对霍修默说:“我们走。”

    “你……”

    “微微!”

    江斯微想去追,却被王瑗叫住。

    “妈。”

    眼看着江雁声离开江家,她只能干着急,如今白天那场戏不是白演了,伤了手不说,人家根本就不领情。

    王瑗坐在沙发上,疲惫的扶额,语气低叹:“江雁声铁石心肠的性格跟她母亲不相上下,不愧是母女俩,还真,呵……连苦肉计没没用。”

    江斯微走过去,抱住母亲的肩头:“妈,那表哥怎么办啊?舅舅家我们那什么交代?”

    王瑗也是愁容,想到霍修默的目的就更头疼:“走一步看一步吧,今天我们也没有输。”

    起码,烧了叶茗的旧物让江亚东对褚思娅有了厌恶之情,这对于她们来说,不全是坏事。

    ……

    从江家走出来。

    江雁声脚上踩着尖细的高跟鞋面不改色,从身姿来说完全看不出来什么,等上了车,在车内明亮的光线下。

    霍修默发现女人光洁的额头溢出了薄汗,侧脸冰冷,漆黑空洞的目光看着车窗外的夜色。

    他皱起眉头,低声问她:“你很热?”

    秋季的夜晚偶尔会有些浮躁闷热,多半都带着一股凉意,他视线在女人身上这件长袖连衣裙扫了一眼,布料雪纺很薄,也没有很厚。

    江雁声抿起的唇瓣带着略微的苍白,她没出声,明显是不想理会男人这种生物。

    保镖启动车子,气氛陷入了僵持安静的状态。

    开了半路,江雁声稍微缓解下脚踝剧烈的疼痛,她才冷冷开口:“王纪千你打算怎么处置?”

    霍修默面色疏冷不说话,像是回应她刚才冷漠的态度。

    江雁声皱起眉心,语气依旧不太好:“哑巴了?”

    男人眼底深处的情绪暗暗的,注视了她洁白的脸蛋半响,才幽冷的开腔:“你想怎么处置?”

    江雁声眼睫毛缓缓下掩,却溢出杀意出来:“我看王瑗一天不惹点事情来是因为太闲了,那就给她个警告,别让王纪千在局里过的太舒服。”

    霍修默没有在说话,长指的骨节敲着膝盖,嗓音低缓问眼前的女人:“她很想念自己母亲?”

    她,指的是谁显而易见。

    江雁声语气平静没有感情的说:“她渴望母爱到了心理扭曲,否则怎么会分裂出一个我呢?呵,我劝你别想着给她找妈,万一找回来了连那点心中的憧憬都没了,更逼疯她。”

    一个抛弃女儿,十几年都没有回宛城的女人,不是死在了外面就是心太狠,还指望能从这个所谓的母亲身上得到什么母爱?

    江雁声掀起眼皮,直视男人幽深的打量:“你知道吗?她是一个爱哭鬼,小时候动气了就哭,没人哄的话能哭到天亮,又没人去疼她。”

    霍修默沉色的表情微变,膝盖上的大手逐渐握紧成拳。

    而女人越说越讽刺,越面无表情:“她看到同桌偷拿自己母亲的项链到学校来炫耀,回家也不过是被母亲不痛不痒的打了一下小脸,那画面,更像是母亲充满慈爱的抚摸,所以她也学的有模有样的,呵,结果呢?

    王瑗发现她偷东西,当场就一巴掌打得她又辣又疼,打碎了她渴望被母亲温柔责骂的白日梦,谁缺爱到这份上欠虐?她已经执念到了心理完全扭曲,你爱的女人从小就是个心理变态。”

    江雁声最后一句话,几乎是咬牙用力说出来的。

    霍修默嗓音薄凉:“你自己变态,还有本事说她?”

    “比我还变态,不行?”江雁声这句话理直气壮到让男人无言以对。

    霍修默看她的眼神复杂到让人无法揣测,随意的一件事,讽刺的语气说出来都能让他心疼江雁声的过去。

    “别用这种眼神看我,不然挖了你眼珠子。”江雁声最厌恶别人可怜的眼神,冰冷着一张脸对着车窗方向。

    她才不可怜。

    ……

    车子停在都景苑别墅门口。

    霍修默下车,给她打开门,薄凉的视线扫了一眼女人。

    江雁声动作很慢,就算脚踝疼痛也不愿意说,刚踩在地上,眉尖还是轻轻的拧了下。

    这个细微的反应,让霍修默怀疑的视线深深注视着她异样:“不舒服?”

    江雁声整个背脊挺直,表情高傲极了:“去拿点药酒给我。”

    她丢下这句话,就迈步朝别墅里走。

    霍修默身高腿长的站在原地,看了她背影片刻,终于发现夜在幕下,女人的走姿有点变扭,也比平时慢吞吞了不少。

    霎时间,他脸色很难看。

    23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