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大人,限量宠!-2 第543章:用过的针头(2)

类别:玄幻小说 作者:江雁声 书名:总裁大人,限量宠!
    “郭护士来了。”

    许医生把位子让出来,小心翼翼叮嘱她:“你针法好,先去给霍太太打退烧针,动作温柔点。”

    郭澄伊微笑点头,抬眸间,看了下晾在医务室里的斯越,接过同事递来的药瓶和针头。

    她看到侧头靠在椅子上双眸紧闭的女人,那张清丽的小脸烧得很苍白,眉眼也微微拧着,像隐忍着什么很难受的情绪。

    郭澄伊走近,用棉签沾了点酒精像先在女人的手腕肌肤摩擦消毒。

    斯越精锐的眼神盯着,一时半刻都没松懈。

    郭澄伊刚要套上针头的时候,动作顿住,低眉说:“这个是坏了,我去拿个新的。”

    她转身去玻璃柜子前,在没人注意的时候,不动声色将口袋里的针头拿出来,然后唇角一勾,若无其事走回来。

    “小郭,等会霍太太还要吊一瓶,她血管细,注意点。”

    许医生开药的时候,突然记起这事,抬头跟她说话。

    而郭澄伊已经将退烧液注射到了针套里,然后尖细的针头对准江雁声白皙的肌肤表层。

    刺进去的那一刻。

    她眼底的扭曲狠毒快压不住,亲眼目睹着针头,一点点的扎入血肉里。

    江雁声感到一丝疼痛,也不知是烧糊涂了还是扎醒,拧着眉心睁开眼,模糊的视线看到眼前的女人。

    两人的目光,静静地对视上。

    郭澄伊心一抖,有些慌乱的把针头拔出来。

    “嘶!”

    江雁声倒吸了口气,病弱时就更显得娇气,一点点疼痛都忍受不了。

    “好了。”

    郭澄伊手心紧紧握着针没有扔在垃圾桶里,她更没有去看江雁声那一双漆黑的眼眸,对许医生说:“霍太太手腕处有根血管已经冒出来,你让护士吊瓶输液的时候仔细点就可以,我先去忙。”

    许医生挥挥手:“去吧,辛苦了。”

    郭澄伊点点头,步伐有些仓促的往外走。

    江雁声也就一时清醒,被疼醒的,没精力放在郭澄伊身上,疲倦的闭了闭眼。

    ……

    郭澄伊心跳地很快,逃回输液室。

    她刚才做了一件这辈子都没想到会做的事,针头刺进江雁声血管的时候,不知为什么,心里没有半点害怕,反而还有种报仇的快意。

    郭澄伊眼底都是对这个女人刻骨铭心的恨意,当初故意制造车祸,对她漫天要价数千万,然后还派人跟踪拍她的照片威胁敲诈。

    这些卑鄙无耻的行为,让郭澄伊对江雁声这种豪门出身的贵太太彻底改观。

    她现在瞒着程放,被一个有钱的老男人包养,完全就是江雁声害的。

    郭澄伊将自己的野心和对金钱渴望的罪孽都全部怪在了江雁声的身上,恨不得用手里的针头,在回去多扎她几次。

    艾-滋病这种病毒,搞不好会死人。

    她倒是要看看,江雁声自命高贵,要是患上了这种病毒,霍修默还敢不敢碰她?

    郭澄伊越想越得意,仿佛已经看到了江雁声的下场,防不胜防就被身后同事大嗓门给吓一跳。

    “澄伊,刚才89号病人用过的针头你拿袋子密封起来没有?”

    郭澄伊走神时手一抖,针头不小心扎进了指尖。

    她脸色苍白的看到有血滴冒出来,心脏在这刻窒息般停了,发抖着用力把指尖挤出几滴血,又快速去找碘伏消毒伤口。

    整个人,一阵晕眩差点要晕过去。

    ……

    ……

    输液室里。

    护士小心翼翼给她吊瓶,对斯越说:“点滴打完就没事了,到时候叫我拔针。”

    “好。”

    斯越盯着输液的透明瓶子,这时,江雁声幽幽转醒来,脸色依旧很苍白,还有股恶心想吐的感觉。

    “太太,你哪里还不舒服吗?”

    像斯越这种体质超好强壮的男人,小感冒几乎没有过,不知道女人能弱到这种地步,一个高烧好像都能取走她的命。

    比起前两天眼神透着一股狠劲的太太,也不知道她是被霍总驯乖了,还是生病的缘故,眼睛里,有种倔强又柔弱的东西。

    江雁声喉咙很干,说话有气无力:“给我倒杯水。”

    “好。”

    斯越大老粗一个,倒了杯滚烫的水给她。

    江雁声接过的时候,指尖被烫了下,微红。

    “……”

    尴尬了。

    斯越又马上去掺点冷水进去,有点不好意思:“关顾着医生叮嘱病人要多喝热水,忘了太烫。”

    这回温热,不烫人了。

    江雁声接过,低声说了句谢谢。

    喝了几口水,嗓子不会太难受了,她才开口:“给我打针的护士是郭澄伊?”

    先前意识快烧模糊前,她被扎的很疼睁开眼,有看见郭澄伊,还看见她眼睛里分明闪过什么惊慌。

    斯越想了想:“好像是叫这个名,要把她请过来?”

    “不用。”

    江雁声没什么好跟郭澄伊说的,她又低头喝了口水,刚说不用的,而过会就看到了那女人的身影出现在输液室。

    郭澄伊给一个中老人输完液,整理好推车,没有离开,站在原地了会,还是朝江雁声走了过去。

    两个女人,目光平静的对视。

    江雁声坐在椅子上,满头青丝披肩衬得小脸苍白虚弱,她没有血色的唇角抿着,没有开口。

    郭澄伊有事找她,先沉不住气:“上次你派人勒索我的照片,底片你想开价多少?”

    她买下一份,却不是底片。

    等再找那个南浔买的时候,她却玩起了失踪,说什么也不肯把底片拿出来。

    这让郭澄伊始终感觉有什么把柄落在别人手上,哪天就被人背后阴了一把,捅破这件事让她名誉尽失。

    江雁声淡淡的视线,在她穿着护士服里露出的名牌手表和限量版高跟鞋扫了一眼,就以郭澄伊的工资,哪怕医院福利再好也不可能这样奢侈。

    自己身体的第二人格都做了什么阴损的事,南浔都告诉她了,江雁声当然也知道郭澄伊现在被人包养着,不然也不可能那么大的口气,要出钱买底片。

    她疲倦的闭了闭眼,说道:“你能出多少钱呢?”

    在郭澄伊的理解里,江雁声这副傲慢的态度,根本就是在讽刺自己靠男人的钱,她先是看周围没有同事在,才压低声音咬牙切齿:“你这种勒索行为是犯罪,我完全能告你!”

    23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