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大人,限量宠!-2 第589章:这种药吃点死不了人,嗓子会伤到喊不出来。

类别:玄幻小说 作者:江雁声 书名:总裁大人,限量宠!
    江雁声整个背脊不由地一僵,转身,漆黑血色的眼眸看着蹲在地上的小家伙。

    他奶声奶气的,还要故作大人般很老成说:“女人掉点眼泪没什么的啊,你这样恨天恨地的会憋出病来的。”

    江雁声眼底划过一抹伤,也是瞬间的事,早就恢复冷冰冰的模样。

    “眼泪是最不值钱的,掉多了会让你变弱。”

    所以她从来不哭,没什么好哭的。

    江雁声走到床上躺下来,双眸漆黑黑的,睁着看着白色天花板。

    霍光尊小手小脚的跑来也爬上床,他小小的身躯要粘着女人睡,漆黑的大眼睛也学她揪着天花板看。

    “侄媳妇儿,你看什么?”

    白色一片,有什么好看的呐。

    江雁声眸底神色死寂无澜,望着天花板视线没移开,突然对身边的小胖子说:“你没看见一张女人脸吗?”

    霍光尊突然虎躯一震,声音都颤了:“你别吓小孩啊。”

    “真的没看见吗?”

    江雁声红色唇角一勾,语调故意放慢:“就在天花板上啊,她在对你笑呢,说好肥嫩的小孩啊,肯定很好吃……”

    “啊啊啊!”

    霍光尊吓得躲到被子里哆嗦,小手臂抱紧了女人的腰,尖叫嚷嚷着:“我才不肥嫩,我瘦巴巴的。”

    江雁声看到鼓起的被子不断耸动的小团子,看着他被吓怕了,唇齿间溢出了冷笑声。

    真是怂胖子一个。

    ……

    ……

    从天黑到天亮,霍光尊睡的香喷喷的,姿势都换了好几个,从床头爬到床尾,四脚朝天地睡。

    江雁声却一整晚都没有闭眼,她没有姬温纶的药,只要闭眼睡觉就会再次被压制,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任由自己脑海中的思绪在飘远。

    等窗外亮起了,她才披着一件衣服下楼。

    早晨五点,江雁声走到厨房就看到了王瑗的身影,炖着鸡汤跟佣人说要给还在医院的江斯微补身体。

    江雁声脚步在门口停顿,看这女人实在碍眼。

    她转身走到客厅坐下,身影被王瑗转过头来时,眼角余光扫到。

    王瑗盯着江雁声的背影很久,手指无意识地拧紧了勺子。

    “夫人?”

    佣人看她失了神一样,小声叫她。

    王瑗恍然回神,张口就问:“这几天小区里那个收废品的老汉还来吗?”

    “来啊,骑着四轮车天天来翻垃圾箱呢。”

    佣人会关注到这个老汉,还是前阵子夫人的戒指不小心掉卫生间垃圾桶,然后一时没想起来,几百万的宝石戒就这样被扔了。

    后来,隔天一大早那老汉就拿着戒指还回来,为此夫人还给了他点钱犒劳。

    王瑗眼底掩下算计的光芒,她轻轻舀动着锅里的鸡汤,随口一提:“上次我听你说起老汉家里还有一个儿子?”

    佣人看那老汉可怜,有什么剩饭剩菜会给他吃,一来二去,也了解了些,看夫人有兴趣问起便说起:“是个智障儿,人高马大的有一米九呢,就是小时候烧坏了脑子没钱去看,老汉家里又穷的靠砸锅卖铁维持生活,也是个可怜人,一大把年纪了拼了命干就是想攒点钱去买个脑子也坏掉的儿媳妇,为他家留个后。”

    王瑗问:“他儿媳妇买到了吗?”

    “哪有这个钱啊,听说买一个要好几万呢。”

    佣人不是嫌贵,而是觉得以老汉这种贫苦乞讨为生的家庭来说怎么攒的下来。

    王瑗心有一计,她看了眼在摇头叹气的佣人:“你儿子年底要办婚礼,婚房准备的怎么样?”

    佣人说起自家事,也是很愁容:“夫人别说笑了,宛城这房子就算地下室我也买不起啊,我儿媳妇死活要我家付个首付在宛城郊外买一套偏远的也好,都快愁死我了。”

    “我名下在宛城郊外有一套精装修的房子,你帮我做一件事,就当做是给你的报酬。”

    王瑗说完,又微微的笑:“你在江家也是老人了,这些年忠心耿耿跟着我,放心,事成后我会给你更多好处。”

    佣人愣怔住了,一时半会儿没从这些话缓过神。

    “夫人,我,我对你绝对是忠心。”

    其实平时里她们这些人就没少收到王瑗给的好处,偶尔薪水还会多领一些,长年下来都念上了王瑗的好,心甘情愿当她眼线什么的。

    王瑗笑了笑,将鸡肉从锅里捞出来,压低声线,在她耳旁说了一些话。

    ……

    ……

    客厅里。

    这会儿才六点不到,佣人笑眯眯的从厨房端了一碗鸡汤出来,递给了坐在客厅的江雁声,很友善:“二小姐,早饭还没那么快好,你先喝口鸡汤暖胃。”

    江雁声挺直了背脊安静的坐在沙发上,清丽洁白的脸蛋没什么表情,也没有回房间躺着,就是为了等吃的。

    这具身体从下午开始就没吃几口东西,加上一夜未眠已经很虚弱,这不是她要的状态,最讨厌这种无力的感觉了。

    江雁声眼睫毛轻动,扫了眼递上来的鸡汤,很香,也很能勾出食欲。

    可是,她却不为所动。

    “不必,给我倒杯水。”

    那鸡汤她一下楼就看到是王瑗炖的,江雁声不会去碰。

    佣人被她冷冰的语气拒绝得当场愣了下,尴尬的点头:“好。”。

    佣人将鸡汤端回了厨房,低声跟夫人说了情况,然后又倒了杯温热的水,将没用完的药放进去,等融化的差不多了,才低着头端出去。

    这回江雁声伸出白皙的手接了,冷着脸抿了一口水喝,对她吩咐道:“早上我不吃素的,给我炖点肉吃。”

    佣人称好,她先退下,隔着厨房的距离看着江雁声一个人坐在客厅里喝水。

    “夫人,都喝下了。”

    佣人指了指外面,又关门小声跟王瑗说:“这种老鼠药吃点死不了人,上回我侄女儿在家就不小心服用了,剂量不大,顶多犯恶心四肢无力,嗓子会伤到喊不出来。”

    王瑗看着外面,紧紧的盯着坐在沙发上身影不动的女人,笑的很恶毒:“接下来,她怕情愿自己能死吧。”

    过了三分钟。

    客厅里,突然传来了一阵杯子打破在地上的声音。

    23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