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大人,限量宠!-2 第630章:她高大的父亲,怎么就变成了冷冰冰的墓碑?

类别:玄幻小说 作者:江雁声 书名:总裁大人,限量宠!
    在这张病床上。

    她这辈子最爱最爱的男人死了。

    江雁声双眸眼泪颤抖,死死盯着白色墙壁,看着瘦弱肩头上的大手无力滑落下去,痛苦的恍惚了好久,一群医生走进来叫她让开,也没反应。

    她脑袋是一片空白的,什么都听不见。

    柏医生走进来,把她抱在怀中,温柔的声音传入她的耳中,这刻,无比清晰了。

    “你父亲已经去世了。”

    ……

    ……

    天蒙蒙下着小雨,在宛城风水地位最佳的墓园里,墓碑被精心的打理过,摆放满了鲜花。

    江雁声穿着一身黑色大衣连衣裙站在墓碑前,她微微低头,长发落在双肩,眼眸异常平静的凝望着上面的小照片。

    那一张男人刚毅冷峻的面孔,深深印在她眼中。

    这三天,她记忆又模糊了,忘了父亲因为车祸缘故身亡是怎么被安葬的,她好像一直待在屋子里,耳旁,不停有人在说话。

    等恍惚的醒来后,柏医生问她还记得父亲的事吗?

    江雁声点点头。

    她记得的。

    清晰无法忘了那一刻目睹父亲离世后的画面。

    想到这,江雁声感到胸口处很难受,有一抹淡淡的痛楚停留在了接近心脏的地方,消失不了。

    她想……

    爸爸没有离开,他已经成为了自己记忆和灵魂的一部分,他会陪着她,一直都在。

    江雁声扔了雨伞,纤瘦的身体慢慢靠在墓碑上,闭着眼眸,任由细细的雨水打在了发丝上。

    她苍白的唇颤抖,喃喃出声:“爸爸,声声想你,好想……”

    ……

    ……

    雨还在下,墓园的空气带着潮湿的凉意,四周枯黄的落叶都黏在了地上,天色逐渐暗淡了。

    一旁不远处的路灯也照明起了光晕,江雁声身子依偎着墓碑,僵硬着姿势再也没动一下,长发被雨水打湿,侧脸苍白无血色。

    许久。

    她长长的眼睫毛颤了一下,缓缓睁开了紧闭的眼眸。

    一滴泪,也沿着眼角落下。

    江雁声看着墓碑,抬起僵硬的手臂,指尖抚上了刻在碑上的江亚东三个字,冰冷的触感,却仿佛会烫伤人的肌肤。

    她痛的厉害,从指尖开始颤抖。

    “爸。”

    江雁声苍白的唇溢出的声音,充满了无力挽留的绝望:“我们连最后一面都没有见,你怎么忍心走啊?”

    江雁声当下,心脏一抽一抽的疼。

    她忍不了,抱住江亚东的墓碑,尽浑身所有的力气去发泄压抑在胸口的痛与对父亲身亡的不舍,在这瑟瑟的寒风中,哭得绝望:“爸,你说三天后就回来,已经过去很多三天了……”

    她那么高大的一个父亲,怎么就变成了冷冰冰的墓碑了?

    江雁声苍白着脸,恍惚着。

    身后,有一阵脚步靠近,很快,男性清冽熟悉的气息将她单薄瘦弱的身子抱住,强势又极具安全感。

    在她沉寂的心底有了一丝暖意。

    “回家了,好不好?”

    霍修默低首,薄唇近乎贴在女人的耳朵,低低着嗓音。

    江雁声哭得没力气了。

    她抱着墓碑的手臂,逐渐滑落下。

    墓园外,数十名的保镖在守着,分成两排注视着四周的动静。

    霍修默一身冷峻气息抱着女人走出来。

    在漆黑的夜色下,他隔着距离,与柏医生对视了几秒钟,才迈着长腿上车。

    ……

    都景苑,别墅。

    江雁声昏沉沉的,淋了一整天的雨有点低烧,被抱回主卧时,眼眶很红,隐约还带着哭腔,一抽一抽的。

    霍修默冷声吩咐佣人去准备生姜水,把她抱到浴室泡了会热水澡,又仔细用干净的浴巾给她擦干身体。

    江雁声像个格外柔软的小动物,怎么被他折腾都不会反抗,等长发被吹干后,霍修默扔了吹风机,把她压在了身后的大床上。

    “好点了吗?”

    他修长大手禁锢着女人的脑袋,让她对视上自己的眼神。

    江雁声哽咽点头,伸出白皙的手紧紧去搂住男人的脖子,将脸蛋贴在他胸膛前:“我没有爸爸了,再也没有了。”

    霍修默看她眼睛都哭肿了,哭到了掉不出眼泪,嗓子也是沙哑着,身子微微轻颤不知多可怜。

    他眉目压下狠重的情绪,放低声安抚:“我还在,你不能再哭了,眼睛不痛?”

    江雁声不知道该怎么去发泄心里的痛苦,她牵着男人的大手按着自己裹着浴巾的胸口,哽咽万分:“这里难受……好难受。”

    霍修默眸色一眯,俯首直接吻她。

    江雁声长睫毛轻颤,没有挣扎也没有推开,反而主动的启唇让他湿热的长舌抵着进来。

    两人唇齿间紧紧的纠缠在一块,呼吸相融。

    霍修默的亲吻,这次是温柔的,像用了很多耐心,在一点点的安抚着她情绪。

    江雁声哭泣声逐渐停了下来,双眸浮着一层泪意:“修默。”

    “我在。”

    霍修默薄烫的唇贴着她的唇瓣没有离开,细细的吻,大手却很规矩只是搂着她,过了一会儿,他额头抵着女人的脸颊,深暗的眼神浮动情绪望着她。

    谁也没说话。

    江雁声手臂紧紧搂着她,仿佛快要死亡的时候得到了救治。

    门外。

    佣人捧着一碗要凉的生姜水,尴尬的不好打扰。

    她看到先生压着太太在床上亲,高大的身躯笼罩住了包裹着浴巾的女人,从侧面看,画面说不出的暧昧异常。

    就连她上了年纪,看了都脸红。

    唉!

    先生这样压着亲着不放,太太又没穿衣服,等会要感冒低烧的啊。

    佣人想了想,犹豫着轻轻敲了下房门。

    轻微的动作,让霍修默转头,眼角余光扫到门口处,他随即起身,身躯上的深色衬衫微微凌乱,西装裤皮带还扣着,神色如常的用被子盖住了江雁声。

    “进来。”

    他一出声,沉哑的嗓音暴露了什么。

    佣人低着头不敢乱看,把生姜水端进来:“先生,已经煮好了。”

    “嗯。”

    霍修默修长大手接过,面无表情地开腔:“再去熬一碗粥,别放辣。”

    把江雁声当女儿养了近一个月,无意间已经记住了她成为小女孩时的口味。

    不能吃辣,只喜欢吃甜。

    23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