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大人,限量宠!-2 第613章:为了防止霍修默还骚扰他,斯穆森将手机关机!

类别:玄幻小说 作者:江雁声 书名:总裁大人,限量宠!
    ……

    斯穆森掠夺的攻势很强,让她几乎无法招架时,力度还要加大几分,五官轮廓染着某种偏执之色,汗水沿着鼻梁滴落下。

    裴潆没有被攥住的素手抬起,抵住他滚烫紧绷的胸膛,声音娇媚含着低喘:“电话……”

    斯穆森手机一直在响,停了又响。

    他眉头狠狠皱起,扯过被子盖住两人腰臀间,强健的手臂撑在床上,将手机拿过来。

    看到屏幕上霍修默的来电,斯穆森嗓音哑沉,很不耐烦接听:“你最好不是半夜闲着没事找老子聊天。”

    霍修默顿了片刻:“裴潆呢?”

    斯穆森紧眯眸子,看着压在身躯下被他弄的身子发软的女人,面无表情地开腔道:“你大半夜打电话找我老婆?”

    “让她接电话。”

    “没空!”

    斯穆森掐断电话,线条紧绷的男性身躯重新压下,俯首,灼热的呼吸洒在她白皙的脖侧上,烫得肌肤一片红。

    他还没亲几口,手机又响了。

    裴潆迷离的睁着美眸,红唇微张吐气:“穆森,电话……”

    斯穆森黑脸,骂了句脏话。

    他将手机拿过来,嗓音透着浓郁的不悦:“什么事。”

    霍修默依旧是那句话:“你让裴潆接电话。”

    “……”

    斯穆森脸色很不好,看着女人被干的发丝凌乱,绝色的脸蛋潮红的模样,还拼命一股劲憋着不叫出来,他骨子里透着大男子主义,这时不可能会把电话给裴潆接,让霍修默听到她娇媚喘息声。

    当下,就皱着眉头说:“有话就说。”

    霍修默看他这股急躁劲,也猜出了几分斯穆森在做什么,他嗓音略略顿了片刻,开腔道:“你问裴潆,六七岁女孩半夜一直哭是怎么回事。”

    “……”

    斯穆森脸庞沉的厉害,大半夜打电话骚扰他,就是问了为这种智障的事?

    “她又没生过,怎么知道。”

    斯穆森语气差劲,把电话挂断。

    “……”霍修默。

    他面无表情,继续打。

    主卧里,斯穆森压着裴潆亲到一半,再次被铃声打断。

    “修默找你什么事啊?”

    被这样频繁的打断,斯穆森还能有兴致继续做,可是裴潆难免会被影响,一下子停又停的,她被磨的够呛,指尖抓着男人肩膀的肌肉,声音柔软可怜:“你就接吧,不然他今晚没完了。”

    斯穆森压着怒意快要爆发,遒劲的手臂猛地搂紧她的腰肢,将女人一拽,坐在他身躯上。

    “啊!”

    裴潆尖叫,双腿泛酸的厉害。

    两人姿势变了,她呼吸更不稳定起来,咬紧了下唇,斯穆森身躯慵懒靠在床头,的手掌扣住她柔软的腰,五官神色带着沉戾,把手机拿过来接通:“小孩子半夜哭不是找父母还能找谁?这点常识都没有还有脸叫江雁声给你生个孩子?”

    “……”

    霍修默觉得他可能是嫉妒自己,毕竟裴潆不愿意给他生孩子。

    “你再敢打来,老子就把你拉入黑名单。”斯穆森最后警告他一次,紧绷着五官把电话挂断。

    这次为了防止霍修默还骚扰他,斯穆森将手机关机,扔到床下。

    ……

    霍修默电话再打过去时,已经显示关机。

    他狠皱眉头,大手从裤袋掏烟点燃,先抽一根烟冷静下情绪,才转身推门走进主卧。

    江雁声还在掉眼泪,一抽一抽的。

    霍修默有哄女人的经验却没哄女儿的经验,他坐在床沿,视线落在她泛红的眼睛上,声线压低:“别哭了好不好?你想吃糖吗?”

    江雁声微微吸了吸鼻子,哭的时候,还不忘抽空回他话:“晚上睡觉吃糖,牙齿会有小虫子的。”

    霍修默伸手,指腹温柔给她擦眼泪:“你这样哭我会心疼,这双眼睛这么漂亮,哭肿了就不好看了。”

    小女孩儿也很爱美,一听不好看了,江雁声哭声突然止住,双唇微张:“啊!”

    “别哭了乖,告诉我,你是不是做噩梦?”霍修默手臂将她给搂到了怀里,低首,薄唇没忍住在她眉心亲了亲。

    江雁声好想掉眼泪啊。

    可是爸爸说了,哭肿了眼睛就不好看了。

    她委屈巴巴的扑在他胸膛前,声音弱弱的:“爸爸,声声不要上学。”

    霍修默眸子微眯,猜到了她哭的缘故:“你不想上学才哭的?”

    江雁声抽泣声慢慢的平息,指尖揪着他的衬衫,这种动作已经成了她的习惯,就算现在是第三人格也改不了:“学校有坏小孩欺负声声……”

    她跟爸爸告状,说的很委屈:“拿,拿小虫子故意扔声声衣服里,爸爸,有小虫子。”

    霍修默看她又要哭了,放低声赶紧哄:“没有虫子,你看,声声刚洗了澡,衣服里很干净。”

    江雁声低着脑袋,伸手去扯了扯自己睡衣,领口处被拉扯出了一大片肌肤,发育极好的身段若隐若现的展露出来。

    霍修默将视线移开,喉咙滚动,压抑着情绪开腔:“你刚才自己做了噩梦,现在醒来可以忘掉,我们不上学。”

    江雁声检查着自己衣服里,像爸爸说的一模一样没有虫子,她唇瓣笑开了,哽咽的点点头:“爸爸没有骗声声。”

    “嗯。”

    霍修默修长的手指把她乱扯的衣服拉拢好,又用被子裹紧了她,眉目间的情绪像隐忍着什么。

    江雁声仰头,浓翘的眼睫巴巴看着他,一点儿都不知道男人难熬,她皱着脸蛋儿说:“爸爸,老师说声声撒谎,可是声声没骗人……那坏小孩自己尿床了,就说是声声做的,老师就凶,好凶……”

    霍修默从她磕磕巴巴说的话,猜到这些事都是江雁声童年时经历过的,一直记在心底最深处。

    如今看到父亲了,就很委屈的诉苦。

    他安抚着,手掌摸了摸女人脸蛋:“我明天去找老师,以后没人会欺负声声了,嗯?”

    江雁声一双漆黑清透的眼眸饱含着泪儿,伸出双手去抱住男人的脖子:“爸爸,声声可以不上学了,对吗?”

    “嗯。”霍修默答应她。

    谁会想到从幼儿班开始到大学毕业都是稳座第一的钉子户学霸,会怎么怕上学。

    他哄了好一会儿,才让江雁声不再害怕。

    23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