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大人,限量宠!-2 第610章:声声,说句话,嗯?

类别:玄幻小说 作者:江雁声 书名:总裁大人,限量宠!
    黎昕指尖骨头被他捏得疼,仿佛要被碾碎了一般,而男人面不改色的脸庞下,心也不知多狠。

    她将手收回来,语气一转,凉凉道:“尤媛是谁?”

    霍修城阴暗的眸子眯起,对视上女人的视线。

    “尤媛自称是你霍修城的女人。”黎昕挑着眉尖,唇齿间咬字深意极重,重复道:“你的女人?”

    霍修城手掌扣住她纤细腰肢,力道也不顾会折断,慵懒地笑意越发无声无息的危险:“吃醋?”

    黎昕想,她要当场承认下。

    恐怕霍修城下一秒就会无情的讽笑她,那极为隐秘的情绪被藏在了心底,表面上,表情冷冰冰:“尤氏对你还有利用价值,为了一项合作和尤媛上床,你成什么了?”

    “男公关?”

    霍修城神色一狠,手掌掐住她的腰,力道很重。

    黎昕疼了,素白的手抵在他肩膀上,呼吸微微轻喘:“霍修城你说不过女人就动手,算什么男人?”

    她的腰,恐怕已经淤青了。

    霍修城一贯冷漠的嗓子带着极度邪恶讽刺:“我用你嘴的时候,你自己没眼睛看?”

    黎昕挣扎着要从他大腿下来,却被猛力又摁了过去,脖子被男人骨节分明的大手掐住,没法动弹了。

    霍修城掐着她脖子按向自己,像看一个无助可怜人般高高在上看着她,视线,在女人艳红的唇角扫了一圈:“这张嘴怎么就不知道说点好听的话?看来是该找点东西给你含一下。”

    黎昕紧俏的臀部下,隔着衣服也明显感觉到了男人异样。

    她眼角微红,自愿的和被强迫的,总有些心理上的变化,冷声道:“你敢,信不信我咬断它,这样别说尤媛了,哪个女人也别想再得到你。”

    霍修城有时就喜欢看她这股狠劲,长指捏了捏她的脸,在白皙肌肤上留下痕迹:“小毒妇?”

    黎昕拍开他掐在脖子上的大手,呼吸急促调整着情绪,很快就冷静下来。

    她刚才提到尤媛这号人物,霍修城又没解释,是有些失态了,也很嘲笑自己。

    竟然还指望上了霍修城身边能只有她一个女人。

    黎昕把刚才的自己当成了笑话,冰冷着脸,也无法起身。

    除非,霍修城抱够了。

    两人就这样僵持着,她很少摆脸色给男人看,霍修城没心没肺的也不在意,手臂搂着她的腰,好整以暇的看着枯木的花园。

    这让黎昕不禁疑惑,一个杂草丛生的地方有什么好看的?莫非地下还藏着宝藏?

    霍修城像能解读出她的心思,分外阴冷的磁性嗓音溢出薄唇:“这里埋着一个女人,一个活着时让男人一掷千金的绝色女人。”

    即便活着时是绝色佳人,死了却孤零零的埋在这无人偏僻的废宅里,让黎昕不由得感到寒意,微微才霍修城怀里缩了下。

    霍修城低首,眼底藏着很深浓烈的情绪,在她一闪而过的恐惧下,低低冷的笑出声:“怕了?”

    黎昕怔了几秒,坦白了说:“白天谈不上,晚上会。”

    一个阴森森的废宅里,埋着一具女人的尸骨,联想起两者本身就是件恐怖的事。

    霍修城视线从她脸上移到远处,面无表情地开腔:“以后少来这里。”

    黎昕只当他不喜欢私人空间被人打扰,坐了会,也该回公司了。

    “一个小时后,你爸有场重要会议要开,我该回去了。”

    “看来你很适应新的身份。”

    霍修城放开女人,削薄的唇扯动带着阴阳怪气的腔调。

    黎昕先接个电话,抬眸间,看到男人短发上的残叶,她白皙的指尖伸过去拿下来,捏在手心里。

    短暂十几秒中的通话,挂断后……

    她突然笑了,俯身,红艳的唇贴上男人的耳朵,像是情人间的呢喃:“你堂兄有时间腾出手来对付你了,因为——江雁声醒了。”

    医院。

    外面被围得水泄不通,一群保镖凶神恶煞的守在走廊上,除了医生和护士外,谁也不能靠近一步。

    在高级病房内,主治医生屏住呼吸观察着突然醒来,然后就木然坐在床沿半天不动的女人。

    霍修默大步推门走进来,五官神色冷峻,看到江雁声终于醒来了,紧绷的心也松懈几分。

    他脚步放慢,深怕惊动吓到女人。

    “怎么回事?”他一记阴沉的视线扫向在场的医生。

    主治医生冒着冷汗:“霍先生,霍太太这……不说话啊。”

    身体方面没问题,就是一副麻木的样子看起来有问题。

    霍修默眸色紧缩,让一干人等出去。

    等病房的门带上后,气氛也静下,他缓步走到女人跟前,单膝缓缓跪下,深沉的视线盯紧了江雁声表情细微变化,嗓音发哑低柔:“声声?”

    他唤着她的名字,莫名地,像是带着某种引诱指导她。

    江雁声浓翘的长睫毛轻颤,终于有反应了。

    她睁着一双漆黑透切的大眼睛,茫然的看着近在咫尺的英俊男人。

    那小脸的表情,像不认识一样。

    霍修默心底发沉,去握住她冰冷的指尖:“说句话,嗯?”

    江雁声微微咬了咬唇瓣,不太理解这句话什么意思,小脸还恍惚着。

    霍修默情愿她醒来哭闹,而这样安静的样子太过诡异,他仔细观察过她的眼角,连一点泪意也没有。

    不像是在隐忍克制着情绪,从她眼中看不出半点伤心难过。

    他握紧了女人的指尖,递在薄唇亲亲:“说句话给我听听,好不好?”

    江雁声乖巧点点头,在男人幽深眸子的注视下,红唇微微张开,小声轻唤。

    “爸爸。”

    ……

    ……

    江雁声做完全身检查后,霍修默才带她回了都景苑,保镖簇拥护着,谁也没法靠近半步。

    刚出院的姑娘,一坐在车上就用指尖扯着霍修默的衣角,眨着可怜巴巴的大眼睛揪着他:“爸爸。”

    这声爸爸。

    喊的霍修默太阳穴突突的疼,脸色不是很好看。

    就连坐在车前的李秘书,也快崩不住了,低咳两声:“霍总,斯越已经把柏医生请到了都景苑。”

    到时就知道太太,为什么一醒来会像个小姑娘似的缠着霍总喊爸爸了。

    23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