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大人,限量宠!-2 第625章:人格是代替主人格弥补心中的遗憾

类别:玄幻小说 作者:江雁声 书名:总裁大人,限量宠!
    江雁声少女怀春的心思都藏在这部手机里,她把聊天记录都保持了下来,虽然怕被家长发现,却又存着一丝丝的甜蜜不舍得删掉。

    她把手机换了个地方藏后,才从床上爬起来,先去浴室洗脸,把长发编成了美丽的鱼骨辫,打扮的美美的走出卧室。

    都景苑很安静,比平时还要安静。

    楼下客厅里,柏医生优雅的坐在沙发喝茶,一旁,还要个秘书穿着的年轻男人。

    “我们的小公主醒了,快下来。”

    柏医生看到楼梯口清丽的女人,脸上扬起和善的笑容。

    江雁声听话走下去,她认识柏医生的,女孩子天生敏感细腻的心思,让她察觉到了今天气氛有一丝不同。

    “这位是傅律师。”

    柏医生给她介绍。

    傅律师:“江小姐,你好。”

    “你好。”江雁声对他礼貌微笑。

    等她坐下,傅律师拿了一份合同出来,递了过来。

    江雁声双眸茫然,看向柏医生。

    而柏医生脸上表情似乎有些凝重,握住她的手,语气更是:“你也长大了,有些事也不该瞒着你。”

    “什么?”

    江雁声莫名的,面对突然严肃的柏医生,她心底胆怯几分,不愿去面对她口中的事。

    柏医生没有给她退缩的机会,把事情始末陈述了出来:“三年前你父亲出车祸,当时你还在国外读书,谁也没敢跟你说……”

    “我爸爸好好的啊。”

    江雁声心中忽然很压抑难受,好端端的,就连声音都哽咽了:“柏阿姨,你究竟什么意思呢?”

    一提到父亲受伤,她情绪就会变的很激动。

    柏医生连忙安抚着她:“我知道你一时间难以接受,可是你父亲真的快撑不下去了。”

    江雁声怔着小脸,泪水一下子就从眼眶砸落。

    “三年前那场车祸,让你父亲车祸后脑子里的淤血变成了肿瘤,已经是晚期,没有治疗的可能。”

    柏医生的声音很温柔,无论是何时,她说话都是带着笑容,可是如今江雁声听到耳里,却是很排斥。

    她脸色变得惨白无比,不敢相信:“怎么会……”

    江雁声根本不记得自己出国留学,那些她的成长,似乎隔着一层白雾模糊不清,又有人不停的告诉她这些经历。

    这时,傅律师将遗嘱给她看:“江小姐,您的父亲在车祸后就已经立下遗嘱,他名下的所有财产都归你一人,只要你把名字签了。”

    “不,我不会签的。”

    江雁声红了眼,推开这份遗嘱。

    她的举动,依旧是排斥的。

    傅律师和柏医生对视了一眼,气氛片刻沉默,在江雁声低泣声里。

    柏医生搂住了她颤抖的肩头:“你父亲还在,别哭。”

    “可是……你们说爸爸快死了。”

    江雁声抹着泪,不能接受这个事实。

    她爸爸是世界上最厉害的男人,怎么会死。

    柏医生无声的叹气,拧起了眉,又细声细语宽慰了女人许久,等她哭泣声终于止住了,情绪也得到了冷静下来。

    她才重新说起这事:“声声,你会长大,父母也会老去,不管是谁都无法阻止生命的逝去。”

    江雁声眼眶是红的,心口弥漫上了酸涩情绪:“我想爸爸陪我一辈子。”

    “你现在要坚强起来,你也不想他走时还挂念你对不对?”

    柏医生抽纸巾给她擦拭脸蛋的泪水,说道:“现在你父亲已经在重症监护室里,没几天日子了。”

    江雁声感觉心脏很难受,有什么拧紧了一般,她身体僵硬的坐在沙发上,难以消耗这个厄运。

    “这两天,你没发现你父亲在偷偷吃药?”

    柏医生的一句话,像是提醒了她。

    江雁声双眸睁大,突然站起身就朝楼上跑,步伐跌跌撞撞的,她这个有印象,留在脑海中十分清晰的。

    是前晚佣人递给了她一杯热牛奶,叫她给爸爸喝,等走到书房时,推开一丝门缝,无意间看到了爸爸站在书桌前从抽屉拿了瓶药。

    也不知是什么药,爸爸吃了。

    江雁声一口气跑到书房,心跳的厉害,颤抖着手把抽屉拉开。

    下一秒。

    她双眸睁到了极致,一手捂住嘴。

    抽屉里放满了药瓶,里面有抗癌的,止头痛的,数不清……

    江雁声指尖握紧了药瓶,小脸恍惚的不知身在何方,她又打开了下面的抽屉,发现还是药。

    一连三个抽屉,爸爸藏满了药瓶。

    江雁声单薄的身子跪在地上,冰冷的触感让她膝盖快麻木了,她眼角发红,从不可置信到惊慌,又逐渐的恢复了冷静的情绪。

    这个接受过程,无疑是痛苦的。

    而她又必须面对。

    江雁声用力闭了闭眼,声音哽咽喃喃:“怎么会……”

    可能是发现父亲得了脑瘤的缘故,所有的细节都仿佛被放大,比如爸爸会头疼,会一整夜不睡觉,会用很隐晦复杂的眼神看她。

    偶尔,她在练琴画画时。

    父亲坐在沙发上,一看她就是一下午。

    江雁声想到今后身边就没有了父亲旁边,有种恐慌从心底冒出来,以及对未来生活的茫然。

    她一个人,该怎么活?

    ……

    楼下。

    傅律师并不是律师,而是柏医生收的学生,两人等了快一个小时都没见楼上出现身影,他观察着楼梯口,有意压低声:“老师,霍太太会接受我们编造的故事吗?”

    柏医生比起他,看上去很淡定从容:“会。”

    她如今编造出的故事远比真相要冲击力小很多,在江雁声的记忆里,现在父亲得了脑癌还没去世,而当初江亚东是突然车祸身亡,连最后一面都见不到,就成了永久的遗憾。

    两者比起来,现在这个脑癌故事能给她时间缓冲接受。

    见学生露出疑惑,柏医生说道:“只要霍太太的人格一旦接受并且目睹了父亲去世的过程,与她父亲做完最后告别,就会消失。”

    傅律师:“我知道了,霍太太这个人格是代替主人格弥补心中的遗憾。”

    柏医生笑容淡淡,视线看向了楼上一抹单薄的身影走出来。

    “希望她能早日摆脱这个痛苦,霍总也不容易。”

    23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